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bdq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生活系遊戲 ptt-番外2:季夏篇(完)熱推-8mnb3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自从夏夏去知味居学习白案后,便很少跟泰丰楼的人见面了。
除了江枫和吴敏琪婚礼那次所有人齐聚,剩下的时候众人聚会夏夏总是缺席。
每天一通视频电话必不可少,但视频电话终究是视频电话,随着季夏越来越得永和居诸位白案大师傅们的器重,和大家通话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从最开始的每天半小时,到每天二十分钟,到十几分钟到,最后的三五分钟。有时候江枫这边的人多,时间还不够一人说上两句,只能让夏夏说,完就得挂电话因为饭吃完了。
尽管如此,尽管对于很多人而言已经不太记得夏夏原先爱吃什么,刚来泰丰楼的时候是什么模样,但大家依旧很关注夏夏。
她实在是太耀眼了。
野醫
不需要靠日常的视频通话,单单关注国内各大有关白案的相关赛事,就能知道夏夏这些年的进步有多大。
这样的一个白案天才,在良好的环境里又有名师教导,真的很难不出色,很难不出彩,很难不震惊世人。
季夏离开泰丰楼九年后——
江枫才刚到店里,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用平板看电子杂志,凑上去看他们看的是什么。
见江枫来了,张茜连忙给他让出一条缝来:“师父,师姐她又得奖了。”
“什么奖?”
“你自己看吧。”季月把平板递给江枫,开始埋汰江枫,“夏夏参加这么重要的大赛,你都不关心亏你还是他师父。”
“夏夏一年参加这么多比赛,我哪能时时关心。诶,这不是国内最高级别的白案比赛嘛,是我疏忽了,老孙和孙师傅他们前两天刚走,我确实没怎么花心思在这方面。”江枫当即意识到自己的失误。
夏夏这些年简直就是一个参赛狂魔,大大小小的白案比赛一年能参加七八个,专挑那种奖金高的。
“啧啧啧。”季月只能用啧他表示嫌弃。
“啧什么啧,夏夏连这个比赛都拿到金奖,老孙也回去重开聚宝楼了,咱们现在可就指着你和老章给我们带来点新瓜呢。”江枫决定祸水东引。
季月顿时警惕:“什么新瓜?我和老章能有什么新瓜?除非我们俩中间有一个出轨,你看我们俩谁比较有出轨的潜质。要不我现在就去以我堂堂季氏酱菜第二顺位继承人的身份,包几个帅气的小鲜肉出个轨让大家高兴高兴。”
“得了吧,还季氏酱菜第二顺位继承人的身份,第一顺位继承人身份给你,你敢要吗?”江枫低头看起了杂志。
话说回来,季月还真不敢要季氏酱菜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身份。
这些年,随着季氏酱菜成功批量化生产,上市,全国推广,不光有自己的专营店线下卖得好,线上卖得也不错,季月成功从贫穷的季鸽子一跃成为泰丰楼仅次于孙家最有钱的富婆。
她妈是想让她回去继承家业的,因为她弟不愿意。
谁能想到呢?年收益破亿的季氏酱菜,两个顺位继承人都不愿意回家继承家产。
季月愿不愿意她妈管不了她,不愿意就算了。季祺然不愿意可就由不得他了,季妈妈给季祺然下了最后通牒,在结婚和继承家业之间必须选一个,不然断他生活费。于是季祺然毅然决然选择了继承家业,回家跟季妈妈还有季外婆一起学习酱菜,从英俊帅气头发少的程序员变成了泡在酱菜缸里,头发少的酱菜师傅。
这个事情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经济独立的重要性。
季月现如今作为泰丰楼新一任服务业界的扛把子,月薪直逼六位数,说不回家继承家业就不回家继承家业。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既然题外话都说了这么多不如再多说一点。
这几年随着国内餐饮业的兴起,可能是泰丰楼一年比一年高的营业额让其他人看得眼热,也可能是江家现在住的李家附近的四合院让同行看着嫉妒。无数资本涌入了中餐市场,新增了不少奖金丰厚的厨艺大赛。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不光红案遍地开花,就连一向冷门只有知味居在苦苦撑着的白案也有了兴盛之象。
古力最终还是走上了他先前说的那条老路,一直在复原古籍中早已失传的白案点心。只不过他这条路走得比其他人想象中的要顺畅许多,大获成功。
许成曾经不看好古力,是因为他觉得古力一直在走别人的路,哪怕是复原古籍中的点心也是他师父先前的老路。
没有人想到,古力真的在复原的道路上走出来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他按照古籍复原出同书上差不多的点心,再按照后面新增的做法加以改良,加入不同的食材,在总基调不变的情况下研发出新口味或者更加适口的小点。
大获成功。
四年前的名厨录上古力排名57,一个非常普通的名次,在白案厨师中已经算是不错。而在这四年的时间里,古力并没有停止复原和改良的步伐,其影响力也一步步扩大,甚至于日韩等东南亚诸国都有不少他点心的忠实粉丝。
大家都猜测,今年名厨录排名古力一定会挤进前三十,甚至可能会排进前二十,刷新白案厨师在名厨录上最高排名纪录。
时至今日,再有人提起数年前那场古力第一,江枫第二,章光航第三,吴敏琪第四的厨艺比赛时,没有人会在背后嚼舌根说什么古力的第一名不副实,他凭什么击败江枫。
当年那些曾经嚼过古力舌根的,除了孙继凯这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受过挫折消沉过,奋起直追终得大道的,其他的早已泯然众人矣,连名字都被大家遗忘。
赵善之流早就被大家遗忘。
现在提起赵善还有人知道他是谁吗?凌广昭可能还有一点印象,毕竟这是他曾经的员工,但早就被他开了。
八宝斋现在也是北平城有头有脸的餐厅,对厨师质量很有要求的。
“没想到夏夏已经能在这种比赛上夺冠了。”江枫虽然在白案上算半个外行,但不代表他对国内的这些厨艺大赛不了解。
好味道厨艺大赛一年接一年的办,他每年都会给韩老板面子担任评委,许成也大方的把《知味》专访作为冠军噱头,导致好味道厨艺大赛成为公认的国内最高等级厨艺大赛。
当然,这个厨艺大赛是偏向红案的。
专门为白案厨师举办的厨艺比赛也有,比如夏夏此次夺奖的这个,这几年新创办的,才比到第四届。
历史不够丰富,但影响力很大,因为这是纯粹的白案厨师比赛中奖金最高的,有不少缺钱花的白案大师也会凑热闹参加一下。
不是每个厨师都像泰丰楼厨师一样有钱,像罗兰那种不知为何身欠巨款,惨兮兮的在顶层餐厅打了七年工才还清债务拍屁股走人,回老东家继续当主厨的打工人不在少数。
“那可不,咱们夏夏可是天才,这种比赛小case啦!”季月一副与有荣焉,不知道的还以为夏夏是他徒弟。
江枫还在看杂志,季月就先给他剧透了。
“你猜夏夏夺冠点心做的是什么?”
“什么?”江枫嘴上问着,其实眼睛已经扫到了,“鲜肉月饼。也不奇怪,鲜肉月饼虽然常见,但实际上所需要的技巧和功力不低,想做得极好很难,凭借这道菜夺冠也很正常,怎么了吗?”
“你接着往下看,赛后采访那个。”
咱们接着往下看,首先看到的是夏夏夺冠的图片。
一张高贵冷艳的程度不逊色于当年吴敏琪的脸,不知道是面对镜头紧张还是怎么的,脸上没有笑,看起来表情有些严肃,扑面而来的大佬之感。
比起吴敏琪霸道总裁式的大佬,夏夏因为长相的缘故更像来自高岭之花的高傲。
即使早已意识到他这个大徒弟也不是当年那个只知道傻乐的季夏小朋友了,江枫还是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句时间的魔力。
时间让他这个大徒弟都快成白案界的扛把子了。
江枫看到了夏夏的赛后采访。
是一段视频。
电子杂志果然花样比较多。
记者:“季师傅,方便问一下吗?本次大赛的决赛您为何会选用鲜肉月饼作为参赛菜品?在此之前您从来没有选择鲜肉月饼作为参赛菜品,这次在中秋节前选择这道菜是有什么寓意嘛?”
季夏:“因为这是我师父教我的菜。”
记者:“哦,原来如此,可以问一下是永和居的哪位师父吗?”
季夏摇头:“不是永和居的师父,是我唯一拜的师父,泰丰楼的江枫师父。”
江枫愣住了,视频里的记者也愣住了。
“泰丰楼的江枫师傅?是…最近这段时间拜师的吗?可是我们并没有听说江师傅最近有收徒,而且江师傅似乎不是很擅长白案,季师傅您可以稍微透露一下是什么情况吗?”记者很快便反应过来,意识到这是一个惊天大瓜。
厨艺圈子里和江枫相识比较早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季夏是江枫的徒弟,这些年只不过是去永和居学艺而非拜师,但圈子外的人不知道。
江枫和季夏从不对外谈及此事,主要是也没机会谈,江枫不擅长白案是出了名的,任谁也不会把他和季夏联想在一起。
若是夏夏早几年出名,可能还会有细心的记者去把她的过往。但她实际上真正出名也就是这两年,名厨录都还没上过,因为一副高岭之花的长相和惊人的比赛战绩才在厨艺界大火,甚至还有一些火出圈。
目前阶段记者们深挖的方向只是夏夏的感情经历这种花边新闻,也有一些无良记者察觉到夏夏同父母关系恶劣,想要借此大做文章,被一直密切关注这类动向的江家人给按了下来。
新闻报道可以,花边新闻也可以,但报道方向必须是正面的,哪怕是花边新闻也得是吹夏夏美颜动人,不然江家人,许成和韩老板并列第一个不答应。
许成这些年收购了不少同美食旅游相关的杂志期刊,算得上是一统美食类纸媒界了,虽然现在出的基本上都是电子期刊。
“不是,我在十一年前就拜师父为师了。”视频里的季夏一脸木然,在江枫看来却是有些紧张,所以导致面部表情失控显得很冷漠。
遊龍贅鳳續
江枫突然想起来那次拜年时夏夏跟他说的话。
“我也要变得和你们一样优秀,我要配当你的徒弟,配当师妹的师姐。”
所以现在夏夏是觉得,她做到了是吗?
“所以季师傅你的意思是,鲜肉月饼是十一年前江枫师傅教你的,并非永和居的这些大师们所授。”记者抓住了话题点。
“没错。”季夏点头,突然看向镜头,“这些年我一直在练习鲜肉月饼,每天都在练,没有一天间断过。”
江枫看着平板笑了。
番外之生辰
他把平板还给季月。
西遊之武道儒僧 化鳥的魚
“盯,恭喜玩家【苏式月饼(鲜肉)B级】进阶完成,升级为【苏式月饼(鲜肉) S级】,请玩家至菜谱栏查看相应教程。”
游戏提示音的突然响起,着实把江枫吓了一跳,整个人也抖了一下。
说句实在话,这些年游戏越发像辅助江枫检查成品的一个工具,buff菜虽好,江枫其他的菜品也不差。游戏除了鉴定这个技能很好用之外,其他的对江枫而言已经非常鸡肋了。
而且自那次被称为世纪对决的决赛结束后,江枫再也没有收到过任何一个游戏颁发的任务,无论是主线还是支线还是隐藏。
现在任务栏里仅剩的任务就是【大花的心愿】,就连江枫觉得难度最高的三十七封信的相关任务都于去年完成。
剩余没看的记忆他也看了,他现在的实力,再也没有什么从记忆里得到的菜谱能让他感到惊艳和有挑战度,哪怕是江承德的也不行。
时至今日,江枫可以很自豪且不算装逼的说,他总有一日会超越江承德,可能已经超越了,也可能是将来,一定会。
“你怎么一惊一乍的?”季月被江枫这一抖吓了一跳。
“没什么,我去下厕所,你们看。”江枫溜了。
季月:?
她没记错的话,江枫已经有好些年没这样急匆匆的跑过厕所了。
她要不要提醒一下琪琪让她带江枫去医院检查一下,这人过三十怕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江枫溜进厕所,久违地点开属性面板,看到进阶菜品的相关提示后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苏式月饼的菜谱有两个,一个是鲜肉的,一个是椒盐的。江枫这些年涉及到白案最多就是抻面做一下炸酱面和鸡蛋面,鲜肉月饼这种高难度的挑战从来不涉及,以至于他都忘了这两个菜谱是可以升级的。
升级条件有两个,制作本菜品超过一万次和制作A级成品超过一百次。
徒弟做菜的次数师父是可以共享的,江枫这些年就没做过鲜肉月饼,得到菜谱后也就做了不到十次。
这代表夏夏这九年做了九千九百九十多次鲜肉月饼。
平均每年一千多次,每天三次。
再加上基础练习和正常营业,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
而夏夏会这样每天坚持不懈地做鲜肉月饼,只因为这道菜是江枫教她的。
江枫默默关闭属性面板,只觉得鼻子有点酸,眼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把他视线糊住了。
江枫掏出手机,给夏夏打电话。
现在不是约定的通话时间,但他管不了这么多了。
“喂,师父。”夏夏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
“夏夏,你现在在哪儿啊?”
“我在高铁上,昨天刚刚结束比赛,今天坐高铁回去上班。”夏夏道。
“你的比赛报道我今天看到了,恭喜你拿了冠军,我们夏夏现在果然是不一般了,都有些大师风范。”江枫笑着道。
“那当然,师妹上次都进名厨录前八十,师父你现在都是名厨录第一了,我当然不能给师父和师妹丢脸。”季夏欢快地道,“今年我一定能进名厨录,一定能排进前六十!”
“你的赛后采访我也看到了。”
兩界大亨
夏夏那边突然没声了。
“我们都很想尝尝你做的鲜肉月饼,想知道拿金奖的月饼是什么味。”
夏夏还是没说话。
“你已经很优秀了,夏夏,回来吧。”
“好。”
那头的声音已经哽咽,还是和小时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