kj05n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秦時小說家》-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天問禁法讀書-enz83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这是何物?”
“观其行……难道是楚国传世数百年的……。”
看着李仲从东君手上接过的长条木盒,很像盛放剑器的存在,而楚国之内,能够有这个份量放进去的剑器。
也只有一柄了。
天问剑!
难道剑盒中装的是就是那柄剑。
“天问剑!”
旁边周清已经说了出来。
阴阳家可以啊。
根据墨鸦他们所报,寿春尚未攻灭的时候,云条山的楚国祭祀一脉便是溜走了。
具体前往哪里不太清楚,想不到阴阳家已经得手了,还真是快!
至于那些楚国祭祀一脉的人,下场可以预料。
“天问剑!”
“据传乃是楚国王族至宝,数百年来,一直供奉在楚国大祭司手中。”
章清朝求生記 1~404
“更有传闻,此剑同上古人皇轩辕氏的轩辕剑有关联。”
闻周清之语,一侧的文武诸臣尽皆看将过去。
虽然对于诸夏百家的秘事了解不太清楚,但天问剑的名头还是听过的,是楚国王族的至尊之剑。
还和传闻中的轩辕剑有关联。
具体是真是假不太清楚,因为数百年来,从没有关于天问剑更多的消息传出。
如此,更是为天问剑平添三分神秘。
一侧李斯惊讶言语,想不到今日可以亲自见到的。
淩宅 南江玄
“这就是天问剑!”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就是比起寻常的剑器宽长许多,似乎……正合寡人所用。”
秦王政抬手将面前的剑盒盖子掀开,直接一柄归鞘的暗金色剑器静静躺在其中。
剑鞘之上烈焰火凤环绕,纹理细腻,由着落在其上的光芒,闪烁别样的韵味,隐约间斑斓绽放。
这柄剑器长几近四尺,而寻常的剑器不过三尺,足足长了半尺有余,秦王政眼前一亮。
自己用剑,剑器便是较之寻常剑器长了不少。
而眼前的天问剑自己使用的剑器相差无几。
伸手一探,将天问剑握在手中。
很寻常的一柄剑。
并无太大奇异。
“嗯?”
周清眉目一挑,在王兄握住此剑的瞬间,好像虚冥深处有什么异样变化。
灵觉扩散……,凭空被一股别样的力量压制,这种压制的力量不算很强,可也相当于一位玄关层次武者的压力了。
双眸绽放紫韵玄关,瞬间洞悉方圆数十里区域内的一切真空变化,却没有任何所得。
天问剑!
引起虚冥变化的源头便是它。
王兄此刻手持天问剑,似乎无形之中有着一股别样的力量笼罩,如雪儿那般的玄关武者,近距离施展玄关妙法,都会受到极大的压制。
嗡!
一道轻缓的剑器出鞘之音传荡,四周的一道道目光凝视其上 尽皆想要一观此剑。
“此剑……并无太大不同。”
“应非上古轩辕剑。”
典籍记载的轩辕剑 剑身一体四面,一面刻印日月星辰 一面刻印山川草木 一面刻印农耕畜养之术,一面刻印四海一统之策。
而这柄剑明显不合。
剑身上很是平滑 不过深深烙印了两个三代文字——天问。
长剑出鞘,一道晶莹的金色光华从剑身上流转 从剑鞘而动 从剑尖滑落。
“这柄剑……寡人很喜欢。”
竖立身前,秦王政单手握持天问剑,仰首看向虚空,这柄剑给予自己一种别样的感觉。
它……在等着自己。
它属于自己。
甚至于自己可以感受到这柄剑深处的跃动 静静持之 细细感知,跟随盖聂先生学剑多年,怎么说也有所得。
“大王。”
“此剑颇有奇异,虽非轩辕剑,却和轩辕剑有不小的联系。”
“大王如今在楚地 未能够发挥天问剑的玄妙之力,待归于咸阳 置于身边,则万法不侵。”
东君焱妃阴阳道礼 刚才亦是有感虚冥变化。
和阴阳家典籍记载中的一模一样。
天问剑一直都非王道之剑!
而是一柄……天子之剑,非天子无以发挥其力 非天子无以展现其能。
数百年来 天问剑被楚国祭祀一脉放在手中 除却只能够被动的运用天问剑攻伐,简直就是糟蹋天问剑。
反而那般使用对于她们自身还是一个极大的损耗。
天问剑的真正强大并非在武者手中,而是在天子手中,以天子之力驾驭天问剑,虚冥顿生禁法领域。
领域!
玄关武者才可能拥有,而手持天问剑便可本能绽放,果然燕丹谋秦,派出韩申刺杀。
其最后施展的奇特灵觉攻伐,果然大王有此剑护持,未等他施展,那种力量便是直接崩溃了。
反而……修为越低越难以被禁法领域禁锢,因为他们还没有那个资格。
但那些人怕是连咸阳宫都难以进去。
此刻天问剑展现的威能,可比玄关层次。
果然大王归于咸阳,天地人一体,威能还要提升十倍以上,待大秦彻底一统天下。
说不得以诸夏共主之力持天问剑,合道层次的修炼者都会受到极大影响。
是以,三代之时,诸夏共主几乎没有被刺杀身死的。
因为普通的刺客靠不进前,玄关以上的修炼者就算近前,也难以发挥绝强之力。
“记得道家庄周论剑,何为天子之剑?”
“以燕赵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卫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
“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
“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
qq艷遇傳奇 走在風裏的眼
“惜哉,今日诸夏,那般诸侯国尽皆沦亡,只剩下齐国一隅,天子……天子之剑。”
秦王政悠然挥动手中长剑,指向远处的云梦大泽。
天子之剑,可以为有形之体,也可以为无形之物,东君献来的这一物……很好。
“大秦一统天下大势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拦阻。”
“上将军,即刻派遣王贲北上燕赵,协同辛胜一同平定辽东燕国残余之力,而后南下易水。”
“即刻派遣白芊红将兵都泗水之地,北临兰陵之城。”
“待楚国淮南之地安稳,便是大军齐动之时。”
天下!
就在自己眼前,秦王政豪气顿生,归鞘入剑,看向上将军王翦,这些时日,对于剩余兵力的调遣也都有了去向。
李信率兵赶往陇西,驻守河西两郡,以为应对北胡和接下来的开拓西域。
王贲北上燕赵,助力辛胜快速稳定北中国。
杨端和正稳定魏地。
白芊红即将前往泗水。
舆图而观,齐国已成困兽。
根据顿弱、盖聂那里传来的消息,齐国国内正在整顿军备,若然拖延下去,说不准真有抵抗之力。
“喏!”
王翦抱拳一礼,此刻尚未离开楚地,自己还是统军上将军。
“回去吧。”
“诸夏未定,寡人这般悠闲山川,心有愧惭。”
“一统诸夏,还需要做的有很多。”
背对盛况依然的云梦大泽,秦王政不在多看,现在还不是休闲的时刻。
天下!
天道傳承之路 不吃西紅柿的白菜
太重了。
“大王!”
“……”
群臣尽皆一礼。
******
夙世 小狐仙
“芊红姐姐,你后日便要整军前往泗水之地了?”
白芊红从军中归来,换了一身素雅的紫色裙衫,不施粉黛,已然绝色。
按照大王之令,以及上将军谋划,自己要率领十万军前往泗水之地,都督军事。
旁边,云舒、弄玉等不住好奇说着什么。
“芊红姐姐真厉害。”
總裁騙妻枕上
雪儿赞誉不已。
“后日大军开拨,先行到蕲县整顿,然后开赴彭城,直达兰陵之城,以为驻守。”
“待时机一至,便可直入齐国。”
白芊红笑语,缓缓而言,那些事情不算太大的秘密。
以秦军现在的铁血势头,纵然被敌人知晓进兵方略又能够如何?在绝对的实力之下,一切都是虚妄。
不过,一统天下,终究有所不同。
大争之世,可以随意攻城掠地。
一统天下,若然取胜,一切都是自己所占,意义截然不同。
“芊红姐姐,兰陵城那里百家汇聚,你觉得他们要准备对抗吗?”
弄玉还是询问了出来。
種馬文女主虐渣記 水水變成冰
異界占星師 妖夜
因为先前一行兰陵城,所看到的很不一样。
“弄玉,你在担忧紫兰轩?”
“放心吧,流沙之内聪明人很多,她们不会有事的。”
“至于百家……,生与死就看他们的抉择了。”
白芊红看向弄玉,微微一笑。
对于弄玉得出身,自己了解。
紫女和流沙的诸人,自己也见过。
那是一群聪明人。
什么叫做聪明人?
就是能够在生与死之间做出明智决断的人?
也许事情不成,但己身定然无碍。
而鬼谷弟子,更是精通此道,万事方圆,圆方门户,虽覆能复,不失其度。
此之谓——天枢!
“今岁有可能攻下齐国吗?”
云舒一语。
根据自己的了解,好像齐国现在被包围了。
“快的话,今岁秋冬便可拿下。”
“慢一些,最迟明岁。”
“攻下齐国,山东诸国尽灭,诸夏至此归一!”
白芊红点点头,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但一切都在变化,谁也说不准。
然则,就算慢上一点,也不会拖延太久的。
秦国不会给齐国机会的。

psi8h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秦時小說家-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七脈三輪-fy6hv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这看上去也不像西域诸国的文字,那些小国有文字的不多,符合的就更没有了。”
雪儿明眸闪烁亮光,回想着纸张上的奇异文字。
的确看不懂。
肯定不是诸夏文字。
若言西域诸国文字,也绝对不是。
自己曾前往大河以西,而且天水商会内也有一些西域小国的文字记载典籍。
没有一个符合的。
“应该是浮屠孔雀之国的文字。”
弄玉颔首,公子曾言,浮屠之人来至千万里之外的孔雀之国,其国之大不逊色诸夏。
内部也有身融万物的至高者传承,而能够出现那般传承的国度,风华绝非小可。
只是……这种文字谁也不认识,就算写出来,也没用啊。
紫女在旁,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文字,并不认得。
“通译出来。”
焰灵姬又是干脆一言。
“通译不出。”
狼神手上动作未停,那种奇特的文字继续出现在纸张上。
“嗯?”
“这是耍我们?”
秀眉紧蹙,精致的神容上很是不悦,通译不出来,写这些东西做什么?
还不如不写。
歡寵田園,農女太子妃
一念而觉,周身赤焰玄光若隐若现,一股蓄势待发的威势隐约扩散,颇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势头。
“此经名为《不动光明》!”
貧僧想還俗 老山茶
“只有玄关以前的修炼之法,不动真言有二音,我虽通译不出,却知晓其意。”
狼神不为所动,手上动作仍未停,口中沉稳之语流淌。
这门玄功自己知道如何修行,却难以传授其他人,身边这赤焰女子,实力极强。
以其修行,应该不需要此经才是。
“《不动光明》!”
“不动真言!”
“通译不出那就不通译了,它日擒拿一些浮屠传道者,让他们通译,到时候便知真假了。”
“如果和你接下来说的一般无二,你便无碍。”
“若然有些许差错,后果自负。”
瞅着那些不认识的奇特文字,焰灵姬冷哼道。
若非目下只有他一个人怀有浮屠修炼之法,早就采取其它的手段了,不能通译就算了。
“修行定三脉。”
“不动化七轮。”
“浮屠修行,开辟人体三脉,左脉掌过去种种,右脉掌未来一切,中脉通达天地灵体。”
“三脉圆满,可开妙法,七轮洞现,可生大日光明玄光,灵体归元,可达世尊无量。”
狼神停下手中动作,将狼毫小笔落在一旁,看着面前尽皆覆盖奇异文字的纸张,思忖数息。
周身顿显大光明。
眉心正中卍字印记明灭不已,脑后更是一道道虚幻的色彩光轮沉浮,不入玄关,光明玄光难以凝练。
双手掐动印诀,随口中之言,一手翻天,一手覆地,统合日月阴阳,又是一道光明印记流转。
“三脉!”
“七轮!”
“有点意思,但也就是有点意思。”
焰灵姬抬手一招,将那张纸落在手上,……还是看不懂,有感狼神的动静,灵觉扩散,细细感知,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虽然修炼之法导引的脉络不同,目的都是感悟天道,那才是本源,其余都只是手段、过程。
那不是自己想要的。
公子曾言,浮屠之道可以弥补自己火魅力场的欠缺,似乎……不行啊。
龍炎神帝
还是说其它的问题。
“浮屠之法,不动光明。”
“将己心化作不动之象,光明之源,岿然不动,导引三脉七轮,可证大道。”
“同天宗清静守心,己心化天心有点像。”
倒是雪儿有所得,浮屠的具体修炼之法,没有太大出奇,天宗的传承精妙甚多。
冷色之歡:嬌妻有毒 殷喬
可浮屠的修炼道理,听起来……尽管表达不太一样,却很熟悉的感觉。
细细琢磨,同道家的修行有异曲同工之妙。
“道家的修行总纲在《道德》二经上。”
“这卷《不动光明》是浮屠的修行总纲吗?”
弄玉没有太大兴趣,道家修行本就是清静守心,浮屠之法虽妙,天宗已然足够。
闻雪儿之言,《不动光明》却有些精妙,但好像还不够,真正精妙的法门想来不会轻易被浮屠外传的。
狼神所得,应该有限。
焰灵姐姐若想要有所得,应该落在浮屠之道的总纲上。
外星事務所 薄暮冰輪
果然得到浮屠之道的总纲,以公子如今的境界,绝对可以推演出更多妙理。
“不是。”
狼神给予直接的回应。
“不是浮屠修行总纲?”
“这门《不动光明》于我也无太大作用,可惜了,那些大光头死的太快了。”
焰灵姬兴致缺缺。
本能有感,这卷《不动光明》经文不是自己的菜。
公子所语的机缘,应该不是这卷经文,起码不是狼神所传的这些,那些浮屠传道者身上应该有自己需要的。
“焰灵姐姐,不需要着急,天水商会那边不是有言浮屠之人有可能已经入诸夏了。”
“接下来让罗网他们探察一番就知道。”
“狼神,请说的慢一些。”
雪儿觉得这卷《不动光明》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或许不是总纲,但也是从总纲出来的。
如同道家所有的法门,实则都可以清静之法统御,他们看不出来的玄妙。
保不准大人就可以看出什么。
boss太囂張:寶貝要乖 四葉草
拿过纸张,秀手执笔,将狼神所语快速的记载下来。
“紫女姐姐,麻烦了。”
弄玉看向紫女,微微一笑。
好在没有出什么大的乱子与纷争,尽管狼神所修不一定是焰灵姐姐需要。
可终究了结了。
“都是狼神自己的抉择。”
“浮屠之道,的确奇异,和诸夏传承的修炼之法迥异,三脉七轮,异邦有人凭借此身融万物。”
楊戩——人生長恨水長東
“果然有大智慧!”
紫女亦是笑语。
自己并没有出什么力,狼神自己愿意将修炼之法写出,自己自然没意见。
听着狼神所语,也是相当高深的修炼之法,想来修炼不易。
诸夏百家,百家传承各有精妙,就算得到百家的传承之法,想要顺利修行,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红莲公主还差一步就可以迈入化神境界了。”
“这是一瓶虚灵丹,是公子闲暇时候炼制的,对于先天武者破入化神有奇效。”
“红莲公主可以试一试。”
弄玉秀首轻点,视线一转,落在案边的粉衣女子身上,似乎……红莲公主现在变得很安静。
这可不像当年新郑紫兰轩内,那个最为活波的红莲公主。
灵觉有感,翻手取出一物,笑语递将过去。
“我……我不需要。”
“我自己也可以突破的。”
粉色的秀丽裙衫着身,如瀑的长发梳拢身后,眉目如画,越发精致,闻弄玉之言,不由面上微动。
看向弄玉,……摇摇头。
“虽然不太清楚兰陵城现在百家之人为何那么多,但接下来芊红姐姐要前来泗水之地统军,都督军事。”
“芊红姐姐的手段高绝,兰陵城这里的百家肯定要遭殃的,红莲公主,早一日迈入化神,也多一些自保的手段。”
“紫兰轩这里的姐妹们,可都需要公主和紫女姐姐你们呢。”
弄玉将那瓶虚灵丹推了推,如果红莲公主运气不差,服用丹药之后,当可以安稳破关。
至于她的迟疑,弄玉隐约知晓,却都是过往了。
“白芊红!”
“她……要前来泗水之地都督军事?”
“兰陵城这里,百家之人汇聚,据传想要伺机而动,更为具体的,紫兰轩也探听不到。”
“弄玉,那我就替红莲谢你了,红莲公主修行略晚,欲要破入化神,还真有不小的艰难。”
紫女倒是没有拒绝弄玉的好意,当年就是自己将弄玉引入紫兰轩的,对于弄玉的性情,自己很了解。
若然拒绝,反而会令弄玉心中沮丧。
所以,并没有那个必要。
倒是弄玉一语白芊红,此人自己近岁以来了解不少,王翦统军灭楚中,便是有这么一位女将军。
独自将十万军南下,功勋昭显。
联想到她其它的身份,同鬼谷先代有很深的渊源,谋略上不可小觑,天宗玄清子很重视她。
甚至于玄清子统管督辖四郡要务,多数事物都是其人处理,可见一斑。
她要前来泗水之地都督军事。
这个消息……的确非同凡响。
兰陵城这里的复杂也超出自己预料,紫兰轩在百家的暗子甚至也没有更为具体的回应。
只是言语所谋大事。
諸天萬界反派聊天群 不要尬舞
而今的诸夏大事,怕也就一件了,唯有秦国。
可以功成?
弄不清楚。
“……,多谢。”
红莲略有沉默,而后点点头,没有多言。
面对故人,总归有一丝歉意。
好在,弄玉无恙,虽过去好多年。
“紫女姐姐,紫兰轩……没有掺和其中吧?”
般.
弄玉对着红莲公主一笑,随之倒是看向紫女,虽迟疑还是问了出来。
流沙!
一直都存在的。
果然兰陵城这里百家有谋,流沙未必没有掺和其中。
那个结果……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芊红姐姐果然都督泗水军事,对于胆敢作乱的百家与其它势力。
怕不会留手的。
“你觉得呢?”
迎着弄玉狐疑的目光,紫女神秘一语,面上丝丝笑意浮现,令人捉摸不透。
“紫女姐姐自然不会令流沙犯险。”
弄玉哑然,而后语落。

9g285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秦時小說家 偶米粉-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一探浮屠閲讀-duyil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雪儿,接下来简单整理一下行礼,三日之后,我们前往寿春。”
莫愁前路無知己 君亦陌路
阅览完毕从咸阳那里传来的文书,周清看向旁侧的一位绝丽之人,轻言一语。
楚王负刍已经被押解至咸阳。
楚国大将军项燕在广陵城东兵败身死。
一念相思,一念執著 一度君華
楚国大军溃散。
老世族慌乱逃窜,一边抵抗着,一边投降着,不为大用,却是项燕军中的一些人逃走了。
不过,不为阻碍大局。
末日之城 十階浮屠作品集
上将军王翦大军驻守在寿春,近月来,已经彻底整顿整个淮北之地,淮南之地也在慢慢南下。
而今,也才临近初夏罢了。
“前往寿春?”
“莫不有要事?”
雪儿正在旁侧捧书阅览一卷经文,那是大人为自己所创的修炼之法,《太阴真经》在玄关一道的修行,被大人再次纯化。
晓梦她们都在进步,自己待在府中无事,自然也要精进修为,周身上下,玄光本能运转。
闻声,轻缓放下手中经文,看向大人。
寿春是楚国的国都,近月来,那里传来的事情不少,但都没有什么大事。
如今,倒是咸阳来了一份文书,能够于大人这般的文书,应当是王书了。
錯愛鳳凰男 南歌
“淮南一地再有数月,便可全部纳入秦国掌控,期时……当底定南天,以谋江南、岭南、南海等地。”
“那可不是一个小事情。”
“大王之令,相召本侯前往议事。”
是王兄直接令人传给自己的文书,以谋江南,事情的确不小,牵扯太多。
百年風雲
但这也是当初就定下的决策,在攻灭楚国之后,直接率兵南下,至于齐国……不需要那么多大军。
“楚国被灭之后,云条山的楚国祭祀一脉也消失了,天问剑还在那些人手上呢。”
三日后前往寿春,些许事情倒也无需那般着急。
寿春那里,去岁自己和焰灵姐姐就去过一次,还有阴阳家东君焱妃等人。
就是这一次楚国突然被灭,原本以为那祭祀一脉会有些动静的,想不到什么动静都没有。
雪儿还真有些诧异。
“天问剑!”
“有些人会寻找的。”
“不需要我们操心。”
根据墨鸦他们传来的消息,在上将军王翦攻灭寿春的时候,阴阳家的两大护法和诸多弟子也是出现的。
他们所为,应该是楚国祭祀一脉。
有他们出手,楚国祭祀一脉的下场……可以预料到。
“阴阳家!”
“大人,您说天问剑会不会也被昌平君带走了?”
大人所指的那些人倒是不难猜,只是从楚国传来的消息来看,昌平君熊启手中握着楚国传国王印和传位诏书。
说不得天问剑也在其中。
“有这个可能性!”
“就看阴阳家他们的手段了。”
醜妃亦傾國:王爺休想逃 炫舞飛揚
不排除那个可能性,然则,以自己对阴阳家的了解,天问剑这个时候应该被他们寻找到了。
“公子,晓梦她们还没有修炼归来吗?”
“现在巳时都快过去了。”
空阔典雅的偏厅内,只有周清和雪儿两个人,未几,从门外走入一道白色的身影。
手中端着托盘,上面是每隔一个时辰需要换上的点心、纯酿,份量不少。
就是这个时候,晓梦和焰灵姐姐她们该回来的。
偏生府中没有她们的半点气息。
“应该快了。”
“晓梦的《御剑术》第一重关大成,若是焰灵可以抵挡,火魅力场可得大进。”
“多修炼修炼,总归是好事。”
的确,以往的话,这个时间都回来了,今日修行的有点长,心随意转,双眸闪烁紫色玄光,看向城北的那处区域。
数息之后,不由一笑,她们三个还在那里修行。
以晓梦的浑厚本源,加上水韵万物的灵觉,驾驭《御剑术》很快,如今第一重关都修炼成功了。
论实力,以御剑术的霸道,当不逊色当初在辽东塞外碰到的那些百家玄关。
如果可以将第二重关修炼圆满,或许在阴阳家东皇一未曾破关之前,还能够与之争锋。
若是第三重关修炼圆满,以御剑术的霸道,足以横行整个玄关境界了。
虽如此,对于焰灵来说,非一件好事。
火魅力场这些时日受的苦难可是不小。
“前两天天水商会那边不是有消息传来,说道陇西两郡那里有浮屠之人的出现。”
“焰灵姐姐还想要去找那些人呢。”
“公子,浮屠之人的修炼之法,对于焰灵姐姐的修行,真有那般裨益?他们的修炼之法和我们好像不太一样。”
公子说过的,焰灵姐姐的火魅力场若想要快速大进,要么领悟力足够,要么便是机缘落在浮屠之人的身上。
所以,去岁就给天水商会传信了,注意那些浮屠之人的踪迹,前几日,也正好有消息传来。
有一行大光头出现在陇西两郡,可随即消失不见了。
将手中的木托落在案上,跪坐旁侧,取出里面的点心和纯酿,素手执壶,斟倒起来。
“路虽不同,终究万川归海。”
“火魅力场的修行主要在虚空一体,幻人心神,而浮屠之人的修炼之法也在那一方面。”
“以玄功妙法,渡化心神,可曾记得我们去见五彩之凤的那一次,卫庄身边有一人,其身上就有那股气息。”
“果然得到浮屠的修炼之法,也许本侯可以推演出最适合焰灵的法门。”
对于浮屠的修炼之法,在某一方面和焰灵姬的火魅力场有异曲同工之妙。
道家以天心御万物,天地万物尽皆天道外显,俯览一切,超脱其上,逍遥其上。
浮屠之人的修行,以己身为大舟,天地为苦海,众生为普渡,行过彼岸,证就无上正觉。
是而,一者倾向于出世,一者倾向于入世,最终的目标都是一样。
焰灵的火魅力场正合浮屠一道的理念,映照岁月长河诸般,周清觉得那个可能性极大。
“那些人进入陇西两郡,下一步就该渡过大河了。”
“本侯已经传令罗网关注那些人,若然有行踪,你等和焰灵姬就亲自去一趟吧。”
“务必将那些人生擒!”
似乎从自己遇到的那些浮屠之人开始,他们所有人的修为都不错,最低都是半步玄关。
也是,身为传道之人,若是在传道途中被镇杀,那可就丢脸丢大了,没有一定的实力,也不敢传道。
******
“还是那些水石铺就的道路行进舒适。”
“楚国的这些道路也该整修了。”
从南郡而出,彻侯的威仪展开,一路沿着云梦大泽东进,那些水域沼泽遍布,虽尽可能的避开,纵酒道路还是堪忧。
好在不为什么阻碍,过云梦大泽,便是沿着淮水东进,向着寿春奔去。
那里的道路略好,也就略微好一些,大部分还是泥土夯实的道路,略微碰上雨水,便是泥泞不已。
“焰灵姐姐,你还真准备前往兰陵城一趟啊?”
“鬼谷卫庄身边的那个人,修为倒也不高,想来就算有传承,也不会有多么精妙的。”
豪門蜜愛 桃小兮
宽阔的驷马高车内,诸人尽皆待在其中。
原本雪儿和弄玉两个人前往就足够了,其余人待在南郡修行便可,毕竟自己在寿春待不了太长时间。
谁曾想,焰灵姬心血来潮,准备前往兰陵城一趟,想要从卫庄身边那个狼神的身上获取浮屠之道修炼之法。
所以……,就一同前往了。
“就算不高,总归有点传承,待我了解了解,说不定有所得。”
一身妖娆的火魅身姿,有气无力的趴在旁边的软榻旁,这些时日的修行,着实闹心。
随着晓梦御剑术第一重关大成,自己的火魅力场简单就像遇到了克星一般。
刚施展开来,便是被一道道三元融合的剑气撕裂,心神都为之惊悸,若是敌人的话,怕是自己就危险了。
而御剑术一共三道玄关,这才第一道。
实在是……心塞。
“师兄,这么说来……那些浮屠之人的传承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青衣少女很舒适的偎依在师兄怀中,银发随意散落,看着焰灵这般模样,觉得还是开心的。
就是师兄也说了,如果浮屠之人的传承果然化入火魅力场,再次同焰灵对战,就说不准了。
“毕竟身融万物的至高者传承。”
“如果那些浮屠之人的踪迹而显,你也去试试手,到时候你就知道他们所修的精妙之处了。”
“可惜,师兄先前也碰到过数位玄关层次浮屠之人,尽皆被师兄镇杀,没有细细感知,还真是可惜。”
那些被自己镇杀的浮屠之人,最开始的那位佛子算是被自己一剑镇杀的,后面的几位要么是一掌镇杀,要么间接镇杀。
“对了,公子,雅湖小筑的纪嫣然现在好像就在兰陵城吧。”
“当年辽东塞外之时,其人便语,玄关有所得,如今不知道如何。”
云舒在旁,倒是想起了什么。
细细一论的话,兰陵城还真是奇特。
紫兰轩在那里。
当年闯入兴乐宫刺杀大王的残剑、飞雪等也在那里。
还有那个端木容,也在那里。
雅湖小筑的纪嫣然也在那里。
……
美女圖鑒 風殘陽0
说不准还有其它有趣的人。
“纪嫣然!”
“她已经破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