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amqg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 愛下-第1947章 所謂的規則就是個習慣熱推-i04mw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在争取几个人,说的到是简单,可真的想要做到这一点,又是何等的艰难。
反正直到天黑的那一刻,丁凡对自己的计划,也只是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至于那些详细的东西,短时间之内,他恐怕都没有办法将这些充实进去,至于陆生基本上就是个跑腿的。
好在丁凡也没有指望过他,想要着手将整个计划都完成,少不了要做一个详细的调查,只是这个调查几乎没有办法进行。
这名单上面的人,基本上都是一帮通缉犯,本身也没有什么好调查的。
甚至对于丁凡来说,这些人就属于是废柴,就是丢进火坑里,都引不燃火,根本就连利用价值都没有,而真正有价值的那些,偏偏又一点身份信息都没有。
有时候,丁凡甚至都在想,要是自己能好像陆生一样,是不是自己就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管了,简单的生活,简单的处事态度,甚至简单的只看眼前……
可他不知道,就在他羡慕陆生的同时,倒在一边休息的陆生,也同时在心底里羡慕着他。
或许这就是一种对于自己所得不到的,心中永远都充满了羡慕,反而是在得到之后才会明白,得到的同时,自己也失去了太多。
晚上七点整,夜幕早已降临,彭城的街头今天洒下了一层薄薄的雾水。
地面几乎都是湿漉漉的,浓见度只有不到三米,这种天气在彭城十分常见,但在这种天气之下,却很少有市民会愿意出门。
毕竟外面的天气不好,被雾水打在脸上,那种粘乎乎的空气,并不会令人感到舒爽。
可有些人却不得不走上街头,为了今天或者明天的生计不断的奔波。
而在街上行色匆匆的行人中,其实就包括了丁凡和陆生。
十分钟之前,两人几乎同时收到了信息,通知了今天晚上的狩猎游戏开始。
装备已经准备就绪,但是游戏方式做了一个新的调整,所有的装备位置都被公开出来,想参与其中的人,甚至要先争夺装备,随后才能前往目的地,地图就在装备包里面,也就是说,不拿到装备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最终地点在什么位置。
看到信息的陆生,第一时间就拿出了地图,按照上面的经纬度,画出了一个还算精准的坐标,指了一下上面的位置就要出发。
可他也没有看看自己现在的情况,昨天晚上失血过多,到现在为止他走路的时候,身体还会颤抖。
反倒是丁凡收到了短信之后,并没有着急,手上拿着啤酒,坐在墙角的位置,冷静的看着手机。
果然没过几分钟,他的手机上就多出了一条短信:今晚的游戏,我希望你能参加,别让我失望!
话说的虽然简单,可丁凡却在其中看出了满满的警告意味!
神秘人知道自己来这里,本身也不是为了这个游戏来的,所有人中,丁凡或许是唯一没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上的。
風過明嵐 XINPINGYE
对于一个没有把柄的人,想要将他牢牢控制在手上,本就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可与此同时,丁凡也是一个十分容易控制的人,因为他有太多放不下的人,哪怕是一个无辜的路人,其实都可以成为他的软肋。
所以,明知道这是有人在恐吓,丁凡却还是要去。
不过丁凡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直奔装备地点,而是带着陆生,直接去了另一边的方向。
他几乎是跟所有人背道而驰,陆生对此一直十分不解,可又来不及问,两人出门之后,就急忙的赶路,在街边找了一辆车子之后,直接撬开门锁,开上就走了。
而陆生看着他撬锁的动作,眼角都在颤抖。
“你……经常撬锁吗?”陆生坐在车上迟疑了片刻,实在忍不住心中的疑问才问道:“我没见过人撬锁能撬的这么顺快的。”
丁凡没有回头看他,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以前在监狱里认识了几个小偷扒手,这些人的手段你一定想象不到,我也只是学到了一点皮毛而已。”
丁凡这话还真不是骗人的,毕竟他这个撬锁的手段,确实是跟一个监狱里的老贼头学来的,只是当年这个老贼头并不是自愿交给他的,而是被逼无奈之下,才将自己的手艺全都拿了出来。
可这话在陆生听来,却是另外一个意思。
“你进去过?”陆生看了一眼丁凡,觉得他也不像是从里面出来的,犹豫了片刻说道:“我知道了,你以前一定是监狱警对不对?”
“我就说,你身上的气质,看上去十分的混乱,给人的感觉怎么形容都觉得不合适,甚至有点冲突和矛盾。”
没有搭理陆生的废话,虽然他的理解上有点失误,可丁凡却没有打算跟他解释什么,本来也没有这个必要。
盛唐永寧 蘇展眉
“老大,咱们是不是走错了?”看到丁凡不搭理自己,陆生也没有在自找没趣,看了一下窗外的方向,又急忙问道:“好像这两个方向是完全相反的,柳溪的方向不是距离拿装备的地方更远了吗?”
丁凡从身边拿出了地图丢在他的身上,上面有他做出的标注,混不然不在意的说道:“你看看那些装备所摆放的地点,所有的位置都连接在一起,就是一个三角形。”
“而这个三角形的位置,属于城西的最边角,那么这个目标的位置,就一定是在最东边的角落,因为这样一来,两地之间的距离就是最远的,在这一路上,会淘汰很大一部分人,就算是有人拿到了装备,想要成功赶到东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厮杀争斗在这一路上恐怕也少不了。”
听上去,丁凡的这个分析,好像很有道理,可陆生还是觉得这个分析思路有些牵强。
那个神秘人每一次的安排,都是出人意料的,似乎就没有人能猜到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可为什么丁凡就这么笃定,自己一定能猜到那?
“我觉得……未必就会在这边吧?”陆生有点为难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丁凡,随后轻摇着头说道:“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那?”
就在他想不通的功夫,身边突然飞速的划过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车速很快,转眼就消失在前方了。
其实还能有什么目的?
这一点,丁凡之前也想过,他跟神秘人之间的接触本身也不多,但从这两次的接触之后,他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今天不是跟你说过了,食人鱼效应!”丁凡看一眼外面划过车辆,眯着眼睛小声的说道:“看到了没有,猜到这一点的人不只是我们,刚刚过去的那辆车八成跟我们一样,这打算坐享其成的也不只是我们两个。”
“能拿出这种价值不菲的药丸当做将礼品,显然是说明这个人手上并不缺钱!”
天之妖瞳 愛蝦的魚
“一个不缺钱的人,他缺少的会是什么那?”
“他是在玩,或者说他在享受这种操纵别人生死的感觉。”
“而我们就是他所操纵的游戏棋子,至于他所说的那些什么游戏规则,其实你真的听说过所谓的规则吗?”
陆生一想,好像还真是没有听说过究竟有什么详细的规则,从一开始接触这个所谓的游戏,他所知道的游戏规则,就只有一条,那就是接受命令,完成任务。
除此之外,并没有详细的规则,所有人似乎都只是知道有一个游戏规则,却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游戏规则究竟是什么。
其实这种思维漏洞经常会出现,很多人甚至不会想起,就只是知道有,具体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玄清天
偶尔会有一些提示,说你犯规了,但是具体的规则究竟是什么,又不会告诉你,似乎是在你身边装了一个控制的范围,但这个范围究竟有多大,却永远都没有人知道。
而这个所谓的规则,其实不如说是一种习惯更为合适。
“他这是在利用一个逻辑的盲点,加上一个心理的暗示!”丁凡冷静的开着车子,顺势分析道:“不断的提示你们,这个游戏会有规则,却从不明说这个所谓的规则究竟是什么,还真是叫你们的行为得到了一定的限制。”
“其实这个所谓的压制,也不过就是一个暂时性的压制,同时受到控制的还有人类本身的一种兽性。”
被遺忘國度之暗夜精靈
“你可以想象一下,当你们一直被压抑,被控制的时候,心底难道不会有反抗吗?”
“当这个牢笼被摧毁的时候,心中所积攒的怨恨就会全部都爆发出来,到时候你也能猜到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了!”
还能有什么结果,一帮常时间被压制的亡命徒,释放压力的方式自然也就是肆意的破坏了。
“简直就是变态!”陆生越想越害怕,心中既害怕丁凡所有推测都是真的,同时在心里其实已经在认同了。
“我们不用去找装备了,直接到终点等着装备送来,我们缺少的只是那个详细的地点而已。”大路已经快到尽头了,丁凡的车速也终于渐渐的慢了下来,将车子停在了一边,小声的说道:“拿到地图之后,你直接去找你要的东西,记得将所有的东西全部带走,唯独是那个包不要带走,外面的人你不用管,我保证他们进不去。”
丁凡这话带着无比的自信,可陆生没有见过他动手,多少对于他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这抡板砖的机会不是每一天都有的。
“要不,还是我守在外面吧!”说着,陆生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把刃口有些钝的小刀,略有点紧张的说道:“拖住人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丁凡眼睛一翻,冷笑了一声说道:“就你这个身体,昨天的伤还没好,你守在外面,我怕你连三分钟都撑不住,你要是担心我,最好是五分钟之内将东西全部带走,记住五分钟之内要是找不到东西,你就直接将里面的东西,一把火全烧了!”
说着,丁凡从背包里面掏出一个简易的燃 烧 瓶递给他。
而陆生也颤颤巍巍的伸手将那东西接了过来,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