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1sv精品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一百七十一章 上門請託相伴-3dapb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金陵城,西城永家巷。
上午九、十点左右,此时金陵城已是十分热闹了,人来人往的,张秀才坐着一辆马车进了城,直接就往西城永家巷来了,熟门熟路地就找到了梁家小院,此时梁家小院院门大开,想来家里是有人的。
张秀才走到院门前,向里面张望了一下,又敲了敲院门,高声唤道:“梁兄在家吗?”
“谁啊?”屋里的梁娘子听到动静,走了出来。
张秀才见了她,又是拱手作揖问候道:“是嫂子在家!”
秦總,我錯了 紫妍
“呀?!是张兄弟啊?你怎么来了金陵城?快请进,快请进!”梁娘子很是惊讶,但也很是热情地把张秀才让进了厅堂,给他上了一杯热茶。
张秀才客气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问道:“嫂子,梁兄没在家吗?”
梁娘子笑道:“嗨!没在家呢!这不是马上要考乡试了吗?到时候各县都有读书人来府城了,这店铺里笔墨纸砚什么东西可都要准备足量齐全周到,三年一次呢,就指着这一次能多卖点笔墨纸砚过日子呢,他这些天忙着这些事情呢,梁彬也跟着帮忙去了,梁谦则是去和同窗同学游玩去了,都不在家,家里只有我和儿媳妇以及几个小孩子,真是怠慢了!”
张秀才听着心里有些不自在,这梁仁不在家,这拜托的事情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犹豫斟酌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梁娘子却是主动问道:“张兄弟,你怎么来金陵城了?是你一个人来的,还是弟妹和进哥儿也都来了?”
张秀才点头笑道:“嫂子,他们都来了,现在就在城外广福寺借宿呢,我是想着先进城来找梁兄打听打听,去年我们租住的小院如今是否还租赁,我们想要再租赁下来,可能我们又要在金陵城待几个月了。”
破繭重生
“哦?为何要在金陵城待几个月啊?这次来府城,可是有什么事情吗?”梁娘子好奇追问道。
张秀才面色尴尬了一瞬,但还是轻咳了一声,实话实说地回答道:“也不瞒嫂子,其实这次来府城呢,我们也是来参加今年八月份的乡试的!”
赤唐
“啊?!也是来参加乡试的?是进哥儿要参加吗?那也太过急切了些吧,去年他才成了秀才,今年就要考乡试了?为何不再多读几年书,再下场呢?”梁娘子越发吃惊地道。
张秀才听了,更是觉得尴尬不自在了,咳嗽着有些惭愧道:“也不只是进儿要下场了,我和我的两个学生今年都要下场了!”
“什么?!张兄弟你也要下场?!”梁娘子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敢置信。
张秀才无言以对,只能尴尬地点了点头。
梁娘子也是惊愕无言,她也是听梁仁说过张秀才十年三次不中,然后心灰意冷不再参加乡试的事情,万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张秀才居然又改变心思,要继续下场考乡试了,而且还是父子师生几人一起下场,这真是让人无言了,无话可说。
惊愕了一瞬,梁娘子也是察觉到了张秀才的尴尬,她忙笑道:“啊,既然是要下场考乡试,那还有三个多月才开考呢,你们来的这么早,那肯定是要在金陵城住几个月了,确实是租赁小院更划算方便一些!”
“是,嫂子说的是,我也正是这样打算的,可既然梁兄今日不在家,那我先回去了,等明日再”
追美高手
张秀才起身就要告辞,可不等他把话说完,梁娘子就打断道:“张兄弟且在家等一等,我这就让人去叫他回来,这张兄弟来了金陵城,怎么的他也该回来招待一番了,张兄弟别急!”
然后,她到院外巷子里叫了一个七八岁玩耍的小子,叮嘱了一番,就打发这小子去店铺里叫梁仁了,回到家里又打发儿媳妇去街上买酒买菜买肉了,显然这是要做酒席,好好招待张秀才一番了。
獸血沸騰 無碼
张秀才见状,越发觉得给人家添麻烦了,半起身不好意思地道:“又麻烦嫂子了!”
軒轅修神錄 我本俗人
玩火 瘋子三三
梁娘子不以为意地笑道:“嗨!这麻烦什么?都是应该的,应该的!坐!坐!喝茶!我让邻居家的小子去叫他了,等会儿我那当家的就会回来了,张兄弟坐会儿!”
“是,多谢嫂子了!”张秀才又是坐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靈田農女小當家
这时,梁娘子笑问道:“这一年来,家里可都好?弟妹可好?一年不见,还真是挺想她的!”
张秀才客气回答道:“嗯!都好!都好!娘子在家里也常常提起嫂子,说嫂子待人热情又周到,很是感谢嫂子去年的周全照顾!嫂子家里又如何?梁兄如何?店铺里的生意可还兴隆?”
染血的彈片
梁娘子笑道:“嗨!过得去,都过得去!没什么好不好的!只是梁谦这小子的婚事让人烦难,去年他考取了功名,成了秀才,我就张罗着要给他说亲,说了好几个姑娘,可这小子不知怎么的,死活不愿意,让人发愁!哎,张兄弟,那进哥儿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了吧,你和弟妹可给他张罗了?”
年少多輕狂
张秀才摇头苦笑道:“还没呢,可能这今年考完乡试之后,回家去就要给他张罗吧!”
“那可要趁早!”梁娘子笑道,“这小子就是不懂事,不娶妻生子永远都不懂事,只有娶妻生子了,才能稍微长大点,懂事点,有点担当,不然总是个不懂事的小子!哈哈哈!”
他们在这厅堂里闲话家常,不久,就听见了梁仁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文宽?文宽?文宽!”
还没见他人,这声音就传了进来,张秀才也是高兴地起身从厅堂里出来,看见大腹便便的梁仁,也是哈哈大笑地迎了过去,道:“梁兄!”
时隔一年多,两人再次见面,都很是激动,互相打量了一眼,又是各自拍了拍各自的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
“走!去厅堂里坐!”梁仁伸手让道。
张秀才自是客随主便,又是跟着梁仁进了厅堂,坐了下来,那梁娘子又给梁仁端了一杯茶过来,就出了厅堂去厨房忙她的去了,有客临门,这中午饭菜自是要做的丰盛一些待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