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hx7精品都市言情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txt-第1161章 宮野志保,登場!展示-y1hhk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叮铃铃~”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花千骨番外之情 颯音more
戴着口罩的“小哀”拿起电话,说道:
“阿笠博士家,请问有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传来了“新出智明”温和的声音:
“我是新出。”
“那么晚了还打扰你们,真是抱歉。”
表达完歉意,“新出智明”就直接进入正题:
“请问,阿笠博士他在么?”
回头看了眼正在播放录音带的录音机,“小哀”回答道:
“博士他不在。”
“他应该是和江户川同学一起出去了。”
闻言,“新出智明”有些疑惑。
他不解的问道:
“出去了?”
“可是我明明听见他们的声音啊?”
“那个是录音带的声音。”
回了一句后,“小哀”坐回沙发上,按下录音机的暂停键。
对话声戛然而止。
她这才继续说道:
幻想鄉玩家
“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花样。”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放录音。”
解释完,“小哀”就问道:
“你找博士有什么事么?”
见阿笠博士和柯南都不在家,“新出智明”才说出自己的来意:
“其实,我是想找你的。”
“因为上次在商场看到你的时候,你的感冒还挺严重的。”
“而且听声音,你现在感冒应该还没好吧?”
“今天我正好有空。”
“所以就想让你到设备更为完善的医院去检查一下。”
“我问了一下我一个在医院工作的同学。”
“他说他过两天要出差,就只有今天晚上有空。”
“虽然有些突然,但我想问一下,我现在去接你可以么?”
“等一会儿我再打电话和阿笠博士说一声。”
或许是觉得这件事确实太过突然,“新出智明”还补充了一句:
“当然,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就不用勉强了。”
財迷王妃很傾 櫻苒
“等过几天你可以拿着我写的介绍信去其它医院。”
仿佛是在思考。
过了一会儿,小哀才回应道:
“我倒是无所谓。”
“虽然我不喜欢别人帮我做决定,不过我确实感觉感冒似乎有加重的迹象。”
闻言,“新出智明”仿佛松了一口气。
他说道:
“那就这么决定了。”
“我半个小时左右应该就能到你那边。”
“你可以先准备一下。”
“等我到了,我们就直接出发去医院。”
“知道了。”“小哀”回应道。
“那待会儿再见咯。”“新出智明”说道。

“那待会儿再见咯。”
听到从耳麦里传出来的声音,朱蒂唇角微微上扬。
她从椅子上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四十分钟转瞬即逝。
“叮咚~”
“叮咚~”
听见门铃声,“小哀”没有放下防盗链,而是直接推开门。
站在门外的并不是和“她”约好的“新出智明。”
而是朱蒂。
異界都市之神遊 明宇
看到朱蒂时,“小哀”瞳孔微缩,作势就想关上门。
但或许是因为身体有恙的缘故,朱蒂的动作稍快一些。
用手抓住门,脚抵在门缝处。
阻止小哀将门关上后,朱蒂满怀歉意的解释道:
最強傀儡師 龍足
“Oh~”
“Sorry!”
“让你吓了一跳,真是对不起。”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我和新出医生是帝丹高中的同时,是个英语老师。”
“他的车子在半路出了一点故障。”
“所以他就拜托我过来接你。”
“不知道你可不可以把防盗链打开呢?”
盯着朱蒂看了一会儿后,“小哀”还是打开防盗链,走了出去。

“新出智明”在路上遇见了出了意外的车辆。
加上后面有车不能掉头,无奈之下被堵了一会儿。
親親狐夫,彬彬有禮 公長尊
他这时才把车开到阿笠博士家附近。
抬起手看了下现在的时间后,“新出智明”有些无奈的说道:
“啊,比约定好的时间晚了一点啊。”
他刚拐过一个弯,准备开到阿笠博士家门口。
可就在此时,他看见他的同事,朱蒂老师接走了“小哀”。
微微皱了下眉头后,“新出智明”就直接开车跟了上去。

海賊之水神共工
与此同时。
事务所三楼,易容成光佑的小哀才刚刚醒来。
她用手扶着额,摇了摇头后,轻声的喊了光佑的名字:
“光佑…”
天下節度
她并没有责怪光佑,只是觉得光佑很了解她。
事先就猜到她要跟过去帮忙。
特意在便当里加了些让人睡着的药物。
稍微缓过神后,小哀看了下现在的时间。
又透过窗,看了眼窗外的天空。
“应该还来得及。”小哀微眯着眼,轻声说道。
幸好她没有把便当全部吃完。
怦然星動:早安,國民男神
要是把便当全部吃完,估计她得睡几个小时才能醒。
到时候,就算一切都还没结束,她也来不及。
她先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
到卫生间把脸上的妆容洗掉。
恢复成“灰原哀”的模样。
随后,小哀又回到房间,所有东西都放在书桌上。
做好一些准备工作后,她拿着一颗解药躺到光佑的床上。
没有丝毫犹豫,小哀直接将解药吞下。
解药的生效速度远比光佑往便当里加的药物来得快。
刚吞下没几秒,一股股剧痛如潮水般从身体各处袭来。
痛!
很痛!
尤其是骨头。
就像是被液压机碾碎,下一秒又瞬间复原,然后再次被碾碎。
痛楚没有给小哀一丝喘息的机会。
仅仅是坚持了几十秒钟,小哀就因为剧痛而晕了过去。
虽然她人已经昏迷,可药效仍然在发挥作用。
而她的身体,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变化。
几分钟后,“灰原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宫野志保”。
那些痛楚来的突然,可走的一点也不突然,消失的非常缓慢。
又过了快十分钟,小哀才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
仍然很痛。
可比起刚服下解药的时候,无疑好了很多。
或许是因为经历过解药生效时剧痛,小哀感觉此时的疼痛也并非难以接受。
她想要捂头、想要起身、想要跟上光佑,去做她力所能及的事情。
可她刚醒过来,身体也才刚刚回复,完全无法挪动手脚。
身体短时间内似乎失去了控制。
在这无法动弹的时候,小哀的思维仍然活跃:
“成功了…”
冷醫虐
“什么时候了?”
“一切都结束了么?”
“他还好么?”
“还是说,一切都还没开始。”
“光佑,你说要和我一起面对的,可不能食言啊!”
“我很快就会去找你的。”
“希望你平安无事啊…”
她合上双眼,顶着全身一阵阵不停袭来的抽痛,一次次的尝试重新取得身体的控制权。
终于,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三分钟后,小哀…
不,宫野志保重新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
虽然还不是很有力气,可足够支撑她从床上起身。
她费力的从床上爬起来,换上她事先准备好的衣服。
尽管之前穿的是光佑衣服里弹力较好的,可在恢复“宫野志保”后,也勒的她有些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