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yfvg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01633 審判前夜(一)分享-xbxz6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人们总是愿意相信别人是单纯的坏人,而自己是复杂的好人。
——苏澈《黄金时代》
“泰瑞亚,汇报高度。”
“6.4,你们即将与‘探索者8号’接触。”
“收到。”关闭通讯器,座舱里的压抑环境让褚晓明非常不自在的皱了皱眉。熟睡中的沈一诺被褚晓明细微的小动作惊醒,她看着搭档问道:“怎么了?”
褚晓明微微一笑:“没事,刚才屁股有点不舒服,我换个姿势。”
沈一诺打开封闭罩,外层的空间看起来十分的梦幻。
神聖傳說之重生無量
“好美。”褚晓明感叹道。
它们是扭曲的胡乱的色彩,就像抽象艺术派的作品,又如同把颜料直接倒进了水缸然后任由它们沉降一样。
不过那些色彩没有那么温柔,它们质地坚硬,撞上去的唯一结果就是四分五裂,所以星瀚国际航空航天局这边才会制造出技能容纳两名宇航员,同时兼具超强阻抗力与机动能力的太空蜉蝣艇。
“神明的夏宫富丽堂皇,光辉之耀眼令人叹为观止……但你我皆是行于深渊之上的蝼蚁,所以还是把这色彩去掉,好好认清现实吧。”沈一诺说着又把封闭罩关上了,太空蜉蝣艇内重新陷入昏暗,只剩下橙色的光弥漫在四周。
那其实不是光的颜色,而是可以被直接吸入腹部为宇航员提供抗冲击防护、氧气和维生能量供给的L褚晓明L液流体。
一开始褚晓明很抗拒这东西,他说这玩意不就想游泳池里的水一样脏吗?
然而事实是,浸泡道这种液体中后新陈代谢就会进入到一种全新的循环模式中,像过去那种正常的排泄是完全不用担心的。
“晚霞对你的改变真大。”褚晓明笑着道。
沈一诺斜了他一眼道:“那你呢,你就没受他的影响?”
褚晓明微微一笑不说话了。
浮游艇在前进,高度很快来到6.8,这是个标定量,通常以10为介点,一个介点区间是标定量10万TKM(约等于十亿分之一光年),而由于太空中缺少一个恒定的相对量作为介点区间的标定量标准基础,所以深空航行中会将浮游艇的粒子脉冲探测半径作为相对区间,并沿途留下轨迹通道,这样就能确定相应的高度位置以便于在深空之中寻找失联的目标物。
但即便是采用这种“挖洞式”深空探索模式,想要在浩瀚的宇宙世界中搜索一艘已经失联的探索型宇宙飞船还是要比大海捞针难上千百万倍。故而星瀚国际航空航天局又在原有的多重通道高弦化捕捉网的策略(最早‘回收者’方案的升级版)的接触上又新增了粒子波回弹采集技术,大概就类似于雷达仿生技术的一种变种升级延伸。
升级改良后的两种策略加持之下,由七艘太空浮游艇协同搜索,捕获并回收“探险者8号”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但具体反馈数据看起来还是非常渺茫。
“泰瑞亚,汇报高度。”
“6.75,即将抵达失速区域。”
“收到。”
褚晓明坐正一些,闭上眼,通过类脑神经元将思维意识外放到太空浮游艇的外部感知元件中去,瞬间他就听到了许许多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深空并非完全真空,它和通常的宇宙环境还是有所不同的。
烮天 逆蒼穹
很多时候天体物理学家更喜欢用宇宙中的“湿地”来形容深空航行中遭遇的这种环境状态。不过这里并不存在其他生物,有的只是极端危险且无法捉摸的各种神秘物质和光线,还有大量的宇宙粒子,它们几乎无孔不入,以人类目前的技术根本没办法阻挡它们对人类的探寻和影响。
几十年前这项计划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就把前往深空开展探索工作的人视作勇士,并且作为参与者,这些深空探索宇航员也早已清楚自己可能会面临怎样的结局。
那些声音很嘈杂,褚晓明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的精神意识保持足够的专注。
沈一诺在舱室内部时刻关注褚晓明的身体状况,她一边注意着这些数据,一边调处外部的幽能监测系统,同时拉伸捕捉区间量。
速度在减缓。
褚晓明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但应该不是正在进行的,而是被保存在自然状态的。
“泰瑞亚,捕捉到一组疑似讯号,请求核对。”
“泰瑞亚收到。”
等了一会,褚晓明开始专注的聆听那组飘荡于宇宙深空中的序号。
……
一开始是嘈杂的,不连续的,无法分辨是人声还是其他什么声音的。
后来又闯入了许多干扰的讯号,比如十一亿年前比邻星系两颗红巨星大冲撞发生的动静至今仍在回荡。
把这些干扰全部去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对褚晓明来说太过耗费精力,好在有泰瑞亚协助,很快褚晓明就可以安下心来聆听了。
那声音依然很模糊,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声音片段,不过褚晓明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些关键的线索。
都市卦神
他稍稍思考了一下后说道:“是歌声。”
两个字瞬间就缩小了检索的区间,泰瑞亚开始进一步比对。
太空浮游艇内部的还有一个很精致小巧的脑神经元深谷回声收集装置,作用原理是利用脑神经接口将褚晓明大脑皮层的生物电讯号捕捉下来并放置于特殊的虚拟声源讯号深谷中进行往复的回荡放大,最终重构为可为人耳直接倾听的声源。
不过沈一诺并不需要一段完整的可以直接被人耳分辨的声源,她自己也没那个能力具体的分辨,所以通常经由脑神经元深谷回声收集装置收集到的声音模拟讯号只要生成完毕后就会直接导入太空浮游艇自带的衍算核心进行分析比对。
最強絕世兵王
因为高智库系统非常庞大,这种初阶段的筛选必然存在很大误差,沈一诺也没有抱多少希望。
可让沈一诺意外的是,刚从褚晓明的大脑里提取出数据,这边就精准的分析出了这些声音的含义。
“是迪克牛仔的《三万英尺》,没错了。”褚晓明也很快就听出了是什么歌。
沈一诺则更进一步,她把数据放在一边,然后调取了所有参与“探险者”计划的宇航员信息,结果发现可能会知道这首歌,并在深空中清唱的应该只有三个人。
这三位都是来自中国的宇航员,分别是陈开宇、王海成和肖静。
他们分别参与了“探险者3号”、“探险者6号”和“探险者7号”的深空远航行动,并且均与星瀚国际瀚空航天局前哨失联,目前的生还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你觉得会是谁?”沈一诺问道。
褚晓明想了想答道:“陈开宇是军人出身,据说平时不苟言笑,别说唱歌了,听歌都很少看到,所以基本可以排除……至于王海成和肖静,这两人平时的业余生活都挺丰富的……很难确定啊……”
“但你忘了他们的性别可不一样,你听不出来这声音是男是女吗?”沈一诺问道。
褚晓明轻声一叹:“声音很嘈杂,就像是无意识发出的声音,我估计我们只是收到了他们临死前发出的呢喃而已……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沈一诺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这就是现实。
每个参与“深空”计划的人都应该知道此时此刻的太阳周围有多么的危险。那些将“太阳”掠为己有的高等智慧至今都没有露面,但人类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整个太阳系蒙受的灾难都与它们明目张胆掠夺“太阳”的能量有直接关联。
“戴森球”只是理论模型,按照现有的尚未成体系的宏观宇宙社会学来看的话,这些家伙至少是二级或者二级以上的文明,它们根本不在乎地球上是否有人类,也对人类那点可怜兮兮的资源完全没兴趣,它们只是冲着“太阳”来的而已。
虽然道理是明白的,可沈一诺并没有打算让自己变得十分冷漠,她沉声道:“道理我懂,可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现实?你难道忘记了当初的‘回收’计划了?”
“我们得让他们抱有期待……唔……以前我是这么说的,不过我觉得希望有时候会比绝望更折磨人。”褚晓明分析完这一段声音后就断开了与太空浮游艇外部的意识连接,他睁开眼,显得非常疲惫。
沈一诺给他调剂了一些特殊的“奖赏”算作犒劳。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抑郁了,现在事情不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去的吗。”沈一诺白了褚晓明一眼,她再次打开封闭罩,然而外头的世界已经不再是什么深空宇宙,而是白得耀眼的巨大幕布。
几名工作人员走过来将看似悬空,实则用一根根纤细的纳米级碳晶丝拉扯的浮游艇缓缓放下来。
走出这部道具的沈一诺舒展了一下傲人的身姿后问褚晓明道:“要去喝一杯吗?”
褚晓明似乎还沉浸在自己作为一名深空探索宇航员的阴郁中,他呆坐在那道具飞船旁喃喃自语道:“泰瑞亚应该是理解的吧?所有这一切都是虚假的,没有任何意义的谎言之类的?”
沈一诺默然不语。
褚晓明继续说道:“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吗,我们大多数人都会不自觉地为自己开脱,做很多看似很有意义的辩白,实际上都是在给自己的不作为铺路而已,没有什么黑白之说,大家都是一样,大家都是虚妄的罪人,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文明本身就是局限在一个空洞的假想中的,如果这么想的话,似乎欺骗泰瑞亚也就没什么不妥了。”
沈一诺听不下去了,她走上去一脚把褚晓明踹到地上道:“嘿!让你说,你还喘上了不是!到底去不去!”
褚晓明挨了打这才嘿嘿的笑着起身:“去!当然要去!赶紧的吧!再有两个小时我们又得上台了。”
沈一诺听到这话就头大,她长叹一声,无比懊恼的说道:“我当初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干嘛选择留在这呢?”
褚晓明不敢说话,悄悄的脱了道具服就往外走。
沈一诺看到后立马追上来:“喂!你等等我!”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这“楚门的舞台”,镜头拉远,工作人员开始入场,他们要在一个半小时内完成所有系统的调制与更换,同时在外头,还有更多的舞台,有的正在演绎,有的刚刚谢幕,还有的仍在搭建,后台的演员们一批又一批的进场,所有这一切假象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
……
2月26日 17时21分左右
1号证人抵达东盛1号穹顶,负责本次人员接收的是东盛1号穹顶最高监察委及东盛1号穹顶长生军第五大队的七百位长生军战士。
人员接收是秘密进行的,但仍有一些早早的嗅到了味道跟了过来。
就比如十天前来到东盛1号穹顶然后就销声匿迹的欧阳静园。
他没有带上穆奇从,就自己一个人穿着一套暗红色的具化贴合装甲渗透到了人员接收的核心区域。
长生军的封锁线外松内紧,所以欧阳静园虽然渗透的很从容,却根本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1号证人杀死。当然,欧阳静园也没有接到郑北川要求杀死1号证人的命令,他这次来只是为了看清楚这个1号证人是谁。
然而护送1号证人的人员交付给东盛1号穹顶内部最高检察机关的人员的只是一只封闭的箱子,而且做了很好的防透视伪装,所以欧阳静园根本没法子看清是什么。
‘啧,搞得还挺神秘。’欧阳静园想了想之后有了新的法子。
他现在是伪装成最高监察委人员渗透到的内圈,可1号证人是被长生军的人带走的,所以不管怎样,短时间欧阳静园是没办法合适1号证人的身份了。所以欧阳静园干脆绕到之前打昏那个监察委人员的地方,丢出一枚小红球,伴随着一阵青烟和剧烈的灼烧,尸体化作了灰烬,欧阳静园也顺势获得了一个全新的身份——监察员0877。
欧阳静园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前来找他的另外一个监察员,对方见到欧阳静园的时候紧张不安道:“你跑哪去了!知不知道这次行动有多重要!出了岔子咱俩都玩完!”
欧阳静园闻言吓得浑身都打哆嗦,好在他演技出众,对方很快心软道:“哎!算了!赶紧跟上车队,咱们越早回本部就越安全。”
欧阳静园立马照做,可心底却在冷笑:‘是吗?’
……
东盛1号穹顶的最高管理级架构并不完全由中方人员组成,也包括周边多个国家级整体的代理人员,因此现在的东盛1号穹顶的管理层就像个董事会。

中国方面是持股最多的董事会大拿,而其他小国家只不过一般的股东。
但离开了这些股东,东盛1号穹顶也不会那么迅速的建起来,因此这些股东在这个全新的联合型权力架构中也是拥有自己的话语权的。
虛空萬界
东盛1号穹顶最高监察委,简称东监委或者(EHS),也是由多个最高管理级成员委任特别代理人组建的。但本次接收1号证人的工作却不是由中方人员主持,而是交给了日本新东京正兴政府的特派员负责。
欧阳静园现在冒名顶替的0877就是受雇于新东京正兴政府驻东监委特别代理人的翻译官型理事员,简单来说,就是个在东监委里替日本方面工作人员跑腿打杂兼职翻译和发表监察意见的拥有特长的普通工作人员。
下午五点多才接到人,回到东监委位于东盛1号穹顶西北B2区1178区块的分部,欧阳静园还没来得及熟悉这里的环境就被告知分管人员准备连夜提审1号证人。
这对欧阳静园来说无疑是大开便利之门,他巴不得早早的见到1号证人,这样他也好尽早为下一步作出部署。
晚间10点多,东盛1号穹顶已经一片漆黑,预计三十七个小时后才能再次见到“人造太阳”升起。
欧阳静园和三名东监委特别专员在经过二十一道安检程序后才终于进入关押1号证人的底层监禁区。在这个过程中,欧阳静园一直担心自己会身份败露,所以始终提心吊胆,好在他这一身本领是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愣是让他通过观察分析同事接受安检时的一些小细节给蒙混过关了。
但是到了这么深的地下,周围不是自主防御系统,就是长生军的巡逻人员,欧阳静园可是一点都不敢造次,除非他是被郑北川安排来杀死1号证人,否则欧阳静园绝不会轻举妄动。
最底层的监禁室看着完全不像是犯人住的地方。
那的环境和空间各方面条件都极好,除了看不到真实的太阳,几乎你能想象的到的服务这里都有。
欧阳静园看到1号证人的待遇这么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脑内风暴了。
虽然他大概也猜到了这个1号证人肯定非富即贵,而且一定和他们的组织有过来往,所以早早的就把1号证人的身份锁定在了一个相对狭小的范围内。
现在是揭晓答案的时候了。
“往前走,他正在重温世界杯比赛,请稍坐等候。”这的服务人员一看也不是长生军内部的,起码欧阳静园是不会相信这些甘愿把生命奉献给整个世界的铁血之师会去服侍一个既是证人也是嫌疑人的家伙。
透明的玻璃门被拉开,欧阳静园和三名东监委工作人员进入恒温的房间后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就是如沐春风般的清爽可溢满鼻腔的沁人馨香。
欧阳静园四人坐下后,向里间看了一眼就瞧见了那个坐在沙发上背对着他们四个的男人的背影,他看上去应该很高大,也很瘦弱。
拟态视界投影的世界杯现场气氛热烈,犹如身临其境。
欧阳静园虽然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却也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因为这是欧阳静园的身份所必备的能力之一。
第一代拟态视界发布于2077年冬,当时苏氏华擎向全世界展示他们的创新沉浸式家居体验设备“拟态视界2077”的时候,可以说是拉开了未来生活的大幕,将人类生活带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黑之惡魔學徒候補生 赤妃原作
極品王妃之毒妃
匆匆消失的青春和你
而更主要的是,不同于当年的4K/8K杜比之类的纯炫技,无资源,苏氏华擎还联动华晟丰茂旗下最大的旭光影视传媒集团打造了一系列采用拟态视界专用技术拍摄的制造的影音资源,并免费提供给所有购买拟态视界2077的用户,现期一年内完成购置才可以获得终身免费。
虽然后来拟态视界对世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词汇,可在非民用领域,拟态视界的延伸与发展却在不断的进化。
单欧阳静园自己知道的,中国军方曾在2100年和2125年于世界军武成果展示大会上向来自全球的军事领域专家展示了中国军人正在使用的沉浸式拟态视界训练设备,真正意义上把虚拟战场搬到了现实。
这也一度让新美联方面倍感忧虑。
言归正传。
欧阳静园瞥见那正在看球赛的男人后就大概确定了七个人,但这七位在欧阳静园的印象里不是已经死了,就是对欧阳静园所在组织忠心不二的,绝无可能再现身成为什么1号证人。
但欧阳静园却觉得这个背影越看越像某个已经死掉的家伙。
他摸了摸鼻子,有些焦躁不安。
过了好一会,比赛才终于结束,华晟丰茂的球队2比2战平苏氏企业的冠名球队,双方准备接下来进行点球大战。
不过东监委的可不会一直这么等下去,带队的0791起身道:“尹先生,您的私人活动时间已经结束了,该准备一下,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了。”
听到这个“尹先生”,欧阳静园没有来心头一紧,跟着就瞳孔放大。
因为从那沙发上起身的,转过看向四名监察人员的1号证人居然就是曾经的天业19号避难所最高行政长官——尹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