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fsm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第八百三十二章 萬惡的資本主義世界讀書-68hri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深夜,赫奇帕奇女生宿舍,艾琳娜和汉娜的房间。
不同于另外那些会统一熄灯的宿舍,这间双人宿舍的自由度明显要高得多。
虽然从明天开始,霍格沃茨就要重新开课了,但是房间里的几个女孩子暂时都没有什么睡意。
大家要么趴在床上,或者抱着毛绒玩具坐在地毯上,七嘴八舌地聊着天。
一代懶仙
伴随着话匣子逐渐打开,房间里的气氛很快变得热闹起来。
“是吗?这么说,艾琳娜,你们联手设计了一把尼可·勒梅教授?”
赫敏·格兰杰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手指玩着艾琳娜冰凉的银色长发。
“霍格沃茨与布斯巴顿时隔几个世界的交锋?所以,这其实是一场小规模的学术战争!”
“那倒也不是,只不过,从尼可·勒梅的性格分析,他大概率会直接选择投降。”
艾琳娜调整了一下背后的枕头,换了一个更舒适的位置,说道。
“四色定理并不是无解的,这一点丹妮洛娃应该多少了解过一些……但是,它的解法是基于电子计算机的100亿次计算,这也是首例通过有限计算得出的定理。类似于尼可·勒梅这样的大炼金术师,根本不可能用“科学炼金”的答案去回答“魔法炼金”的问题。”
獨行者
“那么一千多年前,拉文克劳女士真的有提出过这个猜想吗?”
丹妮洛娃好奇地仰起头,看着艾琳娜问道。
在她怀中,此时正抱着一个软软的、毛茸茸的金色小独角兽玩具。
这原本是艾琳娜为了讨好卢娜·洛夫古德,特意找人订制的毛绒玩具。
只不过出乎艾琳娜意料的是,卢娜居然破天荒地把这个她最喜欢的玩具递给了刚认识不久的小毛妹。
显而易见,这其中至少有一大半的原因来自于“魔王祭品”的同病相怜。
天眼
明明严格意义上来说,甚至比丹妮洛娃还要小上几天的卢娜,自从听到了关于阿历克赛教授、以及丹妮洛娃的些许故事后,恍惚发散的眼神难得变得认真起来。
在此后的交谈、言行之中,卢娜显然有些刻意在照顾女孩,以便能让她更快地融入到她们的小圈子中。
“噢?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艾琳娜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头顶上地小呆毛得意地左右摇晃着。
“你们应该也知道,霍格沃茨曾经经历过好几次争吵,四位创始人不止一次在争执中谈及分道扬镳,而在这个过程中,划分产权和所属显然是不可避免的话题——‘拿着各自的东西走’、‘混在一起的东西要划分清楚’……唯一的区别,不过在于如何去理解。”
“要知道……唔,谢谢……千年前的古英语与现在的语法可不完全一样”
腹黑總裁要抱抱
艾琳娜张开嘴接住汉娜递过来的葡萄,含糊不清地说道,“简单词语经过组合,经过分析考证,可以发掘出更深刻的含义,我们不过是根据古籍进行了阅读理解罢了。”
“嗯,我明白!这就跟艾琳娜你平时骗人的时候一样,对吧?”
汉娜幽幽地说道,差点没忍住把手中的葡萄捏碎掉。
作为三人组之中最憨憨的那一个,她对于这点的感触太深了。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面,汉娜不记得自己被这几个坏家伙忽悠了多少次了,尤其是在霍格沃茨厨房试菜方面,直到参加完黑魔王考验,她才知道那个蟹腿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毛团子从来不说谎话,这只黑了心的蛆从来都是调整了真相的顺序。
不过万幸的是,汉娜已经找到了应对办法——放弃思考,拉着小姐妹们下水就好。
“这也不算骗嘛,这是……艺术?”
艾琳娜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转过头看向丹妮洛娃,神色一正。
“总而言之,丹妮,我说这些并不是认为你帮高年级学姐们开门有什么不对,但是你在方式上可能要变一变——在遥远的东方有这样一句谚语:【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倘若你只是把过程、答案告诉大家,那么你不过是她们眼中的一把钥匙,仅此而已。”
艾琳娜凑到“小钥匙”面前,湖蓝色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严肃地说道。
“而一旦大家对你形成了依赖感,她们甚至连基础的逻辑能力都会下降。”
“诶,那我……应该怎么办?”
丹妮洛娃有些害怕地抱紧了怀中的独角兽玩偶。
“很简单,教给她们基础理论和概念,”艾琳娜打了个响指,愉快地说道,“你甚至可以让阿历克赛教授整理几份练习题,让她们得以真正地掌握那些知识。倘若有人质疑,你也大可以把这一切推到教授身上——我想,你爸爸应该也不希望看到你帮人作弊吧?”
“我没有帮人作弊。我只是——”
丹妮洛娃宛若被针刺了一下,语速加快,声音中不自觉带上了些许弹舌。
“当然,你之前只不过是被高年级学姐们利用了而已。”
艾琳娜简单明确地说,“霍格沃茨之中,可是相当复杂危险的,你首先要小心——”
“首先——你就要小心这只白毛团子!”
还没等艾琳娜把话说完,卢娜·洛夫古德没好气地说道,伸出手宛若鸡妈妈一样护住了身后那只瑟瑟发抖的“鹰环小钥匙”,两只眼睛严肃地望着艾琳娜。
“别吓唬她了,你之前不是答应了丹妮的父亲,会好好照顾她的吗?”
丹妮洛娃心头涌起了一股对卢娜的感激之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洛夫古德小姐一直那么照顾她,但是丹妮洛娃很清楚,倘若不是为了帮她说话,按照卢娜此前的高冷性格,根本不会在这种时候插话。
而另一方面,面对卢娜·洛夫古德银白色的眼睛,艾琳娜有些心虚的移开视线。
她当然知道小月亮的不满情绪是为什么,毕竟这段时间以来,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肩上的任务并没有如同此前那样降低,随着《唱唱反调》编辑部的扩张,以及某些额外的工作安排,洛夫古德先生差不多快被压榨成家养小精灵一样的工具人了。
尽管她确实有好好照顾小卢娜,但是关于卢娜的请求,她显然有些食言了。
在第三代黑魔王的势力架构拼图中,足以信赖、并且委以重任的巫师并不算太多,绝大部分巫师或多或少并不直属于她,更类似于老萝卜、老土豆暂时借给她的前朝老臣。
而作为“外戚”的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显然是少数烙印着她标签的核心成员。
只不过关于这些事情,艾琳娜自然也没办法仔细跟卢娜解释,毕竟这些事情大多是一种萦绕在三位魔王之间、所有若无的微妙默契,并不适合摊开来讨论。
说实话,自从卢娜开始长个子之后,她的威严一直在下降。
“或许,我们应该先去洗澡了?”
艾琳娜呆毛抖动了一下,有些生硬地提议道。
“复议!今天可出了不少汗!”
不出意外,汉娜首先从床上跳了下来。
仁者天下 洛水之殤
“正好,我们房间里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盥洗室,大家一起去怎么样?”
相比起另外几个女孩子,汉娜·艾博世界中的快乐从来很简单。
至少她总算有一次可以扬眉吐气的战场了,毕竟……铁憨憨的目光缓缓扫过房间里平平无奇的闺蜜们,眼神里写满了挑衅——聪明又怎么样?还不是群幼稚的小女孩。
没有理会汉娜眼神中的挑衅,赫敏舒展了一下身子,站起身走到盥洗室门口张望了一下。
下一刻,就好像是中了石化咒,赫敏·格兰杰整个人直接呆在了原地,。
赫敏的第一反应就是,白毛团子一定又偷偷动用了什么特权。
紧接着,赫敏的脑海里就开始争吵着,是不是应该艾琳娜答应之前的建议,在赫奇帕奇学院准备几套换洗衣服,同时每过一段时间就在这边偷偷过夜。
映入她眼帘的,与其说这是一个豪华的浴室,不如说是……
一个,豪华到极点的小型游泳池?!
軍婚燃燒:媳婦太彪悍
在半弧形的穹顶上,点着魔法蜡烛的豪华枝形吊灯给房间里投下温馨的柔光,浴室之中的每件东西都是用雪白的大理石做成的。包括中间那个陷入地面的浴池,它就像一个长方形的游泳池,最离谱的莫过于,在尽头甚至还真的有一块跳水板。
浴池边上大约有一百个金色的龙头,每个龙头的把手上都镶着一块不同颜色的宝石。
窗户上挂着雪白的亚麻窗帘;一大堆松软的白毛巾放在一个墙角。
只不过,浴室倒不是很深。赫敏目测大概也就半米到一米高度,哪怕是艾琳娜·卡斯兰娜踮起脚应该也能在池子底下踩实,倘若说要用来游泳的话,只能说勉强。
但是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显然都与她身后那个温馨狭小的赫奇帕奇双人间格格不入。
“这里是……”
赫敏愣了愣神,旋即飞快地转过头看向后边那只白毛团子。
“艾琳娜,你该不会是又用了那个……幻象魔法吧?”
她可不是汉娜·艾博那样神经大条的傻妞,这样规格的盥洗室,根本不可能是什么赫奇帕奇学院双人间的配置,倘若不同学院区别那么明显,她明天就去办理转院!
“二元倒回架构改造魔法只能影响视觉,不会影响其他的感知。”
卢娜走上前去,左右张望着,她的脚步声在四壁回响。
这个盥洗室确实豪华漂亮——卢娜还从来没在这样舒服漂亮的地方洗过澡,她几乎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这让她想起了妈妈曾经在她耳边讲过的那些童话。
卢娜走到浴池旁边,随手拧开了几个水龙头。
伴随着蒸腾而温暖的水雾,其中一个金色龙头喷出鬼飞球那么大的粉红色和天蓝色泡泡;另一个则喷出了晶莹剔透的、又密又厚的泡沫,看起来似乎可以把她们托在水面。
“水温很合适,这次是真的哦,赫敏。”卢娜回过头,语气笃定地说道。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不就是之前看了几次过场动画嘛,而且我也道歉……”
艾琳娜有些闷闷不乐地小声嘀咕了一句,视线触及到赫敏冰冷的眼神,头顶上的小呆毛猛地打了个激灵,迅速停止了狡辩的想法,指了指胸口霍格沃茨校徽解释道。
晚安王子殿下
“我刚才不是说过,今年开始,我会担任霍格沃茨的首任学院长。作为介于学生与教授之间的特殊岗位,有点特权也是情理之中的啊——而这个豪华盥洗室就是我给自己申请的唯一福利——规格参照霍格沃茨级长浴室,但是这里只专属于我……还有汉娜。”
艾琳娜稍微停顿了一下,咬了咬舌头,飞快地补充了一句。
“唔,我是说……当然了,还有赫敏、卢娜……丹妮洛娃你也是……”
“等等……我们是,一起洗?!”
听到自己的名字,丹妮洛娃终于从眼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作为一名从小在前苏联长大的女孩,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奢侈到极点的场景,哪怕是曾经那些批判资本主义奢靡的报告,也描述不出这样具有冲击力的盥洗室。
这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世界吗?
啪嗒。
这是艾琳娜把门反锁的声音。
无形的魔法防护在一瞬间激发,哪怕是幽灵也无法穿越墙壁,所有的探寻魔法、传送魔法全都被冻结住了。
除了艾琳娜和邓布利多外,再没有第二个人能解开门锁。
“好了,现在这里就是我们的世界了!”
艾琳娜兴高采烈地跳着,发出兴奋的愉悦笑声,飞快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丢在旁边的衣物篓中,光着身子直接走进了已经堆满了厚厚泡泡的浴池之中。
“快点吧,丹妮洛娃,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汉娜也已经脱光了,大咧咧地揉了揉“小钥匙”红红的脸颊,做出帮着丹妮洛娃把身上衣服脱掉的架势。
至于另一边,赫敏此时已经熟练地挽起了头发,拿着一条松软的毛巾放在浴池边,稍微试探了几下水温之后,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埋进了香喷喷的泡泡中。
经过了一学期的多人共浴之后,她们已经习惯了大家一起洗澡搓泡泡的情况。
在魔法界之中,类似于韦斯莱一家那样人丁兴旺的家庭实在太少了,对于绝大部分小巫师、乃至于非魔法界的孩子而言,这样姐妹们之间的浴室玩闹几乎难以想象。
“这……”
丹妮洛娃有些迟疑地站在水池旁边。
虽然她已经是一名女巫,并且也算是这些学姐们的朋友了,但是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快进到泡在一起洗澡,这还是让从小接受古板教育的丹妮洛娃有些犹豫……
况且,身边这位汉娜·艾博学姐……给人的压力也太大了吧?
丹妮洛娃看了一眼不远处,艾琳娜、赫敏、卢娜三人此时已经埋在了厚厚的泡泡中,只剩下一个脑袋,萦绕的雾气之中,偶尔传来几声让人向往欢乐的打闹声。
“但是……”
“不用不好意思啦,rua,我来帮你好了……”
还没等丹妮洛娃想出理由去拒绝,汉娜笑嘻嘻地伸出手,就仿佛是去年艾琳娜那样,帮着丹妮洛娃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在如尼魔文的加持下,别说是尚未发育的丹妮洛娃,哪怕是已经化身成极地母熊的俄罗斯妇女,可能也没有什么可以反抗的余地。
“哇,丹妮洛娃,没想到你的身材这么好!”
汉娜双眼放光地赞叹了一声,终于,她在浴室中有盟友了。
不得不承认,某些属性在潜移默化间还是会传染的。
尤其是本来从小就在破釜酒吧长大的看板娘,在某位白毛团子的影响下,汉娜在浴室之中已经变成了T0级的女流氓。
“呜呜,别这样一直盯着我看……”
面对这种赤裸裸的调戏,丹妮洛娃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还没等汉娜继续说话,女孩逃命似地朝着不远处氤氲的泡泡浴池中跑去,在她看来,至少在这个浴室中,待在那位看起来仿佛小孩子一样的艾琳娜,应该是最安全的吧?
只不过……
“啊,原来你是这样的丹妮洛娃……”
“卢娜姐姐,帮帮我……”
“艾琳娜,她现在应该算是汉娜一边的吧?”
“咦、咦咦咦——”
就这样,在女孩子们欢乐的打闹声中,时间悄无声息的滑向了第二天。
————
————
咕吖!大章!总觉得~这种剧情,写起来莫名的顺手……但愿不会被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