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zji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六章 李維爾:我成了關底挑戰BOSS?相伴-hjnrr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就在李维尔一头扎进矮墙外火山口的死亡竞技场时,不仅是牛头人战士傻了,即便是一直保持暗中窥视的红色寿衣与变幻女士也楞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尤其是恶魔公主当即脸色一变,吐出一声气急败坏的秽语:
“糟了!干!”
本能的就是一个矮身,躲过了一枚足以要她老命的深渊法球。
骤然没了李维尔父女这对用于制约三方平衡的粘合剂,红色寿衣当即对这两位对她位置发起冲击的挑战者予以当头重击。
在过去的一周里,虽然李维尔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的对手,但同样已经得到深渊‘认可’的他够抗揍啊!
更令人发指是他那机械构装体在深渊之力加持下的自我修复能力,简直就像是打不死的蜡融妖。
所以每当红色寿衣要对阿尔蒂娜诗或克鲁里奇下死手时,这两个家伙就就往李维尔身边凑,美名其曰组成最坚定的防御战线,让烈火烹油的李维尔一度化身祖安狂龙,将阿尔蒂娜诗血脉源头的女性都问候了个遍。
原本对于红色寿衣来说,能将李维尔一同解决了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但当有了一个跟她以命相搏誓死保护老父亲的小魅魔艾黎后,红色寿衣的进攻顿时就变得投鼠忌器起来。
这只奇葩的魅魔圣武士同样是令几位恶魔领主心头纠结的存在。
穿越奮鬥之幸福生活
就在其向断域领主之位发起挑战时,深渊意志那前所未有的躁动与清晰,都让她们至今记忆犹新。
甚至可以断言,如今断域发生如此剧变,与这只魅魔圣武士脱不开关系!
断域镇的蛋糕骤然被做大,对于她们这群有志恶魔们自然是大好事儿,但这只魅魔圣武士那肉眼可见的成长速度,却着实是令她们所有恶魔都心惊肉跳。
很担心任由其发展下去,这只魅魔圣武士才是潜在的最大赢家。
阿尔蒂娜诗倒是想除掉她,但无论红色寿衣还是李维尔,都是她眼前的障碍。
如今这块阻碍暂时消失了,原本应该是她们铲除魅魔圣武士的好机会,但同样也成了红色寿衣扫清她与门之看守者的最佳时机!
而届时没了这她们,李维尔那头红龙也再也阻止不了红色寿衣的意志。
就在三位剪不断理还乱的恶魔领主于万源平原上重新干起架来时,李维尔于死亡竞技场的登场也引来了一阵骚动。
与此同时,断域死亡竞技场就像是在欢迎这位‘深渊领主’的造访似的,凡是以李维走过的轨迹,两旁原本空旷的火山岩地上突然自矮墙边窜出两排足有三人高宛如长枪般的石柱嗒嗒嗒嗒的朝着竞技场正中递次穿刺而出。
噗噗!
沿途当即就有不少躲闪不及的死亡角斗士或是各色恶魔被这些突然窜出的石枪捅了个对穿,鲜血当即就如有生命般自伤者体内抽出,顺着柱体一路绵延而下,如同血色的地毯般顺着这条鲜血大道蔓延至死亡竞技场的最中央也是最受人瞩目的王座竞技场区域。
之所以被称作王座竞技场区域,最醒目的标志还要数那座由白骨堆砌而成的冠军王座。
王座之上,一头身躯巍峨壮硕的恶魔骸骨端坐其上,以手撑着颌骨。
即便已经不知道死去风化了多少年,那对空洞的眼眶依旧始终注视着脚下早已不知被鲜血浸染过多少遍的竞技场。
而此时此刻,它就仿佛端坐王座之上,注视着半龙豺狼人形态的李维尔,拖拽着斑驳的血肉屠夫,沿路吸干那血色之路,如同他至高王座的挑战者一般,朝着他面前缓缓走来。
就在李维尔兴致盎然的步入这竞技场的核心区域时,四周再次穿刺出一整圈儿尖锐的石柱,围出了一座大概八个蓝星足球场加起来那么大的一片区域,与此同时,整个区域内除了李维尔之外的所有尚且存活的幸存者同时当场爆开,沦为一片粘稠的血浆和破碎的肢体。
如此血腥而残忍宛如炼狱般的一幕,若是放在其他位面,怕是已经吓晕厥了一批人,然后逃个精光,但…
这里是深渊…
这里是胜者为王,败者碾入尘埃的…
断域山死亡竞技场!
如此浮夸而盛大的排场,当即就让原本寂静的围观群众们前所未有的兴奋呐喊起来:
“耶!!!”
在他们的认知中,自从当年那头大恶魔化作骸骨,死亡竞技场虽然一直像是‘无主之地’,却仿佛依旧留有意志的运转着这座死亡竞技场。
而每当有强大战力或是被竞技场本身认定大有潜力的存在进入这里,总能引发一些‘异像’。
虽然死亡竞技场的‘预测’并不是每次都那么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这些来自各个位面的角斗狂热者们的观战热情,唯独有些从未见过李维尔这种形态的人不明就里。
“一头豺狼人?居然会引发这么大动静?难道是曾经从这里走出去过的冠军?”
“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而少数有幸见过并知晓其身份的人则是嘿嘿直笑,也不解释,但手里的下注速度却是不慢。
“就是不知道他的血色试炼会是什么内容?”
理论上像是类人体型的存在的血色试炼,大多是一群深渊犬、上百只怯魔、四五头夸塞魔,又或者是一上来就对上一头狂战魔和六臂蛇魔?
但对这头豺狼人,死亡竞技场却是给足了牌面,这也让众人觉得他的‘试炼对象’也不会太简单。
而就在这时,死亡竞技场中已经不知淤积了多厚的血浆与残肢开始有了反应,就像是…
献祭一样…
然后就有一副镜像似的画面于半空中缓缓成型。
观众们心中一动,然后欢呼起来。
因为这意味这场血色试炼将完全不同以往的恶魔厮杀,而是直接采用亡者挑战的形势!
死亡竞技场竟是直接认可了这头半龙豺狼人的实力?从而直接越过了血色试炼?
因为这种‘异像’一般是亡者降临的前兆,而画面呈现出的。
正是那些亡者死前记忆的映射。
……
某个小型物质位面,一座云端之巅的冰山上。
“抱歉…是我连累了你们。”
一名法袍上已经满是血痕半边身体被冻住的女魔法师半蹲在一名半截身体完全扭曲的枪骑士身前,除此之外,这座银龙巢穴旁还矗立着不少栩栩如生的‘冰雕’。
是的,他们是一只屠龙佣兵团!且是整个大陆最知名的屠龙佣兵团之一。
深红,这是他们佣兵团的名字。
在他们这个位面,巨龙无疑是强大与力量的代名词,但并不是不可战胜,尤其是成年前的巨龙。
也正是他们的强大,反而激起了一群人的欲望。
既然巨龙强大,那么屠龙自然就成了一件能够迅速获得财富、积累名声与荣誉的事情。
一寵成婚
而他们深红佣兵团,无疑是干这件事情的佼佼者,他们中的成员,也俱是这项伟大事业的受益者,甚至他们身上的装备,很多都是祖上的屠龙者代代传承下来的。
如果没有这些专门针对巨龙的鳞片与要害设计的屠龙宝具,即便是他们当中已经有了三位传奇,在对上一些异常强大的名龙时,他们很可能也会陷入束手无策的窘境。
不同于有些位面的屠龙者只受雇于一些城邦势力去制裁一些制造天灾的五色恶龙,他们将屠龙当做一份工作。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更多时候显得…‘并不挑食’。
就比如他们这一次选中的,是一头隐居雪山之巅的银龙。
一头仅仅刚刚进入壮年没多久的雌性银龙,并且按照计划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迅速袭杀了她。
可就在他们以为再一次到了该享受屠龙的盛宴,收拢龙之财宝、分解这头巨龙身上的‘施法材料’时,那头行将咽气的银龙竟是在临死前发出了一声哀嚎才轰然倒下,咽下最后一口气,紧接着下腹一阵蠕动,在几名屠龙者先是错愕紧接着狂喜不已的神情中生出了四颗龙蛋!
由于金属龙一向是群居、至少也是与配偶生活在一起的生物,
而为此他们没少花时间研究公龙离巢狩猎的时间。
可让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最后一声哀嚎,却是将那头公龙提前‘召唤’了回来。
那是一头极老银龙,一头步入传奇已久的银龙。
原本为了预防这种最坏的情况发生,他们团队也不是没有设计过预备方案。
比如早就架设在龙巢内的猎龙弩。
实在不行还能用这意外所得的龙蛋去威胁对方。
但让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那头陷入狂怒与绝望的公银龙竟是完全无视了他们以龙蛋的威胁,硬顶着四架足以致命的猎龙弩的攒射冲进了龙巢,轰碎了他们的寒冰防护结界,然后一发无可抵御无处躲藏的寒霜龙息将他们送入了绝境!
不过那头公银龙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被猎龙弩射穿了心脏的他用最后的力量将整个巢穴冰封冻结,他撑着最后一口气,垂首看了眼已经破碎一地的四颗龙蛋,恍惚而痛心的目光又落在了自己死不瞑目的妻子身上,然后瞪着那双目眦欲裂满是鲜血的眼,对着幸存的女魔法师与枪骑士发出了最后的控诉:
“你们这群卑鄙、无耻、充塞贪欲、满手血腥的强盗!!
“为什么我们都已经躲到这么人迹罕至的大冰山里,你们依旧不愿放过我们!
“为什么!!!”
女魔法师无言以对,他们当然是为了财富、地位与屠龙的荣耀。
縱橫商途:逆天女相師
除此,无关善恶。
银龙突然大笑起来,然后就开始不住咳血,然后用低沉无比的声音对着这群屠龙者嘶吼道:
“我诅咒你们!
“我塔斯汀·耶洛斯劳夫诅咒你们这群强盗…
“堕入深渊炼狱!
“不、得、好、死!!!”
然后这头名为塔斯汀·耶洛斯劳夫的银龙神情陡然一僵,始终昂扬着的脑袋终于缓缓栽倒在已然逝去的母龙身畔,用最后的力气将已经破碎一地四颗龙蛋归拢到自己的胸前,这才看着自己妻子的模样,缓缓阖上了眼。
而伴随着他的逝去,那名刚刚松口气的女法师似乎听到了像是什么东西陡然碎开的声音。
轰隆。
这座巢穴里的‘龙巢守卫结界’失去了巨龙的魔力感应,开始坍塌了。
一颗巨石砸落,淹没了女法师与枪骑士的身影。
……
“好痛…我…这是还活着吗?
“还是…到了魔法女神的神国?”
女法师只感觉自己像是宿醉醒来一样,头疼的厉害,隐隐约约的似乎能够还能听到一浪接着一浪的欢呼呐喊声:
“哇哦!这装备够豪华,难道他们生前是什么皇家御前侍卫?”
“呵!没见识了吧!什么屁的皇家御前侍卫,他们的装备就没一件制式的,而且看那把长的离谱的骑枪,看看那大的离谱的弩,这明明是只屠龙佣兵团好不好!”

“哇,那可真有的看了!红龙对屠龙佣兵团!”
“什么红龙?”当即有人满脸问号。
刚刚死过一遍的女法师对巨龙这个词汇极其敏感,陡然睁开眼,就隔着宽阔的场地看到了一头扛着柴刀眼神冰冷幽深的豺狼人?
不!是头半龙豺狼人!
他是谁?为什么…看上去很敌视他们的样子。
不…已经不是敌视那么简单…
那种压抑到极致的愤怒与怨憎,即便仅仅是她看着对方的双眼,都有种让她头晕目眩几欲呕吐的颤栗感。
更关键的是。
我这又是在哪里?!
她突然听到了队长的声音:
拒嫁豪門:少夫人限量珍藏
“奇焰…我们这是在哪里…我们这又是怎么了…”
由于常年屠龙,担心遭到报复的他们一向以称号互相称呼,而简单鲜明的称号也有利于他们的名声的传扬。
“队长?等等!剃刀?乱箭?誓约?你们不是已经…”
女法师先是看到了身为队长的枪骑士,紧接着居然看到了明明已经先他们一步已经‘死去’的伙伴,而此刻他们同样面露惊恐的看着自己和周边陌生的一切。
于是恍然惨笑道:“我们…恐怕真的如那头银龙死前诅咒的一样,落入无底深渊了…”
只是这和她所学的不太一样,理论上即便是沦入深渊,不是也要经过冥河‘洗礼’,忘记生前的大部分记忆吗?
豪門小萌貨 佐羅的春天
怎么现在…简直就像是直接睡了一觉似的。
“不要绝望,我们还有机会!”
逆天重生:廢物七小姐
“看样子,我们只要解决掉眼前这头半龙豺狼人,就还有机会。”
队长摇晃着脑袋,甩了甩手中的长枪。
此时此刻,他们与李维尔刚进入这片死亡竞技场时一样,思维中出现了类似的信息。
只不过与李维尔不同的是,他们的信息时:
“被遗忘者,于死亡竞技场中连胜一百场,你将重获自由。”
这无疑让他们振奋起来。
在他们看来,这种规则,无疑是一种希望,他们一生追逐着巨龙与荣耀,最不怕的就是挑战。
连龙都屠过不知多少,更何况是一头半龙豺狼人?
唯有女法师奇焰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一切小心!”
也就在这时,对面豺狼人终于颠了颠自己的大刀,然后开口了:
“你们…这会儿想好要怎么死了吗?”
隨身空間:漁女巧當家 沁溫風
一众屠龙者眉头一蹙,难道深渊里的家伙,都这么狂妄的吗?
撒旦殘情:豪門抵債品
就在他们不明所以时,那头扛着柴刀的半龙豺狼人忽然仰天咆哮起来。
“吼!!!!!”
如有实质的声波瞬间越过了整个竞技场,笼罩在大半座断域镇的上空。
正准备法术的奇焰当即被打断了施法咒语,嘴角鼻孔耳膜齐齐溢出血迹,其他屠龙者在这狂暴的声波下也是将武器架在身前,在泥泞的血浆上身形止不住的向后滑行。
然后李维尔嘭的一声巨响间原地一跃而起,宛如陨石坠地一般朝着七名屠龙者俯冲而去,映照出他那张狰狞的面庞:
“受死吧!
“杂种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