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07好文筆的小說 輪迴之道友留步 愛下-第四百九十章 什麼叫懲罰-xfjqd

輪迴之道友留步
小說推薦輪迴之道友留步
如今的猴子,可不是当年的美猴王,自然没有那些威风。
在被老神仙无缘无故的拒之门外之后,整个猴都陷入了萎靡不振的状态之中,整日茶不思饭不想,红牡丹偷偷下来看过猴子,原本还圆润的猴子,日渐消瘦,骨瘦如柴,似乎一夜之间丧失了几许存活下去的希望。
“师尊,您为什么要把猴子赶出去呢?”红牡丹有些不理解师尊的作为,毕竟从一开始看,师尊的初衷就是要收猴子为徒的,现在又闹了这样一出,红牡丹不能接受。
誤惹豪門:總裁放開我 淺薔薇
“都说女生外向,贫道还不相信,如今算是见识到了。”申道长笑骂了一句,对着红牡丹说道:“贫道今天如果告诉你就是不收他入门墙,你待如何?”
红牡丹神情一挫,眼角已经带上了泪珠。
總裁的隱婚前妻
申道长把手一挥,将红牡丹也赶出了门外,厉声道:“要哭去外面哭。”
我有一座軍火庫
“哎呦。”
红牡丹落地之后一个翻滚,再探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师尊已经关上了司法神殿的大门,自己竟然被师尊一袖子赶出了神殿???
“师尊,弟子知错了!”
红牡丹爬起来跪在大门外,高声道。
可惜并没有人回应。
红牡丹示意守门的神将通融一下,把殿门打开,神将只能是无动于衷,虽然同情红牡丹的遭遇,但还是忠于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有申道长点头,是万万不能将房门打开的。
“师尊,你要是不开门,弟子可就下界去了!”
红牡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只是话一出口,便已是后悔,正在心惊肉跳的时候,就听到高墙内传来一道严厉的声音:“滚!”
“师尊?!!”
红牡丹这下子眼眶是真的红了,入门这么长时间,她还是第一次被师尊骂,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就全涌了上来,扭头就跑…
“师尊,师姐她也是一时冲动…”看到了一切的林朝英,尝试着向申道长求情,但对上申道长双目的时候,便下意识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说啊,怎么不说话了?”
申道长的声音传入了林朝英的耳朵中,林朝英把头压的更低,生怕自己也被师尊责罚,毕竟红牡丹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毕竟自己入门不久,入门之后也整日都在研究“香火”,与师尊接触的时日也并不算长,没有看到师尊喜怒无常的一面,将师尊误认为是个和蔼可亲的长者也很正常,如今却是要多长个心眼了。
“嗯?”
师尊的声音,再次从自己的心底响起。
林朝英稍稍挪动脚步,此刻只觉着自己不应该这里,刚才就不应该开口说话。
已经有些绷不住的申道长,看着愈发谨小慎微的林朝英,终于还是笑着道:“抬起头来。”
言出法随。
林朝英,抬起了自己并不想抬起的头,心中暗道:这不是犯规么?
这一刻,申道长似乎也感受到了当年元始天尊支配自己的快感,确实有些上瘾。
“刚才想说什么?”申道长笑容看似非常和善,但是在林朝英的心里,味道已经不对,总觉着师尊笑里藏刀,另有所图。
但师尊的话,又另有一种魔力,让她无法抗拒,按理说她身为旱魃,早已经对幻术一类的道法免疫,可此刻还是下意识开口道:“弟子觉着师尊刚才不应该处罚牡丹师姐。”
话音一落,刚才被人控制的感觉顿时消散一空,林朝英心中一颤,也不知说出了心里话的自己,会遭受到怎样的处罚。
不论如何,林朝英已经做好了迎接雷电的准备,但…
申道长笑着问道:“你为什么认为那会是对牡丹的处罚?”
林朝英先在脑子里思索了一下这一句话中是否存在着什么陷阱,有深层次考虑了一下师尊为什么没有直接发火,最后并无所得…师尊问话不能不答,只好强撑着道:“这难道不是惩罚么?”
申道长收敛了嘴角的笑意,神情忽然变的严肃起来,林朝英也瞬间把身体绷紧,站得笔直,等候师尊的训斥。
“把她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这才叫惩罚。”
“把她逐出师门,永世不得返回,这也叫惩罚。”
“让她永远不跟猴子见面…或许也算是惩罚。”
林朝英似乎懂了些什么。
“当师傅的打骂两句如果就叫惩罚,天底下还有什么师徒?”申道长对着林朝英招招手,示意她近前来。
林朝英向前挪动了几步,走到申道长的面前。
“哎呀!”
吃了师尊一个脑瓜崩。
“可是师尊,弟子还是想不明白,您为什么要…”
“她的心全在那猴子身上,为师嫌她没出息,干脆放她出去野几天,等玉帝闻起来,也不算是范了天条,毕竟…明面上她已经被为师赶出了司法神殿,就不算是天上的女仙,不是仙…自然就不用受到天条约束…你不妨猜猜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个不用猜。”林朝英眨眨眼,道:“师姐一定是去了五指山!”
申道长之所以把红牡丹也赶下去,完全是因为发现这猴子并一点儿想要重新振作的起来的意思。
对于雄性生物来说,还是需要雌性生物的刺激,才能够激发出更多的潜能。
所以,申道长派出了红牡丹,当然,红牡丹也并不知道自己的潜藏任务,申道长之所以没有告知红牡丹,也是希望这一段经历更加的真实一些,申道长也想要看看,他们两个究竟能走到何种程度。
……
霸海屠龍
五指山,中指山巅。
“喂!”已经把收敛个七七八八的红牡丹,照着正在山巅萎靡不振的猴子的臀部,狠狠的踢了一脚,道:“你个没出息的,不是要拜师学艺么,躺在这里就有人教你本事了么?”
“老祖把我赶出来了。”猴子面色悲苦。
红牡丹心道:俺也一样。
但这话不能说,否则猴子一定会因为连累了自己而更加内疚,便强颜欢笑,道:“我给你讲过的故事,你都忘记了么?”
“你讲的故事太多了,我也不清楚还记得多少。”猴子盘坐在红牡丹对面,今日红牡丹摘下了面纱,它却不敢多看一眼。
“捡你记着的,讲给我听。”
猴子顿时抓耳挠腮,完全不明白她今日忽然出现是闹哪一出。
從白蛇開始崛起 暗金香
“不用着急,慢慢来,我放了几天假,专程下来抽查你的功课如何。”红牡丹嘴里也没有几句实话,其实还是希望猴子不论如何能够振作起来。
“好…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