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lq5好看的都市言情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愛下-第519章:媳婦兒,我殺人了閲讀-2r8wc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苗科长,有件事,想要麻烦你一下。”
江凡看向车子内的薇薇,冲苗连道:“这孩子,是薇薇,是我班长的孩子。我班长在训练任务中,被海盗们围剿,从悬崖上摔落,在医院躺了将近一年,双腿截肢了。他醒来后,就发现自己的孩子被拐跑了。”
“我这才会从军队里请假出来,陪他回来找孩子。所以才会碰上这次事件。这孩子受了不少苦, 我班长也还在等着孩子回家。我希望你能帮我将孩子送回去。但不要告诉我班长我这边的情况,就说部队有紧急任务,让我回去了。”
苗连欣慰的道:“真是有个情义的孩子。你跟小庄一样,都是一个好孩子!好,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另外,这边,我也会通知狼牙那边。这次事件比较大,军方也必须要派出调查组,对你这次的行为进行调查。你得做好心里准备。”
“我知道,谢谢。”
江凡点了点头,“我想申请现在打个电话,可以吗?”
“当然。这是你的权利。”
苗连点头,让人将手机还给江凡。
江凡道了声谢,走到一边,直接拨打了红隼的电话。
这边的事,之前他不敢告诉红薯,就是怕这女人会阻拦自己。
反正做也做了,他也不能回头,只能打算先做完,再告诉她了。
现在打电话给她,也是让她做好心理准备,自己这次,即便不用坐牢,只怕这兵,也当不成了。
“喂,这大清早,你这家伙,还让不让我睡觉了?”
电话那头,传来红隼那嗫嚅柔弱的声音,听得江凡一阵心痒痒。
“媳妇儿,我杀人了。”
江凡说道。
“你杀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又不是第一天杀……”
乏困嗫嚅的话还没说完,红隼双眼猛然睁大,“你是说……你杀人了?国内,还是国外?”
“国内杀了九个,废了几十个。国外杀了一百多个,废了两个。”江凡老实回答。
“什么任务?”
红隼语气已经变得有些凝重。
“不是任务。我一时激动加冲动但不后悔的杀的。”
江凡说道。
“话给老娘一次性说完。不然信不信我踢你踢到怀疑人生?”
红隼被江凡的卖官司给惹恼了,直接开喷。
江凡苦笑,也懒得再跟红隼开玩笑,直接跟他讲了事情的经过。
“进入警局,不管是谁问你,什么都不要说。我会尽快过去!”
说完,红隼直接挂了电话。
那语气,显然,也是有些凝重。
江凡苦笑,看来,自己这回,是真的有点在劫难逃了。
而在江凡跟红隼打电话的时候,另外一边,苗连也是打通了狗头老高的电话。
“我说老苗,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有事赶紧说啊,我这边训练任务紧呢。”
暖婚溺愛:邪少的心尖寵兒
狗头老高笑道。
“老高,我问你,你们狼牙是不是有一个叫江凡的特种兵?”
邪魅軍少的小逃妻
苗连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江凡?”
妹妹戀人 娓娓安
老高一怔,“你认识他?没错!我们狼牙之前的确是有一个叫江凡的,不过,半个月前被调走了。怎么了?”
“被调走了?调哪里去了?不是一名军人了?还是什么?”
苗连问道。
“怎么会不是军人,就是他想退伍,部队首长也不会同意啊。”
摳女難纏:美男求入幕
狗头老高说道:“你是不知道这小子有多厉害。还没进入我们狼牙,就在演习中,将我们狼牙的特种兵给吊打了。进入了之后,直接成为狼牙最强兵王,将狼牙的所有记录全部刷新了,是令狼牙所有人都望其项背的存在。至于他的战绩,我一时半会也跟你讲不明白。后来因为太强,自己被上面调走了,上了更高一级的特种部队。我想,那个部队是什么性质,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了吧?”
月影輕塵 掌中花
苗连眼里闪过一眯惊颤。
高中队说的那更加高级的秘密特种部队,他这个当了这么多年兵的人,自然知道。
龙隐!
传说中的王牌特种部队!
球狀閃電 劉慈欣
鳶尾琉璃之耽美情緣 泠魅
苗连没想到,江凡居然会是里面的人!
“不是,老苗,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小子了?这小子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不会是闹到你那里去了吧?”高中队问道。
深度密愛:總裁狠狠愛
“还真被你说对了,他的确闹到我这里来了。”
苗连苦笑道:“这小子,现在麻烦了。”
“怎么回事?快说清楚。”高中队语气一凝,快速问道。
苗连当即跟高中队说了一下江凡所做的事,
“这家伙,果然不能让他一闲,一闲下来,准要闹腾。”高中队无奈骂道。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做?”
高中队有些焦急的问道。
總裁的秘密情人 月牙兒
“我也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毕竟,他这次事件闹得有点大。如果他只是将人打晕,或者说是失手杀了人,这倒是没什么,这次事件,也能让他至少立一个一等功。可是,据警方这边检验,他是完全将这些人贩和毒贩都制服了的情况下, 再对他们继续进行虐待和残杀,这就已经构成犯罪了。”
“现在,上面已经安排了专项调查组,对这次事件进行处理。我刚刚也将他的身份报上去了。我想,军区里面的纪律调查部队,也会派人过来。到时候,应该会联合审查,再对江凡进行合理的惩罚和奖励。”
高中队沉声道:“老苗,按照你的经验,江凡这次,能抗得过去吗?有没有机会,将功补过,无罪释放?”
“不可能。”
老苗直接说道:“功是功,过是过。不管你立下多大的功,但只要犯罪,就必须要受到法律的严惩。老高,你也当这么多年兵了,应该知道,江凡这行为,违反的,不仅仅是社会法律,还严重违反了军队的军法。就是警方这边放过他,部队,也不会放过他。现在,最多只能争取从轻处理他了。”
“我明白。”
高中队叹息道:“我现在立即跟狼头汇报,问问他有没有很么办法吧。江凡那边,你也照顾一下,这孩子为这个国家和社会做出过太多贡献和牺牲了。我们不能让英雄以这种方式落幕!”
“我明白。我会的。”
苗连点头。
挂了电话之后,江凡也走了过来。
苗连冲江凡叹息道:“走吧,我先带你回局里休息。你也累了一天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