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036精品都市言情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三十六章 美少婦陳圓圓和美少女阿珂的母女相逢讀書-tdv51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夫君,你就在家里好好玩,我和大小双儿出去办事了啊!”龙儿在墨非俏脸上轻轻一吻。
所说昔日当天在神龙教总坛的弟子都被吴应熊和冯锡范给灭了,但是偌大的神龙教,自然不可能只有那些弟子,在云南其他分坛,还有云南周围其他省份的分坛,应该还是安然无恙。
龙儿就是要将那些分坛收拢过来,掺杂在吴三桂势力之中,增强自己对吴三桂云南基业的控制力。
只不过日后她肯定是要长期假扮吴三桂,不可能一直以龙儿的身份示人,所以她就准备封大小双儿为神龙教的圣女,辅助她重整神龙教。
在这两天的相处之中,大小双儿也算是被龙儿给收服了,见到了必然要叫上一声大姐。
“安心去吧,交给我了。”墨非摆了摆手,说道。
他要假扮吴三桂都不需要戴什么人皮面具,只要在自身周围加持一层气场,所有看到他的人,都会自动认为他是吴三桂。
“那夫君大人玩得小心一点,千万不要搞出人命了。”龙儿朝着墨非暧昧的一笑,旋即潇洒的带着大小双儿离开了平西王府。
“咳!”墨非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他还是没有扛住龙儿叫陈圆圆侍寝的诱惑……
夜與樂的葬曲
主要是因为陈圆圆她吧……
“王爷,陈夫人求见。”
墨非脑海中还在会想着,便有属下之人进来禀告道。
这两天龙儿对最熟悉吴三桂的亲卫进行了一道大清洗,那些必定死忠于吴三桂的人,都被调离了亲卫,去了其他地方,而那些意志不怎么坚定的方才留了下来,然后她又大力提拔了一些原本对神龙教比较亲善的人加入其中。
揭秘千年鬼市之謎:陰陽收屍人
总不可能一时间将整个亲卫全部换掉,那也太容易让人生疑了,只能一步步来。
“让她进来吧!”墨非镇定道。
陈圆圆款步走了进来,那一张脸生的极为妩媚,甚至媚得近乎妖了,黛色的眉,朱色的唇,漆黑的眼,雪白的肤,无一不美,无一不媚。然而她生的这样一张明艳妩媚的容颜,却穿着极为朴素,只梳了一个清新明快的单螺髻,顿时便将那妩媚之气散了三分,只余多的娇俏动人。
“参加王爷。”陈圆圆福了一礼。
“平身吧。”墨非按照自己想象中吴三桂的模样,面色平淡的说道。
陈圆圆抬起头,面色疑惑的看向墨非,在道心种魔的影响下,她看不出墨非面部表情上的破绽。
外加上吴三桂的世子吴应熊刚刚了,就算有些变化,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昨天晚上那和自己……的人,怎么可能是吴三桂呢……
虽然面貌和吴三桂一样,可是体积是伪装不了的……
網遊之巔峰暗牧
躺下之后,那身高也是伪装不了的……
如果不是她昨天晚上先开始以为吴三桂痛失爱子,需要发泄,所以一开始就打算默默承受,中间停不下来,后面直接昏了过去的话……或许她当场就能提出质疑……
因此,在今天早上清醒了过后,她就怎么都怎么感觉不对劲,这不,就来找墨非试探来了嘛!
陈圆圆先是试图从墨非的身上寻找答案,可是她找不到,不论怎么看,墨非就是吴三桂。
后来,陈圆圆想了想,忽然说道:“王爷还记得,你我初见之时,你为我写的诗吗?”
墨非一阵无奈,他知道个鬼的诗词啊,不过若是他读取陈圆圆发散的思维的话,导致就能够立刻知道,只不过……他懒得那么做。
不如就直接告诉陈圆圆好了。
反正都是他的女人了。
“我……”
墨非刚刚张嘴,才说出一个字,忽然间,屋顶传来一声爆喝:“吴三桂!狗贼受死!”
屋顶瓦砾飞剑,一道凌厉的剑光朝着墨非刺了过来,剑气如虹,丝丝如缕的剑气缠绕剑锋,一看就是剑术到了极高明境地的剑道高手。
唉!
墨非心中长叹一声,劳资这是替吴三桂操劳了一夜,还要替他顶一次刺杀?
我也太难了!
墨非速度很快的将陈圆圆揽在了怀中,那飞剑的瓦砾和剑光的目标不是她,也很容易对她造成误伤。
“死!”
长剑铮鸣,剑身震颤,剑气吞吐,那剑尖就宛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忽地一下子就掠至了墨非近前。
面对那杀机毕露的剑尖,墨非伸出了两根手指,往那剑尖出就是一弹。
便将那剑气吞吐的长剑给弹的震颤而开。
“杀!”来人已经感觉到墨非弹剑传导而来的诡异力道,几乎让她气息翻滚,但是面对吴三桂这个大汉奸、大仇人,她必杀他,报仇雪恨。
她强行抑制住自身身上的气息混乱状况,运剑如飞,再度向墨非扑了过来。
一道道剑光密密麻麻,铺成了剑网,将墨非全身都笼罩在了其中,宛如天罗地网般,无处可逃。
發球上網 業余碼手
从刚刚和吴三桂的交手之中,她便看出来了,这个狗贼不显山不露水,但武功实在是厉害,恐怕还在她之上。
所以她必须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准备拼命了。
墨非搂着陈圆圆的纤腰,对阿九刺出一道道剑光,就两根手指,便将其一次次弹开。
不错,这来刺杀墨非的人,正是当日在清廷都城和他分别的阿九。
他也没有料到阿九会出现在这云南,刺杀吴三桂。
在墨非想来,阿九最有可能的还是去向袁承志说明他在鳌拜、爱新觉罗·弘历双方之间的安排。
而由于夏青青,那么一个大醋缸的存在,还有袁承志和阿九之间的互相都有杀父的仇怨,所以墨非也不用担心阿九会被袁承志给勾走了。
或许是因为阿九也看到了,鳌拜和爱新觉罗·弘历清廷打内战,满清领土境内的第三大势力就是吴三桂了,所以她大概也不想让吴三桂这个大汉奸捡了便宜,就来刺杀吴三桂,顺便也为袁承志再扫清一些障碍……
“阿珂,还不出手!”阿九感觉自己已经抵挡不住对面这个大汉奸的攻击了,当下一声大喝道。
“狗贼看剑!”
在墨非和陈圆圆身后的屋顶,又传来一阵瓦砾飞溅的声音,一个青春美貌的少女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在身后一剑朝着墨非后心刺了过来。
同时间,阿九在前面加强了对墨非的攻击。
“看招!”阿九双臂一震,长剑如光似电,刺破长空,宛如飞火流星,刺向面门。
她几乎是同归于尽的打法,非要拖住墨非不可,给阿珂创造机会。
在阿九看来,如果阿珂能够杀了墨非最好,如果不能,让阿珂死在吴三桂的手中,再告诉他,他杀得就是他自己的女儿,让他痛苦一生。
这就是出卖大明江山,对大明朱氏子弟赶尽杀绝所应得的惩罚。
当然,让吴三桂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那只是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不得已的选择。
最好还是让这个吴三桂大汉奸死在阿珂手中,阿珂也不需要知道真相,她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没办法,她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提剑杀了自己的母亲、姐妹们……那种宛如炼狱般的惨状,阿九觉得自己还没有疯,已经算是自己坚强了。
轉世聖女
现在为了向仇人们复仇,尽管手段可能有些卑鄙,对不起无辜的阿珂,那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让她当一个卑鄙的人吧!
除了我你還能愛誰 四葉鈴蘭
狂想青春曲
“阿珂?”陈圆圆听到阿九的叫声,心中顿时一震,她还没有老年痴呆,前不久那位叫做墨非的年轻公子才告诉过她,有一个容貌和她五分相似的女侠就叫做阿珂……
墨非则是摇了摇头,阿九这一顿操纵猛如虎,却是连对象都搞错了。
应该是由于龙儿刚刚大清洗了一番吴三桂的亲卫,所以造成防御产生了漏洞,让阿九看见了机会,也顾不得查证什么了,立即杀上了门来,不然就以吴三桂以往周围防护措施,阿九能不能靠近他都是个未知数,更何况刺杀了。
“你们这又是何必呢?”墨非无奈的叹息一声,一只手掌缓缓探出,须臾之间,阿九和阿珂都是感觉到时空颠倒,阴阳混乱,现实和虚幻交错了一般。
墨非明明只出了一掌,偏偏却能同时攻向前后两个方向。
最后,将两把长剑都给拿捏在了手中,真气一催,两把长剑就成为了粉碎。
“阿九,你先看看我是谁!”墨非散去了魔种对周身之内的影响。
阿九看清了墨非的面目,吃了一惊,说道:“怎么是你?”
当初在清廷京城,两人怎么说也在一起呆了好几天,自然不可能把墨非给认错了。
“你就是吴三桂?”阿九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乱:“可是不对啊,怎么可能呢……”
異界卡神系統
“我刚刚杀了吴三桂不久,易容成了他的模样。”墨非解释道。
在另一边,陈圆圆从墨非怀中挣脱出来,呆愣愣的看向站在他们身后的另外一个刺客——阿珂。
“你……你就是阿珂吗?”陈圆圆目光含泪,捂着樱桃小口,不敢置信的看着阿珂。
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在眼前,至于什么吴三桂不吴三桂就一点都不重要了。
錦瑟流年戀:一醉沈歡愛上你
她只是一个随着命运颠簸流离、孤苦无依的女人,哪里来得什么爱情?
不过是逐渐成了一种习惯罢了。
就站在她对面的阿珂,清澈明亮的瞳孔,水润的如同山涧里的一抹山泉,深深浅浅,直直撞进人的心底去。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醫妃張狂:厲王,請上榻 月下風光
一张精致得几乎没有丝毫瑕疵的脸!
“你……你……”阿珂看见陈圆圆的面貌,也大吃一惊,因为陈圆圆跟她长得极为相似,如果说两个人没有关系,怕是傻子都不会相信。
这对母女站在一起,就宛如姐妹一般,俏美、妩媚、完美,好一对举世无双的母女花啊……
“阿珂,我苦命的女儿啊!”陈圆圆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眼眸泛着泪花,就朝着阿珂扑了过去。
阿珂下意识的摆出了一个防御的招式,随时可以变招为进攻的那种,可是本能的,一直到陈圆圆结结实实的抱住她,她都没有出手伤害陈圆圆。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东西叫做血脉相连吧!
“是娘对不起你!是娘的错!我的女儿啊!”陈圆圆抱着阿珂,立即痛哭流涕。
这么多年,她一直吃斋念佛,一直过着最朴素的生活,为的是谁?她自己?不!就是为了昔日她被人抢去了的女儿!
“你,你是我娘?可是这怎么可能,师父说,我爹娘都死了,我是个孤儿,她才收养的我。”阿珂手足无措的说道。
阿九听完了墨非的话,沉默了良久,又看了看抱在一起的陈圆圆和阿珂,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所以你杀吴三桂,就是为了打算篡夺吴三桂的基业,加入到争霸天下的大业之中?”
“我对争霸天下其实没什么兴趣了的,可是不过我想,如果让吴三桂这种人夺取了天下,那未免有些太过滑稽了。”墨非笑了笑,说道。
“那你不如将吴三桂的基业交给袁大哥,让他代替咱们汉人,完成重整山河的大业?”阿九不由得说道。
“看来我上次对你说得话,你还是没有听进去啊!”墨非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对你讲过,袁承志他就没有当一个皇帝最基本的前提条件,你信不信,就算他当上了皇帝,也一定是你比父皇还要过分的昏君?”
“住口,我父皇……”
“他杀了你母亲,姐姐,妹妹,一大家子。”墨非无情的提醒道:“唯独却把你的哥哥弟弟们,都送出皇宫藏起来……”
“我……”阿九无力,就算她再怎么不想别人侮辱自己的父亲,可是也做不到昧着良心说崇祯其实是个明君啊。
“师父!!”阿珂忽然对着阿九大喊了出来,俏美的面容落下了两行感同身受的清泪,面色迷茫、惘然的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她究竟是不是我的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