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5c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 txt-第一四五六章 價值-8p1ye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徐家后院的房间内,秦禹弯腰坐在椅子上,掏出烟盒递给了金泰洙一根烟:“再聊聊?”
長風
金泰洙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了秦禹的香烟,停顿半晌问道:“你想跟我聊什么?”
“盐岛。”秦禹点燃香烟,话语很简洁地回道。
“你想聊哪方面?”金泰洙面无表情地问道。
“九区有人跟我要你,你知道吗?”
“听那个小祁说过,但这事儿都是你们在说,我怎么知道真假。”金泰洙很显然不太信任秦禹,话里话外都是带刺儿的。
“我原本有两个亿的军费,但九区一战区那边卡着我,一直拖欠不给。”秦禹也没有隐瞒,只如实回道:“前几天,我在奉北跟财政部的人谈了,他们同意拨军费,但有个条件,那就是要把你交出去,只不过我没有同意。”
“呵呵,因为我,你会得罪财政部吗?”金泰洙冷笑着回道:“你觉得我会信吗?”
“有你的原因,但不是最主要的。”秦禹也不急,只淡淡地回道:“我和一战区的人本身就不和,没有你这事儿,我也想跟他们闹闹。因为这个军费一年一拨,今年他管我要你,我同意了,那明年他要我命,我给不给呢?”
金泰洙听到这话,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已经有些认同秦禹的说法了。
“我也不瞒你,对于盐岛,我了解的很少,但一战区这么一闹,也侧面证明了你很值钱啊,呵呵!”秦禹笑着说道。
金泰洙没有吭声。
“就从你到底哪里值钱聊吧。”秦禹吸了口烟,面无表情地看着金泰洙:“但聊之前,我还得跟你说一遍那句话。如果你在我这里体现不出任何价值,那我也没有必要保你。虽然我和一战区不和,但我跟七区,八区,九区的军情关系都不错,送走你,卖个人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金泰洙眯眼打量秦禹良久:“给我火用一下。”
總裁奪情:霸寵甜妻抱入懷 愛落
秦禹掏出打火机,在手里摆弄了一下,但却没有帮金泰洙点烟。
二人僵持了几秒,金泰洙放下夹烟的手掌,眉头轻皱地说道:“我的价值确实体现在盐岛上,这也是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死的原因。”
一九八一年
秦禹静静听着,没有接话。
“要讲清楚我的价值,你就要先搞明白盐岛的价值。”金泰洙脸色凝重地解释道:“联合政F,亚盟政F,你清楚吧?”
重生之嫡女歸來
“了解一点。”秦禹点头。
“联合政F在班赛,亚盟政F在沙岛,这两个地方的土地归属权,都不属于任何一个大区,是当初这两个政F建立时,采用大区投票的方式,选择中立地点规划出的位置。为什么呢?简单点来讲,就是因为只有他们游离在九大区外,才会显得公正,客观,有公信力。”金泰洙话语详尽地说道:“而盐岛的情况,就跟这两个地方差不多。”
“差不多?”秦禹有些疑惑。
“是的。”金泰洙点头:“盐岛最开始是联合政F规划的公共资源地,它那里出产的盐,销售范围非常广。五区,以及五区周边的待规划区,外加川府,藏原,疆边等一系列靠近西北,西南线的地方,都食用的是那里的食用盐,和使用他们运出来的部分工业盐。”
秦禹有些惊讶:“那这个买卖是他妈躺着也赚钱的啊!”
“不,光有经济价值,它并不会引起各种机构,甚至是大区部门的注意。”金泰洙摇头。
“你继续说。”秦禹很感兴趣地催促了一句。
“盐岛看着只是一个地名,但实际上它有一个很大的主岛,七八个周边岛。”金泰洙继续叙述道:“而它的地理位置,就卡在欧盟区和五区的海岸线中央,并且向北推进一点点,就是川府。这个独特的地理位置,让它具备很强的军事作用。”
秦禹虽然是半路出家进入军政体系的,可他干了这么长时间,基本的军事常识和指挥能力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金泰洙一说,他就懂了。
“打个比方,如果你们九区在这里建造个军事基地,进,可以有效牵制老三角地区的浦系军团,以及五区的东北战区;退,还可以防守欧盟区。退一万步说,一旦有战事,这里会成为九区,乃至三大区在海上的天然屏障,拥有率先开火权,和相当舒适的防守权。”金泰洙说得很细,让人一听就能懂他的意思。
“你现在手里有这个岛的股份?”秦禹很严肃地问。
“是的。”金泰洙点头。
全球修仙 臥巢
“股份的作用是什么?开采权和管理权吗?”秦禹问的很关键。
“如果仅仅是开采权和管理权,那是没啥价值的。”金泰洙摇头。
“地皮也归你们所有吗?”秦禹试探着问道。
惡少,我不嫁
血族恩仇錄:吸血貴族的獵手妻
“对,我们的股权,是拥有这个岛的一切权益,”金泰洙点头回道:“当然也包括地皮。”
秦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怎么可能?!如果这个盐岛像你说的那么重要,联合政F怎么可能会把地皮的所有权放出来?”
“呵呵,因为联合政F的军力,是没有办法掌控这里的,它只是个平衡各大区的机构而已。”金泰洙冷笑着说道:“因为盐岛的地理位置特殊,就在五区门外,所以当时为了拿这里,浦系军团,以及五区控制的地方势力,外加欧盟区也在暗中使绊子。三方势力不停的在用各种方式骚扰盐岛,比如抢,比如劫货,比如攻击补给船等等方式,让联合政F没有能力和精力去应对。再加上前几年欧盟区在政F里的话语权也很强硬,所以最后就以招标的方式,将盐岛卖了出去。而联合政F除了拿到一次性的高额转让费外,还拥有这里无限期的百分之十利益分红权益。”
“招标是内部操作的吧?”秦禹又问。
“是的,我当初拿到这部分股权,就是为了给联合政F内的一些人返点。只不过我自己留了一手,把股份权益彻底栓在了我身上。”金泰洙如实相告。
秦禹斟酌半晌:“那这个位置这么重要,三大区为什么不争呢?”
“三大区周边的待规划区这么辽阔,为啥他们不把这些地方全部建成主城区呢?”金泰洙反问。
秦禹怔住。
“没有精力,没有资源啊!三大区近些年的精力都放在自身的发展上,以及内部融合上,他们哪有精力因为这个岛,去跟五区,甚至是欧盟区干一仗呢?”金泰洙右手敲着桌面说道:“动这里,是一定要打仗的。”
“我明白了。”秦禹缓缓点头。
“我说完了,我的价值就在这儿。”金泰洙补充了一句。
“你有多少股份呢?”
“我现在还不想说。”金泰洙直接拒绝。
秦禹思考半晌,起身拿着打火机,在金泰洙的面前点燃:“你留下吧,我护着你,咱们研究点事儿干。”
金泰洙只短暂停顿了一下,就拿着烟在秦禹的火上点燃:“好。”
畫皮人偶師 鬼谷仞
……
十几分钟后。
秦禹离去,背手冲察猛说道:“我先结婚,再研究金泰洙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