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0bu妙趣橫生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愛下-第五一二章 一擲千金展示-61hir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看着嚣张的富二代,朱由校一点打脸的意思都没有。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嚣张的二代吗?还有比自己权力更大的二代吗?
冥徒 尼古丁
当然了,可能有比自己有钱的二代。想想也挺可悲的,堂堂皇帝还没他们有钱。
朱由校板着脸冷声说道:“我身边的这个侍女,那可是我非常喜欢的侍女,绝对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你出多少钱我都不换。”
看着一脸正直义愤填膺的朱由校,周围的人就很无语。
陛下这是要做什么?还要和这个富家公子哥玩吗?这样的人也配吗?真是的。
朱由校倒是无所谓,一副“我绝对不换”的样子。
韩国泰却不这么认为,像朱由校这样看着正义凛内表贪婪无厌的人,他见多了。之所以不答应,只不过是因为钱给的不够吧。至于说究竟会不会答应他,根本就没悬念。
看朱由校这个样子,应该条件不错,但是没关系,越是条件不错,对钱就越看重,很多东西在心里面都是有价值的。
韩国泰嗤笑了一声,十分不屑,又带着几分看穿人心的语气说道:“我给你十万两白银,怎么样?”
周围的人都是一愣。
听说过一掷千金,可是没见过这么一掷千金的。这十万两白银就这么扔了?
傳奇之神臨天下
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啊!真是拿钱不当钱。
尤其是站在朱由校身边的戚元辅,浑身一震,觉得应该动手了。带着手下做一票,把韩国泰他们家的钱全都抢过来,拿到自己的手里面来,哪怕是用来做军费也好啊,省得皇家亲军总是缺钱。
魏朝在可怜眼前的这个家伙了,知道什么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吗?
就你这样的,还在陛下面前显摆?别说你们家已经是一裤裆的屎了,就是你们家很干净,现在这么有钱也是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就陛下这个小心眼,他能够容忍你们有这么多钱?
你们有这么多钱,陛下那么穷,他的心里能平衡?
还得瑟,还跳?看陛下一巴掌拍死你,把你们家的钱全部拉到库房里面去!
不过这种腹诽也只能在心里面,魏朝一点都不敢流露出来。
魏朝躬着身子,一副我很恭敬的模样,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献媚。
只不过大家谁也没有看魏朝,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演。
魏朝也不在意,万一陛下瞥一眼看到他了呢?随时随地都要保持这个样子,只要陛下看到一次,自己的辛苦就没有白白付出。
“屈屈十万两就想买我的心爱之物?”朱由校瞥嘴,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语气之中带着嘲讽说道:“早就听说江南的大商人这么都是大手笔,没想到今日一见,完全是名不副实。”
“这叫什么呀?小气巴拉的,十万两白银也好意思拿得出手?你身边的这对双胞胎,我出三十万两白银把他们卖给我怎么样?”说完,朱由校刷拉一声展开了手中的折扇。
这个价钱自然是不低的,再好的扬州瘦马也不值这个价。可这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牵扯到面子了。
尤其是眼前的这个人还踩了江南的商人一脚,韩国泰就不能忍了。他说道:“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五十万两白银怎么样?买你的这个侍女。”韩国泰也打开了折扇说道。
看着韩国泰嚣张的样子,朱由校突然就失去了兴趣。
好没意思啊,居然和这个没脑子的富二代在这里斗了半天。
这简直就是无聊透顶了!真是太无聊了!
一品仵作
如果这个富二代刚刚顺水推舟把这两个双胞胎卖给自己,自己还真是有些下不来台。总不能真的三十万买两个女人吧?
自己又没疯,想要女人还用花钱吗?真是的,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的。
结果这家伙居然还出了什么五十万两,简直不知所谓。
神秘老公寵妻如寶
朱由校把折扇合了起来说道:“把他抓回去。”
说完,朱由校直接就向前面走了过去,再也没有看韩国泰一眼。
而早就准备好的人这个时候已经扑了上来。
两人上来之后,捂嘴、压肩膀、踹腿,动作一气呵成。
韩国泰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压趴在了地上。
那两个双胞胎的女人也一样,这些人下手根本没有丝毫的留情,该怎么来就怎么来。
两个书童也被压了起来,直接就被带着向外面走了出去。
朱由校也没有继续逛下去的意思了,转身带着人就离开了。
韩国泰被绑,周围的人自然看到了。只不过大家没有弄清楚是什么情况。
有人想上来拦一下,可是他们发现根本就没办法靠近。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当中,韩国泰就这么被带走了。
谁也不知道陛下为什么要这么干,尤其是魏长生,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就很精彩。
撒旦囚愛
这陛下怎么把韩国泰抓了?这是要做什么呀?
朱由校才懒得解释,也没什么人能让他解释。
把人带回到了丽春院,朱由校就得到了陈洪的汇报。
许显纯来了,好像是陈正林那边有结果了。
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朱由校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换了一套方便的衣服,说道:“那就让他进来吧。”
许显纯在得到了通传之后,松了一口气,拿着带来的东西向着楼上走了进去。
自从朱由校住进了这里之后,整个扬州丽春院旁边的这栋楼就都归了朱由校。
许显纯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被带到了一个宽敞的房间当中。
此时朱由校躺在卧榻上,头枕着陈玉儿的大腿;旁边放着一个小桌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点心,还有一壶刚刚沏好的茶水。
陈玉儿轻柔的揉着朱由校的额头,慢慢给他进行着按摩。
朱由校也没有想到,陈玉儿居然还有这一手,这个手艺还真不错。
后来问了陈玉儿才知道,这些扬州瘦马那可不是简单的人物,平常除了怎么样勾引男人之外,还要学怎么伺候男人,按摩只是基础的手段。他们甚至还会更多的东西,比如照顾老人的健康,比如一手完美的厨艺。
总之,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在身边,那真的是能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此时朱由校就是这么享受的,他躺在陈玉儿的大腿上被按摩着。
陈玉儿还会在适当的时候拿过一颗鲜果放到朱由校的嘴里面,两人相处融洽。
事实上,扬州瘦马很不错,但这是一个畸形的产物。在这个时代虽然避免不了这种事情,但是朱由校不允许有人操纵这些东西。
回头要改一改大明的娱乐产业了,妓院这种东西可以存在,自己一时半会儿也取缔不了。
即便是到了后世法律严格规定,很多女孩还是干这种生意。当然了,那个时候大部分不是被父母卖掉的,也不是因为吃不上饭要饿死了。更多的只是为了虚荣的生活。
虽然朱由校觉得其中还是有一部分是因为家庭困难,不过比例恐怕没有那么高。
许显纯当然不知道陛下在想什么,他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直低着头,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朱由校和陈玉儿。
至強兵鋒(超級兵王2) 步千帆
那不是他该看的东西,他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小心谨慎。
“说说吧。”朱由校闭着眼睛缓缓地说道。
“是,陛下。”许显纯答应了一声,把整个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最后,许显纯把资料放在桌子上说道:“陛下,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陈玉儿早就知道了朱由校的身份,此时倒显得足够淡然。
不过她也明白,自己的命运已经轮不到自己做主了,只不过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跟在皇帝的身边,很多人都会想到的是飞黄腾达,可是更多的时候却是香消玉陨。
朱由校想了想了之后说道:“朕这里有一个有意思的人,你走的时候带走吧。带回去之后好好的用一用,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说不得还能够牵连出一些什么人呢?反正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吧。行了,退下吧。”
说完,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回去之后好好的做。”
“是,陛下。”许显纯答应了一声之后,连忙躬着身子退了出去。
许显纯知道陛下这是把这件事情交给他办了。而许显纯办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就驾轻就熟了,没问题。
至于朱由校,他本身就不是来办事的,具体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做。
朱由校这一次到扬州来,带来的不光是锦衣卫的人,还有文官,还有清吏司那边的人。
如果他们连扬州这些人都对付不了,那么这些人也就不用要了。
不过朱由校相信,这些人肯定没问题。要知道,清吏司那边带队的可是陈四海。
这几年,陈四海在大明可以说是声名鹊起,简直就是皇帝手里面的另外一把刀。
反贪反腐急先锋,放在后世那就是铁血反贪。跟陈四海配合的还有刑部,一个叫做周仓的刑部侍郎,是个坚定的法理派。
一个抓一个判,铁面阎王一样,两人都是十分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