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do7精华小說 吾乃大皇帝 子木-第1702章推薦-e3v76

吾乃大皇帝
小說推薦吾乃大皇帝
“你们听说了么?据说皇帝对宫里面的瓷器不太满意。”
“怎么可能?难道宫里面的瓷器都是有瑕疵的?都不是上品?”
“这更加不可能了,这宫里面的东西,那都是咱这大唐最好的,我听说宫里面的灯泡,都是用水晶打造的呢。”
“那咱这位皇帝陛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听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瓶子,名为听风瓶,这听风瓶质地轻盈,风一吹,这听风瓶就会转动,然后发出很好听的声音。”
“这个世界上真有这样神奇的瓶子?”
“什么会没有?陛下说有,一定有!”
“……”
“你们听说了么?最近圣人得到了一个世界上好的瓶子,名为听风瓶。”
“听风瓶?这是什么?”
“是一种瓷器,一种万中无一的瓷器,谁要是能够仿制出来,那么可就发大财了。”
“我也听说了,皇帝的这瓶子,那是价值万金的,瓷烧制的,风一吹,还会转动呢。”
“这岂不是跟传说之中的宝瓶一模一样?”
“……”
警世通言
长安城有些热闹。
人群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正在议论着听风瓶。
特别是一些商人,更是着急的听着旁边的人说着些什么。
这是商机!
这绝对是商机!
听风瓶!
瓷器!
轻!
会转动!
这些重要的词,都被他们记在了心里面了。
若是自己能够制作出听风瓶来,那岂不是将要发达了?虽然听着身边的这些人交谈,似乎这种东西不容易制作出来。
但是,也正是因为不容易制作出来,才更加的值钱,不是么?
超級掃描器
“这位兄台,我对你所言的事情有些感兴趣,不如你来此地,我请你吃些早茶,你将你知道的告诉我,可好?”一名穿着绫罗绸缎的商人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大唐商业发达。
商人的地位也高。
所以,穿着绫罗绸缎的商人也是不少的。
商人的子女,也可以进入学校,也可以参加科举。
“那感情好。”对方微笑的走到了那名商人的桌子边上坐下来,说道:“给我来三笼的小笼包,再给我来一壶上好的好茶。”
乾坤鼎
“我跟你说啊,我叔叔的邻居的……”
……
西方。
军营内。
一大群的手下围着罗福斯,脸色带着狰狞。
“统领阁下,最近城中的贵族的人和我们的人发生冲突,已经至少有十名士兵被他们杀死,二十五名士兵被打伤,五名士兵至今下落不明。”一名将领脸上露出无比愤怒之色来:“这些贵族现在是越来越明目张胆了,他们是想要将我们都赶出去啊!”
“统领阁下,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在这里继续观望了,在观望下去,只怕我们的士兵就要压制不住了!”
“要不直接下令吧,这些该死的贵族作威作福了几千年了,也是时候让这些人知道,我们才是这里的主宰!”
“统领阁下,我们的粮食又要准备吃光了,你要是再不决定,我们可就要失败了。”
“……”
看着手底下的人一个个脸上露出一丝兴奋。
他叹息了一声,说道:“再等等,再等等,我觉得现在的时机还不对。”
这些人都是孤儿,无父无母的。
所以,一旦反叛起来,那绝对是相当的快。
毕竟,没有了亲人也就没有了牵挂,没有了牵挂,就容易做出一些不顾一切的事情来,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掠夺贵族,那也没有什么害怕的。
报复?
拜托,我们连自己是什么来的都不知道,连自己还有哪些亲戚也都还不清楚呢,你们报复谁去?
“哒哒哒~”
这个时候。
城外。
十几匹马正在快速的向前而来。
一个个脸上满是惊慌。
这些人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快,快让开!”
“我们要见统领阁下,我们要见统领阁下!”
“快让开路,快让开路!”
“统领阁下,我们要见统领阁下。”
“……”
这些人快速的冲入了城池之中,将不少的行人撞飞了。
一时间,不少的人开口怒骂。
最近,城中流血不断。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城中的人对这些穿着盔甲骑着马的圣骑士们很是厌恶。
在他们看来,这些家伙都是一群底下的贱民,他们就应该和自己一样,赤着脚走在泥泞的屎中。
和自己一样,天天给贵族工作,但是却吃不饱饭!
他们凭什么成为贵族?
他们的身上谁流着贵族的血脉?
没有!
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贫民!
不!
他们的出身连自己都不如,自己至少还知道自己的父母亲人,他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其中还有一些更是奴隶。
这样的人,现在竟然能够骑着马儿耀武扬威的,简直就是上帝瞎了眼!
乞丐从不会妒忌那些比自己有钱的衣着光鲜的富人,但是一定会妒忌仇视那些比自己收入高的乞丐。
“呸,什么东西?”
“有娘生没娘养的狗杂种,这些家伙应该从我们的城池之中消失!”
“那些贵族老爷们为何还要让他们住在城中?这些家伙真应该都去见上帝。”
“嘘,别让这些人听见,他们会砍死你的!”
“怕什么?他们要是敢动我,我就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这座城池的主宰!”
“……”
从原先的欢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现在的厌恶。
偷朵狼王來調戲 漣宮主
整个城池的气愤的转变,相当的快速的。
醫然如希,律師先生藥別停 唐鈺小念
这也不奇怪,这些贵族世世代代统治这里,他们就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哪怕是法兰克王城之中的那些人,也不得不将这些城池交给这些人管理。
这些当地的土著贵族,能量都很大。
“统领阁下,我们派遣出去的人回来了。”一名骑兵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有些着急。
都市混沌神帝 封王劍尊
“哦?难道说战争已经结束了?”罗福斯微微一笑,说道:“那些该死的罗马人其实很弱小的。”
现在,我们打败了罗马人,是不是能够更进一步呢?
手中握着几万人的大军,罗福斯可不想一直都只是一个圣骑士的骑兵统领,而且还是一个时时刻刻都有被收回统领身份的人。
手中有兵权,什么能够不进一步?
然后,那十几名的骑兵来到了罗福斯的面前。
纷纷跪在地面上。
“罗福斯统领,太可怕了,那是罗马人真的有用恶魔的力量,那些人真的有恶魔的力量!”
“我们在一个一个村庄里面休息,天空突然降下了雷鸣,然后一群恶魔张牙舞爪的向我们扑了上来,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
“是恶魔,是恶魔,我们看到了恶魔,真的是恶魔来了。”
“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是恶魔的对手啊,除了我们之外,其余的人都被恶魔杀死了。”
“上帝根本就没有庇佑我们,我们的那些伙伴都死了。”
“……”
罗福斯听着这些人的话,不由的皱着眉头。
“统领,是时候下决定了!”旁边的一名将领说道:“在等,恶魔就来了,到时候,我们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一定是神灵的指引!”罗福斯说道:“现在,就去见队伍之中的那些忠于王城的那些人都干掉,我带着你们,开创属于我们的王朝!”
……
一群贵族在波尔多侯爵的城堡内喝着酒。
脸上满是喜色。
“不愧是最聪明的侯爵阁下,这一次那些该死的贱民,就算是不想离开,也不行了!”
“才不到一天的时间,那些人就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简直就是太棒了!”
“我想,现在没有人买粮食给他们,所有的贵族都有集中在一起,这一次他们不走,就饿死在这里!”
“马儿还有草吃,那些人,只怕过不了三天,就要饿死了!”
“到时候,正好送他们去见上帝!”
“不,这些人应该下地狱!”
“没错,他们应该都下地狱!”
“……”
这些贵族很是高兴。
“哼,我们的人召集的什么样了?”波尔多侯爵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微笑,说道:“等到我们的人都召集起来了,就让这些人知道,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葛朗台的愁,我们是一定要报的,我可等不到他们饿死或者被赶出去啊,我要他们都死在这里!”波尔多侯爵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杀意。
葛朗台子爵多好的人啊,竟然就被这些该死的圣骑士偷偷的杀死了。
漂亮的葛朗台夫人和葛朗台小姐啊,那是多么温柔的两个人,自己现在都找不到像她们一样温柔的女人了。
该死!
都是这些该死的圣骑士,他们毁了我的美梦!
不!
这些家伙应该不能够叫圣骑士了,他们已经将灵魂出卖给了魔鬼,应该称之为恶魔。
没错!
这些人就是一群恶魔!
一群真正的恶魔!
“该死的,现在要加紧制作出一些武器来,我们一定要让这些恶魔知道,背叛了上帝是要受到惩罚的!”波尔多侯爵恶狠狠的说道。
極道弒神
……
王城。
丕平二世在王宫之中正在处理政务。
自从派遣出大军以后,他的威望终于是又稳住了。
但是,依然还是有些担忧。
“今晚不会出事吧?”他眉头紧紧的皱着,说道:“大军都出征半年了,为何至今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说大军已经乘胜追击,打到罗马、君士但丁堡去了?”
对于自己派出去的大军,他还是有些期盼的。
特别是那些教会组织的圣骑士军团,据说是教会秘密的训练出来的,战斗力很是强悍,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
而且,装备精良,都是罗马盔甲装备。
这就算是国王也凑不出来啊。
“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成功的!”他暗暗的说道。
“宫相阁下,陛下有请。”一道身影从外面走进来。
“嗯,我知道了。”宫相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但是却没有去见国王,而是继续在看着文书。
拉丁文字,是从罗马传来的,据说是神灵创造出来的文字。
虽然,自己的祖先是从森林里面走出来的野蛮人,但是经过上百年的时间,凡是贵族,多多少少都会学习这种文字。
毕竟,这个时代,贵族不懂得看书,是会让人耻笑的。
当然,大部分贵族却是是个文盲。
但是,有机会这些贵族还是会学习的,哪怕是没有什么好的才能,至少能够看得懂书信啊。
在古代,文化的传播,基本上都是在贵族之中流行,普通人想要读书写字,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异想天开。
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文化都被贵族世家掌控着。
所以,一旦战争,这些贵族被杀死了,他们的文化很快的就会消失。
终于,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丕平二世站起来。
慢悠悠的向王宫深处,国王所在的地方而去。
法兰克的国王很多,但是法兰克的宫相,现在只有一个。
自从丕平二世成为了法兰克唯一的宫相,法兰克的大权就掌握在他和那些支持他的人手中。
这些年的国王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了,但是宫相至今没有换。
现在。
魔神刻印
法兰克风雨飘摇,而国王又开始想起了权势。
当国王的,谁愿意当一个傀儡国王?
当国王的谁愿意当一个懒王?
若不是迫不得已,所有的国王都希望自己是最伟大的哪一位。
这些年,但凡是有这个想法的国王,要么病死,要么从马上摔下来死了,要么睡觉就再也没有醒来。
所以,继承者们只能无奈的当懒王了。
“哒哒哒……”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只见,在大宫殿内,一名不算年轻的男子,正懒洋洋的躺在一个椅子上,眯着眼睛看向来者。
“陛下,不知道你寻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丕平二世看向这位自己扶持上台的国王,脸上带着一丝灿烂的微笑。
担任过好几位国王的宫相,至今眼前的这位国王,是他见过的最满意的一位。
因为,这位国王胆子小,从不敢忤逆自己。
这让他这个宫相时常的感到相当的高兴。
手底下不少人都建议自己更进一步,但是他都没有答应。
毕竟,当国王哪里有当宫相来的舒服?
当国王,那是处处都要受到禁制的,就连着王宫都走不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