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k7t精华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村-第一О四九章:寶貝飼料熱推-d0ia6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狗日的,为什么啊,老子的手底下就真的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尉迟恭回到家后,直接脱掉上衣,赤膊着拿起铁锤在院子里打铁。
这是他日常发泄心中不快的方式,挺好的,总比一些人把脾气发在家人身上好。
重生之月傾天下
尉迟恭是个疼老婆的人,家里的小妾他也从来没有打骂过。
此时整个大将军府都是尉迟恭的咆哮声,还有打铁的噔噔声。
尉迟恭派了三个最看好的手下参加武道大会,第一轮淘汰赛就剩下一个。
今天第二轮淘汰赛,连最后的希望也葬送了。
三个汉子倒也没有碰上什么大高手,就是跟人打得有来有去,但结果都输了。
尉迟恭也算是个暴脾气的人,可心里不爽归不爽,他也不好发在手下人身上。
气呼呼的抡了半个时辰大锤子。
快要天黑的时候,大儿子尉迟宝林急匆匆跑了进来。
“爹,不好了,咱们养猪场被人围了。”
我們的小青春 格小格
尉迟恭本就心情不好,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狗日的,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围我尉迟敬德的场子?”
尉迟宝林苦着脸说道:“都是这长安城数得上好的叔叔伯伯们呐,爹,我看这事儿还得去找陛下或者郎君帮忙,不然您去了也是白搭。”
末世魔神遊戲
尉迟恭闻言色变:“究竟怎么个情况?”
尉迟宝林见状,只能娓娓道来。
原来,事情竟然要从尉迟恭从席云飞手里购买的猪饲料说起。
早上整个长安城的焦点都被赛马场吸引的时候,马周派人送到长安的猪饲料终于抵达了。
十艏飞艇,满载着猪饲料南下,到了长安航空站之后,统一转交给等候多时的尉迟宝林。
尉迟宝林受父亲命令,早上天没亮就等着了。
这些猪饲料干系到养猪场的收益,哪怕是尉迟宝林都要小心对待。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也没有什么横生枝节的事情,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尉迟宝林安排了四十架马车,往返三次才把猪饲料都运送到了离孤坊的养猪场。
可就在最后一趟,也就是中午武道大会短暂休息的时候。
不少世家和国公大臣们骑着马到城中有名的客栈酒楼吃饭喝酒。
城南虽然不是什么繁华之地,也是有几家味道不错的老店的。
屈突通老将军就是其中一家酒楼的老顾客。
他因为年纪太大,吃不惯席云飞‘发明’的辛辣食物,专爱吃一些清淡的菜色。
中午屈突通带着几个老伙计经过朱雀大街的时候,刚好碰上了尉迟宝林的车队。
当时其中一辆马车上的猪饲料洒了一地。
这些猪饲料都是用粗麻布包装的,或许是装得太满了,再加上道路颠簸,竟然撑破了一袋。
本来吧,这样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屈突通也知道尉迟恭与席云飞合作开养猪场的事情。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也就过了。
可好死不死,屈突通座下的马儿竟然不听主人的使唤,自顾自跑到那堆饲料前,埋头便吃了起来,而且还边吃边打响鼻,这是马儿吃得高兴的意思。
有第一匹马带头,跟着屈突通一起的其他几个老伙计骑着的马儿也围了上来。
不过半刻,一地的饲料就被七八匹马儿吃得干干净净,连石头缝里的饲料颗粒都被舔了出来。
屈突通一开始吓得不轻,还以为自己的马儿魔怔了,要知道这匹马他养了七八年了,跟自己的感情那是相当的好,哪怕马儿死了,他也不打算杀了吃肉,还想给它好生安葬的那种。
“老伙计,你爱吃这个?”屈突通拍了拍马脖子,那马儿竟然兴奋的喘着鼻息回应。
屈突通愣了愣,朝运送猪饲料的人问道:“你们送的什么玩意儿,看上去像是什么豆?”
驾车的车夫都是尉迟恭府上的护院,当然是认识屈突通这位建国老将军的。
眾神降臨
“好叫您老知晓,这是我家阿郎从朔方商会购买的猪饲料,并不是什么豆,听说是麦麸,油饼,还有什么鱼皮,鱼骨,鱼血制造的,猪吃了好长膘。”
婚深情動,總裁老公好壞噠 love小葉子
兩小無猜糖衣戀
“哦,猪饲料?”
屈突通眉心微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饲料,大唐这个时候都是用草料喂牲畜的,就连自己的马儿也是吃草料和豆子。
“没想到老将军的马儿竟然喜欢,若是老将军不嫌弃,我替阿郎做主,送您几袋。”
都是同朝为官的军中大员,管事想着替尉迟恭在同僚之间刷点好感度,无可厚非。
屈突通闻言,抚摸着座下的马儿,点了点头:“那就多谢了,也不要你们送,多少钱老夫还是给得起的,来人啊,搬几袋回去。”
管事见状,陪笑着拱了拱手,让人配合着搬了几袋饲料给屈突通的那些护卫。
···
大将军府。
尉迟恭眉心紧蹙,不解道:“送几袋猪饲料给屈突老家伙而已,不算什么大事儿,这跟养猪场被围了有什么关系?”
尉迟宝林额头冷汗低落,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纠结,道:“爹,您想啊,现在已经入了冬啊,牧场哪里还有什么新鲜的草料,马儿吃的草料都是一个月前割好的干草啊。”
“啊,干草,咋了?”尉迟恭满脸的疑惑,没听懂呢。
尉迟宝林欲哭无泪:“爹,那猪饲料,马也能吃啊,而且还非常爱吃,您说咋了?”
“……”尉迟恭愣了半响,最后一把甩掉手中的大铁锤,风风火火的就朝门口跑去。
“特娘的,那群家伙是来抢老子猪饲料的,啊,不对,宝贝饲料,是宝贝饲料!宝林、宝琪、宝环,带上家伙,把所有护院都叫上,老虎不发威,特娘的连老子养猪场都敢围。”
“爹,爹,您慢点,衣服,衣服穿上啊。”
尉迟宝林哭笑不得,喊上管家和护院,急忙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黑着脸在甘露殿生闷气的李世民也得到了消息。
“什么,冬饲料?”
小太监黄安躬身道:“是的,听说是郎君卖给尉迟将军的猪饲料,屈突通等几位老将军发现是喂养战马的好东西,便带着一群人把离孤坊那个养猪场包围了起来,想要逼迫尉迟将军把所有猪饲料拿出来分享给各个马场喂养战马。”
李世民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不确定的说道:“也就是说,那些所谓的猪饲料,战马也可以吃,而且,吃了之后,效果很好。”
黄安拱了拱手,如实应道:“据说比新鲜的草料还受战马喜爱,屈突通老将军中午拉了几袋回府后,府里的马儿都发疯了一样乱啃乱吃,把喂养马匹的马夫吓得不轻,仔细观察后才发现竟然是上等的马饲料。”
李世民闻言一惊,豁然起身,痛呼道:“败家啊,真是败家,你马上去备车,朕要去永昌坊问问那个臭小子,好好的马饲料,冬天都可以喂马的饲料,为什么要拿去喂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