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eig优美玄幻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1250 凌晨三點分享-ptmzw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把加尔布雷斯干掉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现在这个时间,麦克莱尔充斥着叛军,别说干掉加尔布雷斯,想找到加尔布雷斯都很困难,布拉德办公室或许可以做到,开普州政府想都别想。
可是要想获得布拉德办公室的帮助又谈何容易,南部非洲虽然是一个整体,开普州政府却和联邦政府格格不入,艾德蒙·劳之前拒绝司法部的介入,已经彻底斩断自己的后路,这时候去找布拉德办公室只能是自取其辱,州政府只能自己想办法。
就在艾德蒙·劳和麦肯齐密谋刺杀加尔布雷斯的时候,短短三天内,麦克莱尔的叛军总数已经增加到3000人,情况正在向不可控制的方向飞速发展。
“最多再有一个星期,我们的人数就能发展到一万人,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占领圣约翰港,制造更大的声势,公开提出我们的要求,叛军?别特么搞笑了,我们才不是叛军,我们只是不满开普州政府的暴政,希望脱离开普州,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加尔布雷斯今年刚满四十岁,他是个很有抱负的人,只可惜生不逢时,多次谋求竞选国会议员和州议员都没有成功。
加尔布雷斯并不傻,相反他是个很聪明的人,现在的南部非洲,敢造反的都是傻瓜,加尔布雷斯只是通过这种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
为了躲避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可能的打击,加尔布雷斯早就已经离开麦克莱尔,躲到麦克莱尔附近的山区里。
现在加尔布雷斯所在的营地大约只有不到500人,这些人才是加尔布雷斯的心腹。
“加尔布雷斯,你不可能成功的,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不会答应你的无理要求。”菲尔布恩是开普州政府内政部副部长,之前奉命来麦克莱尔和加尔布雷斯谈判,结果被加尔布雷斯扣押。
“艾德蒙·劳那个混蛋当然不会,不过联邦政府肯定会,联邦政府早就看你们这群混蛋不顺眼了,这是你们自己造成的。”加尔布雷斯得意洋洋,利用联邦政府和开普州之间的矛盾,他的确是有机会达成自己的目的。
“加尔布雷斯,你说对了一半,联邦政府确实和开普州政府之间有矛盾,不过你用这种方式绝对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否则就将后患无穷,永无宁日——”杜平脸色苍白,他看上去精神还不错,并没有受到叛军的暴力对待。
老子賺錢容易嗎! 扶風琉璃
“闭嘴杜,你最好答应我的要求,马上发电报给尼亚萨兰侯爵,告诉勋爵我的真实目的,否则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愉快了——”加尔布雷斯凶狠,他敢得罪艾德蒙·劳,但是不敢得罪罗克。
罗克的凶名,在南部非洲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给加尔布雷斯天大的胆子,加尔布雷斯也不敢公然举起反旗。
这也是杜平即便没有答应加尔布雷斯的要求,加尔布雷斯却不敢杀死杜平的真正原因。
“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脱离开普州成立东开普?你完全可以自己去找勋爵。”杜平冷笑,联邦政府确实是希望分拆开普州,但绝不是以这种方式。
“你以为我没找过?可惜尼亚萨兰侯爵对待我们这些白人,不是和对待你们这些华人一样好,菲尔布恩,你最好也给艾德蒙那个老家伙发个电报,有人希望看到我们白人自相残杀,所以艾德蒙那个老混蛋最好答应我的要求——”加尔布雷斯拥兵自重,他这也是明显的双标。
“先生——”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一位身穿前南部非洲远征军军官制服的人出现在门口。
“杨,快进来,有没有什么好消息?”加尔布雷斯满脸期待。
天誅道滅 天誅道滅
杨脸上的笑容很牵强。
加尔布雷斯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招呼杨坐下的时候,没忘记让人把菲尔布恩和杜平带走。
“我们需要更多的子弹——”杜平离开房间的手,只模模糊糊听到这么一句。
“子弹,我们需要更多的子弹——”杨满脸愁容,他的全名叫杨·范·里贝克
名字里既然带着“范”,那就表明杨是布尔裔,多半还是贵族出身。
“放心,我会想办法的——”加尔布雷斯满口应承,嘴里却有点发苦:“——不过在我们得到更多的子弹之前,要节省使用。”
南部非洲不允许民间拥有军用大威力武器,对于子弹的控制也同样很严格。
加尔布雷斯虽然通过一些特殊渠道购买了一些武器弹药,数量毕竟还是有限,并没有稳定的补给来源,不过这些事加尔布雷斯肯定不会和盘托出,他这个叛军首领既要组织后勤,又要稳定军心,也是真心不易。
“要让那些部队拥有更好的战斗力,就要对他们进行严格训练,他们中的很多人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武器,不接受充分的训练,一旦战斗发生——”杨眉头紧皱,现在叛军看上去声势浩大,实际上都是乌合之众,都不用说拥有飞机坦克的联邦正规军,即便是面对开普州国民警卫队的装甲车,恐怕也是一触即溃。
科技飞速发展的当下,造反已经是一件越来越不容易的事。
第二次布尔战争期间,布尔联军还有和英国远征军打游击的余地。
如果换成是现在,布尔联军恐怕也只能举手投降。
綜武俠論西毒吃蘿蔔的節奏 大團團
明朝的那些事兒
“别太在意,杨,如果真的战斗爆发,麦克莱尔的部队可以全部放弃,那些人都是炮灰,根本不值得信任。”加尔布雷斯已经做好放弃大部分叛军的准备,如果真面临联邦正规军的打击,那加尔布雷斯大不了离开南部非洲。
不过如果是面对开普州国民警卫队,加尔布雷斯认为叛军还是机会的。
“如果可以,我们应该和州政府谈判。”杨对叛军的前景不看好,加尔布雷斯是彻头彻尾的投机分子,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
“即便是谈判,我们也应该和联邦政府谈,而不是和开普州政府。”加尔布雷斯希望能和联邦政府对话,开普州政府肯定不会同意分拆开普州的,只有和联邦政府谈判才有这可能。
“那我们为什么不释放税务官先生呢,让税务官先生去比勒陀利亚,表明我们的善意。”杨积极建议,他参加过世界大战,对罗克的个人风格也很熟悉。
现在说白了罗克就是隔岸观火,如果开普州不能尽快平息叛乱,那罗克也不会任由失态继续发展。
等罗克派出部队进入开普州之后,那一切就无可挽回。
“哈,杨,这不是你擅长的事,你要做的是为我训练出一支战无不胜的部队,其他事由我负责。”加尔布雷斯肯定不放人,那样加尔布雷斯手中就一点筹码都没有了。
杜平被关押的房间距离加尔布雷斯的办公室不远,房间里的设施其实也不错,有桌子有床有卫生间,一日三餐会直接送进房间。
南部非洲永远不缺少食物,杜平的一日三餐,标准还是不错的,有蔬菜有肉有水果,营养还算充分。
虽然身陷囹圄,杜平并没有自暴自弃,他一日三餐之后除了阅读之外,还会进行大量的身体锻炼,这是他在尼亚萨兰大学养成的习惯,无论如何,首先要有一个好身体。
今天的晚餐还是挺丰盛的,除了鸡肉之外,杜平还得到了一条鱼。
晚饭之后,杜平把餐盘收拾好放在门洞内,轻轻敲敲门。
“先生,我要的书找到了吗?”
门外的手把餐盘收走,然后递进来一本书。
“谢谢,非常感谢——”杜平喜出望外,接过书的同时,递过去一枚五兰特面值的金币。
南部非洲是全世界唯一仍在流通金币的国家。
这是一本尼亚萨兰大学两个月前刊发的《细胞》杂志,杜平在尼亚萨兰大学读书时养成了良好的阅读习惯,这本杂志是杜平之前购买的,还没有来得及阅读,杜平就被加尔布雷斯扣押。
抚摸着崭新的杂志封面,闻着淡淡的油墨清香,杜平苦笑了下,随手翻开第一页。
让杜平惊讶的是,第一页被人用铅笔歪歪扭扭写了一行数字。
“F——”杜平瞬间失态,这本杂志他还没有来得及看,就被人随意涂鸦,杜平心中的愤怒,比被加尔布雷斯软禁更甚。
九轉雷神訣 鄧天
作为一个阅读爱好者,杜平无法忍受这种行为,他起身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橡皮,只能颓然无力回到书桌前。
1922.2.7-3:00
这明显是一个日期加时间的组合,杜平不知道是谁写下了这个时间,不过算一算,2月7号好像就是明天——
明天凌晨3点?
杜平看着这个时间陷入沉思,半响,杜平合上书页,在房间的空地上开始锻炼身体。
无论明天凌晨3点会发生什么,杜平都需要保持最佳状态。
一夜无话,凌晨3点,杜平的房门被人轻轻敲响。
“谁?”杜平一直没睡,早早在房间里等待。
“嘘——”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然后杜平面前就出现了三个黑衣人。
“别说话,跟我走——”黑衣人使用的是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