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1cv6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第1975章來人上茶,來人上肉推薦-e36rp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跟着骠骑兵卒前行导引,陈群跟随在后,绕过一处树林,然后眼前豁然开朗,沿着一道曲廊,复行数折,才走入一片规模不大的园苑之中。
此处是长安南城的一处别院,行入此中之后,陈群不由得一愣,他这几日在长安城中也来来往往大略走了走,却没有发现这里竟然是别有洞天,在这样的一个大都市之中,竟然还能闹中取静,有这样一处的田园别院。
长安的房价么,陈群也略有耳闻,所以这里必然不可能是郭嘉个人的财力所能购买的,必然就是骠骑将军的一处别院。
陈群垂下眼眸,似乎以此来遮蔽其心中泛起的一丝想法……
骠骑将军的护卫将其引入别院之中,前面不远处就可以看见一人坐在厅堂之中,正是许久不见的郭嘉郭奉孝。
郭嘉穿着一身半旧不新衣装,懒洋洋的半坐半躺。
斐潜的婚礼么,郭嘉干脆没有参加,没参加的理由也是非常的简单,这一点,陈群自然也是知道。
精神主宰 愛之
但是陈群所不知道的,依旧还是很多……
郭嘉缓缓的抬头,看见了陈群,视线上下游弋着,似乎是在认真的端详着陈群,又或是在想着一些什么,一时间没有立刻开口招呼陈群。
陈群上前一步,拱手笑道:『见过祭酒……知祭酒新领西京考正事,别来有见,果然风采更盛,让人心生羡慕……』
郭嘉仰头哈哈一笑,然后指了指身侧,『既是故人来,便容某失礼了……且坐,且坐……』
陈群谢过,然后端端正正的在一旁坐下,和形态懒散的郭嘉倒是完全不一样。
『今祭酒居京ꓹ 此处甚美,可称大焉……』陈群缓缓的说道ꓹ 笑容温和,似乎就是简单聊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郭嘉嘿然ꓹ 然后摇头说道:『长文欲害某乎?』
陈群拱手说道:『在下不敢。』
郭嘉笑了笑,摆摆手说道:『亦或恃此而不恐乎?』
陈群默然ꓹ 片刻之后说道:『此非祭酒所欲乎?』
郭嘉忽然拍了拍手,说道:『来人ꓹ 上茶!』
陈群一愣ꓹ 然后举目四顾,然后又吸了吸鼻子,眼珠转动了两下,然后看着郭嘉。
郭嘉也看着陈群。
仆从往来,将小火炉摆在堂前,然后烧水泡茶。一直到了茶泡好了,端上来到二人桌案之前ꓹ 仆从再次退下之后,郭嘉和陈群都没有说话。
许多人对于后世教育之中的阅读理解往往带有偏见ꓹ 认为语文书当中的那些所谓『阅读片段』的答案都是依照某个标准制定出来的ꓹ 并非是原本作者的想法ꓹ 这么说ꓹ 其实也有一定道理,但是这些人没有更加深入的去想一想ꓹ 为什么要这么理解ꓹ 或者说ꓹ 为什么这个答案才是可以获取分数的标准答案?
政治,是人类阶级产生之后必然出现的问题ꓹ 而政治之中,很多事情不可能,也永远不会说得十分清楚明白,让一个不具备『阅读理解』能力的人都能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或是什么有利什么有弊,就像时候即便是到了后世,将一本法律原本摆在面前随时翻看,也未必有人能读懂其中的奥妙来。
居京而大美,这是『郑伯克段于鄢』。
欲害而直言,这就是『楚国白公之乱』。
陈群说不敢,郭嘉却说不恐,是在说『展喜犒齐师』。
九死成聖
至于后面的,就是更加简单直白了,想必那些天天叫嚣着水来水去的,一定是清楚明白了……
郭嘉和陈群的关系么,并不是十分好。或者说,两个人是不同的阶级,陈群颍川陈氏大家出身,而郭嘉虽说也是颍川郭氏子弟,但郭嘉是旁支寒门。所以在一定的程度上,陈群看不起郭嘉,郭嘉也看不起陈群。
有人说陈群和荀彧很相似,陈群就是荀彧的简化版,或者说副手的样子,所以陈群在曹氏集团当中就属于可有可无的角色,但是实际上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一定没有什么政治经验。一把手确实是很重要,众人的目光也会大都集中在南波湾的身上,但是二把手就可以忽略么?副县长就不是县长,副总经理就不是总经理?级别在那边,职位在那里,若是随便忽略副职,想必很容易就被副职搞得欲仙欲死。
更何况大多数时候,还是副职在主抓具体事项工程,而正职主要还是抓人事权和财务权,并不负责具体的那些事务。
就像是陈群,虽说考正制度是荀彧为主,陈群为辅提出来的,但是主要负责具体事项的一些细节的,依旧是陈群而不是荀彧。
在经过了一番试探之后,郭嘉和陈群都对于当下的情况有了一些的了解。
『西京考正,陛下既然恩用,嘉亦不敢谢辞。若言大美,何人可及骠骑?即是长文亦丽音声声,享誉冀豫,可谓清贵,嘉有所不及也。』郭嘉放下茶碗,缓缓说道。
陈群拱手说道:『春华秋实,原是一枝。抛开身外杂情不论,奉孝兄自然仍是颍川故人。正所谓跬步积行,不忘来路。在下才浅智拙,人情愚钝,待人待事多有不周,纵得薄誉,夸不属实,真是惭愧。』
郭嘉听到这话,又是一笑。『长文往来自在,某则困于长安,虽说眼耳犹在,然则与盲无异,如今见得故人,重逢忆昨,一时抱怨,还请长文见谅。』
陈群低头,微微叹息一声,然后说道:『长安左近,不知何处繁华,可求一观?』
郭嘉微微颔首说道:『不知长文可去过青龙寺?』郭嘉在说青龙寺的时候,脸上表情很奇怪……
陈群目光微动,说道:『尚未得暇。』这倒也不是托词,这些时间陈群都在长安城内转悠,还真没出城去什么其他地方。
首長大人,嬌妻來襲
郭嘉扬首而道:『如今早春已至,万物勃发,龙首原上,当盛景也……』
陈群点头说道:『群铭记于心,当往一观。』
郭嘉也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是低头缓缓的喝茶。
陈群目光落在郭嘉脸上,忽然发现郭嘉两鬓似乎多了一些白发出来,脸上虽说比在颍川的时候显得红润了一些,但是眉眼之间却是隐隐有些落寞。当然,这也是陈群一开始的时候觉得郭嘉过得生活不错的原因,毕竟脸上的红润比较容易发现,而眼眸深处的东西却不是一两眼就能看得出来的。
整体来说,郭嘉似乎比在颍川许县之时要显得健康了一点,但是失去了在颍川的那种锐气,就像是一把被磨钝了的长剑,昏暗无光。
两个人默默又坐了片刻,最后便什么都没有说。陈群起身表示告辞,郭嘉也没有远送的意思,只是站在厅堂之前,目送陈群离开。
郭嘉转身回到了厅堂之内,坐了下来,许久都没有动一下,最后,缓缓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整个人就躺倒在了厅堂木板之上,就像是方才的那一口气是维持皮囊之态的气息一般,吐出来了便维持不住原本的形态了。
如果一个妙龄女子,被一群强盗抢走了,现在有机会重新接回去,请问,这个女子的家庭当中的人,是会怎样做?
请注意,应该怎么做,和,实际怎么做,其中的间隔,绝不只是两个符号一个字而已。
当然,说斐潜是强盗有些过分,毕竟斐潜有给郭嘉相应的职位,俸禄,甚至是住所奴仆等等,应该更像是一家公司,用职位薪水公司公寓等等,然后换取了郭嘉郭奉孝同学的肉体长时间驻留在公司左近,甚至下班之后也必须在岗,不能轻易离开……
有些像是996,甚至007,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况,『这个女子』,亦或是『这个女子的家人』又会有什么想法,是会怎样做?
应该怎么做,和,实际怎么做?
有人或许会说,一个是没有报酬一个是有报酬,但是如果是山寨头子说给『山寨夫人之位』呢?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甚至还可以给银钱,派人送回家同时还表示,未来山寨招安,然后多少也是有股份的,一品夫人不好说,七品夫人倒是很有可能……
或许又有人说一个限制自由一个不限制,那么『山寨夫人』在山寨之中也是不限制活动的啊?而且也没有什么加班的概念,更不需要时不时半夜要开什么零点行动动员大会什么的?
那么剩下的就或许说是一个自愿一个不愿了,所以那些996甚至007的,都是自愿自动自发的?就像是那个自愿降薪的那些人一样?
颍川是郭嘉的家,但是现在,郭嘉知道,他回不去了。
家里的人并不欢迎他。
小農民大明星 在鄉下
或者说,大多数人都不欢迎他。
毕竟,人走茶凉。酒越喝越热,茶越喝越冷。
这,也是郭嘉上茶而不上酒的其中一个原因。
在陈群拜访郭嘉的时候,诸葛亮也在庞统家中混吃混喝。
不得不说,庞统是一个对于美食充满了无限的热爱的人,是一个对于油脂有着相当高的追求标准的人,是一个脱离了低级的碳水化合物的人……
精美的西域银壶之中的蒲桃酒水,像是鲜红的血液一般,在空气中散发这香甜的气息,即便是没有后世的那种纯粹透明的玻璃杯,五彩斑斓的琉璃杯一样可以展现出其独特的魅力。
『这两天,就会有大概一百车的蒲桃酒水,进入关中……那个家伙,最喜欢的就是这种酒,你去的时候,别带什么其它的东西了,若是带上一壶……呵呵……』
庞统缓缓的说道,然后微微摇晃着琉璃杯。这个动作,是从骠骑将军斐潜那边学到的,据说可以让这种酒水变得更甘甜,但是同样也有一个摇晃的限度,若是超过了时限,反而不美。
这就非常的符合华夏中庸之道了。
庞统觉得,这个动作很有意思,所以他每一次喝蒲桃酒,都会这么干,甚至愿意展现给诸葛亮,让小伙伴也一起学习掌握这个技能。
可是诸葛亮觉得这个动作并不是十分的雅观,像是一个酗酒之徒,在盯着酒水垂涎一般,所以诸葛亮只是将酒杯放置在桌案上,并没有按照庞统所说的来做。
庞统也不介意。
当年在鹿山之下的时候,诸葛亮也就是这个鸟样子,年龄小小却十分有主见,并且不轻易的改变自己的想法。
『所以……这一次来,只是看看?』庞统抿了一口酒水,然后说道。
诸葛亮点了点头。
庞统摇了摇头,『可惜了……』
帝薔
诸葛亮眼眸从下往上扫了庞统一眼,说道:『若是亮久留于此,荆州又待如何?』
鋼鐵蘇聯
『刘景升真的撑不住了?』庞统问道,『怕不是故弄玄虚罢?上一次好像就是刘景升自己搞出来的动静?』
诸葛亮点头,然后饮酒,却感觉蒲桃酒水当中微微发涩,确实有些难以描述的甘甜,但是似乎也并不比上等的黍米粟米等酒水更好一些。
痞女無敵:娘子,你好壞!
『这就有些难办了……』庞统微微皱眉。
其实很早的时候庞统也和斐潜商议过关于荆州的问题,对于这个中原旋转门户,在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属于一个易攻难守的区域,即便是拿下了荆州,也会使得曹操的警觉性大幅度提升,甚至有可能会联合江东……
因为现在斐潜和曹操多少还隔着些墙,隔着个门,纵然曹操知道斐潜就在隔壁搞事,但是毕竟还多少有些间隔,若是斐潜拥有了襄阳,那么随时随地,只需要两天的时间就可以用骑兵直扑许县,这几乎就等同于老曹同学连小衣都没得穿,直接暴露在外,虽然通风透气,但是也容易着凉嗝屁。
二道販子的崛起
正说话间,回廊之上有些人影晃动,庞统顿时鼻子动了动,便先将烦恼抛到一边,拍手说道:『哈哈,人未至,香先到了!』
这也是斐潜魔改过的西餐……
總裁,請忍耐
或者说是石板烧。
很早的时候,人类就发明了在石板上烤制食物的方式,或者说石板其实是锅的前身,后来有了锅釜之后,自然去用野外的石板就少了,但是当下斐潜又重新再关中掀起了一阵关于石板烧的风潮。
仆从两两而至,并没有直接进入堂中,而是在堂外稍微停留了一下,这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距离,既不会让油烟喷溅到贵人身上,又能让贵人直接的看到听到闻到食物相关信息,
一名庖丁上前,先是向庞统和诸葛亮行礼,然后掀开盖在石板上的黄铜盖,先是撒了一些香料粉末,然后注入蒸馏过高度酒,最后点燃,瞬间一阵火焰在滋啦滋啦的声响之中升腾而起,使得石板上的一整块的厚牛肉的表面颜色迅速的发生着变化。
火焰使得酒香和香料的味道,和牛肉脂肪香味混合在了一处,而且迅速燃烧和挥发的酒精,也不至于让人感觉油腻,反而是更刺激了人的口鼻,不知不觉之中就分泌出了唾液出来。
根据个人的喜好,庖丁微调着烹饪的时间。庞统喜欢半熟再过一点,大概六分左右的,而诸葛亮显然是之前没怎么吃这种,所以七八分熟相对来说更容易接受一些。因此先上了给庞统,然后再上给诸葛亮,也正好完美的对应了各自的牛肉烹饪程度。
整个厅堂之中,顿时之间就是充斥着浓郁的香味,这种香味,在某种方面来说,也是财富的味道。从铜盖到牛肉,从香料到烈酒,从这个菜肴诞生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不是普通百姓吃的菜系了。
『要趁热!』
庞统只来得及讲出这三个字,然后就割取了一大块牛肉填进了口中,再晚一些,怕是口水都流出来了。
微微焦化的表皮,内部依旧细嫩的肉质,咀嚼之时迸发出来之汁水,牛肉原始的味道融合了油脂香味,酒香,以及香料,这种复合且难以描述的混合味道在舌头味蕾上迸发出来的时候,顿时唤醒了潜藏在体内的每一条的DNA,欢呼雀跃着表示这是上佳的养料来源。
诸葛亮微微闭眼咀嚼着,然后点头,『确实不错。』
庞统哈哈笑着,对于诸葛亮的认同有着一种简单的快乐,就像是分享了一个好东西给小伙伴,小伙伴也很喜欢,这就足以满足和快乐了。
人虽说是杂食动物,但是很多,或者说大多数的人都喜欢吃肉,至少大多数的小孩在年龄小的时候都是如此,直至因为某些事情,或者某些原因之下开始不吃肉。肉食之中的油脂带来的饱腹感,和完全没有油脂,纯粹碳水化合物带来涨肚感,完全不同。
而要吃肉,就必须必一般的人要更加强大,否则不仅是没肉吃,还有可能被吃。
『汝之意……嗯,反正差不多罢,想要什么?』肉块虽然大,但是也有吃完的时候,等待仆从将餐具什么的都撤下去之后,庞统说道,『你们大概也是有了统一得意见了罢?』
诸葛亮微微点头。
庞统却摇了摇头,『这不好。』
诸葛亮看着庞统,『所以我没有去找骠骑,先来找你……』
庞统沉默着,然后托着肉肉的下巴,说道:『你看方才的肉,就只有牛肉,若是我觉得羊肉也不错,加一块,豚肉好像也好,再加,然后再加上鸡鸭什么的,即便依旧是原来的烹饪手法,这味道,就不一样了啊……而且肉多了,火候就难以掌控,或许有些焦了,或许有些还没熟……』
诸葛亮点头说道:『确实如此。可是如果说要等着全都熟了,怕是有一部分就会被其他人给先拿走吃了……』
重生一一王者歸來 長生門
庞统冷笑道:『吃了也要给我吐出来……』
『吃下去的,就必然不愿意吐出来了。自然又是要动手。』诸葛亮说道,『既然如此,何不早些动手,何必之后更增麻烦?』
庞统歪着头,想了想,说道:『看来,你还是没看明白……』
诸葛亮微微皱眉,说道:『我看明白了。莲生水中,虽说卓然而立,然根却是在泥中啊,若是无根,岂不是如同浮萍一般?』
庞统忽然一笑,『错了。你错了。看错了。』
诸葛亮愣了一下。
『这看起来像是莲萍,但是实际上是牛马!』庞统哈哈笑着,然后拍着桌案,『想不到你个孔明,也有看错的时候!哈哈,哈哈哈!』
诸葛亮看起来似乎依旧沉稳,但是眉眼当中却忍不住跳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