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8sa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二百八十五章 爲什麼不來求我鑒賞-fgx10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来到边上的绿化长椅边,而后坐下。
“坐吧。”
他对着前面站立的叶新开口道。
叶新只能坐下。
“说说你看到的故事。”陆水道。
“东方少爷,那只是普通的小故事,很无趣。”叶新开口说道。
陆水看着已经坐下的叶新,平静道:
“我会根据你故事的有趣程度给你相应的报酬。”
叶新犹豫了下,只能点头:
“好吧,不过那本书的故事可能有些长,东方少爷腻了可以直接叫停。”
陆水点头,示意叶新可以开始了。
“书籍上没有记载时间,也没有记载地名。
就说有一处无边无际的树林。
树林中有着许许多多的妖或者兽。
妖通人性,兽凭本能。”叶新说道这里,就仿佛陷入了回忆,而后平缓道:
“在树林中,或者在妖族中,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传说天地间有一位真神。
如若遇到她,或许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机遇,这机遇便是所有妖梦寐以求的愿望,化身成人。
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化形。
而是真正脱离兽身成为一个人,不是普通的人。
而是拥有独特天赋的人。
未来站在万灵之巅,前途无量。”
“树林中有一只狐狸,它同样听说过天地真神的传说。
但是传说就是传说,它从来不觉得自己会遇到。
直到一天大雨,它在大树下躲雨。
那时它看到了一束光落在它前面,一个人就在光中看着它。
那只狐狸看愣住了,它下意识低头,葡萄在地,因为它不理解眼前这个人的存在。”
陆水自然有了一些猜测,开口道:
“它看到了天地真神?”
故事肯定都是这样开始的。
“是的。”叶新不可置否的点头:
“那只狐狸看到了天地真神,那道光里的人是这么告诉它的。
她说:你也在这里躲雨吗?我是天地真神,我们有缘。
狐狸虽通人性,但不曾拥有吐露人语的能力。
不过天地真神能够看穿它的思想。
天地真神看着狐狸问了一个问题:想成为真正的人吗?
狐狸没有丝毫犹豫,选择了点头。
它遇到了,遇到了树林的传说。
金枝如血
得见真神,有化身成人的希望。”
陆水听着没有说话,成为真正的人这种事,他做得到。
但是寻常修为高强的人可做不到。
不仅仅是实力的问题,还有理解与权能的问题。
“天地真神传给了狐狸一本功法,功法中,每修炼十年,它就能长出一条尾巴。
当他九条尾巴齐出的时候,便能化身成人。
一个拥有特殊天赋的人。
狐狸用自己的语言问真神:是不是九十年就能化身成人?
天地真神笑而不答,只是说:我会在这里躲雨五百年,你有任何疑问都能来问我。
狐狸不明所以ꓹ 不过还是开始修炼天地真神给它的功法。
它很勤奋,也很努力。
十年过去了ꓹ 狐狸有了新的尾巴。
它发现十年就有两条尾巴,那么八十年就可以有九条尾巴,不需要九十年。
它更努力了。
不停修炼的它尾巴更多了ꓹ 实力也开始变强。
这些年它什么都没有做,更没有去找天地真神。
直到第八十年。”
無恥之徒
说到这里ꓹ 叶新停顿了下来。
“第九条尾巴出问题了,是吗?”陆水开口问道。
如果故事中的狐狸ꓹ 这么容易就成为了人ꓹ 那么这个故事多没意思,一点起伏都没有。
而且真神也没有这种实力,如此轻松的让妖变成人。
一部功法是不够的。
叶新点点头开口道:
“是的,第九条尾巴出问题了。
在第八十年的时候,狐狸成功的长出了第九条尾巴,然而让它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它的第一条尾巴却突然脱落了。
它还是八尾狐狸。
狐狸困惑ꓹ 但是还是继续修炼,它以为再修十年ꓹ 就能再长出一条尾巴。
然而十年过去了ꓹ 它再也没有新尾巴长出。
二十年过去了ꓹ 依然如此。
狐狸不再修炼ꓹ 而是拿着它脱落的尾巴去找了真神,提出了它的困惑。
然而却得到了意外的答复ꓹ 真神告诉它:将你脱落的尾巴送去俗世ꓹ 当有人烧掉尾巴时ꓹ 尾巴会与主人共鸣将主人送往那个地方,你需要的是满足对方一个愿望ꓹ 如此可获得新的尾巴。
狐狸疑惑的问了真神:这样就能有九条尾巴吗?
真神笑而不答。
狐狸照做了,它离开了树林,前往了外面世界,把它的尾巴送了出去。
它等待了五年,终于感知到尾巴被烧毁。
它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尾巴烧毁的地方。
烧毁它尾巴的,是一个乞丐。
狐狸告诉他:你可以提一个愿望。
乞丐的愿望很简单,他要数不尽的金钱。
狐狸为他寻来了一个无价之宝,乞丐的愿望实现了。
狐狸长出了一条新的尾巴,可是新尾巴一长出来,旧尾巴就开始脱落。
它发现只要自己长一条尾巴,就会同时脱落一条尾巴,如同无尽的循环,仿佛永远不可能有九条尾巴。
狐狸纳闷,不过还是送出了自己的新尾巴。
时间一直过去了一百年,狐狸不知道自己满足了多少个愿望,不知道自己脱落了多少条尾巴。
可它就是无法成为九尾狐狸,无法成为真正的人。
在把新尾巴丢到俗世后,它回到了树林。
它跟真神抱怨说要这样循环多久才算完?
天地真神笑而不答。
后来狐狸又感觉到自己的尾巴被焚烧了。
它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然而这次的愿望对象出乎了它的预料之外。
它看到了一只小鸟,很普通很普通的小鸟。
它身上有着火焰,是它身上的火点燃了狐狸的尾巴。
所以这鸟就是狐狸的愿望对象。
可对方不可能会说话,没有足够的灵智,是无法许愿的。
虽然可以简单的交流,可是让对方说出愿望,必须让对方拥有灵智。
狐狸犯难了,因为如果鸟儿不许愿,它的路就断了。”
叶新沉默了片刻,继续道:
“无奈之下狐狸做了决定,带着那只鸟儿修炼,让它拥有灵智,而后向它许愿。
这不是个好办法,但是却是狐狸唯一的办法。
为了能让那只鸟儿健康成长,外加好好修炼,狐狸费劲了心思。
它几乎每天都在观察鸟儿,每天都在担忧它的安危。
好在一切都顺利,过了五十年,鸟儿终于有了灵智,一旦具备灵智,就能更好的修炼。
不过在那天狐狸问了鸟儿愿望,鸟儿表示不解。
它灵智初开不懂这些复杂的东西。
狐狸也觉得不懂事的孩童,说出的愿望必然非常简单,这是作弊。
所以狐狸决定继续教鸟儿修炼。
又过了一百年。
这一天鸟儿幻化成了人形,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狐狸这天又问了女孩有什么愿望。
当然,狐狸也解释了自己的存在,以及做这一切的目的。
它就想让女孩公平的提出自己的愿望。
心中所愿。
它会尽其所能去满足。
那时候女孩具备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她问狐狸:如果我许完愿,你是不是就离开了?
狐狸回答:是的,愿望结束,我要为下一个愿望准备。
女孩立即说:那我需要考虑一下。
这一考虑就是五十年,五十年的时间,女孩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她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思瑶。
那一年她也让自己的容颜停留在少女时期。
她是妖,能够固定住化形的容颜。
但她天赋不好,想要更进一步几乎不可能,尤其是没有更好的功法。
狐狸有天地真神的功法,所以才能越来越强。
但思瑶没有。
狐狸年复一年的陪在思瑶身边,它也没有再开口询问思瑶愿望。
它在等,等待思瑶主动开口许愿。
它又等了五十年,那一年它等到了思瑶主动开口许愿。
是不是真的什么愿望都可以?思瑶抱着狐狸坐在树下,她大限将至。
今晚就是它最后一天。
狐狸轻轻点头告诉了思瑶答案:是的,任何愿望,只要我能做到。
思瑶靠在大树下,眼睛微闭,声音有些虚弱:那我,许愿了。
狐狸一直听着,它早就知道思瑶想好了愿望,但是它一直不知道思瑶的愿望是什么。”
说到这里叶新又一次停顿了下来。
陆水没有开口,他在等最后的愿望。
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鸟妖的愿望,就是狐狸最后需要的愿望。
此后狐狸应该不用再去实现人的愿望。
他也想知道那少女,提了什么愿望。
叶新呼了口气道:
“狐狸问思瑶:你的愿望是什么?
龍山四友
思瑶的手抚摸了下狐狸,然后传出虚弱的声音,她说:我的愿望是,让你拥有第九条尾巴。
狐狸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愣住了,心生震撼。
它是一只妖,它从未想过有人会提出这个愿望。
它从不认为这是一个愿望。
然而它就是听到了。
听到了一个别人为它许下的愿望。
那一瞬间光芒在狐狸身上爆发,它顺利长出了第九条尾巴。
在九条尾巴出现后,狐狸被九条尾巴包裹,而后化成人形。
它成为了他,成为了真正的人。
一个拥有特殊天赋的人,无数人无法企及。
他明白了,成为一个人,需要天地认可,需要真神认可,而最重要的是需要其他生灵认可。
那一刻他就这样站着那里,看着眼睛睁的大大看着他的思瑶。
就那么一瞬间,狐狸觉得成为一个人,也是那么的无趣。
他抱着思瑶找到了天地真神。
天地真神看着成为人的狐狸,恭喜了一句,她说:你已经成为人了,很难得。
狐狸跪在天地真神面前,乞求:求您救救她,我愿意放弃成人。
面对狐狸的乞求真神没有开口答应,她说:人或者妖都是世间生灵,本就平等,妖在追逐成人,人又何尝不在追逐成妖?所以这不能成为你与我交易的筹码。
狐狸问:那要用什么作为筹码?
天地真神的答案让狐狸有些意外,她说:信念。
狐狸不明白。
这时候真神伸手一招,已经奄奄一息的思瑶化作一只鸟儿,飞到了真神手中。
而后在真神手中缩小,最后成为一颗种子。
真神将种子给了狐狸,说:天地间有两处被放逐的土地,在这两处土地中间,有全新的空间,名为彼之海岸。
找到这个地方,将种子种下。
如果有开花结果的那天,便是它获得新生的那天。
你的信念将决定了它成功还是失败。
你若不弃它则生,你若放手它则死。
交代完这些,真神离开了。
狐狸听从了真神的话,带着种子找到了彼岸,种下了种子。
他在那里待了无数年。
可是种子发芽了,成长了,开花了,却始终无法结果。
后来狐狸离开了彼岸,他想去寻求真神帮助,可是那个时代真神不显。
有的只有仙佛。
狐狸选择向佛求助。”
修羅武帝
听到这个陆水突然想起来乐风他们说的传说,也想起了天机楼宇说的传言。
不过他没有开口,而是继续听下去。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故事居然会是乐风他们了解到的传说的完整版。
“狐狸出了家入了苦海,他是个人,天赋极佳的人。
因为许愿期间的缘故,他对佛法领悟非常透彻,最后证得果位,入苦海佛殿,得见佛陀真身。
他拜了佛,希望佛能出手相助。
佛看向了天际,看透了无尽距离,看到了一切的缘由。
最后,佛,沉默了。
狐狸得到了佛的应允,离开了佛门,化去果位,最后沉睡在大树之下。
不愿醒来。”


叶新说完了,他呼了口气,最后看着陆水道:
“东方少爷,我说完了,那本书记载的故事就是这样。”
“真神不显,为什么他不继续找真神?”陆水问了句。
叶新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摇头:
“这要看编故事的人,为什么不让狐狸去找了。”
陆水没有再问故事的问题。
只是看着叶新,意味深长道:
“拜佛不如来求我。”
叶新愣了下,然后表现的有些尴尬道:
“东方少爷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陆水起身打算离开,不过离开前他又一次看着叶新道:
“还记的我说的报酬吗?”
叶新不明所以。
“刚刚那句话,就是你的报酬。”说完陆水迈步离开,完全没有给叶新反应的机会。
叶新愣在原地,许久之后,才呼了口气,而后起身离开。
东方皓月看起来只是一位普通少爷而已。
……
陆水走在路上,没有理会后面的叶新。
故事他听完了,对这个故事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叶新。
一个拥有特殊天赋的人,一个只要修炼就可以一直活下去的人。
一个可以随意破碎果位的人。
“故事的上半部分讲的很详细,可后半部分却很模糊,很多地方都是一笔带过。
天地真神不显,就是真神陨落之后。
真神陨落有天地通知,他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关于后半部分,他很多都没说。
真神陨落涉及很多,故事确实不适合提这个。”
“不过那只鸟之所以没有醒来,应该跟弱水三千一样。
真神答应了会去帮忙,最后失约了。”
真神留下的烂摊子,其他人基本无法接手。
哪怕是三大势力最顶尖的存在。
“不过烂摊子为什么总会被我碰到?”陆水心里有些无奈。
但是陆水还是很好奇,叶新上一世到底是救活了那只鸟,还是放弃了。
如果没有放弃,为什么不来求他们呢?
不说他了,这个故事足以打动慕雪。
虽然是个很陈旧,很烂的故事。
但是慕雪绝不介意顺手处理一下。
如果慕雪处理不了,她也绝不介意干巴巴看着陆水。
然后问题就解决了。
不管什么问题,只要慕雪看向陆水,都会解决。
陆水回到了街道上,他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决定吃点东西再回去修炼。
叶新的事,需要他去一趟彼之海岸看看。
緊急傳染
这个故事可是连贯真神陨落前跟陨落后,或许能有一些有用的消息。
“报酬我已经给了,肯不肯要,就看他自己的选择了。”
陆水不再多想,决定去吃碗面。
顺便给慕雪带个甜点回去。
只是顺便。
……
在慕雪的院子中,陆水把甜点放在桌面上,顺便留了张纸条:赠品。
然后陆水转身离开,慕雪现在还没有回来。
离开后陆水决定去广场炼体。
陆水刚刚离开没多久,慕雪就回来了。
主要是陆家二长老又找了陆家族长,然后陆族长现在躺着。
慕雪自然不会打扰爹娘的二人世界。
随后慕雪就来到了桌边,她自然看到了甜点,外加一张纸条。
“赠品?”慕雪看着甜点一点不信。
花雨雪季的甜点怎么可能是赠品?
陆水一个人的时候,从不吃甜点。
没有多想,慕雪直接打开包装,试着吃了一口。
只是刚刚吃了口,就感觉不怎么好吃。
味道没问题,那为什么不好吃呢?
不够甜?
很快慕雪就知道为什么了,然后带着甜点去找陆水。
她发现甜点果然还是看着陆水吃,才会甜到心里去。
丁凉看着自家小姐抱着甜点跑出去,觉得小姐恋爱了。
坠入了爱河。
她自然不能跟着去。
还是喂喂冰凤吧,好像好久没人喂它了。
冰凤干巴巴的看着丁凉,终于还是有人记起了它。
它身上流淌着高贵的凤血,然而一个个把它当小鸡养,喂食都不努力喂,亏它之前吃的多,经得起饿。
————
冥土。
冥土千羽之一名与重在疯狂的逃窜。
“都追了几天几夜,为什么它们还能这么追?”
名与重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些凶兽太猛了。
要不是他机智,早就被这些凶兽追上。
不过,他发现冥土最近的土地有些奇怪。
有新芽出现,天空偶尔还会下起雨来。
是真正的雨水,传说跟外面世界一样的普通雨水。
冥土仿佛在经历大变。
这种变化虽然有些突兀,但是看不到坏处。
对许多很多凶兽来说,是最喜欢的变化,新芽,植物,都有出现的迹象。
而他身为冥土的成员,凶兽是容不下。
它们不允许这里的变化被冥土的人毁掉,这是下意识的保护。
而且欲望非常强烈。
强烈到追杀了他几天几夜还在追杀。
这时候凶兽越来越近,再这样下去名与重觉得自己总有被追到的一天。
可是又无计可施。
他觉得是不是应该拼一把,赢了就是他耀眼的战绩,输了就是他死前辉煌的一战。
只是还在犹豫的名与重,突然间听到了大地在震动。
轰隆!
巨大的震动,直接传递了过来,名与重以及后面的凶兽全都受到了影响。
接着可怕的气息传了过来。
这气息让名与重甚至迈不动步伐。
冥土十殿。
这一瞬间,名与重就知道是谁在交战。
只有冥土十殿才有这种实力。
“为什么又打起来了?”
名与重自然无法理解,不过他发现这次离战场是不是有些近?
要死。
……
而在此时深海的冰川湖中,冰海女神又一次浮现了出来。
“冥土又一次出现了动荡,净土虽然没有,但是也不安静。”
“彼之海岸也跟着动荡。”
“刚刚好,让彼之海岸直接开启。”
谁都能等,他们不想等。
世界出现了变化,给他们带来了莫名的压力,现在他需要把目前的事确认一下。
陆水到底有没有问题。
彼之海岸开启,陆家会有大概率让陆水进去。
她没有针对任何人,所以,陆家绝对不会有什么防备。
当然,她不确定这件事能不能顺利进行,如果陆水不去,她等于白忙活一场。
但是这是最谨慎得办法。
决定是对方下的,自然不会让对方有足够的警惕心。
“一切都是顺势而为。”
彼之海岸开启,是净土跟冥土的问题。
她就是推了一把。
后面就只能等待结果。
暗黑破壞神之魔神終結者
不亲自试探下陆水,她不安心。
随后冰海女神便沉入了湖底。
她的力量同样作用在无尽深海之上,彼之海岸的入口在快速开启。
净土与冥土的月光,在彼之海岸呈现。
这一刻名与重也察觉到了天空变化,天空仿佛出现了月光。
不,是双月。
“彼之海岸开启了?”
名与重不明所以,但是他发现有一道月光射向了他,以及他身后的兽群。
名与重:“……”
******
故事是我意外听到改编的。
有些感冒,所以更新慢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