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95z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黛青m-第246章 真正的聖人之姿相伴-a13et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青辰竟然真的将后土救命的两道法身与自己融合,并且是不顾所有人的看法,当着众人的面融合。
謀嫁天下
重塑金光之身的那一刻,即使是前来抢夺分身的鸿钧,也被他的强大法身击伤。
整个人的气势完全不一样了,让人根本无法靠近的感觉,那种强大,即使是身为大道圣人的鸿钧也根本难以望其项背。
真正的圣人之姿!
但是让鸿钧和帝俊等人疑惑的是,他究竟是如何突破圣人,成功证道的。
这根本就不合理,从古至今,就只有那正常的三种证道方法,再外加一种不正常的以杀证道,而从来没有听说过,谁能吸收了一道圣人的分身和八只金乌的法身,就能够突破天道的限制,成为圣人的。
重生之娛樂星光
这种证道方法,太牛逼了,牛逼到大道也不允许,任何规则也不允许,简直就是明晃晃的贿赂行为。
而对于女娲等人,真正震惊的是,青辰居然真的没有管后土的死活,选择了变强这条路,而且是在新婚之后,这简直让人怀疑,奢比尸的心智就是他控制做出那种行为的。
女娲骂道:“你是不是疯了傻了!”
“你不用多说,也替我做不了决定,”青辰说,“让开,我的对手来了。”
鸿钧已经不是他的对手,这所谓的对手是谁,帝俊和三清他们觉得,不言而喻了。
冥河老祖却早就溜了,早在青辰转身的那一刻溜之大吉。
青辰闭上眼,遥襟甫畅,感受着宇宙中的每一寸所在,心之所向,转眼之间便能到达。
这就是真正的圣人,不是靠着大道的怜悯和施舍获得的圣人之力能相比的。
盛寵商女毒後
青辰猛地睁开眼睛,他对着前方的天空,伸出了右手,以抓握的手势下达着命令。
“回来!”
天开了,鸿钧难以置信,因为那样的场景,他曾经也做到过,那是一万年前,讨伐魔族的时候,借助东皇钟之力,将当时妖族天庭的诸神都一并带领下界。
但是那也是在东皇钟的协助下才能做到的事情,青辰如今只是随便一伸手,天就开了。
被打开的苍旻,露出了紫黑色的混沌结界,空间微微扭动,在另外一边,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挣扎。
“回来!孽障!”
青辰大力一抽,拉回来一块血肉模糊的东西!
“啊——”
惨不忍睹的呼叫声,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胡说着什么话,已经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了。
那是从血海中抽出来的冥河老祖的真身,还在挣扎着,女娲已经看得呕吐出来了。
修真狂醫
这样的场景,饶是帝俊和三清,共工祝融等这样的高手,也不由得心惊起来。
青辰伸出手,那只手仿佛宏盖了宇宙,虚拟着一只手的法身形状,将冥河老祖的真身抓起,紧紧拧在手心里,抓得粉碎!
一日為妃
随着冥河老祖的真身彻底消灭,帝俊仿佛心底也有什么东西被捏碎了一样,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青辰缓缓地将手降下,天地之间出现彩色霞光,有大道的血红色异象,那是从未有人见到过的场景,要说成圣,前面也有鸿钧和女娲了,可是他们自己成圣的时候,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
“以杀证道……”鸿钧喃喃自语。
青辰以圣人的身份,庄重地对天地之间的所有洪荒生灵,做出了一下宣判。
狂傲女丞相:鳳隱天下
“从即日起,阿修罗族当受诅咒,因着尔等受业于血海,无从功托,无有承载,无有灵起,于六道之中最受灾难者!”
“至于六道为何,日后尔等洪荒生灵自知!天道如不遵本座法旨,有违此令者,当受销灭!”
洪荒之中的所有的生灵都听到了这种声音,心下不由得震惊不已,洪荒居然出了这种人物,口出如此狂言,竟然还说天道不遵他的法旨,就要灭了天道,他比天道还牛?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是青辰该考虑的事情了。他回过头,看向了对面的妖族,和道家一行。
鸿钧的脸涨红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大势已去,再怎么挣扎都没用,冥河老祖的到来只不过像是个跳梁小丑的插曲一样,尽管他看上去似乎那么强。
现在即使是陆压来都没用了——也可能她早就看出来青辰的实力,所以为了不掺和这种事情,早早地避开今天的这场劫难了。
终究,身为大道圣人的道祖,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
主宰我的愛
“我,鸿钧,只祈求,”鸿钧咬着牙,“青帝大人,能够宽恕这些年我的所作所为,与天道勾连,为洪荒生灵造成的损害,请原谅我这些少不经事的徒弟,如果有什么圣裁,请降落在我一人身上。”
最终,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鸿钧重重地跪下!
惟我獨仙 唐家三少
灵宝绝望地大喊:“不!”
那是身为天道的尊严,也是他们修道的基本尊严,如果连这都没有了,真不知道他们以后还要怎么求道。
“求饶?”青辰露齿笑着,“也行,只要你能够接得住我三招,我就放你一命,或者你也可以当众跪于天地,交出五彩石和乾坤鼎,向着当年被你偷袭害死的魔族兄弟与安务盟同僚们谢罪!”
鸿钧抬头,眼神深邃地说:“好。”
“师父——”灵宝急了,刚想上去劝阻师父,没想到却被元始天尊拦住了他的胳膊。
春秋戰國 高興宇
这个一直以来都没有说过话、一直跟他对着干的师兄,在这种时候,终于显示出了他的睿智和聪慧,他给了灵宝一个眼神,微微摇了摇头。
灵宝愣住了,似乎,难道师父另有打算?
他仔细地看着鸿钧,总觉得,师父从刚才开始,就有点不对劲。
死亡街機廳 俺有兩桿大狙
不像,确实不像,师父就算是求饶的话,也确实是一样的话,一样的神态,可是现在根本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明明还留有余力,师父怎么会轻易罢休?
忽然,他眼前一片迷花,就好像天旋地转一样,整个人都消失在了,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远远离开了昆仑。
他惊讶地看向昆仑,在那里,还留着一个“上清灵宝天尊”,一个“玉清元始天尊”,一个“太清道德天尊”,还有一个鸿钧老祖。
但是这几位的真身,分明就都在自己的身旁。
师父竟然有如此不知不觉偷天换日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