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igj超棒的言情小說 一雙布鞋 起點-一雙布鞋推薦-l5fyf

一雙布鞋
小說推薦一雙布鞋

血,顺着白皙的手臂滴落,在地上破碎,溅出破碎的殷红。
她微笑,青涟,我们终于不怕了,什么都不怕了。嘴角一抹血痕荡动,有一种诡异的妩媚。
我却退后,怕。她眼中的光灼人的闪。我瑟缩着退后,别过来,你,你是凶手!
她呆立,眼神忽黯淡,终退后,掩面而去。
姐姐……
一个梦而已,终不能忘却么?我睁眼,屋子里面漆漆一片。辗转再辗转。夜,太长。过往,终究要忘。
秀儿,你有黑眼圈了。夫人笑,总是睡不好么?有什么心愿,下次去庙里,也跟菩萨许一下吧。
夫人,我的心愿太大,菩萨不理的。我淡笑。
小丫头,有什么大心愿?夫人大笑,拍我的头。我低头顺了一下。那年冬天,落雪,我穿单衣站在街角,瑟缩。不觉得冷,只觉得僵硬。满眼的殷红在雪光中晃眼,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只让我觉得空旷。她摸我的头,微笑。小丫头,真可怜。手的温暖传过来,从额头蔓延到脚跟。于是我跟她走,做她的小丫头。
小小孩子,少言寡语的,什么心事儿放不下?夫人问,眼对着我的眼。心愿大就多做善事吧,菩萨会理的。
做……善事么?
想什么呢?端着杯子在这里站这么久?夫人笑,放这里吧,我渴了喝。去后面收拾一下东西,明天我们去庙里。
嗯。我应着,想,做善事,有用么?

屈服 心裳
笃,笃,笃……灯影曈曈,木鼓声声。
我跪在菩萨像前,机械的敲击。一万三千四,一万三千四百零一……
你在想什么?浑厚的声音从身后传出,可惜声音已经苍老,不复十年之前。老和尚老了。一只手搭上我的肩,我于是停下来,回头,木鱼声戛然而止。
你没有这样彻夜的敲已经有很多年了,有什么心事解不开么?和尚这样说,慈眉善目,一如十年前。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和尚叹了一口气,那时的口气意,一模一样:
小小年纪,何必跳崖呢?有什么心事解不开么?
曾经以为可以掩埋可以忘却的,却都渐渐的浮了上来,渐渐清晰,包括那殷红的淋漓,包括那扭曲的淫笑的脸,金属闪亮的光,尖锐。
我终于低下头去,不敢看老和尚的眼睛。没事,我说。
站起来,向后院走去,眼睛看着地。
等等。你怀里是什么?老和尚问。
……孽缘。我犹豫,终于说,长出一口气。
给我。他的语气坚定有力。斩断该斩断的,放下该放下的。孽缘也一样。
我给他,在怀中已捂的微热,一双鞋。喜鹊,梅花。
这是什么花样子?青涟稚嫩的声音甜脆。喜上眉梢呀。我也要绣,姐姐给我……人不能预计未来,当时的茜纱窗下,我们如何知道即将经历的,即将到来的?
菩萨知道。
可是菩萨什么也不说。
早点睡吧。老和尚看着我,叹了一口气。

秀儿。夫人叫。我一慌,手中的针却扎了手,疼。
艳艳的血滴下来,大滴的落在鞋面子上,耀眼。放下鞋应声,哎,夫人唤我什么事?
霸海情天
睡吧,怎么没日没夜地做鞋?上次我说的善事,你还记得呢?再说给和尚做鞋,这个……夫人走到近前,看看这鞋面子,一只鹊,半枝梅还在绣着。
喜鹊单飞,终是半只。夫人叹了一口气。
我笑了,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把过去缝到鞋底子里面,让念经的人踩,踩上千脚万脚,菩萨就该恕了吧。
那个和尚?
看到他总是想起一个人,一个不敢想,又不能忘的人。不过这句话,我没说。
夫人宠爱的摸摸我的发。早点睡吧。不是做了一双了么?
天寒了,单鞋不暖,做双棉鞋吧。我应着。
青涟,这鞋真漂亮,是你绣的么?醉醺醺的眼睛凑过来,口鼻喷了我一脸的酒气。
姑父,我退后,陪笑脸道。我做一只,姐姐做一只。
真好看,他说着,却不看鞋子,一双浊浊的眼睛盯着我的脸。
姑父,今天我去给姑妈上坟了,那侧面似乎应该修一修了。红湘的声音从门边传来,姑父愣住,回头。红湘眼神冷冷的,嘴角却在笑。还有对街的张叔问你前半个月的酒钱什么时候还?现在让你去找他呢。
三國經銷商 袍帶書生
哦哦,他咕哝着,声音在喉咙里面模糊不清。慢慢的转身向门外走去,脚步踉踉跄跄。
等等,红湘叫。从他手中抽出鞋面子,笑。我们还没绣完呢。
我一针一针的绣着,在白鞋面子上面就着血绣那梅,越发的娇艳。想起红湘用那把硕大的剪刀,一把一把把鞋面子绞的粉碎。
我的鞋,我还没有绣完呢。
红湘抱着我,笑,以后姐姐给你更好看的样子。他碰过的东西,以后你给我绞碎了。我看不见她的脸,只觉得发际洇湿了一片。我懂红湘,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可是那个时候,她在哪儿呢?
我一针针的绣,每一针都用力,扎透……灯光跳动,夜渐渐的沉寂下去。

她在廊内,我在院中。扫地。仿佛不知道其他的事情。我只是扫地。
她已经不记得我了,或者记得?那又如何?十年生死两茫茫,纵使相逢应不识。夜来幽梦,我会不会临她的窗?
姐姐。
如今见面,也只能互道一声“阿弥陀佛”了。师父,施主。于是擦肩而过,那是上次,再上次……
还是不点破吧,恶梦般的过往,我们都不知道了。
这次一进院子就看见她在廊中,又来干什么呢?师父好像在大笑,哈哈,声音绕着院子嗡嗡的响。我听见她低低的声音,似乎犹豫而尴尬。师父若无其事的笑,客套,合脚合脚。
我听见他踏踏的脚步声,苦笑。我又何苦,她又何苦?
院外的雪纷纷的落,我扫也扫不及。由他去吧。师父如是说。
海賊之海軍鬼神 不急躁愛海豹
她出来,低头默默的走,看到我的扫帚划过,才抬头。是你?给你的鞋怎么不穿?
多谢施主,只是……不合脚。
不可能。她嚅嚅,那日我看了你晾在后院的鞋,合着做的,怎会不合脚?
于是低头。冬天的雪好冷,我的鞋子残破,露出脚跟。
……
姐姐,你的脚跟上有朵梅花。
是胎记呀。
……
艳红的梅开在白雪上,娇媚欲滴,难遮难掩。
啊!她尖叫,脸色苍白。正如那日的混乱,我们的刀锋。姑夫的眼睛瞪得很大,扭曲成另外一种形状。我的白衣洇满了血迹,她的也一样。
她把刀子掷过来的时候,她喊杀人凶手的时候,她夺门而逃的时候。
她以为我死了的时候。
……
白色的雪光在眼睛中眩,我看世界一片绛红。
絕世盛寵,嫡女難求
她就在这绛红之中离去,上次我没有抓住,这次也一样。
我看青涟旋落,山崖很高。
师父说,由他去吧。
泪水洇洇,又十年了,我还是没有守住你。

很多年过去了,一个和尚在京城的道路上走,路过一个小院的时候,突然驻足,呆呆的望着。
大师果然好眼力啊。旁边的什么人搭话。
嗯?
这个院子跟别的不同呢,是个凶宅啊。
哦?
五十多年前,曾经有一个人带着两个女儿住这里,晚上进了盗贼,把一家人杀光了,从此就闹鬼呢。街上的人讲的绘声绘色。
不是,一个胖胖的女人也凑过来,听说是杀了大人,掳走了两个女孩儿呢。
好像是拐子拐了两个女孩儿逃到这里,结果被仇家追来杀了,两个女孩儿被抢走了吧?
听说是父亲疯了,杀了自己的两个女儿——
好像不是父亲吧?有人说是继父对两个女儿做了禽兽的事情,被两个女儿一起杀死了吧?
不对,是娇惯的女儿不孝,杀死了父亲,然后自己逃了……
听说是个寡妇啊,十年前还闹过,舌头那么长……
晚上乘凉的人们似乎一下子找到了话题,纷纷开始说这个“鬼宅”的事情。
和尚默默无语,脸上似乎也没有什么表情,缓缓的转身,慢慢的走向前去,渐行渐远,身后依然是那唧唧喳喳的讨论。
……
姐姐,这是什么花样子?
喜上眉梢呢。
姐姐,你的脚上有梅花。
那是胎记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