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33ks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在漫威當龍帝-第三百八十章:交流鑒賞-xjnzq

我在漫威當龍帝
小說推薦我在漫威當龍帝
那是在海拉的家,好吧,就一个山洞门前,旁边还有不少石桌子椅子之类的东西。洛麟还能看到海拉放在的在椅子上的书。
看得出来,这疯女人这段时间真的在好好看书。不过也是,不看书打发时间她还能做什么,这里是太无聊了。
撒旦掠情與狼共枕 錯季妖嬈
连找个人交流都不可能。
也能怪海拉的性格越发地扭曲暴躁,老实说待这种破地方数千年年,她能不疯都是凭着那一股怨恨和复仇之心。
所以原来的世界线里她会想要干死两个臭弟弟,毕竟父债子还嘛,奥丁这老家伙死了,就一了百了地跑路了。
只剩下阿斯加德人跟托尔等人来承受海拉发泄的怒气,在阿斯加德大开杀戒也不足为奇了。
这倒是让洛麟回想起过去他曾经经历过的某种该死的‘轮回考验’,一样是孤独到疯狂。他曾经以为自己的意识和灵魂会在无尽的轮回中被消磨掉。
一等奸商,二等奸後
但幸好,他挺过来了,该吃的苦都吃过了,才有了现在这宛如龙傲天般开挂的人生。
噼里啪啦!
面前是一个燃烧的火篝,红色的火焰在摇曳着。
洛麟和奥菲斯则是像野外郊游野餐一样坐在一旁,火篝上架着三只烤鸡,在炙热火焰的烤制下,开始散发着淡淡的肉香味,滴落着鸡肉的油脂。
这自然是洛麟从系统里兑换出来的。
海拉正被捆仙索绑着,靠坐在一块巨岩上固定着,至于为什么这里会突兀地多出了一块岩石,因为是洛麟用五行土遁术召唤出来的。
捆仙索不仅限制了海拉的行动能力,还锁住了她的魔力和能量,甚至她就连星体投射(灵魂出窍)都做不到。
海拉沦为了俘虏,她只能骂骂咧咧地喷了几句反派式的威胁话,就无可奈何了。
你要海拉哭吗?那不可能,堂堂死亡女神,绝对不能哭,掉眼泪可实在是太丢人了。
你要海拉笑吗?那也不可能,那太奇怪了。
那只剩下了一个选择,海拉绷着一张脸色难看的铁青脸庞,俗称司马脸。她好看的宝石般的淡绿色的双眸死死地瞪着洛麟,好似想要将他一口吞下去。
如果眼神能杀人,洛麟可能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当然啦,海拉对洛麟的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只是回想起刚才洛麟飞起来,然后一手拉吊着像条蠕虫的她,在空中晃来晃去,这实在是太糗了。
海拉只能用愤怒掩饰尴尬。
至于洛麟在做的烤鸡。
华夏人的传统嘛,在饭桌上谈话。
而洛麟也是考虑到自己貌似跟奥菲斯很久没吃东西了,所以就弄点东西吃,解解馋,顺便也给这个坐牢的海拉开开荤。
说起来洛麟还有些好奇,海拉在这破地方有没有什么东西吃,难不成真的只靠补充魔力维持生命?
洛麟挑动着柴火,他看着海拉那张脸色难看的俏脸道:“喂,海拉!疯女人!来聊聊呗!”
“哼!”
海拉冷哼一声,不爽地瞪了洛麟一样,撇过头道:“你是我的敌人,我也绝不会臣服于你,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洛麟不在意地笑了笑道:“话不能这么说,没聊过怎么知道没啥好聊的呢?何况,你现在可是我的俘虏,你应该知道俘虏的定义是什么,想想看,你以前是怎么对待俘虏的,我完全能对你为所欲为,呵呵~!”
海拉深呼一口气,炯炯有神的瞳孔冷冷地盯着洛麟,道:“你也不用恐吓我!你要是真要做些什么,上一次你就能做了,而且我也没办法反抗不是!”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真的呢?嘿嘿嘿……”洛麟露出一张邪气凌然的笑脸,意有所指地说道。
“(*゜ー゜*)!”
没来由地,海拉看着洛麟那邪恶的模样,心中一紧。
好在,洛麟也没继续下去调戏下去,只是恶趣味地喃喃自语道;“也是噢!不过嘛,既然这对你无效。就再给你弄点‘黑历史’的纪念品好了,这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官道 我是韓曉
“你什么意思?”
海拉闻言脸色剧变,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怖的不堪经历,那是上一次被洛麟捉弄她后留下的种种‘纪念品’。
“对了,说起来,要不要回忆一下,我们上次做过的愉快往事。”
洛麟脸上浮现出一抹恶趣味的笑容,他手中一翻,一部科技感十足的黑色手机出现在掌中。
海拉有种不祥的预感,颤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展示一下,由你友情出演的艺术作品!”
洛麟笑道,他手中按动着什么,手机在空中投射出一道立体投影,然后就是一系列海拉的照片,而且是极为羞耻的黑历史照片。
比如脸上画着小乌龟……
洛麟不断拨动着,那些令海拉‘惊恐’的照片不断被切换展示出来,最后是一个视频,海拉在视频画面中不断做出各种羞耻的姿势。
一秒从女神变成女神经。
洛麟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哈哈哈哈哈……”
“噗,呵呵……”
坐在一旁,本来默不作声的奥菲斯看着手机投影出来的东西,她本来淡漠的可爱小脸也露出了微笑,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波啊,这波是公开处刑!
海拉:“凸(艹皿艹)”
“你……你竟敢,竟敢……如此对我……”
海拉好似被一团负面的黑气所笼罩着,被捆绑着的身体不断挣扎着,她的脸色难看得好像都要扭曲了一样,歇斯底里地疯狂大喊大叫,暴跳如雷地痛骂着:
“滚,洛麟你这个该死的混蛋,给我拿开!快关掉!你竟然敢这样侮辱一位尊贵的王?我与你不死不休!你这卑鄙无耻的米德加德人,我告诉你士可杀,不可辱,赶紧把这些东西给我销毁掉。”
“若我成为女王,你必将与整个阿斯加德为敌!!!我必将你挫骨扬灰,你必死在我的万刃绞杀之下……”
怪不得海拉这幅表现,毕竟那就像是将一个人做过最羞耻的事情拿出来大肆宣扬展示。特别是本来那些东西只有洛麟跟海拉两个当事人知道。
但现在多了一个奥菲斯,那尴尬得海拉整个人都暴躁了起来,羞耻心几乎要让她整个人都怒发冲冠,恨不得直接把自己埋进土里。
她尴尬到脚指头能在地里抠出三室一厅的房子了。
恨不得杀洛麟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
这让海拉对洛麟有了更深的愤恨。只可惜任她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捆仙索的束缚,只能在那里无能狂怒。
洛麟笑了:“删掉?那是不可能的,这可是美丽而尊贵的阿斯加德死亡女神倾情出演的艺术品,当然要好好珍藏,时不时拿出来乐呵乐呵一下。”
“何况你觉得凭借我的实力和势力还会怕你阿斯加德。我告诉你噢,我已经跟奥丁交过手了,他输了,还亲口承认我赢了呢。”
洛麟直接对着海拉说完,他又指了指奥菲斯,得意洋洋地炫耀道:“喏,看到奥菲斯没有,她,天父级强者!我的妹妹,同时也是我的眷属。”
“再加上我的其他眷属,个个实力之强不下于你。我的眷族已经可以算是整个九界最强的势力了。再说了,我还是阿斯加德的盟友呢。你代表阿斯加德与我为敌?这话还是等你当上女王再说吧……”
海拉闻言,虽然表面上不动神色,但心里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一般。怎么会?那个老家伙竟然输给了洛麟,输给了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难怪他能轻易制服我!
可恶……
海拉虽然依然一脸不爽地怼着洛麟,但是内心却沮丧了,那是报仇无望的失落。
只是,洛麟自然敏感地察觉到了海拉的情绪变化,只是,他眼眸一转,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坏笑,说道:
“噢,说起来,我还没给奥丁那老头看过这些东西呢!人家老人家,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自己‘贴心小棉袄’的女儿,估计肯定是怪想念的。我给些照片,也算是让老人家有个念想,见一见女儿的近况、”
海拉虽然知道自己的威胁毫无作用,但还是厉声喝道:“该死!你敢?!”
她听到洛麟的那些形容词简直都要吐了,但是如果洛麟真的要把那些东西给奥丁看,她简直无法想象,她还有脸活着吗?
洛麟看着海拉那抓狂的模样,他的内心感到了极大的快乐和满足,或许这就是愉悦吧!他笑着摆手安慰道:“好啦,好啦,我就是考虑考虑而已,开个玩笑,你不必在意。”
然后洛麟又笑嘻嘻地道出了一句让海拉抓狂的话语:“诶!你说,要是我把这些东西给全阿斯加德的人民都看看会咋样?不知道你会有没有脸去当他们的女王,哈哈哈哈哈……”
海拉脸色一变,她意识到了‘把柄’被人抓在手中的痛苦和无奈,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个恶魔,你这个魔鬼……”
好狠毒,杀人诛心!
“哈哈哈哈哈……”
洛麟看到海拉这高傲的家伙在他面前吃瘪,被他压制得死死的,就感到无比的有趣。他笑着,看了看已经飘香四溢,泛着橘黄色肉质的烤鸡。
“噢,烤鸡已经可以开吃了。奥菲斯可以吃了!”
洛麟说着,也不怕烫手,直接伸手扒拉下一块鸡腿吃掉了,事先腌制的味道还不错。
“想必,你也好久没吃过肉了吧?”
地緣大戰略 丁力
洛麟对着海拉笑道,从另一只烤鸡上拔下一条鸡腿,站起身走向了海拉。
“滚!哼,我才不吃敌人的食物?!”
海拉很是硬气地骂道,尽管她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甚至闻到肉香就口中流涎,但至少不能表现出来,为区区食物而折腰那可太没骨气了。
“这样吗?你不吃的话,我就把那些艺术品那道阿斯加德展览了。”
洛麟坏笑着,不管不顾将鸡腿直接塞进了海拉的嘴里。海拉感觉到了美妙的肉味,虽然很想吃,但是为了尊严还是想要吐出来,但听到了洛麟的‘威胁’,她只好‘心安理得’地吃了起来。
海拉的手还被捆着,但倒也不用在意,以海拉这种阿斯加德人的体质,就算是鸡骨头都能咬碎,吃下消化掉。
“味道不错吧!”
洛麟轻笑着,又道:“那么,来谈谈正事吧!我现在要解开你的束缚,你不要乱来搞事,可以吧?”
海拉瞪着洛麟沉默了一下,不情不愿地冷哼道:“可以!”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海拉根本打不过洛麟跟那个小怪物奥菲斯,只能暂时选择屈服了。
哒!
洛麟随手打了个响指,那捆仙索就解开了,飞回到了他的手里,扔回到了系统空间。
海拉道:“你想说什么?”
洛麟指了一下火篝的其中一个烤鸡,道:“不急,这只烤鸡是你的!咱们边吃边聊,你看过那些史书,应该知道我们东方人喜欢边吃边谈。”
自梳女 冉小狐
“好!”
海拉也不在意,她直接就坐到了火篝旁,大大咧咧地直接端起那只烤鸡,张口撕咬起来。虽然那行为似乎有些粗鲁野蛮,但是海拉做出来却别有一番豪迈大气的女中豪杰风范。
大概是因为真的没怎么开荤,海拉吃得很快,脸上的神情大概能感觉出她对这烤鸡还挺满意的。
唯一不满意的大概是因为洛麟的存在。
蟒妻
洛麟很是斯文地,撕下一块又一块的肌肉吃着,然后道:“对了,你想不想知道阿斯加德的近况发生了什么?”
海拉边吃着,边不爽地冷哼道:“该不会是被灭了吧?”
“那倒不至于……是黑暗精灵……”
洛麟开口缓缓说道,讲述了他最近到阿斯加德遇到的事情,黑暗精灵的复仇和入侵……天体聚合与以太粒子……
海拉听到天体聚合的时候,她若有所思,毕竟在她在这维度监狱能清晰地感觉到维度产生了些波动,大概是因为天体聚合的缘故。
当她听到了奥菲斯挽救了她的母亲神后弗丽嘉,她面对奥菲斯的脸色似乎也变得柔和了一些,当然仅仅只是一些。
海拉知道洛麟说的这些都是为了最终话题的铺垫,也就有一句没一句地陪着他聊着:“哼,阿斯加德竟然没落到这种程度了吗?连区区黑暗精灵都应付不来。果然,那老家伙早就该让位了,死占着位置,实在不知羞耻!”
所謂青春
两人在闲聊着,奥菲斯则是安静地在一旁小口小口地吃着烤鸡。仿佛陪在洛麟身边就是她存在的意义。
海拉本想看看洛麟到底想说什么,但是她万万没想到洛麟好像有话痨的属性,说着说着,话题就天南海北去了。
甚至两人还聊到了各种历史话题,各种思想讨论……
就这么扯淡了几个小时,两人竟然有些相谈甚欢的模样。海拉恍惚中率先反应过来,她直接打断开口道:“等等!停一停!说了那么久,你到底想说些什么,所谓的正事是什么?!不要再岔开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