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vklq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漫漫仙路奇葩多討論-第1335章 烏鴉森林展示-ysdik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人类的潜力大的超出自己的想象,我们的脑子能留存住非常多的信息,只不过很多人都无法准确的将所有东西记住。
一来是没有很好的记忆方法,二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忘却。
法师们其实也颇有地球上哪些疯狂科学家的特制,他们发现脑子这玩意儿的特殊性后,也开发了很多针对头脑的法术。
例如改变认知的魅惑人类,控制思维的侵袭头脑,甚至是可以随意捏造清洗记忆的记忆编织。
把某些特定的,珍贵且庞大的数据资料就像锁入保险箱一样锁入某个人的脑子里,这种做法很少见,但并不是没有。
炼金术师们也不是什么清高的家伙,所有的技术都是自己挖出来或是研究出来的东西,没必要也不可能免费跟其他人分享,他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保证自己的独门绝活不会流落在外。
用法术将资料锁入自己女儿的脑子里,除了安全外,估计还是单纯的用起来顺手。
毕竟活人跟死物的差别还是挺明显的,后者就相当于你把数据放进了U盘之中,需要的时候还只能自己一页页翻过去找。
但放进活人的脑子里,就相当于自带了一个强力的搜索引擎,你只要说要哪方面的资料,后者给你复述出来就行了。
娛樂大亨 秋刀魚的滋味
而作为这些知识载体的人,很可能也会被施加保护措施,他们自己完全意识不到也不会使用这些知识,不管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分毫,只有当念出特定的启动语,或是法咒,才会激活这些知识,让这个倒霉蛋变成人肉电脑。
方法不错,但不得不说。
——真的没人性。
“在两三千年前这种方法刚发明的时候确实有不少被当做图书馆使用的人,后来这种工作基本就交给了智能程度较高的炼金生物,老实说艾米的情况很特殊,也不见得就是真的,这只是传闻。毕竟如果是真的,估计艾米她母亲也不可能允许她跑来托尔兹魔导技术学院上学。但即便是传闻,恐怕也会有一些人在打她脑子里知识的主意。”
在防守严密,又有能单挑轰隆的萨琳娜坐镇的魔导学园内,没人敢直接杀进去撬开艾米的脑袋得到哪些珍贵的炼金知识,但现在她出来了,所以很可能会有一大帮隐姓埋名的炼金术师在暗中尾随,找机会抓人。
林天赐作为保镖,也可能跟他们撞上。
“另外,艾米的父亲也跟法拉的母亲一样语焉不详,具体的情况不好说,我的人正在进一步的调查。”
这俩姑娘怎么不是爹有问题就是妈有问题,感觉活的忒苦逼了点。
花都逍遙遊 感冒小寶
林天赐听着这些情报,随口又问:
“那个叫诺拉的姑娘呢?”
“这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再次為父 莫心傷
赛莉说:
“其他两人,虽然有一些未查明的情况,但我相信以我们白手协会的实力调查清楚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但诺拉则完全查不出任何异常,她的履历太干净了。”
根据萨琳娜给的资料,诺拉出身自一个还算富裕的小镇,父母在镇上开了个商行,主要商品是葡萄酒、奶酪等耐贮存的食物为主,家庭情况还算富裕。
她能跑来学魔法,一是家里比较殷实,二是因为成绩优秀,有家乡的贵族和国家发下来的奖学金。
这部分怎么看都没有大问题,而且好像还挺正能量的。
但如果真的没有问题,萨琳娜也就不会说她们三个需要重点观察,而是只说两个了。
“她的档案和出身的一切,都像是精心伪造的,虽然怎么查都差不出问题来,可太过干净了。你之前说她曾经在暗地里用魔法联络过别人,可她的老家在远离这里上千公里外,不可能是用魔法联络自己家里人,这姑娘是个难以捉摸的不确定因素,乃至不能确定是敌是友,我觉得你应该对她比对其他人更加关注一些才好。”
萨琳娜肯定也察觉到了诺拉的不正常之处,但调查起来又查不出什么毛病,正好赶上林天赐跑到咒文之心,萨琳娜捉摸着自己查不出问题,交给白手协会没准可以,所以就干脆把这个烫手山芋丢了过来。
难怪赛莉说萨琳娜真会使唤人。
–‐‐——–‐‐——
目前索要面临的危险具体是什么实则不够明确,可能是法拉母亲那边的问题,也可能是艾米跟传闻中一样有人在打她脑子里哪些珍贵炼金知识,诺拉这个怕死的死灵法师本身也不清楚是敌是友,没准很可能是放在学院内的间谍,大概率会在这次外出学院的时候发作。
每一样都有可能,且每一样都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这让林天赐觉得有点后悔一口答应下来了。
本以为有白手协会的协助对威胁的构成能清楚的探查到,实则探查清楚以后反而变得更麻烦。
相比之下,其他同样参加的学院方面下的黑手,则根本算不上威胁了。
这事儿让林天赐感觉很蛋疼,赛莉也表示会让白手协会继续查清那三个姑娘的底细,但要说现在草木皆兵……
那倒也不至于。
截止目前为止,他们这个队伍始终都还在本国的国土上前进,真出什么麻烦,萨琳娜开个传送门分分钟就能赶到,所以不管是来自其他学院方面的黑手,还是跟那三个姑娘有关的威胁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
三桅帆船和两艘军舰,也顺着宽阔的河面航行了整整三天,这期间多亏教导主任发飙管得严,学生们基本都窝在船舱看书打牌,也不会有人缠着林天赐,所以他经常在甲板上跟赛丽聊一些有关于这个位面以及可能遇到危险的情报。
突然感觉林天赐跟甲板很有缘,在利莫里亚航行的时候也基本都是在甲板上度过的……
不过船只总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三天一过,赶在太阳正式升起的清晨,船只便停靠在一座较为繁华的码头上。
这里就不是托尔兹魔导技术学院的势力范围了,同时也进入了别国的领土,随行的军舰必须返回,只有三百全副武装的士兵作为随行人员被允许进入。
学生和老师们,包括林天赐在内也不得不重新驾起魔导大篷车,从水路转为移动速度较慢的陆路。
比起之前,这时候的学生们都老实了很多,之前那种春游出去玩的气氛明显变得凝重了不少,一路上很少有人大声交谈,也没有说笑玩闹的声音,要么闭目冥想,要么将视线投入大篷车外向后倒退的景色之中,总觉得可能随时跳出来一拨人要开打似的。
他们也都知道学院之间的交流等于是去踢馆,来自对手下的绊子可不少,从现在开始必须保持警惕。
法拉依旧很自来熟的想要多跟林天赐套近乎,不过由于进入了别国的领土,危险性陡增。
坐在车夫的位置上,就很容易成为弓箭手的狙击目标,所以被教导主任呵斥了两句也就跟着其他人一样躲在大篷车里无聊的打着哈欠。
到了这里,也遇到了主办方派来接应的人员。
毕竟明面上是打折‘学院之间友好交流’的旗帜来的,哪怕连老百姓都知道这就是踢馆,面子上也必须过得去。
但也别指望那帮负责接应的人有什么好脸色,一个个就跟死了亲妈似的摆出扑克脸,任务也就是负责带个路。
这期间,所有的食物都必须吃自己带来的,不允许购入或食用任何当地旅店出售的东西,饮水也必须经过老师的检查才能喝。哪怕在主办方给准备的旅馆下榻,也要安排巡逻人员,而且比之前更加夸张,随行的老师们更是被折腾的堪比在野外守夜,根本没人能睡个安稳觉。
重生文娛洪流
毕竟下毒尤其是放一些慢性毒素这种事情在学院之间的争端中可以说非常常见,暗杀也不是多新鲜的事情,不得不小心。
唯一要说比较跳脱的依旧还是林天赐,不管是主办方安排的饮食,还是路上随手摘的野果,这货都来者不拒,吃的非常嗨皮。
尤其是相比自己带来的耐贮存易携带的食物,看人家林天赐吃的酣畅淋漓,自己只能吃咸肉啃面包,那差距……
不过不得不说,他们的小心是有道理,林天赐都吃出好几种不同的毒素被放在食水里,而且都是那种单独吃没问题,但合起来吃就是慢性毒素的东西,一般都会有很长的潜伏期。
他能仗着修士的身体素质随便吃,别人可不行。
不过这种程度的下黑手早就在林天赐的意料之中,也几乎成了每次的惯例,老师们对此都见怪不怪,顶多惊讶一下林天赐如此的傻大胆。
真正比较棘手的威胁还未出现,最好也永远别出现,只是这多少有些不太现实。
一路跟着主办方派来的向导,大篷车驶过陡峭的山路,也穿过河流和平原,一行差不多有五六天,最终在一座大森林边上停下。
盛世婚寵:悍少的小暖妻 紅眼兔
这片森林肯定年头不短了,即使是外围的树木,也能看到很多三人合抱那么粗的个头儿,宽大树冠和郁郁葱葱的植被几乎把森林压的不见天日,站在外面能看到绿色的树冠如同波涛一样绵延到视野的远端。
而说道视野的远端,则能看到一座建立在山上的城市,居高临下俯瞰整个森林。
相较于一路相安无事的旅行,真正难搞的部分这才初露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