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4ee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txt-第821章 絕非曇花一現-fmmxd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左无极不会轻视任何对手,更何况这对手是妖怪,全力以赴暴起一击,在触感通过扁杖传回自身的时候,左无极已经有相当把握击毙这个妖怪,但依然全神戒备,既戒备目前的对手也戒备周围。
直到对手死去并现出原形,左无极才缓缓收起扁杖,挽了一个杖花后“砰”地一下将之杵在身旁,眼神则看向老牛身旁的马妖,不说什么挑衅的话,就这么看着。
龍珠之超級宗師 啃魂
这一刻,左无极心中的想法很简单。
‘今天死则死矣,至少要杀个痛快!’
左无极此刻顾不上其他想法,只想自己求一个畅快,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对于周围的人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对于妖物自然是引发了满满的恶意,可对于周围的凡人,却隐隐在他们心中点燃了一把火,点燃了那一直被恐惧所压抑的,那种对于妖魔的愤怒,对于妖魔的恨意……
马妖看着那边被撞毁的板车位置,散落的瓜果还在滚动,那个妖怪却真的已经没了气息,凡人刀剑棍棒一击将妖怪打死其实是很荒谬的,但这会他心中怒意更甚。
“竟然敢杀我妖兵,还不快将他拨皮抽骨!”
马妖一声怒吼,原本也处于惊愕之中的另外五个妖兵立刻一起冲来,根本没有什么妖怪的骄傲。
左无极扁杖在手,如棍狂舞间带起一阵呼啸的风声。
“来多少是多少!”
心中对于所谓妖兵的能耐已经有了一定评判,左无极的扁杖在其手中化为一条游龙,扫、劈、点、挑、刺,棍法、枪法、刀法、剑法都信手拈来。
五个妖兵在左无极眼中根本毫无配合,竟然还会相互挡路,简直自寻死路。
挑飞一个再借着扁杖的柔韧性挡住一爪,扁杖被抓得弯曲如弓,却在左无极的武煞之下根本不断,反而将妖怪弹飞,然后再借着弹力单手为轴甩棍横扫,狠狠一击打在背后妖怪的头部。
“咣……”
妖怪的脑袋和脖子侧向偏移,整个身子凌空横飞出去,而下一刻,左无极双足踏地,扁杖借着反作用力回转正面,一个枪突已经到了刚刚那被弹飞并站起来的妖怪面前。
等妖怪看清眼前的时候ꓹ 占据视线所有范围的就只剩下了扁杖的前端。
“砰……”
这妖怪再次倒飞出去,砸在了另一辆板车上ꓹ 而这一次他起不来了。
这一刻,马妖忍不住就要暴起,但身形刚准备动却被老牛一把抓住ꓹ 更有老牛带着些许嘲讽的声音传来。
“嘿嘿,马兄ꓹ 区区一个耍棍棒的人畜吧还要围攻加上你亲自偷袭?岂不是让这些人畜看笑话?”
老牛毕竟是外人,马妖脸上一阵阴沉ꓹ 强忍住怒意才没有立刻出手。
首席老公的傲嬌妻
二次元之真理之門
而此刻ꓹ 左无极慢慢收回出枪的手势,持扁杖伫立战场中间,刚刚那一个妖兵也是最后一个,五个妖兵尽数死亡。
燕飞和陆乘风一直等待着出手的时机,但左无极一个人就全都搞定了那些妖兵,令他们两个做师父的也心中激荡不已,周围依然鸦雀无声ꓹ 陆乘风便直接大喝一声。
“好!杀得好!”
幻夢終結者
一向比较沉默矜持的燕飞也不由重击手掌出声以贺。
“无极,杀得好!”
他们刚刚做好了准备出手ꓹ 气血自然变得强盛起来ꓹ 既然本就已经被妖怪的注意力锁死ꓹ 那也不想再藏着了ꓹ 为自己徒儿喝彩的同时,也大大方方走了出来。
左无极同样心情激荡ꓹ 虽然表面上沉稳依旧ꓹ 但心跳速度已经快了好几倍ꓹ 手中的扁杖也攥得更紧。
看着之前那嚣张的强大妖怪,对方一双眼睛已经透出一股血红色ꓹ 恐怖的妖气犹如实质般升起,在天空凝结在周围窜动,好似那一片区域都陷入幽暗,种种令人心悸的气息不断弥漫而出。
看着眼前这对于自己来所也堪称可怕的一幕,知道对方已经恨急了他,左无极胸中却反而自有一股气概升起,口中猛然朝前大喝一声。
糾纏的命運
“就这点本事,也配吃我左无极的心?何不亲自出手,前来受死!”
左无极竟看似有些疯狂地朝着马妖挑衅。
马妖身上的妖气在这一刻猛然大盛,好似一层虚无之火燃起,一股妖风不断向周围呼啸,整片天空也阴暗下来。
老牛也有些发懵,这小子竟然敢挑衅大妖,虽然那小子未必知道眼前的马妖是什么层次的妖怪,但肯定知道自己绝对抗衡不了的,这样出言挑衅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本来老牛还想要以自己的急智帮忙,让马妖不能出手,燕飞三人师徒联手,就算是寻常的化形妖物,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可现在……
扶搖直
“嗬嗬嗬嗬……”
都市天才醫少 風行天下
马妖直接笑了起来,身边虽然还有好几个化形妖物手下,但这会他却不打算让他们出手了,他要亲自碾死这三人,自己好好享用三人的心肝。
“牛兄,一个人畜挑衅我,若我不出手,定是会被笑话的吧?”
老牛这会也不好说什么了,只能笑着往前伸手。
冷情校花pk霸道少爺
“马兄请,可别下手太快,眨眼结束就没意思了。”
说话的同时,老牛眼神的余光再次隐晦的看向身边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发现计缘和老乞丐这会都不装作弱女子的害怕状了,只是双目有神地看着不远处的左无极三人,当然这会也没谁注意这两个女子。
“哼哼,自然不会让他们死得那么痛快的!”
老乞丐满是神光,不由神念传音计缘。
“计先生,此三人绝非池中之物,身上已然有气运纠缠,绝不能让他们陨落在此!”
“鲁老先生不要出手,看着便是。”
计缘淡淡回应,但意境之中,天地法相大袖一挥,山巅丹炉“轰隆”一声,顶盖升天而起,炉内真火滔天,更有滚滚丹气不停翻滚。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下一刻,一阵丹气从丹炉中涌出,形成一朵丹云升上天空,升向此刻天星耀眼之处。
马妖慢慢朝前走着,他每走一步,周围的凡人就下意识往后退一圈,甚至有人偷偷拿了地上的食物悄悄逃走。
“嗬嗬嗬……牲畜死前,必然会疯狂嚎叫,前后左右皆是呆惧之畜,见死不前,见食而争,所谓圣人教化不过自欺欺人,在我人畜国自然就被打回原形。”
妖气和狂风越来越强,一些板车也纷纷被往外吹动,无数瓜果食粮全都在地上翻滚,不管人们愿不愿意,也全都不由自主后退,只有左无极、燕飞和陆乘风顽强站在原地一步不退。
燕飞回想起曾经见到老牛和陆山君相斗的场面,他作为一名武者别说参与战斗,连在周围站稳都做不到,但如今即便危急万分,即便必死无疑,他也有信心稳稳出剑。
比起两个师父的沉心蓄势,左无极却双目赤红,一根扁杖稳稳握在手中。
“放你娘的屁——”
左无极狂吼一声,好似完全将心中恐惧释放出去,真气鼓荡之下,武煞元罡也骤然爆发,在妖气冲击下隐约浮现出一圈震动中的光轮。
“圣人教化万民,叫我等人族明白,我们乃是万物灵长,你们这些妖孽不过茹毛饮血之畜,岂可吓到我辈之人?”
左无极一踢扁杖,拼尽全力持棍突刺,逆着狂野的妖风瞬间出手,速度之快比之前更甚十分,连马妖都略感意外,随后是带着怒意一掌打向扁杖。
“轰……”
扁杖尖端和马妖手掌交击,竟然产生一阵轰鸣,一根扁杖被弯曲如半月,却出乎预料的没有直接碎裂,而燕飞和陆乘风也在这一刻同时出手,一左一右出现在马妖两侧。
木棍带着长剑轻鸣,剑气凝聚剑意纯粹,锋锐感好似要切入马妖太阳穴,而陆乘风出拳如火,破开妖风直捣后腰。
“铮”“砰”“哈——”
“给我滚!”
轰隆……
撕裂般的冲击之中,左无极师徒三人身上各自带起血光,倒飞着向后。
老牛等人看得分明,那马妖身上竟然也有一丝红印,只是后者在暴怒中立刻消失在原地,直接追上正前方倒飞中的左无极,右手呈爪,抓向其心窝。
“无极!”“小心!”
燕飞和陆乘风瞠目欲裂,左无极自然也知晓自身处境。
‘休想!’
九變神君
左无极空中舞动扁杖,一脚朝后勾着扁杖挑,一手持杖于胸前奋力下握,肩膀将扁杖挑弯得成近乎形成满月,疯狂的气势带动武煞元罡,使得身体与扁杖如朦胧之月。
眼前妖风肆虐,左无极在几乎看不清对方的情况下的某一时刻,松开了手。
“死!”
马妖怒喝一声,已经能想象到下一刻手中将握着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必将十分美味。
“呜…..”
呼啸声破开妖风,弯曲的扁杖将可发的势能爆发为恐怖的动能,带着武煞罡气划过一个满月的弧光,在马妖指尖抠入左无极皮肉的那一刹那,狠狠落下,打在了马妖后脑。
“砰——”“轰隆——”
马妖受此重击,身体几乎化为幻影,头朝下脚朝上,狠狠砸在了青石地面上,将附近青石砸得纷纷龟裂,甚至砸得地面下陷数寸。
眼见对手这么一个狗啃泥,左无极抓着扁杖踉跄着疯狂后退,口中溢血狂笑。
“哈哈哈哈哈……”
嫡妃難為
“今日便是我左无极最后一战,我虽不是圣人,但也可让你们这些妖魔畜生明白,即便陷入绝境,我人族依然是万物灵长,纵死不惧!哈哈哈哈哈……”
“那就去死——”
轰……
地面青石纷纷炸裂,马妖冲天而起,背后浮现妖躯虚影,带着风雷冲向左无极。
而这一刻,左无极手持扁杖,顾不得伤势,自知避无可避,竟也狂奔着前冲,燕飞和陆乘风更是不顾一切催动真气带动武煞元罡,向着左无极和妖怪冲来。
虽必死,武魂在!
计缘得意境天空中,武道之星耀眼亮起,此前的丹气化为火焰燃烧在星空,骇人的变化压在左无极师徒三人中产生,真气与武煞元罡在这“必死”的关头相融相合,真正贯通内外天地。
只是即便如此,差距不是一瞬间能弥补的,必死之局还是必死之局,武道的光辉不过昙花一现!
嗯,如果没有计缘在的话。
“定。”
婉转动听的女声独独出现在马妖耳中……
……
PS:推荐下朋友新书《我的孝心变质了》,绑定“最强孝心系统”的主角尽孝的同时薅羊毛漂亮女师尊羊毛,或许还馋人家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