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h6l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線上看-Turn194.疑惑、囑託和見機行事-4jqyh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那家伙到底在说什么?”走在回去的路上,游作满脸疑问。
什么是我们所探寻的和真相并没有直接联系?
难道说DEN城最近发生的事情和仁的行踪并没有直接关系吗?
还是说DEN城发生的事情其实是个独立的时间,与SOL公司的关系也不大?但是不可能啊,从警察局的档案来看,出事的都是SOL公司的雇员或是前员工,这种情况下说关系不大是不是过于天真了呢?
“游作大哥还在想稻草人的话吗?”就在这时,泰瑞斯忽然间追上来问道。
“啊?不……”游作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大概是吧……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我有时候不太理解,为什么游作大哥要想这么多,”泰瑞斯说道,“是因为不愧是playmaker的原因吗?还是太急着找草薙大哥弟弟的线索了,所以只好广撒网多捞鱼。”
小時代
游作思考了一阵,“大概是后者吧。”
自己的确是很想找到草薙仁的线索,那样至少一直照顾自己的草薙翔一也能放下心来。
“那就没问题了!一定能找到的!”泰瑞斯龇牙笑道。
“……为什么?”游作问道。
“唔,可能是游作大哥在局中所以没看明白,但是我却能看懂,”泰瑞斯解释道,“你想想看啊,光之伊格尼斯的目的是什么,肯定是推翻人类对AI的统治啊!”
泰瑞斯这个说法让游作的表情古怪了一下,说法没什么问题,但坐在人类的角度听起来怪怪的。
“AI既然想要推翻人类的统治,那么行动肯定是划分这步骤来的,那么在行使计划前,肯定要扫除他们计划中的障碍,也就是击败人类中了解他们行动的人。”
“……”游作一开始并没听太懂,但是听到泰瑞斯这么说,立刻醒悟过来,“你的意思是……”
野貓昏迷穿越 奕然
“他们肯定还会找上门来的!游作大哥!”泰瑞斯肯定的说道,“那些掳走草薙大哥弟弟的坏伊格尼斯们肯定会主动在游作大哥面前现身的!”
“的确,”艾在决斗盘里说道,“这种可能高达80%,所以playmaker大人你根本不用太着急了。”
听到泰瑞斯和艾这么说,游作笑了笑,不管他们两个是不是因为自己最近的失常而担心,但总之,有两个同伴在身边,自己至少可以静下心来想办法……哪怕是暂时的。
“哦对了,说起稻草人的话,”泰瑞斯说道,“那个人也有很多粉丝群呢!”
“诶?那个经常突然失踪又突然出现,乱杀一通之后一走了之的家伙也有粉丝吗?”艾从决斗盘里蹦了出来说道。
“嗯,而且数量还不少,”泰瑞斯看了眼情报ꓹ “也正是因为这种高深莫测的行动,所以稻草人笼络了不少粉丝呢ꓹ 而且,不少人是因为对稻草人的实力而崇拜他……对了,稻草人的决斗有多强呢?”
泰瑞斯看向了游作ꓹ “网上有很多人将稻草人和playmaker并列起来呢!”
“哼!区区稻草人,怎么可能是playmaker的对手……”艾插着腰骄傲的说完ꓹ 又低下头垂头丧气的说道,“但完全不行呢ꓹ playmaker大人根本不是稻草人的对手。”
“差距太大了。”游作摇了摇头打断了泰瑞斯的说法。
“诶?连playmaker都不是稻草人的对手吗?”泰瑞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这句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或许可以怀疑说话人的用心ꓹ 但是从playmaker本人口中说出,可信度直接飙升,让泰瑞斯也有些惊讶。
“嗯,不是,”playmaker的扮演者藤木游作,为了增加可信度继续说道,“差距大到我甚至在庆幸稻草人不是我们的敌人。”
“啊ꓹ 的确,”艾也跟着点头ꓹ 语气中带着无奈ꓹ “虽然稻草人经常和别人决斗ꓹ 但是他却没有对任何人表现出明显的敌意呢。”
暮光寶藏
通通都是一击必杀ꓹ 根本不给对面机会,这种众生平等的决斗者世间罕见。
“稻草人这么强力的吗?”泰瑞斯拿起了笔记本在记录着什么。
“你在做什么?”艾奇怪的问道。
“我在搜索稻草人以前决斗过的几场ꓹ ”泰瑞斯说道ꓹ “顺便做好笔记。”
那家伙不是记笔记就能打败的人……
正想说这句话的时候ꓹ 却看到草薙翔一朝着自己迎面走了过来,“游作!”
“草薙哥ꓹ ”游作止住了脚步,“出了什么事情吗?”
“啊,说是事情也没什么,”草薙的脸上闪过一丝艰难的表情,但随后洒然的笑了,挠着头,“就是,我想拜托你帮我看几天车摊,对了,不用开走,就停在这里就行。”
網遊之刺盡天下
游作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回答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草薙哥你要去哪里吗?”
“仁住的医院那里有些事情,所以我必须去一趟。”草薙翔一不好意思的说道。
游作皱了皱眉头,医院那里出了事情?比这边的情况更严重吗?
“要不然我跟你去一趟。”
“不用不用,”草薙翔一摇了摇头,“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所以热狗摊这边这几天就拜托了!”
说完,草薙翔一也没有再多叮嘱一些,而是转身招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哦对了!车摊里的东西你们可以随便拿来吃哦!”
听到这个说法,游作脸上的神情更加古怪了一些。
系统提示:草薙翔一离开了队伍。
看着出租车远去,游作和泰瑞斯奇怪的对视了一眼,医院里出了事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需要这么着急过去呢?
两声闷雷一样的声响从两人的腹中响起,让游作和泰瑞斯想起今天还没有吃午饭。
白跑了一趟,白忙了一场,竹篮打水之后,疲惫感终于涌了上来。
“总而言之,先将午餐解决掉吧。”游作说道。
“好耶!”
“不过只有之前草薙哥用来练手的炸虾。”游作不忘了泼冷水。
“诶?怎么这样!?”泰瑞斯闻炸虾色变,“那些炸虾已经被调过味道了惹!”
“草薙哥的生活也很困难,”游作走上快餐车披上了围裙,“别抱怨了,总要为同伴着想一下。”
“好吧。”只要饿的时候什么都能吃得下去。
“一只热狗一杯咖啡。”就在这时,快餐车上迎来了一位客人。
“欢迎光……”游作抬起头,愣了一下,“临!是您啊。”
财前晃皱着眉头的脸出现在眼前,让游作不得不静下心来,以免被看出破绽。
“啊嘞?是你?”财前晃还记得眼前这个人,在自己的妹妹在天台昏迷后叫的救护车,此刻这个少年披着围裙正在烤面包,看得财前晃眉头皱的更深了,“你这是……”
“打工,”游作脸上难得带上了营业的笑容,“勤工俭学,总要为日后忙碌一下。”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打工,财前晃最艰难的时候也是一路这样走过来的,他在意的是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今天是工作日吧?你不上学的吗?”
“……”游作手上的动作一僵,“是社团活动。”
“原来如此,社团活动吗……”财前晃明显注意到了游作刚刚的慌张,忽然间又想起一件事情,“你不是和小葵同一个社团的吗?”
游作的手又抖了一下。
有这种事情!?
小葵?财前葵吗?财前葵的社团是……决斗社?啊对了,岛直树那个死胖子把自己生拉硬拽推进去的!自己还参加了社团!不说都忘记了!
極品手鐲
财前晃转头,看向了坐在那边弯着腰打游戏的泰瑞斯……
这个时候泰瑞斯也只敢打游戏!他哪里敢在财前晃面前把游戏下面那个黑客界面调出来。
野蠻勾勾纏 丁琳
游作这个时候已经慌了,面对着财前晃那怀疑又不可思议的目光……这时候应该说什么?说点什么才好!?
“您的热狗和咖啡!”
游作将热狗和咖啡弄好,幸好之前一直帮草薙干这个活,所以没有在心思复杂中出错。
财前晃接过热狗咖啡,给出了一张大面的纸钞,同时递给了游作一个眼神,“不用找了。”
“谢谢惠顾……”接过那张纸钞,游作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年轻人,好自为之。”在财前晃转身的那一刻,游作似乎听到了对方自言自语一样的话。
嚓!
泰瑞斯那里传来一声怪响,转脸却看到泰瑞斯弯着腰,整个人灰白化,电脑上的游戏界面也跟着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菜”字。
“辛苦了。”沉默了半天,游作最终还是蹦出了三个字,拿出了油锅开始炸虾。
就在这时,还没走多远的财前晃联络器忽然间响了,那急促的声音在游作这里都能听得到。
“喂?”财前晃接通了通讯,随后财前晃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又压得很低,“真的吗?等我!我马上就回去!”
神王魔獸 讓快樂飛一會
见到这一幕,游作和泰瑞斯都愣住了。
惡魔奶爸之馴化魔王 顧影自西征
出什么事情了?
泰瑞斯关闭了游戏界面打开了SOL公司的日常命令聊天界面,“emmmmm……不会吧?”
“发生了什么?”游作问道。
“锁住水之伊格尼斯得屏障被人撼动了!”
泰瑞斯错愕的说着,就看到游作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是汉诺骑士干的!有人认出了汉诺骑士的程序!”
泰瑞斯刚说完,就看到游作扔下了手上的铲子摘掉了围裙,“泰瑞斯!帮我联系尊!这个小摊你先顶一下!”
泰瑞斯一慌,“联系焚魂者可以,但是这个小摊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实在不行你就说店主出门了!”说完,游作就戴上决斗盘冲进了登陆舱。
泰瑞斯接过围裙和铲子,整个人傻在了小摊车里面,过后还是给穗村尊发了一条联络通讯,然后就盯着小摊上的灶台发愣。
抬起手将火关小,却又舍不得。
“我也不擅长烹饪啊……”泰瑞斯摇了摇头,“我倒是知道一个人擅长烹饪……嗯,姑且试试吧……”
“playmaker!!”在link vrains世界中御风飞行的playmaker很快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呼声。
转过头,看到了火急火燎追上来的焚魂者。
“playmaker!我收到消息了!”焚魂者说道,“我们要怎么做?”
不灵梦和艾也从决斗盘中现身,齐刷刷的看向playmaker。
Playmaker沉吟片刻,还是下了决断,“冲进去!然后见机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