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t51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第八十九章 教後輩做人分享-ldbq5

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
小說推薦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
那一瞬,陆沨感到整条手臂突然僵直,如触电般麻痹!
陆沨看看四散不见的黑雾,看一眼自己的手,微有些惊讶。
看来这曹运确实有点本事。
至今为止,没有任何能挣脱他这种黑色“巫咒”的控制。
萌寶來襲 小小蟲兒
说实话,他真搞不明白这是什么物质,从哪来的。
虽然得到巫鼎集内全部传承,但确实没仔细研究过。
至今为止,每一次出招都是跟随本能。
好像心中有某种念头,通达至心,就自然而然地施放出这些黑色的粘稠气雾……
一切,好像只跟随着他的本心。
他原本是想,这几天抽空研究研究这些封建迷信,奈何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加上兰洛薇又要跟他闹离婚,他一时焦躁,又给这事彻底忘了。
眼下,比陆沨更惊讶的是乌图朵。
她美眸睁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看向陆沨:他居然失手了?明明父亲和乌坤都挣脱不开他的“缚魂术”!
这曹运有那么强吗!
乌图朵俏脸有些急躁,“你怎么回事!都得到《巫……,得到了先祖传承,竟然打不过这个坏老头!”
魂鎖典獄長 寡人未婚
陆沨也是有些尴尬,他挠挠脸,“怎么说话的,还没正式开打怎么就打不过,你别能涨他人威风啊……”
乌图朵气得握拳,“你还好意思说!缚魂术是乌氏一脉的独门绝学,在修行界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异能!居然随随便便被这个老头解除控制,丢脸死了!”
“咳……别急,我刚刚只是控制了他的手,又不是全身。”
陆沨心虚说完,再一回想,刚才确实是情急之下,单纯只想阻止曹运那一掌。
乌图朵红唇紧抿,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狡辩!你赶紧用那晚杀乌坤的方法,控制住他,我要好好教这个嚣张的老头做人!”
陆沨听后无奈:所以,这女人就这么轻易说出了姜丽守护的秘密么。
不过……
陆沨想了想那晚的情形,乌坤是被他用巫咒抓住心脏提在半空,然后乌图朵补刀。
等会儿,这丫头的教做人,不会是杀人吧。
陆沨好心提醒她道:“你难道想要他的命?你爸能同意么?”
一旁,曹运修行多年,心态稳健,这几年来风风雨雨走过,无论受到对手挑唆,还是挑衅,根本不会往心里去。
然而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肺,被眼前这两个后生气到肺疼!
曹运勃然大怒,“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音落之后,曹运蓄积全身灵力,集中于掌心——
正要打向陆沨,他心头忽觉冒出一丝异样,依稀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忘了。
等等!
刚才,乌图朵好像对他说“用那晚杀死乌坤的方法”……?
曹运瞳孔一震。
难道,眼前这个小白脸,就是那晚,真正杀了乌坤的人……!?
“是你杀了乌坤!?”
曹运不可置信,杀了“地”字级高修的,居然是这个小白脸!
进入战斗准备的陆沨属实无奈,这老头果然是上了年纪,居然刚反应过来……
陆沨也没多说,大大方方点头,“嗯啊,就算是我杀的吧。”
曹运眉心紧拧,结合姜丽所言,他推测出那晚应是陆沨先将乌坤控制住,然后乌图朵将其斩杀。
这确实说得通了,否则那日他怎么有资格出现在乌乾的病房……
原来是这小白脸救下了乌乾,让乌家度过危机。
曹运此刻终于冷静下来,他面色凝重地打量陆沨,估算自己与他的实力差距。
曹运和乌坤都是“地”字级别,但实力并不完全相等。
“天、地、玄、黄”四个级别,是在华夏登记在册的修者的官方纪录。
但是曹家内部,对这批修者,有更详细的实力划分。
“天地玄黄”同一级别中,又细分为“甲乙丙”三个序列。
比如“地”字级中,最高是“地甲”,其次为“地乙”,最后为“地丙”。
加起来,一共有十二个序列。
但曹家只统计到第十个序列,因为“黄乙”和“黄丙”序列,根本不入曹家的眼。
曹运知道,乌坤的序列为“地丙”,而他是“地乙”。
能杀死乌坤,说明这个陆沨的实力,可能跟他相近。
因此,曹运看陆沨的眼神,终于谨慎起来。
神雕戰
曹运冷笑一声,“怪不得当日乌少主原本拒绝来参加宴会,结果今天又来了,想必是乌家主的意思吧。”
乌图朵听明白了曹运的话,更是不藏着掖着,“对,就是你想的那样,我爸,怀疑曹家和乌坤联手,想覆灭乌家,让我带着帮手来找找证据,果然不出他所料!”
乌图朵看一眼陆沨,对曹运咬牙切齿道:“那晚要不是他在,还真是险些被你们一锅端了。”
陆沨汗颜啊,她爸不是说让暗中调查搜集证据吗?这是彻底跟乌家撕破脸了?
唉,果然是要干架的节奏啊。
从他刚才感知到的强大灵力释放来看,眼前老头的实力,明显高于乌乾和乌坤的。
于是陆沨正色起来,凝足心神,准备迎战!
“小兄弟真是年轻有为啊。”曹运笑着看向陆沨。
陆沨:???
……什么情况?
怎么跟他想的不一样?之前不是还叫他小白脸,这就“小兄弟”起来了?
仙女奇緣 欣心
全球之英雄聯
真的是……谜一般的操作。
乌图朵更是被曹运比翻书还快的笑脸弄懵了,曹运这坏老头在闹什么东西!
曹运正色看向陆沨,微笑道:“小兄弟年纪轻轻,就有‘地’字级的实力,却效力于第二世家,未免埋没了。曹家,乃华夏修行界第一世家,我家少主一心想寻到你,也正是为了招揽你这等稀世人才,为华夏效力!”
陆沨惊了,握艹,这人讲话也太假了吧,假的跟乌老狐狸有得一拼!
乌图朵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虚伪,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
三國之召喚時代
陆沨笑道:“招揽我?可以啊,只要你能打的赢我。”
说完,他做了几个扩胸运动,掰了掰手指关节,咔咔一连串响声。
曹运见此,皮笑肉不笑道:“应该的,确实应该让你们这些小辈,开开眼。”
话落,曹运面色一凝,两只硕大手掌心朝上,运足了十成十的灵力!
屋内,一时间,寒气四溢!
与此同时,陆沨感到脚下微麻,整个房间,竟开始微微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