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fq0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帝世無雙討論-第兩千二百六十一章 終戰之前!相伴-8z3ie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无数的力量充盈在身体之中,这一刻那身影,睁开了双眼。
如此的平静,眼神之中哦丝毫看不到任何波澜的存在。
可周身覆盖的那无数可怕极致的气息却无一不是在说明这尊年轻无比存在的可怕程度!
是的,可怕,甚至可以用恐怖两个字两形容,那样强大的力量之下,任何的一切都已经被彻底的覆盖了,所有的所有,就算是这周围虚无的时空动荡的那些可怕的气息,似乎也已经不算什么了。
廢柴風華絕代
这里,是时空乱流,虽然说圣贤霸主级别的存在已经可以在这里活下去了,但却是需要付出无数的代价。
而如果要是至尊天王的话,就稍微好很多了。
当然,这说的是那些普通的时空乱流!
而当初,那些禁忌之主将夏渊放逐,可能是放逐一些简单的时空乱流之中吗?!
不,不会的!
就算是那些禁忌之主知道,凭借自己等人的实力,就算是放逐也无法斩杀夏渊,但是却可以给夏渊制造一些混乱!
起码,这放逐之地的选择,就是一个学问了。
他们,将夏渊放逐的地方,是那些禁忌之主可以放逐的,最为混乱的时空之地。
在这里,别说是圣贤霸主了,就算是那些至尊天王,甚至连盖世真王估计都难以承受。
至少也是绝世圣王的存在,或者才有希望在这里生存下去吧!
周围的时空乱流,蕴含了一种种可怕的力量,随时可以将一尊强横的存在直接割裂,彻底的化作虚无。
但是此刻,这无数的时空乱流,甚至无法在夏渊身体之上留下哪怕最为微小的一道痕迹。
无数的力量,只是靠近夏渊身边的时刻,就被夏渊肉身之上出现的一种力量,彻底的磨灭成为了虚无…
感受到自己身体之中的力量,夏渊笑了…
“这种力量…”
夏渊的笑容,是如此的灿烂。
这种力量…
让夏渊想到了曾经自己的无上神国之中出现的那些可怕的力量!
那些,在夏渊融合了无上神国之后,充盈的力量。
而这种力量,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
已经凌驾在了禁忌之力以上!
没错,这是一种,超越了禁忌之力的存在…
夏渊也知道,自己的无上之力以后必然会成为超越无上之力的存在,但那也是需要时间的,起码在夏渊感觉,除非是自己成为了出道境的存在,不然想要做到和禁忌之力持平,那么也是无比困难的事情。
别看只是差了一点点,但这最后的一点点却是无比困难的事情!
可现在…
当重生之后,夏渊发现自己的力量,真的已经突破了,已经突破了那层层的限制,已经踏足到了那样的领域之中!
那是一个,无法想象无法描述的领域!
那是一个,只是自己本身之中蕴含的力量,甚至就超越了禁忌之力的可怕领域啊…
“这是…”
夏渊的嘴角出现了一种无比怪异的笑容。
“融合了吗…”
融合了吗…
夏渊,没有在绽放出自己的神国领域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绽放了。
最终的时刻,自己的神国领域已经彻底的崩碎,彻底的化作了虚无,已经再也没有任何战斗下去的可能了。
当神国崩碎的时刻,其实代表的就是夏渊神国彻底的消失。
就好像是那些存在的领域,一旦崩碎之后,那么就是真的崩碎了,以后再也无法凝练成功了!
夏渊的神国,虽然不至于完全的崩碎,但是却已经近乎于虚无之中了,想要在恢复到那种巅峰之中,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可是…
可是如今夏渊,却清楚的感受到了…
自己的领域神国,依然还是存在的!
只是那神国,却以另外的一种姿态,存在了!
而这种姿态,就是现在!!
领域神国,和自身的存在彻底的融合唯一。
当夏渊再度启动那领域神国的时候,这领域神国已经不会在和曾经一般,展现出那种可怕的威能来了,而是和夏渊的肉身,和夏渊的元神已经彻底的融合唯一!
话句话说,那就是现在的夏渊就是那领域神国,而那领域神国,就是夏渊!
他,已经和那神国彻底的融合唯一了。
而神国之中那些无上的力量,也已经成为了夏渊的力量…
虽然夏渊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但是有一点他却可以确定,那就是当处于这样的领域之中的时刻,他的强大程度——
无法想象!
只是想到之前的时候,夏渊施展出那可怕无比的神国世界,就将那些禁忌之主压制到了极致,让对方甚至连任何的反抗之力都没有,就可以想象出来这一旦融合之后,恐怖的程度了!
当然,夏渊也十分清楚一点,那就是如今这融合的领域和曾经比起来,还是有着一定差距的,无法和那巅峰时刻,化身成为那无尽神国时候的威能相比!
不过,已经足够了!
对于夏渊说,这样已经可以了!
真的,太强大了!
深吸一口气,夏渊开始查看起自己的元神来!
这一次的蜕变真的太大太大了,而夏渊不是白痴,这样无休止的痛苦折磨,虽然让自己痛不欲生,但是得到的好处也是无法想象的!
如果要是其他的存在,那么增强的也不过就是他们的意志强大而已。
意志很有用,但是战斗之中,却无法直接提升你的战力存在。
可夏渊的元神却不同!
夏渊的元神,那是已经和意志融合的存在啊!
当意志提升的时刻,就是代表夏渊元神同样提升的时刻!
这对于夏渊来说,实在太过震撼,实在太过可怕,有着无数的作用了。
只是稍微推算了一下时间,夏渊就已经知道,自己处于那种状态之下,已经过去了四年都将近五年的时间了。
而将近五年时间,时刻都是处于这种折磨之中,那种痛苦的之下对于自己意志的刺激,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自己的意志,肯定已经得到了恐怖的提升!
意志得到了提升的话,那么自己的元神,同样也会得到一种提升!
所以——
四百五十禁忌呼吸…
是的,四百五十禁忌呼吸…
如今夏渊对于禁忌之力,已经没有任何的在意了。
就算是禁忌之力如何强大,也无法和现在夏渊融合了领域之后相比了。
然而夏渊在意的,却不是这禁忌领域带来的禁忌之力的加持!
当然,这玩意也是有用的,毕竟自己融合之后的力量,并非是无尽的,一旦这些力量耗尽之后,禁忌之力还是十分有用的。
除了这些之外,处于禁忌之力的禁忌呼吸时间提升,代表的就是夏渊战力的提升!
这一点才是根本。
如今夏渊是真的有点不太明白,自己的战力提升程度了,毕竟这百年时间之中,他的蜕变速度太快太快了。
而且只是单纯战力,已经无法反应夏渊真正的实力了!
就好像是那诡异的无上大道存在,和夏渊战力无关,但是给夏渊实力带来的加持,却是无法想象的。
而现在,夏渊判断自己战力的提升程度,依靠的就是这禁忌呼吸的时间!
如今,不仅仅打碎了之前那三百九十九禁忌呼吸的壁垒,甚至直接进入到了四百五十禁忌呼吸之中,这带来的提升,无比巨大!
况且…
夏渊看着自己的心海…
蜕变了!
同样也是蜕变了!
其中充盈的那种无上之力,同样也是完成了蜕变!
果然!
一切和自己肉身都是相同的,一起都是在不断的变化,都是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当然,和肉身的情况一样,如果不是借助那融合领域之后的力量,只是现在的夏渊心海之中那无上之力,也仅仅只是比起禁忌之力来稍微强大一点而已。
要说强大很多的话,还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对于夏渊来说,已经足够了!
真的,已经很强大了,真的已经无比十分恐怖的强大了!
美味新妻:老公寵上癮 顧清雅
夏渊知道,自己现在比起曾经来,又是强大了无数倍!
妃傾天下:嫡女榮華 榮華
当然,最让夏渊感到兴奋的,根本不是这些!
是的,哪怕就是如此可怕的蜕变,夏渊依然没有感到真正的兴奋和激动!
只是这些,不足以让夏渊如此的兴奋,如此的欣喜若狂,毕竟夏渊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极致可怕的蜕变了。
所以,夏渊如此的激动,只是因为夏渊,终于还是找到道路了!
没错,就是道路,就是那一条,强化自己大道的道路啊!
他的大道,虽然如今已经无比可怕了,但实际上给夏渊带来的帮助,是极为有限的。
当然,那大道的存在,让夏渊破除了无数的封印,然而实际上,对于夏渊的实力加持虽然有,但不是很大!
那无上的大道之力不强大吗?
不,不,不!
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强大,是从未出现过的可怕强大!
然而,实际上给夏渊带来的帮助,甚至不如那些禁忌之主的本源大道带来的帮助大一些!
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很简单!
夏渊的大道,不是完整的大道!
尚未,完全彻底,尚未真正意义上,融合成为最为完整的大道存在!
这,才是关键,这才是根本。
夏渊,那大道已经完成融合的九成九九九,但就是最后这一点点,却成为了最终的障碍!
只要不能完全融合,那么这大道的力量就无法真正意义绽放出来的。
夏渊也很明白这个问题。
其实那十多年的时间之中,夏渊在不断斩杀那些禁忌之主的时刻,也是不断的寻找。
寻找,可以让自己完成最终融合的办法!
只是可惜…
始终没有!
虽然只是随后一丁点的存在,但就是这最终一丁点的存在,却始终在阻拦夏渊,让夏渊始终无法成功!
当然,最让夏渊有些难以接受的,就是他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去做才行!
这,才是让夏渊难受的。
可现在…
夏渊终究,,他终究还是找到正确的道路了!
没错,夏渊已经知道,自己缺少的是什么了…
虽然,那大道的力量融合还是九成九九九的程度比起之前来,似乎没有多少的改变,可夏渊已经感受到了自身的蜕变。
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的蜕变,但蜕变还是出现了,还是让夏渊更加强大起来!
最重要的是,夏渊知道完成这最后一点的蜕变,需要的是什么了——
气运!
没错,就是气运的存在!
夏渊知道,自己那无尽神秘的强大大道,想要完成最终融合蜕变,需要的就是气运的加持!
只有气运的加持之下,才可以让自己完成最后的融合!
虽然夏渊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究竟要消耗多少的时间,需要拿到 多少的气运才可以让完成蜕变,但如今已经看到了道路,这才是最然夏渊开心的啊!
“其实,我应该是感谢你们的…”
“感谢你们…”
“帮助我完成了这样惊世的蜕变啊!”
夏渊的笑容依然还是如之前的时候一般灿烂。
只是,在这笑容的背后,在夏渊眼底深处出现的,却是一种无尽冰冷的色彩。
那似乎,是可以将一切都冻结的可怕色彩,只是看到,就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感谢吗?
自然是无比感谢的!
如果不是那些禁忌之主的压迫,那么夏渊知道自己是无法走到这样层次之中的,起码无数的岁月之中,是无法走到这样境界之中的!
多亏了,对方的帮助啊!
对于这些帮助了自己的存在,夏渊是不会忘记对方的‘恩情’的!
“不过如今…”
夏渊看着周围,之前兴奋的双眼之中,也出现了一丝阴郁的色彩。
因为,夏渊已经感受到了。
他所处的位置,是一个无尽混乱的时空乱流之中。
在这里,丝毫无法感受到空间的存在位置。
危险——
正常来说,要是在这样的地方时间长了,那么或者就算是一尊绝世圣王都可能会陨落,但对于夏渊来说这里却不算什么。
他在这里,是绝对的安全!
可安全是安全了,但是想要离开这里却真的十分困难!
其实,那些禁忌之主将夏渊放逐到这样的时空乱流之中,就是这样打算的。
这是有着双重保险的存在。
首先夏渊就需要打碎那些时空乱流,从这无尽混乱的时空之中走出!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夏渊接下来还需要找打回归的道路!
这个才是最困难的。
所以,在那些禁忌之主眼中,夏渊就算是如何的逆天,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要在复苏之后回归到那界域战场之中,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起码,在那五年的时间之中,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这些禁忌之主,似乎忘记了一点,那就是时间和空间!
夏渊,是掌控了时间的存在,夏渊也是掌控了空间的存在!
其他的存在,或者真的会迷失,就算是找到回归的道路,也是需要无数的时间才可以,但显然这些人之中没有夏渊的事情!
夏渊,可以轻松的找到回归的道路。
只要让他离开这些最为混乱的时空乱流,那么夏渊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中,找到一条回归界域战场的道路!
空间定位,时间感悟,这些都是其他的那些存在不具备的。
所以,夏渊只需要打碎这壁垒,只需要离开这里,就可以了!
当然,就算是回归也是需要时间的,所以现在的夏渊,现在已经不容许有任何的耽搁了…

如今的界域战场,已经成为了一个地狱一般的世界了。
曾经的界域战场,虽然在无数的存在眼中,也是一个充满死亡,一个充满了血腥的疯狂之地。
那时候的界域战场,处处都是危险,处处都是凶险,当然这些危险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同样级别的那些可怕的存在!
这界域战场,曾经也是一处放逐之地,除了本身那些历练的盖世妖孽之外,另外就是放逐一些可怕无比的盖世魔头了。
加上那些极致可怕的妖孽,而且大家都是被压制在圣贤霸主的境界之中,所以在这里是真的处处危险啊。
稍有不慎,就会被那些盖世的妖孽和那些可怕的魔头镇压。
不过,就算是当初界域战场最为混乱的时候,在这里始终还是有着净土的存在!
像是那些圣城,就是如此!
即便是最为凶狠的魔头存在,在那些圣城之中也不敢有丝毫放肆的。
界域战场,虽然曾经时候也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地方,可终究那界域战场之中,还是存在了无数的规则,对于那些顶尖的妖孽而言,还是无比安全的。
他们的实力足够强大完全可以依靠自身的实力将一切都彻底镇压的。
然而,现在却不同了。
因为如今的界域战场,完全就是一个末日一般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中到处都是死亡,处处都是吞噬。
虽然,只有不到十尊的禁忌之主进行吞噬,选择了吞噬。
可他们的存在,已经打碎了枷锁的束缚,一尊尊都是无上可怕的,一旦吞噬起来,那么当真是有着吞噬天地的威能。
加上之前受到的重创,所以此刻这些禁忌之主吞噬更加的疯狂!
只是这短短的四年时间之中,数万的圣城彻底的化作了虚无!
整个界域战场之中圣城存在才有多少,不过就是数万而已,而现在…
大半的圣城,已经彻底的化作了虚无,无数的生灵都是被吞噬,成为了过去。
可怕吗?
是的,无尽可怕,无尽恐怖,无尽动荡!
在如今的界域战场之中,已经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的安全了,就算是那些顶尖盖世的存在,曾经俯瞰整个界域战场的无上道统传承,如今在这大恐怖,在这席卷了整个界域战场的浩劫面前,也都只是一些养料而已。
仅仅,只是养料罢了!
可悲,可叹,充满了一种悲哀。
任凭他们在自己的时代之中举世无双,或者权倾天下,可此刻却只能当做别人的补品,等待那些禁忌之主使用,最终成为敌人变强大的一部分力量…
整个界域战场之中的混乱,已经是无法想象了,可现在就算是在悲哀在绝望,那无数的生灵还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他们,只能等待,或者说只能期待,期待最终的时刻之前,自己可以成为那些禁忌之主口下残存的存在!
虽然,所有的存在都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当任何的反抗都成为玩笑,任何的对抗都是没有任何希望之后,他们唯一可以期待的,就是如此了。
只能,期待,只能默默的期待这样最终结果的出现了…

古苍始祖看着面前一脸平静色彩的夏紫,他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
虽然此刻夏紫依然还是保持着那种平静的色彩,但是古苍始祖却已经从这种平静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可怕的压抑!
他知道夏渊和夏紫之间的感情。
毕竟,当初夏渊这样身份,这样潜力的存在,甚至甘愿冒着必死的危险深入到时空长河之中,就是为了将夏紫救回来!
虽然最终夏渊成功了,但是付出的代价也是无法想象的。
几乎称得上是九死一生。
甚至,夏渊为此损失了无数的生命,如果不是最终时刻夏渊无比可怕,强势突破的话,那么也许现在的夏渊已经陨落天地之中了。
之前的时候,夏紫同样愿意为了夏渊而牺牲,这两人之间的亲情,甚至已经超越了生死的限制。
如今,在听闻夏渊被这样对待之后,夏紫怎么可能不愤怒呢?!
是的,夏渊还没有陨落,甚至可能随时都会归来的。
但有一点却是无比的改变的,那就是夏渊被围杀,几乎就要陨落的事实!
而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夏紫却是如此的平静,这本身就不对劲了。
古苍始祖不是白痴,他知道现在夏紫不愤怒,不是因为夏紫心中真的没有愤怒的情绪,认为夏渊活该,而是因为此刻夏紫已经将那种愤怒,完全隐藏在了心底的最深处,而这样之下的夏紫,已经完全将那种可怕的愤怒潜藏在了心底深处。
如果,如果要是等待到时候爆发出来的话,那么…
绝对是石破天惊,绝对是让人震撼到极致的!
这,就是夏紫…
看着夏紫,古苍始祖想了许久之后,最终还是开口道:“其实,这样才是最好的。”
夏紫看着古苍始祖,她自然知道古苍始祖这是什么意思了。
夏渊离开了这界域战场,虽然是被放逐离开的,看似危险无比,但实际上这样的放逐对于夏渊来说并没有多少的危险!
不说那即将完成蜕变的夏渊,就算是最开始,一次蜕变没有之前的夏渊,只有有着那空间之力的存在,夏渊就无惧任何,可以安然的走在那时空乱流之中。
放逐,不代表夏渊会出现危险的。
而且,现在夏渊离开了这凶险之地,这样的话对夏渊也是有着好处的。
起码,最终的那一次战斗他是不需要参与了…
夏紫微微沉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此刻夏紫心中已经愤怒到了极致,可她对于古苍始祖的想法,还是认同的。
短短的时间之中,陨落在夏渊手中的禁忌之主数量,已经超过六十尊,无限迫近七十的数字。
这样的成就,放眼任何的时代之中,都是绝对的无敌,从来不会出现第二尊存在,是可以和这样的夏渊相比的!
而夏渊,已经足够了,真的已经可以了。
他已经足够去拼,已经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了。
接下来的一切,接下来的战斗,不应该继续让夏渊却承担了。
古苍始祖自然不需要多说,不管是这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之主身份,还是作为人皇夏家的一尊始祖存在,都是没有任何的理由让夏渊一个人自己去战斗!
而他的年龄,更是夏渊的无数辈了!
夏渊在这里,绝对是最小的存在!
是的,夏渊就是最小的存在!
哪怕就是夏紫,年龄也在夏渊之上,毕竟夏紫是夏渊的亲姐姐。
可是,自从进入到这里以来,自从知道那些禁忌之主的想法以来,面对偶那无尽危难,站在最前方,为大家遮风挡雨的,始终只是夏渊,只有夏渊而已!
夏渊,真已经很辛苦了,他真的已经很累很累了!
鬼丈夫 瓊瑤
就算是在挑剔的存在,也不能说出夏渊任何的不是来。
甚至便是那界域战场之中无数的生灵,如今也没有什么生灵敢说夏渊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错误!
这无数的生灵知道,如果不是夏渊出现的话,那么或者他们早就在很早之前彻底陨落了,而不是在直到现在。
最终的时刻,夏渊也是没有退缩一步,也是在和那些可怕的存在战斗之中过去的!
这样的夏渊,已经足够了!
他为了这个世界付出的已经足够多了!
左耳 饒雪漫
虽然很多存在都知道,夏渊并非是为了守护他们而战的,可既然夏渊就是这样做了,那么他们就必须要承这一份情!
夏渊失败了,最终彻底的消失在了这天地中。
这无数的生灵不是那些禁忌之主,不是古苍始祖,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有着太多太多了。
除了那些禁忌之主,除了古苍始祖之外,不会有任何的存在知道夏渊并没有陨落!
所以,在这界域战场之中,属于夏渊的光芒已经彻底的消失,只是因为如今的夏渊已经离开了这界域战场而已。
而现在,已经失去了一切的期待,只剩下了绝望。
或者说,现在这些存在唯一存在的,唯一剩下的就是绝望了!
无尽的绝望,只能祈祷那些禁忌之主不会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存在,祈祷那些禁忌之主,可以放过他们这些卑微的存在而已。
只是,只是…
可惜,可悲,可他…
那些禁忌之主,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他们怎么可能选择无视呢?!
那些禁忌之主,如何会这样干脆的,放弃呢…
所以,所以…
湮灭…
在这如今的界域战场之中,已经看不到任何的杀戮,唯一存在的就是湮灭,无尽的湮灭。
一切的圣地,一切的圣城都在短短的时间彻底的化作了飞灰。
为何这些存在不逃?!
是的,已经有无数的存在打算逃走了,只是可惜往什么地方逃走?
如今整个界域战场之中,处处充满了一种可怕规则存在,而只有在这些圣城之中,这些可怕的规则才会彻底的消失。
如果,要是他们独自面对这些可破规则的话,那么…
瞬间虚无!
是的,他们就是瞬间虚无的命运!
这一点,诸多的存在都是十分清楚的。
他们知道,这是那些禁忌之主中顶尖的存在出手了,直接将他们围困在那些圣城之中,就是为了防止那些存在离开圣城,让这些禁忌之主的吞噬之后,无法获得足够的力量!
他们,就好像是被圈养起来的存在了…

这样的绝望,时刻在持续着,只是短短时间,已经陨落了无数的圣城。
四年多的时间之后,如今距离这界域战场正式解封,已经不剩下多少的时间了。
这一刻,那些禁忌之主都已经彻底的消失了,不在出现了。
如今剩余的圣城数量,甚至连巅峰时刻的两成都不到了!
可以说,已经有着足足八成的生灵,都已经被那些禁忌之主彻底的吞噬。
这是一个凄惨的数字,一个可怕的数字。
要知道,在这界域战场之中,究竟有着多少的生灵?!
这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数字,亿万万?
何止亿万万!
就算是一座圣城之中的生灵数量,都是远远超过了亿万万的存在!
而陨落的圣城,被彻底吞噬虚无的圣城数量,足足数万啊!
那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可怕数字。
而就算是剩余这两成不到的生灵,此刻也是瑟瑟发抖。
我的明星小嬌妻
虽然,他们摆脱了那被吞噬的命运,但是接下来呢?!
无数的生灵都已经知道,这些禁忌之主所以如此做,就是为了接触封印,他们就是要脱离这界域战场的桎梏!
而现在所谓的恢复,吞噬这无数的生灵所谓的恢复,只是让他们有着足够的实力面对最后的规则而已!
如果要说吞噬了这些生灵,就让那些禁忌之主已经恢复到了极致巅峰之中,那么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所以,一旦让这些禁忌之主彻底的脱离了封印之后,那么接下来…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混乱时代!
接下来,才是更加可怕的时代啊!
那时候,他们将会继续的吞噬,不断的吞噬。
只是那时候这些禁忌之主吞噬的,就不在只是这界域战场之中的生灵了!
因为,失去了封印的桎梏,这些禁忌之主都将恢复到自己的极致之中。
而他们的极致,是——
无上之上的存在!
在这样一个连无上神皇都不曾诞生的时代之中,走出几十尊无上之上的存在,甚至还是需要回复力量的无上之上存在,那么…
浩劫!
这,将会是整个无尽混沌的浩劫啊!
可惜,虽然这亿万的生灵都知道真相,都知道一旦让这些禁忌之主走出这里,那么将会带来何等的覆灭,但他们却无力阻止什么。
甚至,很多清醒的生灵知道,如果要是这些可怕的禁忌之主恢复的话,那么第一个要吞噬的,估计就是他们了!
绝望,未来依然还是绝望的。
然而,现在没有了夏渊,他们真的已经找不到任何希望了…

终于,五年的时间还是到来了。
这一日,整个界域战场之中出现了一种无尽可怕的动荡!
头顶之上,那煌煌大日一般的界域苍生榜,璀璨到了无法形容的程度。
按照历史之上的记载,当那界域苍生榜出现这样变化的时刻,代表的就是界域苍生榜结束的瞬间。
代表的,就是整个界域战场,将会恢复到之前的秩序之中!
正常来说,那界域苍生榜,接下来将会抖落无数的光芒,无数气运的力量,而这些气运的力量将会自动出现在那些上榜的盖世妖孽身边,瞬间融入到对方的身体之中。
这,算是界域苍生榜的馈赠。
只是这一次…
虚空之中,一道身影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走出。
他,笑容如此的灿烂…
那是一尊禁忌之主,而且还是一尊禁忌之主中无敌强大存在。
亿万的生灵,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但他们却明白一点,那就是对方的存在,必然是禁忌之主之中的顶尖存在。
确实,就是如此!
那是一尊,堪称诸多禁忌之主中,最为顶尖的存在!
不管是曾经的时刻,还是如今的时刻,他都始终是最为顶尖的存在!
而,在那些禁忌之主之中,被人称之为——
第二禁忌…
是的,第二禁忌…
被誉为第二的禁忌之主,在这界域战场之中,除了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除了第一禁忌,除了那尊九玄墟之中走出的无上可怕存在,除了古苍始祖以外,他已经算是最为极致的强者了。
第二禁忌…
他,就这样直接走到了虚空之中。
而此刻在这第二禁忌的身边,慢慢又一次出现了几道身影。
那是,第一禁忌,那是第三禁忌!
那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那是那尊九玄墟之下被封印的,无敌无上的存在…
“终于,还是等到了…”
第二禁忌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他的眼中出现唯一存在的,就是狂热!
亿万万无穷无尽的岁月,他们是真的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的时间了。
而如今,终于还是等到了,还是等到这样时刻降临!
他们,终于要自由了…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缓缓走出,他看着那似乎在不断酝酿无数气运的界域苍生榜,眼中带着一种神秘复杂的色彩。
“这,就是那个他锻造出来的吗?”
听到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话,身边那尊逆天的准皇存在轻轻点了点头。
眼中,同样带着一种复杂的色彩。
“很多人眼中,这界域战场就是他的根本,是他倾注了自己一切凝练创造出来的!”
“那界域战场的存在,才是根本!”
“然而,却不曾有存在知道,其实他当初缔造这界域战场的根本,就是为了它的存在…”
九玄墟的逆天准皇走出,看着虚空之中那一道璀璨夺目的光彩,他的眼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色彩。
世间无数的存在,都认为这界域战场其实就是那尊伟大的存在的根本,然而九玄墟的逆天准皇却知道,不是这样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尊存在,都是他为了这界域苍生榜而存在的!
看着那璀璨夺目的界域苍生榜,这一刻九玄墟的逆天准皇的眼中出现了一丝迷离的色彩。
“当初的你,究竟在惧怕什么?”
“你为何,会选择了这样的道路呢…”
九玄墟的逆天准皇呢喃。
最为曾经和他对抗的存在,虽然最终九玄墟的逆天准皇被他镇压了,可九玄墟的逆天准皇的存在,依然还是无数时间空间之中最为伟大的存在,他依然还是这无数的时代岁月之中,最为强大的顶尖的存在。
准皇…
无数的岁月之中,自从原始时代之后,再也没有一尊皇的出现,没有了开天圣皇的存在,而准皇,已经代表了一切的最终点境界,代表了这无尽轮回者之中的最强大的境界!
九玄墟的逆天准皇,作为准皇的存在,甚至几乎堪称准皇极致的存在,对他的了解,是其他的任何存在都无法清楚的。
甚至,就算是他的亲人,都不可能真正知道他的想法!
但是,九玄墟的逆天准皇知道!
九玄墟的逆天准皇明白,他最终放弃了一个时代的统御,在自己走到了极致巅峰之后,选择了将整个时代归葬于虚无之中。
不是因为他有什么计划。
而是因为——
他惧怕!
只是他究竟惧怕什么,九玄墟的逆天准皇不知道,但九玄墟的逆天准皇却清楚,他所惧怕的,无比恐怖…
如今,站在这界域苍生榜之前,九玄墟的逆天准皇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好好看看,看看这凝结了他最终一切信念的存在。
“你可知道,在你之后的时代之中,这历史的发展越来越萧条。”
“顶尖的妖孽,虽然也偶然出现,但是你所期待之中,那种定乱一切的极致妖孽…”
九玄墟的逆天准皇很想说,从他们时代之后,这样的无敌妖孽,他说期待的那种妖孽已经不存在了。
如今的岁月时代,已经失去了温养出那样无敌妖孽的土壤了!
只是,只是…
只是这一刻九玄墟的逆天准皇想到了夏渊!
是的,九玄墟的逆天准皇想到夏渊了!
他,怎么会忘记了夏渊的存在。
所以,接下来的话语,九玄墟的逆天准皇没有继续下去。
他只是深深的凝视着那界域苍生榜,眼中无比的复杂,许久之后才是缓缓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出现了…”
“可是一切,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是的,那尊无敌的妖孽,不是因为你的后手而出现的!
你的后手,你做出的这一切来,最多只是让那尊妖孽,提前更加的伟大而已…
没错,如今九玄墟的逆天准皇评价夏渊的时刻,甚至用上伟大这两个字。
他,深深知道夏渊的可怕和强大,如果要是在同样的境界之中,如果要是放到曾经的时代之中,如果当初和九玄墟的逆天准皇争锋的,是夏渊的话…
九玄墟的逆天准皇无奈,苦涩的一笑。
九玄墟的逆天准皇知道,如果当初要是将他换成夏渊的话,那么自己根本不会被封印!
当然,更多的可能,是根本不会有着这封印的存在!
夏渊的无敌,九玄墟的逆天准皇是看在心底深处的。
“好了,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我们,准备吧…”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看着九玄墟的逆天准皇,缓缓说道。
这里面,加上那第一禁忌第二禁忌第三禁忌,加上那些禁忌之主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他们的存在,数量一共有着二十九尊…
这一点,和他们预料之中的完全不同啊!
要知道,百年之前,当这界域战场进入到界域苍生榜期间的时候,他们认定最终来到面前的,将会是九十八尊存在!
恩,没有古苍始祖的存在,也没有九玄墟的逆天准皇。
可现在…
就算是九玄墟的逆天准皇走出,也不过只是二十九尊。
这一刻,那些禁忌之主,甚至连九玄墟的逆天准皇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都是想到了夏渊。
一人之力…
这是真的凭借一人之力,几乎将一段历史,完全的毁灭…
“接下来,才是最终的时刻…”
“希望你们知道,如果这一次失败,那么不仅仅只是封印,更多的…”
“还是寂灭…”
那诸多的禁忌之主都是微微凛然,而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们知道,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说的没有错。
这一次如果他们要是失败的话,那么根本不是什么再度被封印就可以完事了。
到时候,重新掌控了这无尽规则的古苍始祖,必然会将他们全部清算!
而且,他们这百年时间之中,已经做出了太多太多违逆规则的事情了,甚至可能都不需要古苍始祖出手,只是等到这里重新被规则完全笼罩的时刻,那么可能就是他们的末日了…
因此,所以!
这些禁忌之主知道,这一次的最终时刻,或者一个弄不好,就真的成为了他们此生的最终时刻了。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意思他们很明白,那就是已经到了这样的时刻了,千万不要在想着得到什么便宜,不要想要保留什么。
因为,一旦失败的话,那么就是必死的结果了。
诸多的禁忌之主,甚至连那第一第二第三禁忌,都是一脸严肃的看着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而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曾经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借用了钧天王的身份,虽然是规则之主,掌控了这界域战场之中一半的规则,可那三大禁忌,却并非是从心底深处服气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
很简单,因为大家同为永恒之王的存在,你只不过是因为掌控规则,凭什么要服气呢?!
但是,和夏渊的一战之中,虽然这三大禁忌没有经历,但是时候他们通过特殊的办法,还是看到了那一战的真相了!
那是,何等可怕恐怖的一战啊…
这三大禁忌知道,就算是没有古苍始祖,就算是他们三尊也出现在那战场之中,但是面对那尊最终已经彻底化作神国的无上可怕存在,他们也不是对手!
他们这所谓的永恒之王,在那样的可怕存在面前,真的没有太多的作用,而一旦被夏渊那无上毁灭神国笼罩的话,那么——
三大禁忌知道,纵然他们身为永恒之王,但最终的结果依然还是会彻底的虚无的。
可是,可是…
可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做到了!
是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施展的那气运天刀,当气运完全显化一刻出现的威严,就算是相隔久远之外的三大禁忌,也是清楚的感受到了!
其他不说,在杀伐方面,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甚至已经不弱于九玄墟的逆天准皇,不弱于曾经时代,封印他们的他了!
所以,面对这样可怕的一尊存在,三大禁忌,心中已经选择了臣服!
当然,也只是在这界域战场之中臣服于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如果要是离开这里…
那么,他们就是他们。
对于这三大禁忌的想法,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是没有丝毫在意的,他不需要什么麾下。
身为窃运者,本身就是行走于时空长河之中,这一次成功之后,那么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也不会在继续留在这里了…
虚空之中,那界域苍生榜化作的光芒,已经明亮到了极致,而此刻无数恐怖的动荡出现!
不是那种毁灭天地的动荡,而是一种震颤一切的动荡,不会在带来的毁灭,但是这种动荡却出现在任何的方位,任何的角落之中!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眼中,出现一抹微微疯狂的色彩!
这,就是时代的气运!
而十分显然,眼前那界域苍生榜,其实就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啊!
没错,这界域苍生榜,其实就是属于曾经时代的印记,就是属于九玄墟的逆天准皇和他所在那个时代,最为本源的印记啊!
而此刻,这印记,正在不断的汇聚气运,将整个界域战场之中,将一切时空之中,所有残存的属于那个时代之中的气运汇聚过来!
昌隆,繁盛,充满了一种无上之感,此刻就算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甚至都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压制。
虽然,身为窃运者,他们可以窃取气运,但是这却不代表他们不将气运当做一回事啊。
窃运,那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些气运的伟大和神奇,不然为何会去窃运呢!
越是窃运,越是因为这些气运而不断的强大,这些存在就越是明白,在这气运的背后,蕴含了何等可怕的力量。
就好像是之前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将夏渊那神国世界彻底毁灭的气运天刀一般!
这,就是气运的强大和伟大!
所以,那些窃运者面对气运的时候,不是将那些气运当成一些自己予取予夺的货物。
在他们的眼中,气运的存在,是无比高贵的,是让他们都要虔诚信仰的!
这些窃运者,对于气运都是一种无法想象的信仰程度!
而如今,看着那界域苍生榜,感受到那界域苍生榜之上出现的那种朦胧的气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甚至有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曾经付出了那么多,甚至放弃了身为窃运者的身份,放弃了无数亿万岁月的自由,直接入局之中,所为的不就是这样的时刻吗?!
面对夏渊,始终还是坚持到底,甚至将自己积攒了无数时代的气运在一瞬间完全绽放了,不就是为了等待此时此刻吗?!
现在,当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感受到这些气运,这无上高贵的气运,这数量庞大到让他无法描述的气运时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激动了!
他知道,自己之前的一切的付出,此刻都是已经有了回报!
“也许,这气运的高贵程度,无法和他相比…”
契約制軍婚【完】 若緘默
隐约间,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似乎想到了五年之前,当他们联手去绝杀夏渊时刻,夏渊身体之上的出现的那种,完全不属于这个时代气运。
那样的气运,给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带来了太多的震撼。
不过,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也知道,那样的气运,并非是自己可以觊觎的存在!
“但,这样的气运,才是属于我的气运!”
“才是,属于我们窃运者的气运啊!”
是的,夏渊的气运,对他们而言不是补品,那是毒药!
是可以让他们直接陨落的可怕毒药!
而如今,只有现在的气运,才是他们的补品,是超越了任何的天材地宝啊!
这一刻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甚至有些无法把持住,真的就想要动手了!
不过最终,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还是忍住了。
因为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知道,现在不是时间。
如今他要是贸然出手的话,那么不仅仅无法得到任何,甚至还可能会失去这一切的气运!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不是那种冲动之辈,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潜伏这无数的时间岁月了…
虚空之中,一道身影缓缓的走出。
不,不是一尊,在那道身影走出之后的瞬间,又是一道身影,缓缓走出了…
两尊身影…
而此刻这些禁忌之主,此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和九玄墟的逆天准皇,都是看向了那两道身影。
那是,古苍始祖…
他终究还是走出了。
不过这一次,诸多的禁忌之主除了看着古苍始祖意外,也将很多的注意放在了古苍始祖身边,那尊年轻的女子身上!
那是,一道绝美无比的身影。
但诸多的禁忌之主,却没有在意她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