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lrn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踏星 起點-第兩千零兩百四十七章 貌似公平看書-z7ybf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这一天对于农家很多人来说是震撼的一天,田地里,农家众多子弟看到了一个尸王携带血腥杀戮之气冲击而来,不少人吓得面色煞白,敢冲击农家绝不是找死,而是有把握,这个尸王难道有祖境修为?
不止他们,就连农家族长农崖都是这么想的,他紧盯着冲过来的尸王,握紧双拳,立刻联系老祖。
田地里,农三娘,农烈都呆呆望着。
然后,一片绿叶子自地底而出,如同被秋风扫过一般划过天际,将尸王包裹。
陆隐有心感受农家的力量,一拳轰出,拳头砸在碧绿的落叶之上,毫无动静,落叶一丝伤痕都没有,而他融入的这个尸王被死死捆绑,先是肌肉,随后是骨骼,紧接着五脏六腑不断被压迫。
一阵黑暗后,陆隐意识返回体内,胸口处,黑白之色震动,壮大了一丝,他再次感受到了死亡,这次,是从农家。
一片落叶,将七次源劫尸王秒杀,尸王毫无反抗之力,这就是农家的底蕴。
不仅尸王,或许即便半祖面对那片落叶都没什么反抗能力吧。
陆隐不敢小看树之星空这些庞然大物,农家能做到的,四方天平一样能做到。
他再次庆幸当初有魁罗以及七神天帮忙才逃出龙山,否则凭他根本逃不掉。
与此同时,遥远之外,种子园内,无数人呆呆望着落叶返回地底,什么都没留下,绿叶,更绿了。
农烈眨了眨眼,怎么个意思?
“姐,我是不是看错了?刚刚有尸王冲来的吧”。
农三娘抿嘴,“有”。
“被秒杀了?”。
“是”。
“为什么?”。
农三娘无语,“我哪知道”,她解下头上的毛巾,擦了下脸上的汗,“莫名其妙”。
没人理解这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个尸王拼死冲向种子园。
农崖脸色凝重,不对,尸王没有感情,也就不存在找死的行为,刚刚那么做必然有原因,什么原因会让一个修为极高的尸王来种子园找死?究竟什么原因?
这会不会是一种征兆?永恒族要对我农家出手?
还有,这个尸王是怎么来的?
这时,他接到汇报,得知尸王来自距离很近的某个家族的池塘文明,立刻下令清剿那个家族,铲除池塘文明。
越来越奇怪了,既然隐藏,为什么故意暴露?
农崖想不明白,农家人想不明白,而当这件事传到四方天平后,四方天平也想不明白。
他们只感觉近来奇怪的事越来越多了。
忆贤书院,陆隐很心疼的看了眼凝空戒,竟然消耗了六百多亿立方星能晶髓,那可是六百多亿,不是六亿。
这就是强行融入绝顶高手体内的消耗,不仅如此,他还控制尸王去了一趟种子园,时间也耽误了一点点,这才消耗这么多。
不管怎么看,消耗这么多也够让人心疼的。
算了,就当为人类做贡献,怎么说也挖出了暗子和尸王,算是给树之星空提了个醒,永恒族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藏匿。
第四次没有摇到六点,意料之中,又要休息十天了。
几天后,农四娘找来请陆隐帮忙解语,陆隐给农四娘解语的最多。
“先生,最近发生很多奇怪的事,您知不知道?”,农四娘一边看着陆隐解语一边问道。
陆隐如今解语的只是掌御中级原宝,可以分神说话,“什么怪事?”。
“四方天平四个当家全失踪了”,农四娘道。
陆隐诧异,“全失踪了?不是只有夏邢失踪了吗?”。
“不止,夏邢第一个失踪,然后是白腾,最后是王正跟龙轲,活该,也不知道谁出手了,只要不是永恒族那些怪物出手我们都高兴”,农四娘不在乎道。
陆隐道,“四方天平宗主都能失踪,越来越乱了,眼看着就要带你们去历练,幸好有食神,否则很危险,你们家没事吧,你们农家可不比四方天平差,如果对夏邢他们出手的是永恒族的怪物,你们家也要小心了”。
“先生猜的真准,我们家也出事了”,农四娘肃穆道。
陆隐故作诧异,“什么事?”。
农四娘咬了咬嘴唇,“不知道怎么说,一个永恒族怪物找死一样冲向我们家,被老祖宗留下的叶落界直接碾死了,这件事很奇怪,四方天平都派人调查了,估摸着永恒族接下来还会有动作”。
“刘家现在可紧张了,所有在外弟子全部召回”。
陆隐呼出口气,“这还真是奇怪,那可是你们农家的种子园,一个怪物就敢冲,确实找死”。
“因为那个怪物,我们农家找到了很多隐藏在池塘文明的尸王,动静还是很大的,老姐估计接下来四方天平肯定要对各家宗门势力掌握的池塘文明清理,纳入监控范围,这件事可能会引起动荡”,农四娘喃喃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池塘文明是树之星空很普遍,却也不怎么对外公开的一种隐私文明,但凡有星使坐镇的家族势力,谁不蕴养池塘文明,为家族提供死士,侍卫甚至更多不可言喻的用途,一旦这些要被四方天平监管,对这些家族宗门造成的冲击将会非常大。
这就相当于将某些人华丽的外衣撕去,里面穿着什么一眼能看出。
陆隐目光一闪,这可不是简单的事,忆贤书院没有蕴养池塘文明,但种子园肯定有,刘家也肯定有,这两家首先就不好过,再然后比如一些有六七次源劫坐镇的家族,组织等等,四方天平如果真这么做,对树之星空会形成很大冲击。
但,这是好事。
如果陆隐掌控树之星空,他也会将池塘文明解开,人怎么能圈养人,这与圈养动物有什么区别,池塘文明内那些人等于任由那些家族宗门宰割,太悲惨了,四方天平如果真这么做,倒也算是做了好事。
“你们种子园有池塘文明吗?”,陆隐随意问道。
农四娘点头,“有啊,很大一片,里面有无数人,那里面的人只要修为达到一定层次就可以脱离池塘文明束缚,加入我种子园,待遇跟其它修炼者一样,我们农家对他们可没有其他家族那么残酷”。
这就不残酷了吗?那些人拼命修炼终于脱离低层次文明,以为进入更完美的世界,出来后却得知只会成为仆从,对他们的打击何等之大。
农家自认为对他们很好,也很公平,但这是在树之星空这种大环境下映衬的公平,一种貌似公平,脱离树之星空池塘文明大环境,就能看出那些人有多可悲,任何一个第五大陆的人听到池塘文明都能体会到,农家自己却体会不到。
这种池塘文明是树之星空的毒瘤,希望四方天平能做件好事,将这个毒瘤祛除。
不久后,原宝解语完成,得到了一件兵器,算是异宝,然而没什么威力,年代太久,早已腐朽,被农四娘碰一下就断,毫无意义。
农四娘也没有失望,“先生,还有十几天就要历练了,唐先生这段时间都在帮我们解惑,您什么时候去?”。
“再等几天吧”,陆隐道。
农四娘没有打扰,离去。
又过去两天,武太白来了,言语颇为可惜,没有跟陆隐一起带队历练,对于刘缺,他倒是没什么抱怨。
郑先生也来过一次,提醒陆隐维护忆贤书院的名声,毕竟这是忆贤书院自陆家被放逐后,第一次正面接触四方天平,尤其书院内最绝顶天骄本就属于四方天平,不可能向着书院,真正属于书院的学生远远比不上他们。
时间又过去数天,十天时间到,陆隐回到房内,抬手,骰子出现,继续。
一指点出,运气相当好,直接就是六点,意识转瞬进入那片黑暗的空间,放眼望去,周围只有一个光团,很明亮,比之前那个尸王的光团还明亮。
看着这个光团,陆隐心动了,这种亮度,想融入比较勉强,但这种亮度也代表被融入之人至少是七次源劫修为,如果是树之星空修炼者,那便是站在人类巅峰,仅次于祖境与半祖,对他的吸引力非常大。
不再犹豫,融入,大不了失败,损失些资源,相比成功得到的好处,这点损失不用在意。
不管是树之星空还是第五大陆,哪怕放眼人类天上宗时代至今,也没谁消耗星能晶髓有陆隐这么快的,关键是别人都不知道他消耗在哪里。
意识融入,一阵晕眩,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这是强行融入的结果,好在融入进去了。
陆隐陡然睁眼,看到了熟悉的背面战场星空,自己脚下是母树,此刻的位置就在母树上,位于背面战场,而被融入之人,竟然是秋灵天师。
秋灵天师,陆隐见到的第一位树之星空原阵天师,当初被白龙族请求收化名龙七的陆隐为徒,于龙山考核,也让陆隐第一次接触到了稳定的方圆这个游戏,名扬星空。
那次游戏让陆隐印象深刻,对原阵天师的能力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融入原阵天师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