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9dq优美都市言情 皇兄萬歲-124.迴歸,以及大道內戰(1/1-4124字)熱推-s776h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晚饭时分。
谁也没多说什么。
苏妈妈给夏极多盛了几个菜圆子,让吃吃饱。
小苏竟然是准备好了羊肉汤,放在他面前。
論雷文成神的可行性 泥蛋黃
夏极喝着羊肉汤,小苏问怎么样,夏极只笑道:“肉切厚了。”
小苏:…
她堂堂九天玄女多久没做羊肉汤了?
她仔细想了想,忽然坦诚道:“白鹰得到的一个古代图腾,是我给他的。”
夏极道:“谢谢。”
小苏道:“你不怪我?”
夏极道:“我若怪你,怎么会坐在这儿吃饭呢?”
小苏道:“你真的要走吗?你的…世界可能已经凋零了,陷入了死寂与混乱之中,即便没有,也已经快结束了。
留下来吧…金母等了这无数年,才有了可能成为太阳之精的你。
你在这儿,亦可成就更高的道,也可以拥有真正渴求的东西。
这样不好吗?留下来吧…”
夏极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苏临玉忽然道:“雪这么大,明早再走吧?”
她就如一个真正关心着儿子的母亲,害怕儿子半夜离家,所以担心地说着话。
夏极还是微微摇了摇头。
妙妙看向他,“那多吃点。”
这是最后的晚餐。
饭后…
苏临玉居然还洗碗去了。
小苏抓着电脑,又跑到了房间里,噼里啪啦地开始打字。
一切都如寻常。
夏极看了一眼妙妙,道:“走了。”
妙妙沉默了下,柔声道:“我送你。”
她抓起门口的一把伞,率先走到了门口,换了一双雪地靴,就跑到了门外。
驚天絕寵,蠻妃獵冷王
夏极也跟着走了出来。
梯道很黑,似乎是感应灯坏了。
妙妙忽然从怀里取出一棵珠子,珠子散发幽幽光泽,隐约能见内里生着一棵蟠桃树。
她随手一递,那光亮的珠子就飞向了夏极。
“这是我送给道兄的礼物,就当留个纪念吧。
桃子快熟了,没几年就可以吃了。”
夏极知道这东西就是自己小小时候看到的神话故事里所说的“蟠桃树”,三千年开花,九千年结果,吃一颗桃子,就可以长生不死。
他小时候还对这棵树挺好奇的,没想到如今竟能与这树的主人产生这等的缘分,而且还能自己拥有一棵蟠桃树。
夏极想了想,抬手一翻,滚滚烈阳凝聚成珠…他正要递出ꓹ 却被妙妙用手挡了回去。
“我是太阴之精,不需要这个。”
夏极再想想ꓹ 自己还这没什么好东西能在拿出来。
他问:“你会受惩罚么?”
妙妙道:“我想大概不会。”
两人对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底楼。
昏黄的街灯里,飞雪如鹅毛。
两人并排站在雪里。
夏极忽然道:“真的她也是太阴之精ꓹ 但她和你不一样,没有这么温柔体贴ꓹ 但却很调皮,很古灵精怪ꓹ 像个精灵ꓹ 需要人照顾。但其实,她并不是如同表面看起来的这样。”
極品壞公子 紫水清
妙妙很感兴趣地道:“为什么呢?”
夏极道:“她五百年轮回一次,五百年就会失去一次所有的记忆…她曾经是反抗天道的最强者,独自一人抓着剑,就冲向了穹苍。也许正因为如此,天道将她化作了太阴。”
妙妙:……
重生:蛇蠍毒後 紅丸子
显然,这个世界的天道从不会这么残酷。
身为这个世界的太阴之精ꓹ 永远不会明白另一个宇宙、与自己有着对等身份的那个她,竟是活成了这副模样。
夏极道:“所以ꓹ 我必须回去。即便那个世界快要破灭了ꓹ 即便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ꓹ 但我立过大宏愿ꓹ 我一定要完成。我要走完这条道,哪怕这条道的终极是毁灭。”
妙妙挽了挽长发道:“我也了解过ꓹ 你们那个宇宙没有上古仙人ꓹ 所有存在都化作了怨灵黑潮ꓹ 成为了弥补天道、维持运转的养分…真是,一个寂寞、孤独、冰冷而又残酷的世界。”
夏极道:“这边呢?”
妙妙道:“修炼ꓹ 机缘,毅力,就可以踏步而上,直登九霄。”
夏极道:“真好。”
妙妙忽然笑道:“对了,我们宇宙就算这样好,还有不少想着逆天的人,不过…那些人都被送你们宇宙去了,听说大多都死的很不安详。”
夏极:!!!!
难怪遇到了那么多脑子不太好的神主神子,原来还有这么个由来?
这一方天道也是够皮的。
妙妙想了想,侧头看着这男人…实话说,她对这男人无论心性还是境界,都非常满意。
而如果这男人未曾堪破一切的话,就已经是她真正的夫君了,也是会陪着她在今后的永恒里一同修行的道侣。
所以,她明知不可能,却还是道了句:“要不,你留下来吧…等到你那边的宇宙衰败到一定程度了,不存在规则压制了,我们是可以过去的。
到时候,你以堂堂天帝身份登临那破败的世界,若想拯救什么,便可拯救什么。
即便再虚弱的灵魂,只要没有彻底的魂飞魄散,都可以用九千年的蟠桃救回来。
就算魂飞魄散了,只要收拢其中一丝魂魄,就可以以瑶池之水重新温养化生。
就算连魂魄都没了,只要还存一丝在世的因果,就能联合你我之力,将这人救回来。”
身为金母的她,是真的有些不舍。
伊斯坦布爾之戀 瑯邪·儼
夏极笑道:“若是真有那一天,你来找我…”
金母知道无法再劝,便是问了声:“我能知道你立的是什么宏愿么?”
夏极仰起头,他一步一踏,金母也随着他一步一踏,无形的大雪仿似化作了天梯,任由两人踏步而上。
而这般灰茫茫里的雪天里,即便有人仰望天穹,也不会见到在半空的两人…只会隐约看到两条被西风吹成的雪龙卷,昂首翱翔,直上天穹,蔚为大观。
幽幽之声响起:
“愿苍生如龙。”
“愿亡魂安息。”
金母问:“还有呢?”
夏极平静道:“愿此心光明。”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踏出了这颗蓝色的星球,而来到了黑暗的宇宙之中。
夏极境界固然依然停留在十境,但此时的他已经无法用境界来衡量了。
因为他周身存在了那一丝属于他自己的、永恒不变的道韵,有着太阳,有着黑潮,这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境界达到最高层次者可以企及的。
而此时的夏极,也是真正地达到了可以看到天道背影的程度了。
这就是进入同一个层面了。
然而,在这个宇宙里,夏极如果想要速度快些,怕是只有化出真形才行加速了,而他的真形无疑会对这个宇宙带来一场灾祸。
这也是金母来送他的原因。
此时两人已经踏出了蓝星所在的星系,站在无边无垠的苍凉星空之中,低头举目皆是黑暗的陨星、还有斑斓的星云。
宇宙的空间跨度极大,如果这般走下去,想要走到宇宙的尽头,那是需要花费很久时间的。
金母道:“道兄稍等。”
说罢,她抬手一挥,未几,遥远的星空便是远远出现了青色祥瑞。
起初如恒星般刺目,待到近处一看,却是三只羽翼遮蔽星球的青鸟。
翩翩而飞,风度不凡,飞行优雅,毛色鲜艳。
三青鸟之后,拉着一个华贵璀璨的白金色銮舆。
金母笑道:“道兄还是坐副驾驶吧?”
夏极知道她是说之前从残月生物科技去往长剑矶时的场景,便笑笑。
两人上了銮舆。
三鸟銮舆,瞬间腾飞,在空间里奇异地潜潜伏伏,这并不是以光速飞行,而是在虫洞里钻来钻来,速度可谓是快到了极致。
过了并不算太长的时间,三只青鸟停了下来,落定在一处没有任何星辰的地方。
武林幻傳
金母深深看了一眼夏极,柔声道:“再见了,道兄,前面的路,我送不了。”
夏极应了声,掀开车帘,只见这漆黑的宇宙边缘,
混沌之气正在往遥远的虚无世界飞快扩散,
但凡扩散之处,就会生出空间与时间,
而在这里,万物还未曾开始滋生,
即便最近的星球,或是陨石,距离此处也无比遥远,凡人就算以光速飞行,从生到死也未必能达到此处。
而他已经隐隐感觉到,有一位至高的存在正在这里等他。
宇宙边缘,一道缥缥缈缈、不可名状、无法理解、玄之又玄的影子正存在着。
夏极见过一次天道化身,自然知道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
他心有所感,领悟的那一丝道韵竟然随他一念而逸散出来,使得他也成为了一般缥缈、不可名状的影子。
两者的交谈,并不是人类可以想象的,但总归还是可以表述于信息的交流。
“我已经取得了我要的东西,你要去的地方正在凋零,你去了之后却也可以带来新的活力,制造出一线生机。
但一方天不容两方道,你去了,势必和那天道拼个你死我活,他在暗处,你在明处。
你不会理解后面的战斗方式,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只是为那天道送去苟延残喘的契机罢了。”
夏极道:“请教我。”
天眼神算 白蘿蔔
“你源于我,却成于彼,两方道能有如此大因果,实属罕见,这亦是善缘,我教你。”
那飘飘渺渺的身影,若一人盘膝而坐,身形不知多少光年,或者说已经无法用空间长度或是时间流动来形容祂的存在了。
夏极亦是盘膝坐下。
两者处于的宇宙边缘,正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在扩展着,灰蒙蒙的混沌气息压过虚无空间,带来时间和空间,也带来宇宙更大的面积。
但对于两者而言,这边缘却是静止的…
活寶仙妃 韶華
或者如果有人类观望者,又可以发现两者竟是随着宇宙一起在膨胀。
无法传递任何声音的宇宙边缘响起了一段信息:
“这战斗,就是斩因果。祂只需斩尽你在彼方宇宙的所有因,你就会因为没有了过去,而失败。”
“是回到过去,杀了我,抑或杀了我母亲,再或从一开始便不缔造我的意思吗?”
“祂只会去两个地方,第一,你诞生之初,第二,阿弥陀佛诞生之初。其他地方,祂去不了。”
“为何可以回到过去?”
“时空如长河,宇宙若行于这长河流之上的盒子,
盒子开启时,两边时间便是等同,
若是盒子关闭,那么盒子里的时间就可逆转,
重生破繭成蝶 千年書一桐
但对外而言,盒子依然在长河上流动,故而时间未曾改变。
然而,每一次关闭开启,都极其苛刻,都需宇宙本身能量已经几乎耗尽,如此才可以关,
且又有新的能量产生,如此才有了关的力。
我取了我要的东西,那宇宙能量自是已经几乎耗尽,
你的回归,又产生了新的能量。
所以,盒子可以关闭了。”
“为何不是回到其他时候的过去呢?”
“如今,你就是祂,祂就是你,你与祂共享宇宙躯体…
而若要回归回去,必须通过直接因果才能返回,
所以返回地点只有三个时间,第一,宇宙开天辟地之初,但这没有任何意义,剩下的便是你诞生,以及阿弥陀佛诞生之时了。
简而言之,你和祂一旦关闭宇宙,使得宇宙成为盒子宇宙,你与祂就会回到那两个时间点之初了,
这不是什么平行宇宙,而是彻底地改变过去,正因如此,盒子宇宙的产生才极度不可能。”
“那我与祂就在两个时间点,直接对杀吗?”
“有趣的是,你和祂会在仅有自身道韵的情况下,作为婴儿诞生。
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在那个因果点毁了祂,抑或祂毁了你。
两场战斗,一胜一败,便是你与祂都输,唯有两胜,才能融合对方,成为新的天道。”
那缥缈的道影,侃侃而谈,又说了许多。
夏极这才开始初步明白道之层面的厮杀。
两个不同宇宙之间,主要是规则。
同一宇宙之中,则主要是因果。
剖析规则,适应规则,才可进入对方世界,否则即便再强,也无法进入弱自己许多的宇宙。
而斩杀一个人过去的直接因,那么就是毁了这个人,毕竟存在与毁灭,都是在因果线上进行的。
两者已经聊到尽头。
夏极道了声:“多谢。”
那缥缈道影亦是微微回礼,算是道别了。
夏极再不犹豫,释放真身,滚滚黑潮,太阳于前,横亘于这宇宙边缘得混沌空间里…
紧接着,似是一股奇异的力量吸引着他,使得他顺着一条并不是空间、亦不是时间的轨迹,往前而去。
那是因果之轨迹。
傲神傳 螞蟻
轨迹的终点,就是他自己所在的宇宙了。
“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