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xjo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愛下-第660章 死豬不怕開水燙鑒賞-h5lkw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李恒宇一头黑线,看着眼前动来动去,没个安分的武清欢,要不是确定,他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夺舍了。
“说话就说话,腿别乱动,不好擦了。”他按住武清欢踢来踢去的双腿。
“还有如果不想被取消,就赶紧想清楚你要做什么吧!”
“小宇欺负人!”武清欢哭哭啼啼的重复道。
“最后一次机会。”李恒宇不为所动,板着脸道。
见状,武清欢这才停下自己的表演,擦干眼泪,别过脸赌气式的说道:“我知道了,过两天告诉你好了。爱欺负人的抖s小宇,才多久的功夫,你居然就养成这样恶劣的性格!居然开始欺负姐姐了。”
“考虑清楚再跟我说,机会只有一次。”李恒宇面无表情地说道,随后作为对她这句话的报复,在她浑圆有力的大腿上用力拍了一把,顿时便留下个不轻不重的红色大手印,惊得武清欢罕见发出一声尖叫。
“抹完了,还有,这是你乱说话的惩罚。”
见他要离开,武清欢一边怀着孩子长大的复杂心思抚摸腿上印记,一边再度出言阻拦,“等一下。”
“又怎么了,还有什么事,该涂的已经涂完了吧。”李恒宇无语道。
算下来,这已经是第二次叫停了,真不知道她还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李恒宇发现武清欢今天真是少见的难缠,放平日,或许光把背部抹完就结束了,哪会像今天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要求。
“什么叫涂完了?”武清欢有些不满的抱怨道。
“小宇,你是不是真不讨厌姐姐了,让你帮姐姐擦一下防晒霜,你就这么不高兴。”
“我不是按你要求做了吗?”
“你只是涂了背部跟腿,还有很多地方没抹呢!”
“比如说脚和前边!”她抬起完美无瑕的玉足,纤纤脚趾如白玉般温润动人。
“难不成,你想要让姐姐晒成前后颜色不一致的阴阳人吗?”
“小宇,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李恒宇头疼般的捂住脑袋,“清欢姐,你今天是子衿附体了吗?怎么这么多要求。”
“前边就算了,为什么脚上也得擦防晒霜啊?”
“好呀,恒宇,我刚一过来,就听到你背后说我坏话!什么叫我附体?我这么天真烂漫、活泼可爱、温柔大方、美丽动人的青梅竹马别说多一个,就是多一百个也不嫌多!还是说,跟我在一起难不成委屈你了?”
武清欢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他闻声看去,果不其然正是郭子衿,后面还跟着一脸好奇的林落雪几人。
照情况看,她要么是被武清欢刚才的惊叫声吸引,要么就是发现过这么长时间,却不见武清欢过去一起玩,这才过来一探究竟,谁知道正巧听见李恒宇说她的话。
“还好吧,并没有。”李恒宇淡淡道,他也看出郭子衿不过是装作不满,其实心底也没什么不高兴。
听到这话,郭子衿立即瞪大眼睛,故意道:“好呀,恒宇,这么长时间了,我居然都不知道你还隐藏着这么多不满!”
“今天咱就敞开天窗说亮话,把事情一并解决了!”
说话间,她眼神不经意从武清欢解开的内衣以及她腿上还没有消退的红手印上一闪而过,语气中也不禁掺杂些许酸味,而这也是她要故意将话题往这方面上引的原因。
成皇霸業
“我觉得还好,并没有好解决的。”李恒宇盖上手中的防晒霜,既然郭子衿几人已经过来,想必武清欢是不会用得到了。
“一定有!”
“否则你不会是这幅态度!”她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可眼神却不住往防晒霜上扫去,但凡稍微机灵点,恐怕此刻已经知晓她的真实目的,起码自从她来之后,就已经擦干净眼泪,系好内衣,悠然爬在椅子上的武清欢就看得出来。
可惜,李恒宇还是木讷,就算是看到郭子衿注意自己手中防晒霜的眼神,却也并没有往这方面想。
在他的思维里,几位女生全都属于用不到这东西的类型,她们的肌肤本身便十分之好,后天性的不少化妆品都是画蛇添足的东西。
“都说没有了,你还缠着不放。”他无奈道,但也不觉得奇怪,毕竟郭子衿在他面前就是这种偶尔喜欢没事找事的类型。
欲影追風 空塵居士
通俗点说,就是皮!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类型!
“算了,”他轻叹一声,哪怕没看出来她想干什么,相处这么长时间,也知道她的一点小九九。
“你直接说你想要我怎么道歉吧。”
李恒宇清楚,他还不能直接说补偿,不然郭子衿还要假惺惺嘟囔几句,反而用这种方式变相承认自己错误,对方才会善罢甘休。
果不其然,这话一说出来,郭子衿脸上假装的怒容如烈阳残雪般迅速消融,露出阴谋得逞的笑意。
“那就麻烦你把刚才在清欢姐身上做的事情也给我也做一遍好了。”
说完,她注意到那个红色的手印,连忙补充一句,“手印就不用了,只要把前面的事情做完就好。”
她有预感,如果自己不多说一句,恐怕李恒宇真的会在最后关头拍自己一巴掌。
实际上李恒宇也是如此打算的,所以在她说完后,脸上略微露出一抹遗憾。
饶是如此,也被留心观察的郭子衿看在眼里。
“你刚才露出遗憾的表情了吧?”
“你肯定露出来了吧!”
“好你个恒宇,居然这么想欺负我!”
可面对她的质疑,李恒宇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指着自己刚才躺过的地方,淡淡道:“别说话,趴好。”
郭子衿此时就是有天大的不满,也只能憋在心里,乖乖地走过去,按他吩咐乖乖趴下。
“哼,等我起来后,咱看着瞧!”她嘟嘟囔囔地抱怨,一边说,一边娴熟的如武清欢般解开自己内衣,也不知道是故意想引诱下李恒宇,还是单纯想跟武清欢争锋。
“小子衿也长大了呢!”就躺在她身边的武清欢看着她西半球完美的侧影,意味深长的说道。
校園籃球風暴
“说起来,咱俩也挺长时间没有一起洗澡了,回去后要不要抽空重温下幼时的感觉?”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半個書仙
“嘶!”郭子衿没有第一时间回复武清欢,而是轻微发出一声呻吟。
就在刚才,她感觉到李恒宇温暖的大手沾染上冰凉的防晒霜,在自己还未做好心里准备的情况下直接贴上自己的身体,这奇异的触感令她难以自己的发出声音。
回想下,在她的记忆里,这应该还是李恒宇第一次给自己做这种事,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为什么非得回去,这几天有空就可以。”她懒洋洋的说道。
不得不说,李恒宇这人虽然总给人一股淡然到冷漠的感觉,但他的手还是十分热乎的。
凡是他从背上划过的地方,即便被海风吹拂,似乎也仍能感受到他残留的温暖。
见郭子衿正闭着眼专心享受,武清欢微微一笑,也不再出声打扰,而后面紧跟着的剩余三人,此刻也都各怀心思的看着李恒宇的动作,没有吭声。
晁氏水滸 藏劍翁
一时间,整片海滩陷入祥和的寂静之中,除了李恒宇涂抹防晒霜的声音以及几人的呼吸声以外,便只能听到海水的哗啦声。
“好了。”数分钟后,李恒宇收回双手,他本来还想着帮武清欢涂完后需要去清洗一下,结果这马上就又有人过来,他觉得,或许今天都可以不用洗了。
“这么快?恒宇,你也太快了吧?我甚至都没什么感觉!”
不出所料,郭子衿下意识说出了跟武清欢结束时意思大致相同的话。
“而且,前面还没有擦呢,要是晒得肤色不一致就太难看了!”
“你不是说想要清欢姐的同等待遇吗?这就是同等待遇了,给清欢姐涂的时候,也没有涂前面。”李恒宇站起身,这回却没有收起防晒霜。
“这也太坑了吧!”郭子衿吐槽,丝毫没有找武清欢确认的心思。
“小子衿你要是晚点过来,说不定就可以享受到全套服务,我当时正好在求小宇帮我涂完。”武清欢笑着给予郭子衿又一次的暴击。潜台词便是,她现在的结果全都是咎由自取,她若不打断自己,那么现在她也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务。
得知真相后,郭子衿立即垂头丧气,表现出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但李恒宇可不管这些,谁让她当初的要求便是如此。
不止如此,他甚至还一脸恶人像的催促着郭子衿:“完事了就快点起来,不要继续占着我地方了。”
当然,这幅模样也是郭子衿眼中李恒宇此时的模样。
不过,李恒宇的话也算是点醒了她,她眼睛一转,一个新主意便浮上心头。
既然完事了就得起来,那没完事是不是就能一直躺着了?俗话说,躺着一时爽,一直躺着一直爽。
“我不!”她不止不起来,反而反手一把将躺椅抱住,耍着赖皮。
“在你给我涂完前,我绝对不会起来!”
李恒宇额头上似乎出现一个井字,他抬起手,暗含威胁。“真不起来?”
“绝不起来!”
听到这,他立马不再犹豫,啪的一声便在郭子衿右腿上留下一个巴掌印,正好跟武清欢左腿上的相对应。
“诶呀!”郭子衿还没吭声,一旁武清欢倒是发出惊喜的声音,她枕在重叠在一起的两只手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郭子衿这边。
“小子衿,这下咱俩就一样了呢!”
李恒宇淡淡看眼唯恐天下不乱的她,扭过头继续朝郭子衿问道:“还不起来?”
“不,你打我也不起来,”抱着躺椅,她颇有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风范。
反正李恒宇也不会真打,不如就此给自己多争取点好处呢。
见她这副模样,李恒宇知道,不让她满意,恐怕今天是没完了。
“那你转过来吧,我帮你把前面也一涂。”
“诶?”郭子衿眼睛一亮,她还以为需要再花费点功夫李恒宇才会答应,没想到这么容易,顿时双手捂住解开的内衣,欢天喜地的翻了个身,面朝天空。
“好耶!这回记得慢一点,我要好好感受一下。”
“好,”李恒宇平淡地回答,他看眼身旁的武清欢,对方虽然没有说话,可一双水润的大眼睛里,毋庸置疑的透漏着一股“你既然给郭子衿抹了,不给我抹是不是说不过去”的意思。
“清欢姐,你等一下,我帮她涂完就帮你涂。”
“好。”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后,武清欢这才安稳的趴下,不过,正当李恒宇稍微松口气时,一句话再度轻飘飘从她那传来。
“完了后不要忘了小可馨,小雪还有小茔灵她们三人。”
“在咱们说话的功夫间,人可是一直有好好等着的,小宇你总不至于让她们几个干看着吧?”
“就是嘛,恒宇,不能厚此薄非哦!”郭子衿也及时提醒道。
庶女翻身:邪魅王爺請溫柔
人在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总是显得异常大方。
李恒宇看眼林落雪几人,发现她们也都眼巴巴的望着自己这边。
“恒宇哥……”姚可馨红着脸,扭捏地叫着他的名字,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那渴望的意思根本是遮都遮不住。
再看林落雪,她虽然没吭声,可眼神却也完全没有从李恒宇的动作上离开。
但知晓这家伙本性的李恒宇不无怀疑,她到底是羡慕被涂防晒霜的郭子衿多一点,还是羡慕能够正大光明抚摸郭子衿肌肤的自己多一点。
或许二者都有,就是不知道哪一边占比多一些。
林落雪并不是蕾丝边,她是很正常的异性恋,但是,就如她所说,可爱漂亮的小姐姐谁不喜欢呢,她只是在向往美的事物。
也幸亏她是个女生,而且长相不差,在三观跟着五官走的年代里,某种意义上倒也算得上是萌点。
至于最后的酆茔灵,哪怕隐藏的很好,但李恒宇也感受得到,这眼神里隐藏的已经不是简单的渴望,而是按捺不住的饥渴!
很明显,看了这么久,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李恒宇接触自己的身体!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接触李恒宇的身体!
“彳亍口巴。”李恒宇轻叹,他拿起防晒霜,不仅开始怀疑这东西是谁先带来的,也开始怀疑这小小一瓶到底能不能经得住五位女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