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q9l优美都市异能 《我是半妖》-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新的妖孽讀書-72r8w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青蛇仿佛被戳痛,嘶嘶两声,身体吃痛颤抖,脑袋吃力地慢慢缩了下去,卖力讨好般地舔了舔 他的手指,那双湛青的竖瞳,却是盯着他腕间伤口里流出来的金血上。
陵天苏漠然道:“救你一命还不够,你觉得我还会以神血喂养你,天净绾,你脸皮未免也太厚了些,当真忘了自己做的那些恶心事了吗?”
青蛇一副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样子,可劲儿讨好吐舌头舔着他的手指,分明只是区区一条蛇,却学起了小狗那一套,尾巴甩得欢快得快要飞起来了。
陵天苏倒是不知,那傲骨满满、毒蛇一般的女子,竟然还能够无耻到这般地步。
他低笑两声,手指玩弄宠物般地勾动着青蛇的下巴,慢条斯理道:“打个滚,犯个蠢,不是不能考虑喂你两口。”
“嘶嘶……”
青蛇躺在他手心里,很卖力地打了一个滚,只可惜,她身体伤重不轻,这一滚,撕扯开了伤口,鲜血淌了他满掌都是,疼得柔软的身子都蜷成了一团。
陵天苏眯眼打量了片刻,手腕轻动,将伤口撕裂了几许,本就稀珍的金血再度缓缓流淌出来。
虽然不至于像给予苍怜那般,几乎奢侈的大口喂着,却也并未刻意吝啬,将点点金血洒在她的身体上,让她泡在金色的鲜血之中。
胸口间的血顿时止住,虚弱的眸子也恢复了几分神采。
身体不痛了,她更加卖力地在他掌心间打着滚,任由自己的身躯飞快的将那一掌金血吸收,显得高兴坏了,吐着蛇信子,冰凉的脑袋在他掌心蹭着,一双竖瞳都开心得眯了起来。
就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野兽,忽然遭人暖意收留般的开心快乐。
寡情皇後 雨落青荷
本以为,这种好香好甜的东西,他只会赏她一滴两滴,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竟是如此大方,待她如此之好,让她的身子直接泡了进去。
他待她这么好,一定是疼她爱她,世上最好的主人了。
如果不是此刻是蛇身的话,她真想开心地劈个叉,跳个火圈给主人看。
陵天苏不知青蛇想要劈叉跳火圈表演的讨好之心,看着她气息逐渐平稳,又道:“吃饱了就给我恢复原身,我有话问你。”
比起那个修罗王天净绾,她过于危险了些,与之交谈都须得步步谨慎,虽说这只青蛇一样恶毒,心思深沉,可是如今这副重伤被舍弃之身,威胁比起那位,相较而言,就要小上许多。
接受到指令的小青蛇立即就盘旋了起来,鲜红的小舌头也不吐了,使劲闭着眼睛,一副卯足了力的便秘模样。
如果有手的话,大概是能够看到她捏紧拳头,恩恩呀呀的模样。
周身妖力豁然凝聚与眉心之中,玄光一散,陵天苏只觉掌心重量骤增,那是一名少女的体重。
他只觉天光一白,天上好像出现了两团洁白雪腻的云朵,在布灵布灵的晃动着。
幽笙顿时惊叫一声,眉毛都快跳起来了,厉声道:“不知廉耻的妖孽!”
陵天苏眼睛眨都来不及眨一下,便见云朵欺压,朝他脸颊重重覆来。
鼻尖脸庞就这样软软地陷了进去,有一种冷甜冷甜的香气。
就像是冰雪覆盖的大草原上,忽然有人捧来一杯鲜奶,香气覆鼻,有带着隆冬的冰寒气息。
他被扑倒了。
方式比幽笙的更为大胆,更为羞耻直接。
“给我起开!”陵天苏闷闷震怒的声音从阿绾的身下传了出来。
气煞他也!
大意了,竟然用如此下作的色诱之计。
“主……主人……”头顶上方传来怯懦的小小声音,无助又可怜,压在身上的那具冰冷柔软的身子似是挣扎得蹭了蹭,嗓音都带着几分哽咽的哭音:“我……我站不稳,主……主人扶我一下……”
主人???
无疑那是天净绾的声音,可是气势与语调与往昔却是绝然不同!
鼻尖与脸深陷进去,一开口 唇上触及的肌肤又软又滑,分明体温冰冷极低,陵天苏却觉得那滑 嫩的触感一下子烧进了心里,喉头都起了一阵烦闷的痒意。
耳边是幽笙气急败坏的尖叫声以及阿绾媚到骨子里的低喘声。
陵天苏恼得浑身发燥,顶起膝盖正欲将她掀翻,却是换来身上女子又是一声柔媚的低哼声,尾音那叫一个百转千回,撩得人心甚是酥痒。
这毒蛇的勾人的本事,当真是炉火纯青了。
声音都媚成了这样,还偏偏叫人觉得她很无辜可怜。
膝盖也不知顶到了什么地方,压着他的那具身子一下子没骨头似的软腻在他身上,两条修长的腿压着他的腿,似想要挣扎起身,可劲儿蹭蹭,却半天蹭不起来,反而将他蹭出了一肚子火来。
“演够了吗?”陵天苏努力将自己的脑袋抽了出来,鼻尖红红,目光恼怒。
谁能想到此番化形成人,这蛇竟如此放肆大胆,竟然连衣服都不幻一件出来。
妃臨江山 水弄月
他双手齐探而出,试图攥紧她的两只胳膊直接扔出去。
谁知,掌下竟是摸了个空,一只胳膊也没抓住,反而覆握在她的侧腰两边,手感甚是冰凉嫩滑,如覆肌雪。
阿绾身体狠狠打了一个颤,趴在他胸口间,怯怯地抬起小脑袋来,青丝自她雪白的肩头散落,削尖的下巴抵在他的胸膛上,一双水泽润亮的青色竖瞳蓄满了雾气,极其灵气漂亮,一副可怜惹人爱的小模样。
只见她轻咬陵天苏的领口,像一只小狗叼物一般,摇着脑袋,一副讨好可怜的无辜表情:“主人~主人~”嗓音靡靡,软而酥媚,竟是平添了几分性感。
日光映海,容颜倾城,甚是妖颜惑众得很。
“啊啊啊啊!!!”方才还算能够容忍几分的幽笙一下子炸了,像是被踩了尾巴的野猫似的,双手做扑状,气得黑发腾舞:“乱叫什么主人!我挨小皮鞭的时候都没有喊过主人,你怎么可以!本神女殿下都只敢想想而已事情,你竟然敢真的喊出来!我收了你这妖孽!”
陵天苏也着实被这一声主人给惊呆了一下。
虽然他清楚知晓,在天净绾这美人皮囊下,是狡诈到骨子里的坏。
可他也知道,天净绾的心气儿有多高,骨头有多傲,平日里违心喊喊师尊师公倒也就罢了。
这主人,你怕是将她挫骨扬灰了,她都未必能够自降身份的喊你一声。
看着她那蒙昧清澈的眼眸,陵天苏似是感觉到了什么,顺着她腰侧肌肤一路往上摸,掌心却是触及她两肩边上粗糙不平的断口裂伤。
很显然,她已经失去了双手。
收起心中的种种疑惑,陵天苏扶着她的肩头,将她慢慢撑起,一边解了外袍衣衫的同时,又掀起眸子淡淡看了幽笙一眼,似笑非笑:“我倒是不知,神女殿下挨揍的时候,竟有这般诸多想法。”
幽笙扑过来的身体蓦然僵在原地。
不好,一生气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陵天苏将外袍披在天净绾的身上,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惹得她眸光一亮,像是讨到肉骨头的小狗一般,开心得不得了,又想蹭过去用脸颊蹭蹭他的手背。
却被陵天苏狠狠一瞪,又缩了回去。
陵天苏冷声道:“老实坐好,我问你答。”
“是……”阿绾乖乖坐好,耸头搭挠,黑色外袍的两管袖子被海风吹得飘啊飘,甚是可怜。
陵天苏上下将她细细打量了一遍,不论是眼神还是气质,都与往日截然不同。
莫说像是天净绾了,就连当初伪装在苍怜身边,身份尚未被识破的阿绾都不像。
出了这副皮囊身子与往昔并无差别,陵天苏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捡了一条毒蛇。
翌嫁傻妃 夏染雪
问话间,陵天苏与剩余来的那股子帝子威严不经意的释放出来。
莫说是阿绾乖乖坐在那里了,就连方才吵闹不休的神女幽笙都轻手轻脚地捏好衣衫裙摆,乖乖地坐在沙滩上,不敢出声打扰,目光痴痴地看着他,仿佛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網遊—風流浪子逍遙俠 雁北飛
陵天苏看着阿绾,问道:“你可知自己是谁?”
海风未绝,将她身上的黑袍吹撩而起,雪白的肌肤在海光之下若隐若现,胸口间被贯穿的伤疤早在他的金血至于下结痂脱落,成了一道浅薄的淡淡粉色。
陵天苏眉头大皱,又伸手将两个空荡荡的袖子将她左右一缠,缠得紧紧不露半分春光。
阿绾小声抗议:“好勒,不舒服……”又开始扭扭蹭蹭,挣得衣衫滑落,露出半边肩膀和好大一片胸口间的肌肤,再度将陵天苏的眼睛狠狠晃剐了一下。
從西伯利亞開始當神豪 原始酋長
他怒喝一声:“不许乱动!”
阿绾吓得浑身一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重新为她套好袍子,陵天苏又问了一遍:“你可知晓自己是谁?”
阿绾可劲儿点着脑袋:“我是主人的捡回来的妖宠。”
陵天苏神色难辨地看了她一眼,目光犹如凛冬寒雪般打在人的灵魂深处,蚀骨的寒,他冷笑一声:“主人?你指的是我?”
不管是真傻掉了,还是假傻掉了,他都没打算收这么一只虽是有可能反咬你一口的毒蛇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