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bxw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三十三章 股東大會前夕-8a8dn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8月14日,晴。
建宁市。
红旗北路68号。
湘火巨集团,会议室。
吴良和聂新永及其余五名董事,除了身份置换方案、全员持股方案之外,还有几个新的议题:
一,薪酬体制调整。
二,引进德尔福公司的SIMIC生产线。
我的貼身校花總裁
悄悄愛上你1老公,咱別著急 臧心
警告你別再當編劇! 春溪笛曉
三,收购米国德尔福火花塞工厂全套设备和技术。
四,新增电商业务。
五,五年战略规划。
沿用之前在陕重氵气和法斯特的思路,技术路线和管理路线,大幅度的提高中干,尤其是车间主任的工资,采用年薪制等等。
这一项项一条条的措施从吴良嘴里提了出来,没有人会觉得坐在董事长位置的是一个年仅二十四岁的年轻人,而是一位老练的经营大师。
这已经是吴良待在建宁市第七天了,每天不停的开会布置工作继续开会,周而复始,在增加了李贵洋、程光云、朗昆雨三位董事之后,湘火巨的董事会也由五人董事会变成了七人。
其中,李贵洋、程光云是执行董事,同时也是湘火巨旗下两家公司汽车零部件公司和火花塞公司的总经理,这和原先的聂新永时代的纯德隆系董事会大不相同。
理由不外乎就是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同时不乏拉拢两位本土干部之嫌。
但是,财帛动人心,董事的薪酬是两位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的。
归根结底,湘火巨自从得隆系资金断裂之后,留下了太多的管理空白区,说句烂摊子或许有些过,从企业摇摇欲坠的生产形势却是瞒不过所有人的。
即便有零散的订单还在正常交付,对于一个产能上亿支火花塞的企业仅仅连两千万支产能都没有达到的企业来说,浪费的太多。
寵妻成癮:老婆,你要乖
算算时间,这已经快两个月了,拖的越久,原有已经供货的厂家会不会继续和湘火巨合作也会划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时不我待。
是以,吴良在建宁待了整整一个星期,就是在处理相关的事务,忙的每天的用餐都不正常。
这也难怪,四亿到手,能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吴良之前一直认为,聂新永将过多的精力投入到了陕重氵气上,对于湘火巨关注度并不够。
而此时ꓹ 和聂新永几天的磨合之后才发现,聂新永这也是身不由己。
德隆系不停的抽调资金ꓹ 即便是湘火巨业绩优良,也架不住有一只趴在他身上的蚂蟥吸血。
眼下,吴良的介入ꓹ 真正让聂新永甩开了枷锁,他有太多的想法要运作了。
就比如ꓹ 五年之内做成天朝最大的生产基地,年产两亿支火花塞。
吴良对这个战略规划并没有反对ꓹ 只是问了问如何实现?
聂新永显得很是自信ꓹ “刚刚拿下德意志TüV公司的16949质量体系认证,产品不愁销路。”
他见吴良有些疑惑,笑着继续解释,“TüV标志是德意志TüV专为元器件产品定制的安全认证标志,得到全球广泛认可,在整机认证的过程中,凡取得TüV标志的元器件均可免检。”
吴良情不自禁的爆一句粗口ꓹ 忍不住发牢马蚤,“这德隆系给湘火巨祸祸成啥了ꓹ 身份置换也不搞ꓹ 一门心思的将资源集中在陕重氵气上ꓹ 还抽调资金ꓹ 湘火巨可是上市公司啊,无语了我!”
聂新永尴尬的咳嗽两声ꓹ 吴良愣了愣打了个哈哈ꓹ “呵呵ꓹ 我不是说你!”
聂新永并没有埋怨吴良,他甚至认为吴良说的都对ꓹ 尤其是他刚才的提议除了网购业务都是他这几天呕心沥血的杰作。
要知道,他的这些想法可是两年前都想付诸实施的,一直拖到了今天。
吴良全盘接受了,他还有什么抱怨的地方,最主要的,这样才能证明他这个曾经的董事长并非浪得虚名。
两个人说了个大概,又请公司领导班子讨论了业务层面的可能性。
得益于湘火巨火花塞研究院深厚的专业知识,他们也认为德尔福的技术是最顶尖的,合作过就有发言权,总之,经营上,吴良这个新来的董事长并没有想着要在湘火巨上吸血。
一心做事,自然得到李贵洋的认同,在股东大会前一天的董事会上,这个平时不怎么说话的老先生,直接掏出来一份资料递了过去,“吴董一心为企业的发展,我这个老头子很是感动,只是现有的管理层在技术上还是稍显薄弱了些,我认为大力提拔年轻技术干部,把他们放在更适合的岗位上去。”
吴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李贵洋,没有过多的迟疑,直接将资料拿过来,展开仔细看,的确是一份名单。
他之前也有过预料,既然让李贵洋和程光云进入董事会,并担任执行董事,意思自然很明确。
萌娘多嬌
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是有资格向董事会提名各个副总,上董事会进行决议的。
如果李贵洋没有这个心,那才是不称职的体现。
资料第一页是明细,下面是几份履历,罗列了每一位副总经理的任职经历以及突出贡献,大多都是科班出身,有过基层经验,九十年代能够考上大学的这些的技术人员,经过十来年的历练,是有这份能力和资历进入经营班子的。
吴良看完又将名单还了回去,笑着对李贵洋说,“李总,说说吧,你是怎么考虑的?”
李贵洋看了眼聂新永,直截了当的陈述自己的理由,“九七年新省得隆进入公司控股,资产置换而职工未进行身份置换。
根据湘省和建宁市的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企业进行改制时,需先拿出企业改制方案,再由企业职工代表大会讨论表决通过方可实施。
零三年,公司拿出方案《建宁市2003年破产企业方案文件》给职工讨论,引起全厂职工的强烈反对。
10月中旬,公司管理出示公告,因职工强烈反对改制一事否决并停止。
然而,职工‘同意改制,反对不公’的行为遭到公司管理层的扼杀,在2003年的一年时间中,中高层领导干部多次威胁、恐吓、逼迫职工,不签订新的劳动合同就予以开除工作,为了养家糊口,在家庭经济压力下部分职工违心置换了身份。
长此以往,职工的心思全都麻木了,再想换回都成了问题。
吴董入主湘火巨,首先就提出身份置换的事情,自掏腰包做这件事情,我个人是十分感激的,也看到了吴董的决心,所以,就斗胆在会议上提出新的领导班子成员,希望董事会能够慎重考虑。
我的理由也很简单,前之因,后之果,我认为现有的管理层已经不能支撑起湘火巨的发展,人心散了,队伍真的就不好带了啊。”
李贵洋的一席话,说的聂新永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而且赶在这么个时间节点上,他也很为难。
零三年,建宁市出台的这份文件的目的,很大程度上就是让湘火巨尽快完成身份置换的工作,然而,得隆也就是这个时候资金已经出现问题,虽然还没全面火暴发,但是资金上真的捉襟见肘。
上边一声命令,他还得接着去执行,明里暗里采取了一些极为不光彩的手段,现有的管理层相当于利益既得体,为他摇旗呐喊也实属正常——中年男人的身不由己,为了老婆孩子违着心也得去做啊。
这也造成了经营层和职工之间的矛盾逐渐激烈起来。
若是任由事态发展下去,或许有一天,企业会彻底停转也真的不是没可能。
聂新永看得很透,但是,无能为力。
吴良愿意花钱解决这个问题,对他来说也算是好事,唯一难接受的地方就在于,李贵洋这个创始人赤衤果衤果的提出来,要将自己的人撵走,换成他的人。
诚然,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本没有错,但是,当面被这样数落,他还真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了,他忍不住就想反驳几句。
吴良却是知道,这个时候,他出面于事无补,而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胳膊,轻声的笑了起来,“贵洋总,历史问题我们不能回避,去年湘火巨其实已经显露出资金窘迫的局面,聂董有心无力,我们也是知道的。”
这算是为聂新永脸上贴金,李贵洋笑笑,侧耳倾听吴良继续在那里掰扯。
吴良这句话算是定调子,在他看来,他已经决定拿出大笔资金解决公司的隐患,自然是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而且,聂新永还要在湘火巨继续任职,面上的事情还得妥善的解决,否则,他和李贵洋、程光云面和心不和,他也不放心将湘火巨交给他们不是。
在股东大会的前夕,身份置换的事情更为敏感,吴良更不想闹得全国沸沸扬扬的,从而影响湘火巨的股票走势进而影响到后续的融资计划,争取李贵洋和程光云的支持就显得极为关键。
灌籃之高
所以,吴良很坦然的表示,“不管怎么说,新的身份置换方案也出台了,大家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异议,以前的事情是该划上句号了。这份新的领导班子,个人意见,公会主蓆必须兼任,生产采购合并,一个副总就行,其余我没有意见,大家也可以议一下。”
董事会成员当中,聂新永算是对人员比较熟悉的,不过,让他点头他面子上也有些磨不开。
還珠格格第二部之浪跡天涯
吴良左右看看,新任董事当中,朗昆雨也提前介入了,只不过也是通过个人资料了解了一些,谈不上有多深刻的认识,也没有站出来反对。
大家都没有别的意见,吴良看向李贵洋,李贵洋沉吟片刻,苦笑一声,“吴董这一下子就减少两个副总的设置,我这也是压力山大啊!”
吴良笑笑,又将聂新永的话抛了出来,“聂董以前对陕重氵气和法斯特的提议我看就很好,只投资不管具体经营,年底拿利润来说话,我看就很好,对于我个人来说,湘火巨也是一样。”
今夜難為情 舒沐梓
李贵洋笑着点点头。
同样,程光云也拿出来一份名单,递了过来。
吴良呵呵一笑,“哟,都有准备啊!”
程光云讪讪的解释,“大家都看得出来,吴董对于企业的发展极为关心,我这个火花塞的总经理再不拿出点真材实料,恐怕位子也坐不稳当了。”
这大实话听的连李贵洋都是翻了一阵白眼。
吴良也是笑嘻嘻的指了指他,“能考虑自己的位子,这天经地义,只要心系企业,什么都好说。”
这份名单,依旧看的吴良一头雾水,但是,还是那句话,全盘赞同不妥,全部反对也不现实,吴良依葫芦画瓢,还是那个建议,生产采购合并,公会主蓆兼职,另外在生产副总的人选上,吴良提了自己的人,“生产线的曲涧磊主任,能力强,也懂技术,我看,他当个副总经理应该绰绰有余吧?”
程光云显然对于吴良冷不丁的抛出这么个人选有些措手不及,犹豫片刻,又见李贵洋默不作声,咬着牙答应,“吴董想必也考察过曲主任了,我没意见。”
吴良点点头表示,“今后,湘火巨也应该订个规矩,没有车间主任和科长任职经历的副总不予考虑。”
李斌闻言附和道,“吴董说的是啊,车间基本上就是个小公司了,能够将车间管理的好,各方面的综合素质都应该不错,职能部门的经历锻炼的是各个部门的协调能力,有这两项,当个副总没问题。”
李斌的突然发声,算是刷了一下存在感,和湘火巨这边截然不同的是,在洛柴那边,吴良交权交的更为彻底,除了给洛柴定下来升功率的指标之外,对于其余并没有做过多的干涉。
朗昆雨愿意折腾掉两个副总,换来的是经营层总的薪酬不变,相当于变相的提高了个人待遇,李斌有感而发,朗昆雨自然是表示支持的,“没错,生产制造业的特点决定了技术干部更能适应企业的发展,否则,说句专业词语,自己都搞不懂,如何去带领队伍呢。”
黯夜巡遊者 thaty
不管怎么说,董事会上的气氛还算融洽,李斌和朗昆雨也在熟悉这边的工作,尤其是刘南风,不停的在提六字口诀,“收毛净,销管财”。
对应的是收入、毛利、净利,以及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以及财务费用,每一项都计算的很清楚,指标一列,就按照这个来,销量增长,相关的费用随之变化等等,这无形得压力自然而然的清晰的传递给了两个经营班子。
接下来的时间,吴良挨个和新的经营谈话,了解他们对于公司发展的意见和建议等等。
只不过,当一脸懵哔样的曲涧磊见到吴良的时候,脸色顿时就精彩了许多,“小张?吴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