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281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兩百零七章 趙括的愛情熱推-dkseo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一大早,赵括就被赵母给揪了出来,赵母给他准备了一套全新的衣裳,赵括打着哈欠,洗了脸,这才揉着双眼,穿上了新衣裳,坐了下来,吃了早饭。在这段时日里,赵母一直都是坐在他的身边,唠唠叨叨的,告诉他稍后该如何去说,看得出,赵母是很担心赵括会搞砸这次的相亲。
“多听人家说,不要说什么治国,更不要说战事….”
“我跟她说什么治国啊…”
妖嬈花仙太迷人 綠草兒
“还有,她是一个淳朴的女子,不要说一些失礼的话。”
血族新娘
“母亲….我什么时候说过无礼的话?”
赵括茫然的看着赵母,在经历了一番狂轰滥炸之后,整个人都已经蒙圈了,赵母又让他起身,赵括就像是傀儡一般,任由母亲来为他整理衣裳,赵母既担心,又开心,又吩咐了许久,这才将韩非叫了进来,对韩非说道:“吩咐众人,今日,就不要来打扰括了。”
韩非急忙称是,急匆匆的离开了。
赵括长叹了一声,看着韩非也逃离了这里,却只能继续听着赵母的吩咐,赵政站在不远处,手里捧着几个苹果,也不知是谁给他的,一直吃个没完,两个脸圆鼓鼓的,一动一动的,无论赵括怎么看,都觉得他像极了松鼠,发现父亲的目光,赵政一愣,看向了他,赵括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指了指他手中的苹果,赵政纠结了片刻,忽然过过身去,继续吃了起来。
好家伙…我是养了个白眼狼。
“我在跟你说话!”,赵母忽然叫醒了赵括,赵括急忙看着她,点了点头,说道:“我都记下了。”,赵母的语气这才变得温柔了一些,对赵括说道:“括,她是个贤惠的人…好好交谈,若是你看中了她,能看着你完婚,我就是现在死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大母,我不想要母亲。”,赵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赵母的身边,口中还嚼着果子,含糊不清的说道,赵母瞪了他一眼,方才说道:“你看看你的衣领!果子是谁给你的?!我可洗不动了!”,赵政低下头,看着自己脏乎乎的衣领,方才干脆的出卖了同伙,“是戈公给我的。”
赵母哭笑不得,抓住小家伙的手,又给赵括吩咐了几句,这才走出了院落。
赵括坐在院落内,天气还是有些寒冷,哪怕高高挂在天空中的烈日,也不能改变这一点。赵括并不是没有想过成家立业,只是,要让他跟一个从未谋面的女子共度一生,这实在不是那么情愿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位许历家的女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赵括只记得,当初自己抱回赵政的时候,曾见过她一面。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年纪不大,有些瘦弱,娇小的女孩。
而在此刻,领着赵政出门的赵母,正好遇到了来为她送冬衣的司空艺。司空艺刚刚走下了牛车,看到面前的赵母,急忙笑着行礼,赵母笑了起来,跟她聊着天,又低声说道:“括在院落内等着你呢。”,司空艺一愣,随即脸色羞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处,赵母正要开口,一旁的赵政却不满的说道:“我不要母亲。”
司空艺惊讶的看着小家伙,随即蹲了下来,笑着问道:“政?我可是给你带了礼物啊!”
“有吃的吗?”
“当然有,我听闻你喜欢打仗是吗?除了吃的,我还给你织了一件“盔甲”呢!”,她从牛车上拿下了一件小衣服,显然是一件冬衣,可是冬衣上挂着各种被织出的类似鱼鳞甲的布片,还有精致的护臂之类,绣满了各种“威猛”的花纹,做的有模有样,小家伙的眼睛顿时就直了,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小衣服。
“喜欢吗?”
“喜欢,母亲!”
赵括自然是不知道盟友已经叛变,只是坐在院落内喝着热水,就看到有一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来人正是司空艺,赵括看着她,司空艺穿着很朴素的衣裳,本身也没有打扮,估计是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次来拜访赵母居然会变成自己与赵括的相亲仪式,她低着头,通红的脸,浑身似乎都在颤抖着。
“啊…您..就是许公的女儿…请坐。”,赵括站起身来,开口说着,声音有些颤抖,舌头也不顺,这是他第一次相亲,赵母方才所交代的事情,似乎都被遗忘了,赵括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司空艺缓缓坐在了一旁,这才抬起头来,赵括也就看到了她的脸,清秀,干净,有一种想让人呵护的感觉…
嬌女攻略 花三朵
如果说赵姬是有着让人想入非非的面貌,那司空艺就是与她截然相反,司空艺看起来就好像是只…畏惧的兔子?不能说是漂亮,可以说是可爱,她年纪不大,身材娇小,坐在赵括的面前,眼里满是慌乱,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赵括看了她片刻,方才注意到自己失态,干咳了几声,方才说道:“我是赵括..”
“嗯…”
司空艺的声音很好听,声音里充斥着南方女子的柔情,少了些赵国女子的活泼。赵括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坐着,一言不发,赵括有些紧张,看了看周围,没有找到什么话题,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许公的身体可还好吗?”
“他很好,他常常会在家里提起您。”
“那就好,这些时日,我知道许公在忙着救济灾民,您知道吗?沙丘,列人,邺,平阳等地区都遭遇到了水灾,耕地都被淹没了,好在有许公,许公应对及时,带着士卒们及时挖开了几处渠道的堵塞…”,赵括渐渐的就说开了,从赵国内的灾害谈论到了政事,又聊起了如今的战事。
兵王也瘋狂
“已经迎来了春种的季节,我很担心这次的战争会使得各国都有大批的百姓饿死啊,齐王送来了书信,邀请我前往稷下学宫,担任大祭酒,有荀子那样的贤人在,我又怎么好去担任什么祭酒呢,我就是想着能否让齐国帮帮忙,战后可以借给各国粮食,饿死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
赵括认真的说着,司空艺睁大了双眼,只是听着赵括讲述,时不时点着头,每当赵括询问她是不是如此的时候,她就点个头。
院落大门再次被打开,却是小赵政,从门口探出头来,打断了赵括的言论,他跑了出来,身上已经穿上了那“盔甲”,赵括有些惊讶,急忙笑着,让他过来,抱起他,认真的打量着他的衣裳,询问道:“这是谁给你做的?”
“母亲!”
赵括一惊,没想到赵姬还有这样的手艺,真的是没有想到啊,他放下了赵政,又问道:“你来做什么?”
浮生小記
“大母让我..不是,是我想去拿几个果吃。”,小赵政认真的说道,赵括笑了笑,说道:“那你去吧。”,小家伙便冲进了屋内去拿果子,赵括看着司空艺,此刻,他已经不再紧张了,他继续说道:“我的门客李鱼,正在帮助许历赈灾,我这里的粮食也不够了,不过好在各地的贵者还是愿意借给我的…可惜平原君不在,他的粮食是真的多..当初啊..”
“您在邯郸看到了医官吗?这些人可是能救下不少人的,对了,还有专门的带下医,就是专门来治疗妇女疾病的,这对所有的女子而言都是好事…”,赵括这番话,说的司空艺脸色更加羞红,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赵政很快就走出了院落,小家伙摇摇晃晃的跑到了远处的大母身边。
“怎么样?他们还在聊吗?”,赵母急忙询问道。
明末金手指
“在聊,我看父亲很开心,他正在跟母亲说水灾的事情…还有妇女疾病…”,赵政吃着果子,头也不抬的说道。
“嘶…”
………….
而此刻,赵括也有些说累了,又喝了一口热水,又有些找不到话题了,认真的思索了片刻,他方才笑着说道:“我们去走走?”,司空艺点着头答应了他,两人站起身来,便走出了院落,走在道路上,赵括朝着所遇到的乡人热情的行礼拜见,而这些乡人回礼之后,看到跟在他身边的女子,愣了一下,也急忙行礼。
司空艺连忙回礼,赵括走在道路上,又打开了话头。
“如今这里是马服乡了,不再是马服城…”
“父亲说:您只是用了几个月,就完成了信陵君两年都不曾完成的事情,还说信陵君若是早点离开邯郸,让您来担任国相就好了。”
“不能这么说啊,在治理国家的方面,我是不如信陵君的,我只是会说,却不会去做,您别看我好像什么都知道,其实就是会说而已,真的要我亲自去做,只怕所有事都要被我搞砸了…基层官职是信陵君完成的,其余的也是他人来帮忙,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而已。”
傾盡江山,鳳為尊
“嗯…可是能说出这些,也是不容易的…”
“我啊…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两人越聊越开心,司空艺也是鼓起了勇气,开始跟赵括攀谈,她说的大多都是父亲平日里对朝政的看法,对众人的看法,在赵括这里,她听到了很多不同的想法,她发现,身边的这个男人,有一种魔力,让人沉醉,他高大强壮,谦逊,和善,善良,每当他皱起眉头来,说起自己的诸多担忧的时候,尤其是让人心醉。
赵括是所有赵国年轻女子的梦中情人,英俊而又仁义的他,能征善战,救下了赵国的他,想要嫁给他的人自然是很多的,只是,没有人敢来赵母说媒,因为在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容易让他人感到自卑了,她们没有那样的胆量,去接除这个传说中的男人。司空艺也是听过很多很多关于赵括的故事。
赵人四处传播他的言行,都因为他而自豪。司空艺是想嫁给他的,可是心里喜欢吗?这就未必,在如今见到这个男人,在与他交谈之后,司空艺觉得,自己已经被迷住了,双眼都不能从他的身上离开,只是想要再多看他一眼,在抛开了那些传奇的光芒之后,她就看清楚了面前的这个大男孩。
他也会紧张不安,他心里也有很多的烦恼,他也会炫耀自己的行为….可是,他很好。
赵括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他仿佛只是又多了一个朋友,可以讲述自己的烦恼,司空艺与魏无忌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因为他与魏无忌交谈的时候,也是说着这些话。道路两旁的耕地里,百姓们已经开始了劳作,他们正在犁地,这个时期已经出现了铁制的犁,比起青铜犁,要坚固的多。
犁地时,需要将将铁犁提到一定的高度,才能进行犁地,不过,这样犁出的沟垄既不怎么直,也不怎么深,因此要犁过两遍。在犁第二遍时要和第一遍的方向形成直角,牛耕在这个时期已经完全的运用,节省了很大的民力,可问题是,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充足的耕牛。
赵括惊讶的看着不远处的平公,急忙走了上前。
神探小公主 吟瀾
“平公…王樊不是给百姓们都提供了耕牛吗?您这是…”,在不远处的耕地里,平公正在提着铁犁,吃力的走在耕地里,听到赵括的声音,他放下了犁,有些难为情的看着赵括,笑着说道:“我的耕地少..不必去劳烦…何况乡里的耕牛也不多…”,赵括顿时就明白了,官府借给百姓耕牛,也是需要一定条件的。
首先就是要有足够的耕地,耕地面积太小,是分不到耕牛的使用权的,或者说,是要最后再使用耕牛的,赵括心里并没有怪罪王樊,这正好说明了王樊的正直,他在按着制度办事,并没有因为平公与自己的关系密切而先借给平公使用,当然,大概也是平公自己没有去索要。
“我都告诉了您多少次,再有这样的重活,您直接找我就是…”,赵括说着,快步跳下了农田,平公大惊,急忙拦在赵括的面前,死活都不愿意让赵括来帮忙,赵括大笑着,从半腰将平公抱起,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身后,这才上前提过了犁,赵括猛地用力,铁犁顿时就被他提了起来,赵括走了起来,显得很是轻松,惬意。
平公手足无措的看着他,心里却满是自责。
赵括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相亲的,他猛地看向了道路,不知什么时候,司空艺离去了,周围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人影,赵括心里有些苦涩,不过,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在意,没有想中就没有相中吧,大不了再被母亲一顿训斥,没什么大不了的,高大健壮的身影拉着铁犁走在耕地里,毫不吃力。
“马服君~~”
忽有人叫道。
赵括抬起了头,汗水从额头滚落。
不远处,司空艺吃力的拽着一头老牛,跳进了田里,她说道:“我这里有牛。”
阳光照耀着大地。
干净而好看的襦裙沾上了泥泞,少女吃力的拉着老牛,却怎么也拉不动。
女神的全職保鏢 夜小郎
老牛慢悠悠的嚼着草,嘴巴一动一动的。
赵括笑了起来,他走上前,从她的手里接过了绳。
“谢谢。”
ps:大家注意看书评区的活动啊。
还有,最近书评区都看不到夸本书,夸老狼的评论了。因为我这个正直(吝啬)的性格,估计一辈子都不会花钱雇水军,二三子不妨就暂时当个水军,在评论区刷点好评论,帮我多弄点人来入坑,我来负责填土。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