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47h7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高武大師討論-939 對抗元老相伴-3ycss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联盟这边,对于招生的情况非常的重视,执行的也非常的优秀了。
仅仅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最顶尖的一批青年才俊,就跟联盟签订了协议,并完成了考核。
紧接着,联盟又开始进行普招。
普招就是报名、考核。
考核通过,即算是联盟的学员。
这样的普招,主要是网罗“沧海遗珠”以及水平扎实的人。
毕竟,最顶尖的青年才俊就那么多,远远不能满足联盟的招生需求,而一流水平的学员,也是联盟急需的。
因为联盟的声誉,再加上宣传到位,所以,报名联盟的人很多。
總裁的獎品新娘 墨小小
而联盟将其中的优秀者尽数收入囊中。
反观炼器协会,这又是失望的一年。
炼器协会当然不可能有联盟这么有干劲,联盟做的事情,他们统统都没有做。
他们依然像往常一样,设置报名点,然后就等着学生来报名。
这样的工作,基本上就是个形式。
协会是什么声誉?
这么多年了,有几个通过正常考核进入协会的人?
说白了,大家根本就不信任协会。
倘若有没有进一步的宣传,学生根本不会考虑协会。
就连那些被联盟淘汰的学生,也大多都不去考虑协会。
因而,今年,协会招生虽然进行的比较早,消息也提前公布了出去,但是报名的情况却依然是相当的糟糕。
穿越良緣之鎮南王妃 三木遊遊
而这,当然是下面人故意的。
去年,宗湘和北伟处理了一大批负责招生工作的人,引得许多人怨憎。
黑總裁的奪愛新娘
而下面人其实是攻守同盟。
最強棄 鵝是老
所以,今年,他们故意如此,消极工作。
上面吩咐去招新,他们就去了;上面让考核,他们也考核;上面让干嘛,他们就干嘛,但他们从来不会积极的去干,全都是被动的做事。
协会的名声差,他们不知道么?
他们当然知道。
有没有办法克服呢?其实有的是办法。
但他们不会去做。
说白了,他们就是想摆烂。
他们就是想把这个烂,摆出来给宗湘和北伟看。
他们就是想故意如此,看看元老你们怎么处理。
如此消极的做事,结果当然惨不忍睹。
最终,协会招收上来,勉强合格的人,居然没超过30个。
要知道,原计划是要招收800人。
结果,只有区区30个。
而在联盟那边,计划招生300人,最后招收了350人,因为这批人确实优秀,联盟实在不舍得放弃任何一个,宁愿承受点压力,多扩编50个名额。
宗湘和北伟当然要调查此事。
情况也很明白,主要就是两点。
轉世魔刀 細雨潤堤
其一,协会的名声确实差。
过往多年积累出来的恶名,让学生不信任协会。
所以,今天的这批毕业生,第一选择是联盟,第二选择是散圈。
如果联盟和散圈都不行,他们就进入社会。
只有少数人,愿意来协会试一试。
而这些人的共同点,就是家庭宽裕。
协会的坏名声不仅仅体现在招生无规则,同样也体现在,内部倾轧,所以,没有家底的人,宁愿放弃炼器,也不愿意去协会。
放弃炼器,还可以进入好单位。
倘若进入协会,那是有极大概率被耽搁。
青春,谁都耽搁不起。
只有那些家庭优渥,有底气的人,才敢去协会试一试。因为有家底,所以,他们没那么害怕,即便协会不在他们身上投入资源,他们也有家底做支撑,有机会创出一条路来。
当然,这样的人不多,所以,仅仅只招收了30人。
而即便是这30人,其实也是联盟和散圈挑剩下的,其水平很难令人满意。
当然,这是客观原因,却不是唯一原因。
宗湘和北伟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个短板又不是不能克服。
多在学生中做宣传,多做些承诺,不就行了吗?
不可能影响所有人,但多少能影响一批人吧。
只要好好去做,岂能如此难堪?
现在,该怎么办呢?
了解到情况的宗湘和北伟,相当的愤怒。
他们再一次的处理了招生方面的人,因为他们也知道,这批人就是故意消极。
而名额未满怎么办?
有人提议,还是补充一下。
但宗湘和北伟都铁了心,坚决不补充。
这所谓的补充,当然又是金钱户和关系户。
去年就杜绝的事情,今年不能再犯。
而两位创始元老如此决绝,自然让不满的情绪进一步的发酵了。
下面人的心理,跟去年一模一样。
不满情绪越发积累,对抗的心理也越发的严重。
宗湘和北伟也已经感觉到,下面人不可信了。
这就是组织臃肿、内部腐化的结果。
每个人都自私自利,每个人都从自己的利益和喜好出发,全然不顾组织利益。
而现在,整个组织,都已经病入膏肓了。
宗湘和北伟意识到,已经不能将事情交给下面人去做,因为他们一定会搞砸。
下次的招新,需要他们亲自负责。
这事情,交给谁负责都做不好,只能他们亲自坐镇、亲自督促、亲自部署、亲自负责。
而区区招生小时,都发展到这一步,发展到需要创始元老亲自出马的地步,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
悲哀!
看到自己创办的组织沦落成如今的模样,简直就是悲哀。
两人创始人,都开始厌恶炼器协会。
以前,他们对协会的事情倒也知情,但心里总是会想,这么大的组织,出现这样的事情,那是在所难免的嘛。
现在,他们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在所难免。
这是整个组织都废掉了。
炼器协会,已经腐化堕落至极。
组织的成员,也根本就不在乎组织的利益。
组织的成员,也完全不在意纪律和规则。
他们甚至连创始元老都不在意。
需要用的时候,他们将元老的名字抬出来;跟自己私人利益相违背时,他们丝毫不惧怕跟元老对抗。
两年了,两次类似的事情。
这就是下面人再跟元老对抗,而且丝毫不在意元老的脸面和权威。
他们打的,就是元老的脸面和权威。
对待元老都是如此,对待别的事情,恐怕更是难以想象的穷凶恶极。
简直是不可救药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