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x4m精品都市言情 《巖忍者日誌》-第八十六章 碎星(二)相伴-y6pl3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被无限月读笼罩着的世界,死一般的沉寂,连最小的虫鸣声都不可闻了。
在极其压抑的黑夜中,突然一道璀璨光柱刺破天空,从天际处开始,把天空边缘照的一片明亮。
光柱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冲至大气层之外,并速度不减的继续前行,迅速接近天空的血月。
光柱和血月很快就撞在了一起,就算是在地面上也足以看的到,极远的天空中的月亮和光柱撞击后上开始出现黑色的裂纹,随着光柱的持续撞击,由月球亮正产生的扩散状的裂纹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距离太远,并没有声音传来。
随着查克拉光柱越来越细,几乎能量要耗尽之时,支离破碎的月亮终于在爆发出了一阵耀眼的亮光之后,炸成了四分五裂足以扩散了整个夜空的流星雨。
聯盟英雄在都市 南城
正交战的双方不约而同的察觉到了天空之上的异常,六代带土,宇智波斑,鸣人佐助卡卡西等奇袭部队所有人都同一时间向天空看去。
月亮化成了一场盛大绚丽的流星雨,璀璨的光雨让夜空亮的如同白昼。
一阵剧烈的震动波及了整个忍者世界,不管是忍者们的战场,还是忍者世界极远角落里的普通人,都能感受到这股突然来临又突然消失了的震动。
庶女謀,我本有毒
连上原所在的空中基地都未能幸免。
因为月亮被炸掉,突然引力失常所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空中基地开始不受控制的向地上栽去。
“要撞下去了!!”耳旁是空气呼啸之声,天空绚丽的救星雨幕的光映的上原脸上明暗不定,如果不止住下坠的趋势,秽土转生的人不会受到伤害,但是基地中挤满的联军忍者肯定就全凉了。
“超轻岩之术!!”上原从舰船上跳下飞至巨大的基地底部,双手用力的向上托举着。
在手掌和空中基地接触的瞬间,超轻岩之术成功改变了其重量。
以蝼蚁一般微小的躯体,上原成了撼动一座空中巨物的杠杆,他身上的肌肉紧绷着,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他手指已紧扣在空中基地坚固的金属板中,紧咬着牙齿,用尽力量,开始硬拽着基地一点一点的平稳重心。
满载所有两千余名联军忍者的基地仍在极速下落着,不过已渐渐从头上脚下的欲坠毁的姿态,慢慢被拉平至水平。
终于,咚的一声巨响,由数艘空忍战舰连组而成的基地狠狠地撞在了地上。
陸少的隱婚夫人 溪亭
位面孕夫的美滿生活
武神傳奇(全)
很多的联军忍者受不了强大的冲击力被震的吐血,很多也甚至因此而被震的脏器受损直接死掉。
死了将近百名忍者,重伤了无数,不过好在,更多的人救下来了。
上原长舒了一口气,他抬头看向天空,月亮爆炸后形成的流星雨幕正步入尾声,天空最后一点亮光也最终消失了,随后,失去了月亮的世界暗了下来,除了暗淡的星,再不可见任何一丝光亮。
“月亮……消失了?!”斑震惊,抬头看向迅速暗了下来的天空,他满脸的诧异。就算是疯狂的宇智波斑,也未曾设想过会把月亮整个炸掉如此暴力的计划。
岩隐村多炸比,四代目土影尤甚。
破解幻术不一定必须用幻术,物理方法一样可以。
强大无比的无限月读之术,被以纯物理的方法破解了。
鼬眼角直哆嗦,他自苏醒之后一言不发,他一直在思索着该如何解除敌人的幻术,结果……
“鼬。”一只手掌突然拍在了鼬的肩膀上惊醒了还处于呆愣状态的鼬。
“无限月读解除了,现在需要以最快的方式需要唤醒联军的忍者。”
“交给你了。”
被查克拉大炮几乎吞噬了所有查克拉,已不足百人的情报部队的忍者们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很多人托着重伤的身体,拼命要完成最后的工作。
唤醒联军的唤醒核心有两个,一个是猪鹿蝶中的山中亥一,他需要在用精神力忍术瞬间联通所有数万名忍者的意识;同时,由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鼬来同步解除已经变成普通效果的月读。
“同时连接所有人吗?”亥一碎碎念着,“如果因此死掉的话,帮我转告井野,祖传的花店要继续经营下去啊。”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忍法——超心转身之术!!”亥一瞬间发动感知忍术,成功连接了极远外数万名忍者意识的同时,鲜血立刻就从山中亥一七窍流了出来。
连接数万人的意识很冒险,亥一随时被杂乱的意识冲击大脑变成白痴。
網遊之重返大航海
鼬俯下身体,他直视着山中亥一的眼睛,双瞳的万花筒写轮眼散发着强大的瞳力。
絕世風雲
“月读之术,解!!”
以亥一的感知术为中继,鼬的万花筒瞳力瞬间达到数万联军忍者。
查克拉树盘根错节密布于整个大地的无数树根上,被包裹在树茧之中还在昏迷联军忍者们黑暗一片的意识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对血色万花筒写轮眼。
“我是宇智波鼬。你们陷入了无限月读之中。现在敌人的幻术已经解除,战争尚未结束,请立刻醒来!”
那一双万花筒是如此醒目,以至于被包裹在树茧内的联军忍者的意识都被深深吸引了。当深陷的意识被写轮眼吸引之时,联军忍者也因此被唤醒。
数万联军忍者同时在无尽的黑暗中睁开了眼睛,破茧而出。
“咳……”任务完成了,鼬突然捂着胸口跪倒在地上,剧烈的咳着,大口大口的鲜血随着咳声吐了出来。
“好了,鼬,休息一下吧。”上原起身,召集了同伴们,“剩下的战斗。交给我们。”
上原不想带鼬,看鼬这个样子,怕他一不小心死掉了。但是鼬担心佐助的安全,非要一起去战场上。
这个死弟控,上原只好又带了一个累赘。
忍者世界正处于最黑暗的一个夜晚,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一个又一个虚弱至极的联军忍者爬了出来,他们查克拉耗尽,行动都困难。而且失去感知部队的支援,他们之间的联系也成问题。
但是,等分辨出战斗的声音远远传来的方向之后,除了失去行动能力以外的人,来自不同忍村,联军各部的所有忍者,不约而同义无反顾的冲向奇袭部队和带土以及宇智波斑交战的战场。
数万联军忍者,虽为炮灰,不曾后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