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jah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 起點-第1942章 藥丸要完看書-ercko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第二天一早,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缓缓洒在地上,陆生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说实在的,陆生之前甚至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死了,从昨天晚上所经历的一切,他几乎已经放弃了挣扎。
也是万万没想到,在他即将闭上眼睛的一刻,一个穿着跟他相同衣服的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人身上似乎带着急救包,帮自己临时做了止血,可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实在就有点记不太清楚了。
因为当时他身上流血太多了,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最后还能保住一条命,他自己都有点想不起来了。
但现在看起来,自己并没有死,趴在床上依旧能感受到身后传来的阵阵撕裂痛感,手上还扎着一根针管,一个瓶子挂在房梁上,浑身上下的剧痛,让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依旧还活着。
“这是哪?”
陆生十分吃力的张开嘴,喉咙嘶哑着说道:“我还活着?”
丁凡手里端着一个小碗,似乎还在吃着什么东西,走到他身边先检查了一下药瓶子,随后才说道:“放心吧,阎王殿才没有这么寒酸那,这是我找的临时落脚地,暂时躲在这里,才能保证没有人能找到我们。”
陆生对于眼前的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之前也见过几个类似自己这种的人,但那时候见面都是竞争对手,可从来不会出现有人救死扶伤的时候。
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已经习以为常,好像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让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甚至有了一种见惯生死的感觉。
網遊末世系統
在这些人中间,从来就不会有信任,有的只是尔虞我诈,和生死博弈,在这个游戏当中,没有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最強棄少之拳路通天
慕川向晚
不得不说,丁凡完全不像是参与游戏的人,在这些人当中,他绝对算是一个例外。
“为什么救我?”陆生完全想不明白这一点,看向丁凡的时候,眼神中依旧带着一点防备,哪怕是昨天这个人救了自己。
在这个游戏当中,没有一点防备的人,早就已经淘汰出局了,不想死就最好不好太相信别人。
軍婚,嬌妻撩人 若愛無痕
丁凡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随后坐在一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其实很简单,你跟那些人不一样,你身上就没有那股子血腥味,手上还没有沾过人命。”
“其实在你跟那个大汉动手的时候,我就已经到了,按照你的身手,其实你想杀他的话,也未必做不到,可是我看过那个大汉身上的伤口,刀伤角度十分刁钻,可每一刀都不会伤筋动骨,其中有三个位置,刀伤在深一点,就足够致命了,但这三处刀伤很轻,说明你不想杀人。”
“就冲这一点,我就觉得你跟他们不一样,应该留你一命!”
丁凡这话,陆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现在他可以松一口气了。
至少这个人救了自己回来,如果他刚刚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个人还真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在所有人参与者中间,不愿意出手杀人的,绝对没有几个。
他之前可是亲眼见过有人为了利益,出手杀了自己身边的人。
在这个游戏当中,很少有什么信任之类的东西存在,原本两个人之间相互协作,却在拿到东西之后,相互杀戮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整个游戏当中,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疯狂当中,眼中早就没有什么人性之类的东西。
“你这个人还真是奇怪,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一个会参与这种游戏的人!”陆生吃力的将手上的针管拔下,还想从地上爬起来,但背上的伤却让他活动十分吃力。
丁凡放下手上的大碗,伸手搀扶了他一把说道:“我看你现在还是不要乱动的好,你现在的身体,根本就走不了,昨天晚上你失血过多,我只能将你的伤口缝合好,但没有地方给你找血浆,勉强给你用点葡萄糖而已,你现在的状况连这个危房区都走不出去!”
陆生现在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就连站起身都做不到,但他有更加急切要去做的事情,只能吃力的靠在一边。
“别勉强了,我看你也跟那些人也有点不一样,为什么要跟这帮疯子抢饭吃那?”丁凡对这个陆生实在有点看不透,明明跟这些家伙都不是一路人,偏偏他就非要跟这些人混在一起。
在丁凡看来,这些人收到短信之后,就好像一群疯狗闻到了肉香味,一个个都疯了一样,扑上去,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打破了头也要疯抢进去。
就昨天晚上来说,至少有五六个人会死在这一场争斗中,还有无数带着伤离开的。
妖孽後衛 九楓錢
真不知道这些人都究竟是为了什么东西,一个个连命都不要了。
都市尋美記
陆生脸色惨白的靠在一边的墙壁上,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才开口说道:“人都是有所求的,我也一样,有放不下的东西。”
“他们大多数都为了钱,可我要的是命!”
既然说道这里了,丁凡顺势将口袋里的一个小瓶子拿出摆在地上问道:“你来的比较早,知道这东西是做什么的吗?”
陆生本来并没有在意丁凡拿出来的究竟是什么,可看到他手上的小瓶子之后,顿时没有办在冷静了,激动的指着瓶子,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一看到他的神态动作,丁凡好像一下就明白了,这小子之前拼命就是为了这东西。
别人拿到这东西的作用是什么,他还不太知道,但陆生想要这东西,一定不是为了钱,而且他刚刚说自己是为了命才跟这些人硬拼的,难不成这个小药丸是什么救命的药不成?
“你什么时候……”陆生缓缓走向丁凡,眼里只有那地上的瓶子,最后直接跪在了他的面前,声音中带着祈求的说道:“我的命是你捡回来的,按说我不应该在多祈求别的,可这药对我太重要了,这是唯一能救我妹妹的东西。”
果然这药是能救命的,也难怪只东西,之前他拼了命也要抢了。
不过有一点丁凡不明白,这东西能救陆生妹妹的命,所以他拼命还情有可原,但其他人对这东西也十分看重,好像就有点不对了吧!
难道这些人都是家里有什么人得了重病,都需要这东西回家救命不成?
“东西呢,我可以给你,但是在此之前,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丁凡伸手将小药丸拿在手上,走到陆生的面前小声的说道:“这免费的午餐,我就是敢给你,我看你也不一定敢吃,回答我几个问题,你我都不算为难。”
虽然不知道,丁凡手上的药丸从哪里来的,但是陆生根本就还不在乎了,只要有机会救回妹妹的命,什么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你参与这个游戏,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吧!”丁凡走上前伸手将他搀起来,扶着他坐在一边,将葡萄糖重新给他点上,随后才问道:“什么人跟你联系的,你怎么知道这个药丸能救你妹妹的命?”
陆生一听,看向丁凡的眼神顿时变了,想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你不是游戏的参与者?”
“也对,参与这个游戏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他们为了得到这个红色的药丸,可以说是用尽了所有的手段,根本就不会在东西到手之后,还能在拿出来的,就好像吃到嘴里的肉死活不会吐出来一样。”
“我妹妹得了一种罕见的病症,在国内几乎没有办法治愈,但医生说过,国外有一家制药公司,他们生产了一种专治性的特效药,这种药物其实完全可以治疗这种罕见的病症,可这种药的价钱十分昂贵,就你手里的这一颗药,在国外高达十万美金,黑市上的价钱就更贵了!”
“我当时没有办法,只能从黑市想办法,可是我手上的钱根本就不够,随后没几天的时间,我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知道哪里有这种药,而且不用花钱就能得到。”
索愛女傭:我的妖孽首席
“前提是,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完成任务,而所有的任务都是通过手机短信的方式下达的,我当时没想太多,总不能看着我妹妹死在病床上吧!”
十万美金,就这么一颗小药丸,在黑市上的价格恐怕会更高!
也难怪那些人一个个好像一直疯狗一样,拼了命的就上去抢,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个个都是为了利益玩命而已。
这样一来,丁凡到是能理解一点了,真正需要用这种药物的人,也就是陆生一个人而已,其他人大部分都是奔着钱来的。
不过丁凡没想到,陆生跟自己的情况差不多,都是被人通过电话拉近了这个游戏当中的。
名門深愛 不知流火
丁凡手上晃悠着小玻璃瓶子,突然笑了一声,随手将药瓶丢给他,问道:“你之前参与过几次任务了,都能拿到药丸吗?”
陆生欣喜的伸手结果药丸,摇了摇头说道:“之前参与过三次任务,只有一次拿到了,加上昨天的一次,是第四次。”
“但是昨天的这一次,跟之前明显有些不太一样,人太多了,有点反常!”
“每一次的任务开始,手机对面的人都会通知时间,还有准确的地点去拿衣服和装备,除此之外,身上只允许带着一部手机,而只有拿到了衣服的人才能参加后面的任务,晚到的人最后只能离开现场,最多的一次,同样在执行任务的人没有超过十个人,但好像昨天晚上这种,一下出来几十个人的时候,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
丁凡听了陆生的话,渐渐的算是想明白了。
舞破蒼穹 詹傑
纠集这帮人在手下,神秘人应该是想要通过他们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而现在还只是在一个过程中而已。
每一次拿出一个小药丸出来,这东西现在的价值很高,引诱这些人的贪欲出来。
最关键的就是昨天晚上,突然收到的信息,已经证明了丁凡的一个猜想,神秘人利用这些人的利欲心,作为对他们的引导,而对于他们的控制,则是背包上面的定位追踪设备。
那个灰色的背包,之前就是丁凡特意丢在那个老房子里面的,果然晚上天一黑,这帮人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随后就是一阵疯狂的缠斗,根本就不知道最值钱的东西已经被人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