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3aa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渾沌記笔趣-950 黃纓軍夜取雲天城,連神女迎敵翠玉峯相伴-9v8w5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50 黄缨军夜取云天城,连神女迎敌翠玉峰)
与此同时,在云天城的传送阵,一名趴在桌案上酣睡的宋姓值夜管事被一阵烦人隆隆声吵醒了。
他惊奇地发现,传送阵外的防护禁制居然莫名其妙地开启了!
传送阵外的禁制是整个城市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在城破之后,暂时抵挡敌人,最后开启传送阵撤退的时候用的。
一旦开启,即便敌人已经占据了彩泥城,但千军万马暂时也攻不进传送阵,里面的人就有机会通过传送撤退了。
只是这需要耗费大量的纯阳丹,而且也只能坚持半天左右的时间。
一旦纯阳丹消耗殆尽,这防御也就彻底毁灭了,不可能修复,只能重建。
谁会随随便便开启这个阵法?难道城破了?这不可能啊。
其实就算谁想开启也没那么容易。开启这道防御的阵钥是由负责经营传送阵的宋家家主亲自掌控的。难道是宋大老板手滑了?
这时候他又忽然收到了传音玉简送来的通知,让他马上启动传送阵。
他不由得嘟哝,这一夜是所有人全疯了吗?
无论是暂时停止还是启动传送阵都是非常麻烦的事,其中包括上百个步骤,要操纵数十个阵枢。
这中间不能有任何错漏。就算一切顺利,耗时也足有半个时辰。
每天早晨传送阵开工前,是有数十名管事在这里一起配合操控的。
晚上本来就禁止传送。他一个人放在这里只不过紧急情况下备用罢了。谁知道竟然会真有紧急情况这种事?
他只能叹息一声,勉强挣扎着起来,一边骂娘一边努力回忆着操作的每个步骤,勉强尝试一人做数十人配合的工作。
原本黑暗的操控室顿时灵光闪烁,如同夜幕里升起了彩色的繁星。
正在他骂骂咧咧的同时,木门吱呀一声开了。
几个人闯了进来,全都是宋家子弟。被围在中间的正是油光满面的宋家老家主宋向乙。
他正要上前听命,却感觉宋向乙的目光有些不同。
那原本精明的眼神此时却有些空洞,眼白中似乎混着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的缕缕黑丝。
更要命的是那些黑色丝线仿佛从其人眼中射了出来,直接牵连缠绕住了他!
他的念头瞬间就变了,仿佛一切都已经透彻了然,根本不用再说什么。转身回去,他便熟练地继续操控起传送阵来。
宋向乙身边那几个宋家弟子也走了过来。这些人相互之间都是保持着沉默,没有任何对话。但他们一同操作,配合默契得如同一个人。
半个时辰之后,云天城传送阵开启了,猛烈的空间波动掀起的怒涛如同闪电般撕裂了浓浓雨云笼罩之下的夜空。
一队队排列得极为整齐、全身灰色铠甲、头上顶着特殊的圭州卫黄缨的兵士出现在了传送法坛上。他们高举的“昊”字大旗在传送的余波中飘扬。
驻扎圭州卫所的这支军队即是厚土皇朝的禁军,也是昊家的亲军。因为他们的头盔上插着皇帝御赐的黄缨,又称黄缨军。
黄缨军全军都是从各地抽调的精锐,有五十万之多。昊明见倾国一战,将其中的三十万都押到了云天城外。
但无论你实力再强,要攻城总是麻烦事,死伤不知多少。能走传送阵,自然就应该走传送阵了。
宋向乙一声不吭地坐在传送阵的阵台前,看着他家的宋氏子弟掌控着整个传送阵。
第一批黄缨军出现后,立刻分成许多小组向四周散开,把传送阵周边所有非宋姓的守卫全都拿下了。接着,大军开始鸦雀无声地往传送阵外开拔。
传送阵依然在连续不断地传送。每一次电光闪过,都有约一千余黄缨军出现,然后持续往阵外进军。
小半个时辰之后,云天城的城楼上,南下主帅昊志命人将黄缨军的旗帜被竖立了起来。
圭州军已接管了整个云天城。这个计划比他预想的还要顺利。数千金州军根本就没有抵抗,他们收拾整齐,消失无踪,撤往青阳镇的方向去了。
在昊志看来,在这种被内外夹击,有可能全军覆没的情况下,云天城显然是不能守的。
但对方撤往青阳镇也不是什么妙招。他的黄缨军在这一两天内就会沿着古通河水陆并进,踏平青阳镇,夺取翠玉峰了了。
与此同时,在回春谷中,云王、洪如是、勾诛、连菱的分身,还有云王的一众幕僚和修士,也都在紧张地盯着战局。
云王当然会知道既然宋家已经成了昊家埋在金州的内应,那么由宋家经营的云天城传送阵必然危险。
所以云王在勾诛察觉异常的传送之后,立刻就下令云天城的守军去夺取传送阵的控制权,可惜晚了一步。
等守军行动起来的时候,传送阵的防护阵法已经开启。这东西开启了之后极难攻破。所以云王果断下令放弃云天城,将守军全都退到了青阳阵。
他们同时斩断了云天城传送阵和金玉两州其他传送阵之间的联系。
好在局势虽然惨烈,彩泥城的传送阵还在他们手中。翠玉宫与妖界的联系还没有中断。只是彩泥城在西贾人的猛攻之下,也可以说是岌岌可危了。
但这些显现在虚影中的景象虽然让人紧张,还是远没有破在眉梢的、能实际听到、感觉到的威胁那么恐怖。
夜空里不断有噼噼啪啪如同岩石爆裂一般的巨响传来,地面震动不定。一阵阵灵机冲撞就像击鼓发出的沉闷音波,轰击着每个人的胸口。
那是外院林一带激烈的战斗所引发的。外院林还刚好在来回春谷的必经之路上。如果外院失守,战火肯定得烧到回春谷门口来。
烁阳真人猛然站起,雪白的胡子眉毛同时竖起,拱手道:“我找姓傲的那几条老龙论道一番,试试这帮水族的手段!”
洪如是连忙回道:“老真人稍安勿躁,殿下自有安排。”
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云王。云王却看向坐在右首第一的连菱。
毕竟这里是翠玉宫的地盘。严格来说,指挥彩泥城、云天城两地的战局是他云王的权责所在。但在翠玉宫就不一定了。
翠玉宫的连菱、勾诛等人都非他聘用的幕僚。海魔来攻打翠玉宫,理论上这还是海魔和翠玉宫之间的恩怨,轮不到他指手画脚。
连菱点了点头,起身环顾云王带来的诸位幕僚和修士,双手抱拳微笑道:
“既有不速客来,贫道与敝派各位长老先去迎客,失陪片刻。
“我翠玉宫虽是小派,但总不至于让各位尊客有失。诸位还请安心在此高坐。”
她话一说完,转身将袖子一甩,在场的勾诛、木头、连萍、霍云等人一同起身,都是振袖抱拳一礼,然后往光影飘动的夜色中迈出几步,然后便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