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mwx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 ptt-134 殺!讀書-jnl41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大年夜,本是一片喜庆祥和的氛围,但是在这热闹的夜市街中,在一家小小的牛肉面馆门前,却是正上演着一场生死战!
慌乱四散的人群之中,荣阳与杨春熙直接腾空而起,向荣陶陶的方向追去,而在行进的过程中,荣阳的视线中,却是发现了一道颇为熟悉的身影。
那人正隐匿在人群中,装作仓皇逃窜的平民模样,企图浑水摸鱼。
乱作一团的拥挤大街上,那人即便是逃,路线也是朝向牛肉面馆,虽然不像另外那些冲闯面馆的罪犯那样显眼,但这人无疑是最为阴险的毒蛇!
荣阳的面色微微一变,偷猎者·代号弥途?
在这北方雪境之地,特殊的天气和地理环境之下,偷猎行为屡禁不止,虽然雪燃军与魂警对犯罪活动打击力度极大,但在巨大利益的趋势之下,总有人铤而走险。
雪境大地之中,仅就偷猎者团队而言,关系也是错综复杂,数量极多。
抛开那些小型的偷猎者团队,以及国际上肆意横行的偷猎者组织之外,在北方本土境内,已经成体系、成规模的偷猎者团队,就有足足3支以上!
而这代号弥途的家伙,便是一个名为“钱”组织的高级成员。
钱,一个字,简单明了,他们想要什么,已经非常直白的告诉全世界了。
嗯…就很诚实!
这种重点关注的对象,怎么可能混进松柏镇里来?
哪怕是弥途伪装的再好……
荣阳二话不说,直接冲向了弥途,这种魂校,根本不是其他人能解决的!
伪装成平民模样的弥途,迅速靠近街边,脸上一副惊恐的模样,他的耳朵却时不时微微一动,显然是在仔细倾听着什么。
随即,弥途仿佛下了决定,他抱着脑袋,一副被吓傻的模样,拔腿便跑,直奔面馆而去。
“呯!”荣阳携风带雪,手执雪色大刀,从天空中轰然砸下。
弥途身子猛的一僵,迅速后撤开来!
连连后退的他,双臂挡在眼前,隐蔽的观瞧着来者。
“弥途!?”荣阳一声厉喝,直接冲向前去。
弥途放下了遮脸的双臂,脸上的惊慌也变成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道:“兄弟,都是为了生活……”
荣阳当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高凌薇的存在,确切的说,是高凌薇魂宠雪绒猫的存在,挡了偷猎者团队的财路了!
雪绒猫那看穿风雪、且与人视觉共享的能力,不仅改变了雪境魂武者与雪境魂兽之间的战斗方式,更是彻底改变了偷猎者的生存现状!
原本还可以利用夜色、利用风雪遮掩行踪的偷猎者,在高凌薇那一双眼眸的注视之下,根本无处遁形。
这种几乎是彻底打乱“行业生存现状”的存在,对于这群只为了钱的亡命徒来说,是必须要铲除的对象!
挡人财路,就是杀人父母。
而对于偷猎者而言,你甚至可以杀我父母,但绝对不能挡我的财路!
“满街的平民,你可想好了。”弥途已然没有了刚才伪装的惊慌模样,此时的他,面色阴沉的很,说出来的话语也极具威胁性。
“他想好了!”荣阳的身侧,一道轻柔的女性嗓音传来。
弥途下意识的向一旁看去,却是看到了一个明眸皓齿的北国佳人,以及…她那一双散发着诡异光泽的漆黑眼眸。
杨春熙的双眸与弥途交织在一起,一瞬间,两人的表情豁然色变,仿佛遇到了对手一般,不知道在彼此的幻术中,都经历了什么。
看到这一幕,荣阳当即冲了上去!
而此时,面馆之中……
荣陶陶之前泼出去的滚烫面汤,对于其他魂武者而言,不知道威力几何,但是对于雪境魂武者来说,那就是随手一挥的事儿。
一片冰霜弥漫之下,再滚烫的面汤,该凉也得凉。
但是对于荣陶陶来说,汤可以凉,但是命…绝对不行!
“叮!”
雪制大夏龙雀,与偷猎者的大刀轰然相撞。
大漢爭霸
对方携势而来,荣陶陶的身影倒滑了两米,面馆的地面瓷砖,顿时洒下了一片冰霜。
“爆掉魂宠,我不杀你们!”一道尖利的女性嗓音传来,冲进面馆的4人中,唯一的女性偷猎者高声喊道。
“呼……”
荣陶陶脚下霜雪旋涡徐徐升起,无论是移动速度还是进攻速度,都提高了一截!
都市之尋寶獵人
手中的大夏龙雀瞬间变为方天画戟,在身前猛地横扫开来。
身前的一众偷猎者迅速后退……
此时此刻,小小的面馆,仿佛变成了几个月之前的雪原洞窟。
昔日里的高凌薇一妇当关,今日,荣陶陶一夫当关!
“嘶…呃……”高凌薇坐在地上,背靠着面馆的收银台,双手捂着头,双眸瞪大,眼球中已经泛起了血丝,似乎受到了极大的精神伤害。
她那纤长的手指,死死按着自己的脑袋,用力之大,甚至那指节都微微泛白,让人担心她会不会将自己的脑袋捏碎。
“滚开!”戴黑棉帽的偷猎者猛地抬手,一股狂风吹荡开来。
店内的小桌哗啦啦的倒了一片,酱油醋瓶、辣椒碗碎了一地。
荣陶陶被狂风吹得再次向后滑一步,那还稍显单薄的身躯,却依旧拦在面馆的正中央。
“我让你滚开!听不到吗!?”女偷猎者厉声喊道,脚下一蹦,手中的雪爆迅速汇聚,猛地冲向了荣陶陶!
由于松柏镇的把守异常严密,此次刺杀任务中,也只有弥途这种顶级高手,凭借着绝对的实力,在镇外的山林中苦苦隐匿数日,才终于找到机会,从山林边缘混了进来,率领这支小队执行任务。
而其他4人,实力只是魂士级别,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好入城,而且在弥途的先手进攻之下,很容易就能完成任务!
这4名偷猎者之中,有1个是从未暴露过身份、一直以平民身份在这里生活的,其他3名偷猎者,此时还没有加入钱组织,他们之前还真就是平民。
所以他们才能借着游客的身份,以慕名而来、体验盛大新年庆典为借口,进入这松柏镇之中。
眼前的这名女子,就是这3人中的一人,这次刺杀任务,就是她进入钱组织的投名状。
偷猎者·钱组织,它的名字有多俗,实力就有多强!
不是谁想进就进的,也不是谁都能进的。
“来!”荣陶陶一声暴喝,后方高凌薇那痛苦的嘶吟声,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死!
荣陶陶直接扎下了一个弓步,手中的方天画戟猛地前刺了出去!
“呲!”“呯!”
戟尖入肉,与轰隆作响的爆炸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從2000年開始
雪爆轰炸之下,荣陶陶直接被掀翻开来,身影在空中一个翻转,双脚重重的踩在了店内的墙壁上。
咔嚓!
一声脆响,荣陶陶踩在墙壁上的一瞬间,脚下冰花绽放,让他稳稳的蹲在墙上。
而女偷猎者状若癫狂,曾经拾着雪爆球的手掌心,甚至已经被荣陶陶刺穿、豁开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但是她前行的步伐依旧没有停止,甩着被刺穿的手掌,跌跌撞撞的向高凌薇扑去。
荣陶陶心中一惊,脚下猛地一蹬墙,身影“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而那女人仿佛什么都不顾,眼中只剩下了高凌薇!?
荣陶陶惊了!彻底惊了!
这群亡命徒…真的不要命吗?这样下去,即便是你成功了,命也没了!
“呲!”
荣陶陶蹬墙前刺的身影极快,虽后发,却先至。
手中的方天画戟由上至下刺出,转眼之间,已经刺进了女偷猎者的背脊,直接将她刺趴在地!
“小心!”黑棉帽偷猎者一声惊呼,双手再次举起,霎时间,狂风大作。
荣陶陶再次被吹翻出去,而那先被贯穿了手心、又被刺穿了背脊的女偷猎者终于如愿以偿。
在狂风的吹送之下,女偷猎者终于接近了高凌薇,疼痛万分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的渴望之色,仿佛无限的接近了自己的“投名状”。
高凌薇却是猛地睁开了双眼,一双眼眸凌厉至极,她那死死扒着头颅的手掌,恶狠狠的拍了下来。
那被风吹来、贴着地面滑行的女偷猎者,被高凌薇一巴掌拍在脑袋上,“咔嚓”的一声,地面瓷砖碎裂开来,女偷猎者的脑袋硬生生被高凌薇拍进了地底。
大唐風流
而高凌薇却还不算完,也许是找到了发泄痛苦的渠道,她一手拎着女偷猎者的脑袋,再次抓起,再次狠狠的向地面砸去。
“咚!”一声闷响!
本就碎裂开来的瓷砖地面,又被女偷猎者的头颅凿得更深了。
“呯!”“呯!”
翻身而起的荣陶陶,左右手两颗雪爆球,对着冲来的偷猎者直接炸了出去。
“小B崽子,碍事!你找死!”黑棉帽看着女同伴被蹂躏,看着两个队员被雪爆球轰飞,他的目标也终于从杀死高凌薇,改变为先解决荣陶陶。
黑棉帽内心很急,一心想着快点解决战斗,因为松柏镇的魂警随时可能赶到,但是几个回合过后,黑棉帽终于发现,不解决那碍事的荣陶陶,这刺杀根本无法完成!
女偷猎者已经专注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了,内心无比渴望,一心只想杀死高凌薇,而结果呢?
当女偷猎者到达高凌薇眼前的时候,已经是伤痕累累、深受重创了!哪里还有机会动手?
“咚!”又是一声闷响,高凌薇拎着女偷猎者的头颅,再次狠狠砸进地面瓷砖里,再次拎起的时候,女偷猎者已经满脸鲜血,甚至是血肉模糊……
“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痛苦嘶吟的,依旧是高凌薇。
是的,她的精神状态依旧极差,钻心的疼痛久久不散。
黑棉帽立刻抽出一柄小型的雪制镰刀,不是死神拿的长镰刀,更像是务农用的短柄镰刀。
战术的改变,意味着进攻重点的改变。
黑棉帽迅速向荣陶陶扑去,却是面色一变,因为…荣陶陶竟然不退反进!
面对着携势而来的黑棉帽,荣陶陶不仅没有躲闪,甚至手中也没有汇聚雪爆球,那搏命的姿态,简直惊人!
“妈的,看谁死!!!”黑棉帽气血上涌,被一个学生看不起,甚至这学生连雪爆球这种防御手段都不用,黑棉帽已经彻底炸了。
前冲的荣陶陶,左手中一片冰霜挥洒,瞬间抽出一柄大夏龙雀,两人的身影无限接近!
荣陶陶左手执刀,黑棉帽右手执镰刀,在面对面的情况下,这也就意味着,两人的武器是在同一侧的……
“叮!”一声脆响,短镰刀直接拨开了大夏龙雀,黑棉帽紧握镰刀,心中发狠,挡开刀后,猛地横向劈砍,势必要将荣陶陶拦腰截断。
荣陶陶龙雀被挡开的力道,顺势而为,直接一个转身,身体背对着黑棉帽,仿佛要倒入黑棉帽的怀中似的……
荣陶陶转过身后,他的右臂,也直接挡向那横砍过来的镰刀!
黑棉帽眼中凶芒大盛!
想用手臂拨开镰刀?放弃手臂,以保性命?
黑棉帽心中一股股的狠劲儿往上窜,心中怒骂着:小B崽子,剁你一只手,让你从此以后都记着爷爷的样子!
“叮!”
一声脆响,来自荣陶陶被霜雪覆盖的手臂,与镰刀相撞的声音!
雪境魂技·精英级·铁雪小臂。
“呲……”
刀锋入肉!
背对着黑棉帽、仿佛要倒进他怀里的荣陶陶,左手反握着大夏龙雀,用出了锤炼过成千上万次的收刀动作!
然而,这一次收刀,大夏龙雀却并未入鞘,而是捅进了身后黑棉帽的身体之中。
那向后刺去的大夏龙雀,瞬间将黑棉帽的身体贯穿,雪制的刀身,染着一丝丝殷红的血液,刀尖从黑棉帽的背脊处露了出来,一片血红……
“你!”黑棉帽猛地瞪大了双眼,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他面色极其僵硬,似乎到此刻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不可能…绝不可能!
这个本该被自己拦腰斩断的小崽子,为什么挡住了他的进攻,为什么捅穿了我的身体……
黑棉帽想的很多,就像是人在临死前,整个世界被放慢了流速一般。
但实际上,这样的时间很短暂,因为他也只是堪堪吐出了一个字,而荣陶陶,也从来不愿意给敌人一丝一毫的机会!
那捅入身后敌人的长刀,并未抽出,而是猛地横划开来,从黑棉帽的小腹处直接划到肾脏!
左道傾天 風淩天下
霎时间,一片鲜血淋漓!
荣陶陶迅速转过身来,一脚蹬开了眼前碍事的黑棉帽。
他左手中转了个刀花,染血的大夏龙雀,在覆盖着霜雪的右臂上抹过,留下了一道殷红的印记。
荣陶陶翻转刀身,再次从霜雪手臂上抹过,他的目光中杀意大胜,像极了看待雪花狼群时的眼神!
星際法師行
门口处,有两个刚被轰炸出去,也刚刚爬起来的偷猎者。
一股浓郁杀戮气息,竟然从那学生样貌的孩子身上传出,汹涌扑面而来!
在荣陶陶阴狠的眼神注视下,两个亡命徒下意识的向后退开了一步。
不,此时此刻,站在荣陶陶面前的,不再是两个亡命徒,而是两个惊恐的生灵……

继续三更,12,17,20。求兄弟萌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