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d7j精彩絕倫的小說 日月風華 愛下-第四一八章 神速破案閲讀-6nwx6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唐靖得到陈曦的夸赞,受宠若惊,却也是兴奋起来,道:“目前为止,卑职发现了几处疑问。”
“你说。”陈曦饶有兴趣地看着唐靖。
“首先,真人为何在茶中下药?”唐靖肃然道:“虽然只有一杯茶,但卑职判断,那绝不可能是真人自己要饮。卑职在道观了解了一下,真人独居一处院子,平时只有个叫做玄真的小道士在旁伺候,不过每天伺候完,小道士就会离开,并不打扰真人。不过玄真小道士伺候真人的饮食,卑职询问玄真,当晚是否有人秘密见过真人,小道士虽然说并无人见过,但……卑职可以察觉到,他说话的时候结结巴巴,目光闪烁,分明是在撒谎。”
奪心契約:逃愛上上簽
“有道理。”陈曦笑道:“所以唐府丞觉得玄真小道士没有说实话?”
“没有。”唐靖很肯定道:“玄真一定是在撒谎,他肯定知道当天晚上一定有人秘密要见真人。”
陈曦问道:“既然他知道有人要见真人,为何不说实话?真人被害,当晚无论是谁去见真人,都有重大嫌疑,他如果想让我们早日找到真凶,就该将所知如实相告,为何却避而不言?”
“陈大人一针见血。”夏彦之在旁感觉自己被冷落了,听得陈曦所言,不等唐靖说话,已经抢着道:“那小道士不说实话,是否知道真凶是谁?唐府丞,那小道士现在何处?”
“卑职已经让人在道观看住了他。”唐靖心里禁不住骂了一句,但面上却还是恭敬得很。
陈曦笑道:“夏大人言之有理。小道士闪烁其词,肯定是知道一些内幕。”
“所以咱们可以再回到案发现场。”唐靖显得很是精明:“大人,案发现场,真人只穿一条裤子,上身赤裸,这就说明当时他已经准备歇息。桌上有大半杯茶水,里面被下药,如果真人知道里面被下了药,那就绝不可能是自己准备饮茶。”
“那是自然。”夏彦之微微颔首,轻抚胡须。
“如果不是给自己准备,就该是给客人准备。”唐靖分析道:“可是真人被杀的时候,正是他准备歇息之时,要是真人知道有客人拜访,那么客人也只能是在这之前,而且已经离开,否则真人不会脱衣就寝。这就有两点疑问,首先,真人给客人准备茶水,为何会下药,那是什么客人?其二,如果客人没有饮茶,直接离开,按照常理,真人应该会先将残茶清理,不可能在睡前还留下那杯下了药的茶。”眉头锁起,道:“只有解释清楚这两点疑问,才能搞清楚事发当晚究竟发生什么。”
陈曦笑意更浓:“那唐府丞是否能够解释这两点疑问?”
給我權利抱緊你 岑歡
有位明星住我家 裏昂椋
“卑职思来想去,倒是想到了一种可能。”唐靖正色道:“那杯茶水其实不是给客人准备,而是真人自己睡前饮茶。”
“不对,唐府丞,你刚刚说过,真人明知茶中被下药,绝不可能是给自己准备。”夏彦之立刻反驳道。
唐靖点头道:“大人所言极是,如果知道茶中被下药,真人当然不会饮茶,可事实上,真人根本不知道茶中被下药,下药的是另有其人。”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是谁?”夏彦之追问道。
唐靖一字一句道:“玄真小道士。”
众人一片哗然。
“你是说玄真小道士在真人的茶中下毒?”夏彦之诧异道:“这怎么可能?洪陵真人是长生观观主,那玄真小道士只是道观里一个打杂的小道士,负责伺候真人,他怎敢在真人茶中下药?他下药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唐靖没有立刻回答,向一人道:“方捕头,那天晚上你是和我一起前往道观,现场也是你带人勘查,我问询那小道士的时候,你也在场。你可记得,我当时问过他,平日里真人待他如何?”
“卑职记得。”那方捕头忙道:“小道士先说真人待他如子,十分关照,只是他语气言不由衷,所以大人告诫他,他与真人的关系只要一查便知,令他说实话,所以小道士才改口,说洪陵真人平时待他如牛马,一个不小心,就是非打即骂。”
唐靖点头道:“正是如此。那玄真小道士八岁被送进了长生道观,做了一个小道童,十一岁的时候,就开始在真人身边伺候,恕卑职直言,真人对小道童颇有些严苛,打骂是常事,或许是为了历练玄真小道士。不过小道士不明白真人的苦心,心存怨恨,那也不是不可能。”向陈曦拱手道:“所以卑职以为,真人被杀,可能与玄真小道士有关。”
夏彦之闻言,显出恼色:“唐府丞,为何之前你没有告诉本官这些?”
“大人,不是卑职不禀报,只是事关重大,卑职也没有证据证明小道士与真人之死有直接关系。”唐靖忙道:“卑职是想再查查,等确定无误,再禀报大人,否则只凭自己的怀疑,就将这些禀报大人,干扰了大人的判断,那实在是罪该万死。”
靈葫空間
夏彦之只是嗯了一声,也不多言。
陈曦笑道:“唐府丞,按照你的判断,是玄真小道士对真人心存怨恨,所以杀了真人?”
“不是不是。”唐靖忙摆手道:“卑职只是说玄真小道士与此案有关,不能说他就是杀死真人的凶手。玄真小道士今年十五岁,不过身体单薄,而且根本不可能擅长箭术,即使真的会射箭,也不可能有一箭穿喉的能耐,所以射杀真人的凶手不可能是玄真。”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道:“但想杀死真人的,却很可能是玄真。”
“有见解。”陈曦微微颔首,带着一丝鼓励:“唐府丞,玄真因为遭受真人的打骂,心存怨恨,于是想要杀死真人,但出手杀死真人的又不是他,这又如何解释?”
“买-凶杀人!”唐靖终于吐出了自己心中的判断。
在场众人都是微微变色。
“诸位,此案还有一个极为蹊跷的地方,那就是凶器。”唐靖见得众人都看着自己,沉声道:“常理而言,凶手杀人之后,最要紧的就是处理凶器,绝不会让人找到。但此案却十分蹊跷,杀人凶器就丢在道观边上的林子里,而且连衣衫都留下来,这是为何?”
夏彦之听唐靖分析的头头是道,忍不住问道:“你说是什么缘故?”
危險總裁小嬌妻
星際遊輪 古劍鋒
“这就是凶手的狡诈了。”唐靖冷笑道:“玄真伺候真人食宿,那杯茶,自然就是玄真为真人准备,茶中下药,就是因为玄真知道夜里会有刺客来行刺真人,在茶中下药,真人饮茶过后,全身虚软,更是无力反抗,如此一来,刺客行凶的时候,更是万无一失。刺客杀人之后,如果一点线索都没留下,咱们终究会查到此案与玄真有关,如此一来,玄真就是最大嫌疑人。可是凶手将凶器等物件留下,而且很容易被咱们找到,就是希望咱们断定,杀人真凶另有其人,与玄真并无关系。”
唐靖这番话有理有据,包括夏彦之在内的京都府众官吏,都不禁微微颔首,对唐靖所言颇为认同。
變態殺手李老太太 肥丁
“还有,杀人的方法很多,为何偏偏选用弓箭这样的凶器?”唐靖见得众人认同自己的说法,更是得意:“道理也很简单,因为使用这样的兵器,更不可能牵累到玄真的身上。如我所言,玄真没有一箭穿喉的本事,所以咱们看到行凶的方法,定然会第一时间派出玄真的嫌疑,如此一来,玄真也就可以轻易脱身。诸位,这玄真小道士年纪不大,但心性狠毒狡诈,这次谋害真人,绝非临时起意,应该是筹划多时。”
不死血尊 鑫易
“有理,有理!”夏彦之连连点头,向陈曦道:“陈大人,唐府丞所言,确实有道理,此案最大的嫌疑人,应该就是玄真小道士了。他买-凶杀人,却又故布迷阵,想要逃脱嫌疑,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咱们京都府可不会被他所骗。”
陈曦含笑道:“如此一来,夏大人只需要将玄真拘捕拷问,让他承认自己就是买-凶杀人的罪魁祸首,此案也就可以向宫里交代了。”单手背负身后,一只手指着桌上的弓箭道:“这件凶器,确实特殊,不过我却恰好知道它的来历。”
“大人知道?”众人都是一怔。
水系法師的春天
“诸位也知道,这世上有一群人,以杀人为生。”陈曦道:“他们有的单枪匹马,有的则是联手作案,受雇于人,专为人杀人放火。江湖上有一个叫做暗影箭的刺客,传闻曾经在军中待过,本就练得一手好箭法,后来离开军中,机缘巧合,修炼武道,功夫不弱,箭术更是非比寻常。这名刺客也是受雇于人,作案数十起,在那一行颇有名气,而此人最常见的杀人方法,就是一箭穿喉。”
“大人,这件凶器,难道就是暗影箭所有?”夏彦之问道。
陈曦点头道:“不错,无论是长弓还是箭簇的倒刺,都与档案中记载的暗影箭所使凶器一模一样,所以我可以断定,杀害真人的凶手,就是暗影箭。”
唐靖不无得意道:“如此说来,卑职的判断并没有错误,那暗影箭是刺客,而玄真道士买-凶杀人,正好雇佣了暗影箭,所以杀死真人的是暗影箭,罪魁真凶却是玄真道士。”
夏彦之虽然觉得唐靖抢了风头,但如果此案能够就此侦破,那实在是再好不过,心情舒畅起来,立刻吩咐道:“唐府丞,你即刻带人去长生观,将雇凶杀人的玄真道士拘捕归案,明天早上之前,必须让玄真招供,到明日正好是案发的第三天,咱们京都府托陈大人的福,三天就侦破了此案。还有,传令下去,搜找那个杀人凶手暗影箭,谁要是能将他抓捕归案,无论死活,都有重赏。”
京都府众官员顿时一阵轻松,一个个都显出笑意,三日侦破洪陵真人被杀一案,速度不算慢,也算是可以给朝廷一个交代,众人有说有笑,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
ps:首先,再次感谢【xgy心静】兄弟再次破费赏了两个盟主,感谢熊猫看书书迷的舵主捧场,感谢恐深情、若花湮雨落三千、江湖上的传说、书友56005650、轻雨柔风、书友58995098、罪恶意、仙子终落凡尘、o0无痕@百度、书友58988557、书友47223306、书友58121335、书友58737660等诸位好朋友的破费捧场。
其次,这个月沙漠的更新还算凑合,也算努力,几乎没有出门,除了构思就是码字,而大家也给了小弟积极的反馈,订阅迅速上升,留言书评也热闹起来,这是沙漠最开心的事情,精神亢奋,写起来也越来越顺。订阅的兄弟姐妹们是小沙漠的衣食父母,是沙漠能够依靠这门手艺活下去的真正动力,发自肺腑感谢大家。
最后,继续拜请大家留言、订阅,写的凑合,大家就订阅让沙漠能存活下去,若是沙漠恶意应付,即刻取消订阅,那是我活该,感谢大家了!

razwg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日月風華-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相伴-k0xwf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老道士和贵妇人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自然是极为蹊跷的事情。
不过秦逍此时却已经听明白,这贵妇人是太仆寺少卿的夫人,嫁到黄家之后,却多年没有怀上身孕,反倒是黄家新纳的小妾却有孕在身。
秦逍心里清楚对一个官宦家的夫人来说,没有诞下子嗣,实在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采菽令 竹本兔子
哪怕是平民百姓,也遵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金科玉律,更何况豪门官宦之家。
没有子嗣,地位只会迅速下降,甚至会为夫家所厌恶。
这对女人来说,当然是不公平的事情,但自上到下,没有子嗣传承,只会将罪责扣在女人的头上。
黄夫人显然对自己的处境深感恐怖,之前显然也是寻医问药,但始终没有怀上孩子,最终将希望寄托在了这位洪陵真人的身上。
洪陵真人显然是心术不正,让黄夫人深更半夜前来道观找他。
黄夫人对此肯定也犹豫过,毕竟一个官宦家眷,妇道人家,半夜三更往道观里跑,而且是和一名老道士相见,这要是为人所知,后果不堪设想。
但求子之心显然是战胜了心中的忐忑。
此时老道士故弄玄虚,黄夫人却很急切,道:“真人,只要能够为老爷添丁,切身一切都听从真人的指教。”
洪陵真人笑了一笑,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黄夫人身后,轻声问道:“夫人可知道,贫道为圣人炼丹,为何深得圣人信任?实不相瞒,贫道自幼问道,数十年苦修,却也是颇通仙术,如今已经是半仙之体。”
“原来真人是半仙。”黄夫人忙道:“那真人若是能够助我,定然能让切身怀上身孕。”
天庭ceo 韭菜德芙包
“不难不难。”洪陵真人一只手轻轻搭在黄夫人肩头,黄夫人身体一颤,不自禁扭动了一下身体,轻声道:“真人,你…..1”
“夫人的德行有损,要怀上身孕,必须要弥补德行。”洪陵真人轻叹道:“眼下确实有一个法子,可以让夫人补回德行,而且贫道甚至可以保证夫人能怀上男丁。”说话间,一只手却是轻轻在黄夫人肩头摩挲。
秦逍居高临下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
他这时候却已经看出这老道士的用心,半夜三更将一个贵妇人诱骗到道观之中,显然是存了非分之心。
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这老道士一只手搭在黄夫人肩头轻轻抚摸,明显就已经是在轻薄,他心中冷笑,暗想这老道士还真是色胆包天,竟然诱骗官家夫人来道观行不轨之事,这黄夫人求子心切,却也是糊涂至极,一个妇人家,怎能半夜往这狼窝里跑。
“真人…..真人有什么法子?”黄夫人显然察觉到老道士居心不良,站起身来,避开老道士,却又不敢得罪洪陵真人,只是欠身行礼道:“只要能让老爷夙愿得尝,便是再花些银子,妾身也会舍得。”
洪陵真人正要说话,忽地抬起手,似乎发觉什么,秦逍见状,屏住呼吸,很快也听到了院子里传来脚步声。
禦覽九天 秦客縵胡纓
他方才注意力都在屋里,并没有太注意其他地方,不过这老道士显然还是很警觉,察觉到了外面的脚步声,立刻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示意黄夫人不要说话,随即向角落的一道屏风指了指,黄夫人心领神会,拿过自己的大氅,轻步躲到了屏风后面。
很快,就听门外传来敲门声,洪陵真人整了整衣衫,沉声道:“是谁?”
“是我,有事要见真人。”外面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
洪陵真人过去打开门,秦逍很快便瞧见一人进了屋里,只见那人一身黑衣,腰间围着皮甲,偷到皮帽,背着箭盒,手里竟然还拿着一张弓。
秦逍有些奇怪,他本以为是道观里有道士来找洪陵真人有事,不想却是这样一身打扮的箭手过来。
洪陵真人显然和这人很熟悉,关上门,声音略有一丝不悦:“这个时候跑来做什么?刚给你的药用完了?”
隱婚前夫請簽字
“没有用完。”那箭手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将大弓放在桌上,冷笑道:“我过来只想请教真人,该付的银子我一分不差,为何会以假当真,给我假药?”
“假药?”洪陵真人有些糊涂:“什么假药?你在说什么?”
箭手淡淡道:“上次重金找你买的毒药,根本无用。”
洪陵真人恼道:“本道的毒药,那是剧毒无比,只要见血,必死无疑。”
萬界最牛群主
“我用你的毒药淬在箭头上,射中了对手。”箭手冷声道:“他非但没死,到现在还好生生活着,真人,那只箭肯定射中了他的肩膀,而且深入其中,如果真如你所言,见血必死,他早就在几天之前就见阎王了。”
秦逍心下一凛,目光如刀。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夜跟着马车过来,虽然没找到红叶,却发现了洪陵真人的苟且勾当,眼下这箭手竟然是主动上门。
偽盜墓筆記九之–終極之謎
那夜在梓桐巷遇刺,秦逍击杀巨人,斗笠刀客受伤而逃,唯独那名躲在暗处的箭手射中自己之后,悄然而去,自己连他的样子都没有瞧见。
谁知道这箭手竟然跑到这里来。
这箭手声称射中了对手的肩头,而且还在箭头淬有毒药,这与当夜的情况完全吻合,自己那天夜里就是被箭手偷袭射中了肩头,而且箭上确实有毒。
如此巧合,秦逍虽然不能完全确定这箭手一定就是那夜匿走的刺客,却也有九成断定便是此人。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箭手暗地里竟然与洪陵真人有勾当。
洪陵真人似有若无地向屏风那边瞧了一眼,在桌边坐下,道:“你是不是弄错了?本道给你的毒药,绝无任何问题。”
“真人今天还见过他。”箭手淡淡道:“今日真人从四平坊经过,是否遇到一名年轻人出手闹事?不但伤了真人的马,还伤了真人几名徒弟?”
秦逍嘴角浮现一丝冷酷的笑意。
如果方才只有九成确定此人就是那夜刺杀自己的箭手,现在已经可以完全断定了。
洪陵真人闻言,却是怒不可遏,道:“你要杀的人是他?为何没有杀死他。那个狗东西,本道必要置他于死地。”
“如果真人上次给的毒药真的见血封喉,他现在早就死的干干净净。”箭手语气也是颇为恼怒:“我暗影箭在道上多年,所接的买卖没有失手的。正是有人说真人配制的毒药剧毒无比,所以才暗中与真人交易,只是见面不如闻名,真人这次实在让我很失望。我的买卖不但没有做成,反倒坏了名声,日后在这行当,次次失手,必将沦为同行笑柄。”
洪陵真人也是疑惑道:“不可能啊,你当时找贫道,买的是最毒的牵机鸩,中毒者必死无疑,连贫道都没有解药可解。这…..这中间一定是出了什么岔子。”
“什么缘故,我管不着。”暗影箭冷冷道:“不过真人坏了我的买卖,这事儿该如何解决?雇主出了三百两银子买那条命,预付一百两,我没能得手,不但要将一百两退还给给他们,本来要到手的另二百两银子也不翼而飞。还有买了你一瓶毒药,花了八十两,此外名誉受损,以后的买卖不好接了,真人是否该给我些赔偿。”目光移到桌上那几张银票上面,伸手拿了过来。
这几张银票正是黄夫人求子的费用,方才黄夫人放在桌上,洪陵真人垂涎黄夫人丰满成熟的身子,也没太在意这几百两银子,开门之前,甚至忘记将银票收起来。
见暗影箭将银票拿过去,洪陵真人立刻怒道:“放下,你做什么?”
血色戀情之唐海斌探案實錄 我的船我的海
“五百两!”暗影箭点了点银票,揣进怀里,道:“也好,你赔我五百两,这事情到此为止。”
絕命守護,傲嬌甜妻
“你是要抢劫吗?”洪陵真人怒道:“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本道是圣人的御用炼丹师,你拿走着五百两银子,还想不想活命?”
暗影箭冷笑一声,道:“堂堂宫中炼丹师,私下里兜卖毒药,传扬出去,真人的名声也不好吧?”瞥了那屏风一眼,道:“春宵一刻值千金,真人还有好事要办,我就不打扰了。”一拱手,转身便走。
洪陵真人一怔,此时才明白,这暗影箭早就发现屋里有女人,不过暗影箭显然对此没有任何兴趣。
暗影箭拉开屋门,也不回头,出了门去,洪陵真人跟到门前,一脸恼怒,握起拳头,看着暗影箭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但很快便缩回屋里,关上了房门,走到屏风边上,轻声道:“夫人,出来吧,没事了。”
黄夫人从屏风后面走出来,轻纱下的花容有些苍白,声音有些发颤:“真人,妾身…..妾身先告辞…..!”
“夫人不想求子了?”洪陵真人微微一笑,道:“来,先坐下喝杯茶,今晚咱们就给你弥补德行,让你尽快给黄少卿添一个大胖小子。”
暗影箭身法鬼祟,这院子是僻静之处,并无其他道人打扰,他到了侧面的高墙,从身上取出一直带着铁链的勾子,抛起用勾子勾住墙头,拉着铁链翻上墙头,这才收起链勾,从墙头跳了下去。
落下墙头,左右瞧了瞧,这才迅速往道观边上的一片小树林跑过去,只要穿过这片树林,前面便是另一条街道,可是还没出林子,就听到后面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暗影箭,你看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