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i4o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第三百四十三章 抓不到貓的苗梧分享-3pkta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师祖,为什么您总喝茶呀。”
“我看那些外院的师兄们带来的饮料,也挺好喝的。”
云海中,苗梧乖巧地坐在一道人旁边。
不过,从她那仿佛要从眼底溢出的机灵劲来看。
竹馬之婚,老公拜托拜托
这显然是一个暂时性的状态。
一道人品了一口今年的新茶,并没有回应。
良久,在苗梧的注视下,他缓缓放下茶杯。
“《道经》三百遍。”
一道人如是说道。
“哼,抄就抄!”
苗梧瘪着嘴离开了。
一道人摇了摇头。
他非圣人,自然难免也有疏漏的地方。
老君也曾丢过牛。
他被自家童子祸害些许茶叶,又有何……
嗯?
一道人细细点了一下自己的茶叶库存。
心念一转,又抓住了几只体格肥硕,正分食着茶叶蛋的猴子……
顿时,古井不惊的一道人嘴角有些微微抽搐。
这孽障!
一道人轻捻胡须,平复着有些波动的心绪。
犹记得石道人,将这女娃从海上带回之时。
也是个乖巧、宁静的主儿。
不然,那时一道人也不会让其作为童子,侍奉左右。
这也就数年的光景……
一道人长舒了口气。
倒是有些明悟凡间为人父母者的艰辛了。
往来,他收徒罕有定数。
但其幼者,也不过束发之年。
想来,是被那些她的师兄、师姐们宠坏了。
得好好训诫一番才是……
一道人心下暗暗想道。
随后长袖一挥,顿时眼前石桌上的茶具便消失了。
一些针线和织得一半的肚兜出现在桌子上。
“那日却说,但行修补之事。”
“何曾想,还得弄些缝缝补补的活儿。”
一道人一边叹了口气,一边却是操弄起手中的针线来。
正忙活着,一道人忽又想起晌午时分,余行在众弟子前卖弄神通的惫懒模样。
顿时,更觉得头疼。
想来,还是我那三花徒儿更是省心。
只是不晓得,这猫儿却是去哪里厮混了……
一念至此,一道人忽然心下一动。
咦?
一道人顿时脸色一正,将手上的针线放下,却是开始掐指算了起来……
…………
…………
“师兄!”
此时,正在孤峰山洞中盘坐的余行忽然一愣。
人还未见,就听见了外面娇滴滴的呼唤声。
顿时,余行面色大苦。
深藏不露 葉秦弓
这小祖宗,怎么寻上这里来了。
忽然,余行心中一动。
这场面,倒是有些似曾相识。
只是,那时,他是洞外呼唤的人。
而今,却是洞中无奈客了。
一边默默猜想着,这位小祖宗跑来找自己的原因。
余行忽然想到。
那时自己来寻橘猫师兄。
莫非师兄也是如同自己此刻这般的心情?
誤惹豪門:總裁放開我 淺薔薇
想了想,余行在心底暗暗摇了摇头。
应当是不同的。
毕竟,就是自己不来叨扰师兄。
它该嫌弃的,还是嫌弃……
不过,此时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余行收敛了脸上的苦色,然后走出洞去。
夜間刑事部
一眼便瞧见了,气喘吁吁从下面爬上来的苗梧。
“小师妹,怎么不打师兄手机?”
“要是想上来玩,师兄御剑带你上来就是。”
“莫要再爬了,下边这铁链都快锈坏了。”
余行瞥了一眼,还油光发亮的粗大铁链,然后面不改色地看着苗梧温声说道。
“我怕师兄又在飞行,手机开了飞行模式呢。”
終其一生
苗梧笑盈盈地说道。
糟糕!
这是哪个外院的弟子,如此不省心。
坏我大计!
余行心下波涛汹涌。
不过,脸上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那是师兄弄差了,这外面的物件就是糊弄人。”
“我见它唤作‘飞行模式’,想来御剑时还是开着,免得把你南星师姐送我的手机弄坏了。”
“却不想,闹了笑话。”
囚妃惑君心
“师妹往里走些,外面风大。”
余行说完,便引着苗梧往洞内走。
苗梧好奇地看着。
不过,洞里也没有什么其他事物。
青春正當時
除却一个烂蒲团之外,别无他物。
“师兄,你老往这边跑干什么?”
苗梧看了一会儿,便失去了兴致。
她有些好奇地问道。
“你那个未曾蒙面的‘三花’师兄,往来便是在这里修行。”
余行指了指那烂蒲团说道。
“就是师傅说的,那个习得了八九玄功的三花师兄吗!”
苗梧顿时眼前一亮。
原本简陋的山洞,突然充满了某种古朴的韵味。
而那个丢在中间的烂蒲团,也似乎有了些许神秘的色彩。
看着四处张望的苗梧,余行微微一笑。
以橘猫师兄的性子,又怎会费劲在这里留上什么东西。
它离去那时,也不过丢了根毛给他。
一念至此,余行不由得紧了紧腰间的锦囊。
那里面,有着一根已然失去了光泽的猫毛。
那是,他差点丢掉的一条命……
“莫看了,你心性未定,便得了玄功,师祖也不会让你练的。”
“今年,师祖该考你道藏初级测试了。”
“小心不及格,又被罚没了压岁钱。”
余行笑着说道。
“哼。”
苗梧嘟了嘟嘴,然后熟稔地从身后的小包里取出十张白纸。
“师兄说得对,我要好好学习了。”
“师兄我要学练字,师兄中你的字写得最好了。”
“你能写几篇道经,给我做字帖吗?”
一边说着,苗梧一边将那些白纸递给了余行。
“啊?”
余行哭笑不得地看着手中的白纸。
他现在,如何不知道这个小师妹打的什么鬼主意。
十篇道经,多也不多。
但是抄吧,又怕被拉下水。
不抄吧,眼前这关怕是过不去……
这小师妹心眼不坏,就是有些淘气。
大概,是处于熊孩子蜕变期。
毕竟,不是谁都如同他那时一般稳重的。
不久前还差点摔下飞剑的某余行,如是想道。
只是,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明天,一定要抽个时候把那铁链拉上来!
余行在心里暗暗想道。
“哇,师兄,你居然还在上面养了猫!”
“怎么不带到观里去?那些猴子不会欺负它的。”
就在这个时候,余行听到了苗梧夹杂着些许惊喜和欢呼的声音。
猫?
什么猫?
脑海里宛如雷电闪过,余行忙抬起头。
然后,他便看到正一把往外面某只橘猫抓取的苗梧。
正准备说什么的余行愣住了。
而下一瞬间,看着不知怎么就抓了一把空气,正一脸茫然的苗梧。
余行忽然会心一笑。
大概,这就是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