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3pc火熱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958、修仙界的天比想象中更加廣闊-ifu65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众王级强者不准备在继续等待。
既然杜淳香已做出选择,那他们也该做出自己的选择。
而他们的选择就是全力出手,打破玄灵城封印,冲杀入玄灵城中,将郑拓镇压。
“动手!”
王级强者相当果断,当即各施手段,轰杀玄灵城阵法。
轰……
轰……
轰……
玄灵城大阵嗡嗡作响,散发阵阵玄妙光华。
有强大灵纹浮现大阵之上,那灵纹防御力无比惊人。
任由众多王级如何攻杀,我自佁然不动,稳稳当当,将玄灵城好好保护。
“各位前辈,这是作何!”
杜玄灵作为玄灵城少主,在这时挺身而出。
“各位前辈还请住手,若这般攻击持续,我玄灵城大阵被破,对玄灵城中的生灵来说,必将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杜玄灵从小生活在玄灵城。
他不想看玄灵城生灵涂炭,固有如此勇气,与众多王级对话。
“杜玄灵你一个晚辈速速退下,此事与你我管,我等也不会伤害玄灵城生灵!”
有男子开口,这般说道。
“那可不一定!”
另一人接话。
“你父杜淳香若仍旧执迷不悟,我等不介意直接出手,毁掉整个玄灵城,反正我等不毁,也会有人出手将玄灵城毁掉。”
另一人的声音十分奸诈,听上去并非善良之辈。
对此。
杜玄灵面色大变。
但他不敢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
以他的实力,说什么都没有用。
随便一个王级强者出手,都能如碾死一只蚂蚁般将他碾死。
实力的差距,让杜玄灵迫切希望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他从来没有对力量有过如此渴望。
“放心吧,就凭他们这几个废物,也想破我玄灵城大阵,简直是痴人说梦。”
有女子出现,身穿白衣,雍容华贵。
周怀蝶,王级天王境ꓹ 杜淳香之妻,杜玄灵生母。
“母亲!”
杜玄灵见到母亲大人ꓹ 当即感觉心中踏实许多。
“我到是谁敢说如此大话,原来是周夫人啊!”
见周夫人出现,虚空之上ꓹ 当即便有人阴阳怪气起来。
玄灵城在南域并不是很出名,但也绝非谁都可以随意欺负的城邦。
玄灵城中只有两位王级。
一位杜淳香ꓹ 一位周怀蝶。
二者为夫妻,且二者的势力ꓹ 皆为王级天王境巅峰。
在这诺大修仙界中ꓹ 二者绝对是堪称最强夫妻,没有之一。
二者随时都可能踏足传说级,成为另一种更高层次的存在。
且就算不达到传说级,在南域,也没有几人敢招惹玄灵城。
天王是王级中的天花板。
他们的实力在修仙界能够与传说级强者匹敌。
因为他们的实力,还没有达到让天道出手压制的境界,可以说ꓹ 是真正站立在巅峰的存在。
所以。
周怀蝶的出现,让众人当即只能选择停手。
因为这周怀蝶的性格ꓹ 可是比杜淳香更加暴躁。
二者性格互补。
杜淳香人更加儒雅随和ꓹ 周怀蝶却是暴躁无匹ꓹ 堪称女霸王般的存在。
“还算你们识相ꓹ 知道事情轻重。”
周怀蝶低语,这般说话。
众王级与理由相信ꓹ 他们刚刚若是继续攻击ꓹ 周怀蝶定然出手ꓹ 将他们狠狠教训。
“周夫人,你家城主大人做人不讲究ꓹ 言而无信,你也休怪我等攻击的玄灵城。”
有老者低语,仗着人多,无惧周怀蝶。
“哼!”
周怀蝶一声冷哼,当即将那说话的老者锁定。
“我讲究怎么了,言而无信怎么了,你能拿我夫君怎样,说说看啊!老狗精!”
周怀蝶语气渐冷,甚至有杀意弥漫,涌向那说话老者。
那老者接下来的言语,若有一丝一毫不让周怀蝶满意,且都会立刻出手,将对方镇压,毫不留情。
这就是周怀蝶,当年也曾叱咤风云,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存在。
气氛变得十分微妙,众人皆等待那老者回话。
此刻。
那说话老者面色无比难看。
自己年岁比周怀蝶大上许多许多,实力却是不如对方。
所以。
他只能忍气吞声,不在言语。
因为他知道,自己要说话,只能说软话。
他性格倔强,怎么可能服软。
就算对方辱骂自己是老狗,自己也只能忍着,因为对方说的没有错。
他本体就是一个土狗,属于妖族,被这般辱骂,也是没有脾气。
老者不言,但有人却是此刻喜欢打圆场。
“周夫人的脾气这么多年不见,果然还是如此让人印象深刻啊!”
姜堰在这时候装作老好人开口道。
“哼!”
周怀蝶对姜堰并没有任何好感。
“少在这里假惺惺装好人,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若无事,感觉都给我滚蛋。”
脾气暴躁的周怀蝶可谓相当霸道。
如此不给姜堰面子,让姜堰属实有些尴尬。
但在想象周怀蝶的性格,便也释然。
“杜城主,想来,你是一位颇有信用之人,既然答应我等,便还请履行承担,毕竟是一城之主,诺大玄灵城中上亿生灵都在看着,听着,想着,你不想让他们失望才是,对吧。”
姜堰老谋深算,以玄灵城之中的生灵要挟杜淳香。
对此。
周怀蝶当即不满。
“姜堰老鬼,我玄灵城之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姜家插足,管好你自家的事,少多管闲事。”
周怀蝶仍旧霸道非常,怒怼姜堰。
姜家的确是南域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但这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要惯着你姜家。
作为天王级强者的周怀蝶,无惧姜家任何一人。
除非姜家有传说级强者玩命与自己搏杀,拼着一换一也要将自己斩杀。
不然。
姜家无法将她奈何。
而如果是那样,姜家损失传说级强者,对姜家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打击。
所以。
周怀蝶这般怼姜堰,姜堰也没有办法。
有本事就怼回去,大家打打嘴仗,看谁厉害。
姜堰尴尬。
他年纪极大,又是王级强者,又是姜家之人。
所以在南域,多数人都会给自己一个面子。
但也享受其中。
此刻周怀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他也没有办法。
只能继续寻找更好说话的杜淳香。
“杜城主,你意下如何。”
面对姜堰询问,杜淳香的回答很干脆。
“夫人所言,便是我所言。”
话语简单,却不难听出杜淳香对妻子的爱意。
不过……
杜淳香毕竟是聪明之辈。
不怕姜家是不怕姜家,但没有必要结仇。
“既然我已有言在先,自然不会食言。”
杜淳香知道。
无面有潜力,但还没有到让他能够得罪所有人保下他的潜力。
如今给无面一个面子,帮助其拖延时间,已是自己尽最大的努力了。
至于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无面是否能够脱险,便是无面自己之事。
獨家寵愛:太子請登基 紅楓一葉
他实际上也想看看,无面究竟有何手段能戏耍这么般的王级强者。
“无面道友,请!”
杜淳香说着,没有在与郑拓相面。
他身形一动,杀向郑拓。
如他之前所言,他本身是想与郑拓交手的。
其中理由较多,便不在一一阐述。
杜淳香杀来,郑拓早有准备。
他心念一动,十二神将出现场中。
十二神将出现场中,当即让冲杀而来的杜淳香停止冲杀。
“杜城主,我明白你的难处,所以,我也不客气了。”
郑拓笑眯眯的望着杜淳香这般说道。
杜淳香望着场中的十二神将,不由嘴角抽搐。
刚刚还是一对一,转眼间便是一对十三。
这风格,还真是无面的风格啊!
杜淳香好笑,却也没有办法。
世人皆知无面是傀儡师,其手段,自然会以傀儡为主。
不过这十二神将的实力明显只有出窍期,并无一尊神将达到王级。
王级傀儡,世所罕见,无面手中没有,也实属正常。
“有趣的挑战,我喜欢。”
杜淳香二话不说,在度杀向郑拓。
“切磋而已,小心一些,不要将杜城主打死。”
郑拓的回应很直接。
此话出口,十二神将全体出手,杀向杜淳香。
十二神将本身的实力便是极强。
此刻十二人一起出手,杀向杜淳香,当即让杜淳香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如今这道身只有出窍期实力,面对一尊十二神将,或有必胜把握。
面对两尊三尊尚可有优势,能够将对方击败。
但面对十二神尊神将,他属实有些吃力。
不。
那是相当吃力。
十二神将乃是郑拓手中王牌,第一梯队的傀儡。
他们的肉身皆以混沌母泥炼制,可以说皆为混沌体。
且他们又被郑拓赐予各种强大力量。
可以说。
这就是十二个超级妖孽。
面对十二个超级妖孽,杜淳香就算曾经也是绝顶妖孽,却也属实为难。
双方瞬间接触,大战当即爆发。
杜淳香曾经终究是绝顶妖孽的存在。
此刻面对十二神将的攻杀,竟然能够抗住,不落下风。
当然。
十二神将在郑拓的指引下并未全力出手。
因为他在拖延时间。
十二神将若全力出手,玩命搏杀,杜淳香撑不过十个回合,就会被干掉。
干掉杜淳香到没有什么,对方毕竟只是道身,且有意与自己切磋。
但干掉杜淳香,他就要面对外面的众多王级。
那群家伙虎视眈眈,跟饿了三十天的群狼般。
回头必然会有一场恶战。
所以。
以围困为主,拖延时间为辅的基本策略,展开接下来的战斗。
轰……
杜淳香全力出手,与十二神将展开搏杀。
他化身高大玄灵神,手持玄灵剑,展现出无上风姿,激战十二神将。
反观十二神将看似各自为政,实则十二为一整体。
作为郑拓手下王牌军团,十二神将从被炼制出开始,便经常一起合作。
百年岁月下来,十二神将的默契程度,远超人们的想象。
此刻看似分散,实则暗中组成某种阵法,将杜淳香围困其中。
任由杜淳香手段任何逆天,就是难以逃离出十二神将围困。
当然。
以杜淳香的硬实力,其只需要使用神户类攻击手段,十二神将便会因为无法承受攻击而落败。
很显然。
杜淳香并不会如此出手。
因为他也在历练自己,让出窍期的自己达到圆满。
很显然。
这种圆满,需要他付出一定代价才能达到。
“杀!”
杜淳香爆发。
玄灵神散发无尽光辉,宛如一颗神阳般,照亮这片空间所有一切。
“玄灵降世,万灵臣服!”
杜淳香催动莫大神通。
玄灵乃是他独自参悟出的一种力量,属于他本身特有。
玄灵的特点,便是镇压其他所有灵纹。
这种新生灵纹的优缺点非常明显。
我的未來女友 八寶
优点就是拥有无限可能的成长可能性。
也许修行高深之处,当真有镇压诸天万灵之能。
缺点同样明显。
这种自创灵纹在修仙界并不是独一份儿,而是很多很多。
且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自创灵纹都会半路夭折。
灵纹天第而生,乃是天道以实体形式展现给所有人看。
自创灵纹就等于抛弃天道,以自身为出发点,自成一脉。
这种力量若成功,威能无限,堪比他的天道印记般强大。
杜淳香在走一条特别的路。
若成功,他将成为那巨头之中的一位。
“玄灵降世!”
杜玄灵宛若神明般低语,缓缓伸手手掌。
手掌变大,宛若山岳,压向十二神将。
那手掌之上,玄灵闪烁莫名光辉,带着无上威压,压向十二神将。
顿时。
十二神将感受到莫名力量降临,那力量恐怖如斯,将他们体内的力量完全压制。
此时此刻,他们最为信赖的力量,全部都被死死压制。
这种感觉很差。
对他们来说,像是被呃住了喉咙,呼吸困难,脚步沉重。
十二神将本身经历诸多,对于如此局面,并未有任何慌乱。
他们在等待,等待郑拓的命令。
杜淳香显然已经拼命,使用自己最擅长,也是最强的手段。
面对如此杜淳香,他们显然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是否反击,全看郑拓。
“如此压力也是好事。”郑拓传音十二神将,“杜淳香是天王级强者,其实力就算只有出窍期,某些手段,也远超其他王级强者,所以,此刻对你们来说,也是一种历练,提前接触到王级强者的水平,有助于你们接下来的战斗。”
郑拓这般说着,并未让十二神将反击,而是选择被动防御。
十二神将也是明白。
他们就算是超级妖孽,数量上也存在巨大优势。
但修为越是高深,他们越是明白自己的渺小。
此时此刻,对他们来说,当真是一种历练。
十二神将当即盘膝端坐原地,他们像是十二尊元婴般,双手平放膝盖之上,缓缓闭眼,以心眼,感受周遭一切。
顿时。
十二神将身上,出现以各自问本命的幻象。
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
清末英雄
十二位神将,十二种生灵,十二种颜色。
嗡!
玄灵掌降临,压在十二神将头顶十米处。
在此刻。
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杜淳香的玄灵掌。
“有趣的手段!”
杜玄灵见此,当即心中一动。
果然与自己所猜测的一般。
被称为传奇的无面,在如此年纪,达到如此成就,本身就代表着一种非凡。
与这种非凡人物对决,定然能够让自己在修行之上深有启发。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杜淳香露出笑容,当即催动玄灵掌,镇压向十二神将。
十二神将对此保持本心,没有被杜淳香所干扰。
就算头顶上的压力如此巨大,他们仍旧端坐原地,似在参悟天地大道。
双方一时间竟僵持于此,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
掌摑至尊神
实际上,双方都在修行。
杜淳香借助十二神将修补自己出窍期实力的缺憾,寻找新的圆满修行。
反观十二神将。
她们初出茅庐,开始以杜淳香为跳板,接触王级强者,寻找突破,踏足王级的契机。
十二神将虽然是傀儡,但他们显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傀儡。
她们皆是郑拓以混沌母泥炼制。
从本质上来说,十二神将已是正儿八经的生灵,早已脱离傀儡范畴。
“好强的傀儡!”
虚空之上,有精通傀儡的王级,在看到十二神将后,有如此话语出口。
“的确是很特别的傀儡,或者说,这十二神将因为某种特殊原因,已成为另类生命,甚至是种族,一种趋近于完美的种族。”
另一位王级这般评价十二神将。
可以说,这王级的评价极高。
从言语之中,透漏着对十二神将的肯定。
傀儡在正常的情况下就是傀儡,拥有独立思维,但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生命。
就算是成为另类生命,其本身也会有局限性。
因为傀儡这东西如法宝一样,想要成为真正的生命,根本不可能。
但此时此刻,郑拓告诉了他们,什么叫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十二神将,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傀儡。
他们能够修行,拥有人所拥有的一切。
甚至许多人身上没有的,他们也拥有。
勇敢,无畏,智慧……完美生灵,十二神将堪称真正的完美生灵。
“这十二神将,倒是如传言中一般特别,若是能抓来一尊研究,或许对我的傀儡之道大有收获。”
虚空之上,那为傀儡师低语。
“哈哈哈……被老怪物盯上,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姜堰此刻开口,从语气听来,竟有拍马屁的嫌疑。
其口中的老怪物,乃是一位天王级别的存在,擅长傀儡之道。
且这老怪物没有人知道其存活了多久,也没有人知道其真实姓名如何。
人们只是知道称呼其为老怪物,谁都不要招惹,仅此而已。
“哼!这十二尊神将特别又能如何,终究要成为你我手下亡魂,死,是她们最后一条路。”
庶庶得正 姚霽珊
刚刚一直针对郑拓的老狗此刻开口,非常不爽的说道。
“老狗,看不出来,最近实力见长,老怪物的猎物都敢打注意。”
与男子声音传来。
“我说老狗,你就不怕老怪物将你敲闷棍后炼制成傀儡?”
男子这般说着,并未空穴来风。
传言中,老怪物就曾敲晕过某位王级强者,以那王级强者为蓝本炼制傀儡。
没有错。
这个老怪物的行事风格十分特别。
因为实力强大,所以无所顾忌,谁都不敢招惹。
无论是姜家秦家还是各大势力,没有人敢针对老怪物。
此刻老狗敢说话,着实让人佩服老狗的勇气。
“我我我……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老狗不是第一次这般模样。
自己是王级强者不假。
面对普通修仙者,他高高在上。
但是面对老怪物周怀蝶这种级别的存在,终究实力不如,需要低调行事。
不然。
就算不会被对方干掉,恐怕也不会被追杀的很惨。
老狗不敢在继续言语。
其他人见此,也没有敢多说什么。
就算是姜堰这种级别的存在,也是不想招惹老怪物的。
姜家为庞然大物,自是无惧老怪物。
但对于这种修仙界非常特殊的存在,在不是必要的情况下,不必招惹。
众多王级不在言语,皆关注场下颤抖。
杜淳香与十二神将交战,看似处于平衡状态。
实际上早晚会因为某一方的不敌而出现变故。
玄灵掌散发出阵阵强横的力量,玄灵这种灵纹十分特别,乃是一种能够压制其它灵纹的自创灵纹。
杜淳香功参造化,在走出一条不同寻常的路。
而这条路,此时此刻,隐约间被郑拓所察觉。
“很有趣,的确很有趣!”
郑拓低语。
他通过十二神将身上的天道印记,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力量。
这种力量很特别,前所未见。
似乎是一条新的道路,他从未踏足。
更重要的是。
从他的感知中,自己的天道印记,竟然感受到了部分威胁。
没有错。
杜淳香所使用的玄灵纹,已经能够威胁到他的天道印记。
这种感觉让郑拓严肃非常。
他已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过这种力量。
当年。
他第一次接触太极之力时,也曾感受到过,太极之力有威胁天道印记的可能。
如今这是第二次。
杜淳香的玄灵纹,也拥有这种可能。
看来。
修仙界的水,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深。
这片头顶得天空,远比想象中更加广阔。
天道印记绝对不是自己的尽头,而是自己的一个开始。
想到此处,郑拓在看杜淳香,忽然有了一股无法压制的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