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pe精品都市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ptt-第五百六十章 讓你別管就對了看書-vbb3e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人活着总是要有一点梦想的,毕竟《骑马与砍杀2》都被等到了,浪费长寿的粉丝们这么一点点的时间算什么?
我就坚信,在12月10日那天,一定能够等来游戏……继续跳票的好消息。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怪就怪这些粉丝,意志太不坚定了。
不就是去年上了无奖励预购的当嘛,这点钱和平日里交的智商税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emmm……虽然两者听上去是一个东西?
啊但是!
在波兰蠢驴的心里,真正的好粉丝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真正的好粉丝,会为了作品呈现最好的品质无条件地等待;真正的好粉丝,会为了体验更高的的完成度继续容忍;真正的好粉丝,会帮把盘被压碎的消息吞进肚子里,继续伫立在寒风中等待。
對抗遊 哈欠
但他们不懂,真正的好粉丝……是以绿豆制成,也可由玉米淀粉或者地瓜淀粉制作,但品质不如绿豆粉丝,因绿豆中的直链淀粉最多,煮时不易烂,口感最为滑腻——火候煮到了他们都不赶紧捞进锅里,就白白便宜隔壁跳得正欢的《刺客信条·英灵殿》了。
……手动加个狗头保命好了。
“老板,我们还是谈谈买卖吧。感觉绘画方面再说下去也有点尴尬,对吧?”
我将绘画工具放还原位,看着失魂落魄的杰夫老板,主动把话题转回了原本的领域。
杰夫老板拿手使劲呼噜着脸,让自己冷静着情绪,才能够保持正常的状态面对我。
“好吧……那你要买多少……”
我犹豫了一会儿,试探着问道,“如果我全都买下来的话……”
杰夫老板马上进入了奸商状态,“那就给你打个九九折,算你十三万九千六百元好了!”
哼,果然是奸商,就这点东西还能值十三万多?
还有这个有零有整是什么意思?怕不是你帐上的缺口还需要这十三万多吧?
我体贴地说道,“那好,我全买了!不过这些钱够吗?卡莲上学的钱能凑齐吗?”
杰夫老板喜笑颜开地说道:“够了够了,还差一点我从小金库里拿……”
说到这里,杰夫老板愣了一会儿,脸上神情大变。
和平談戀愛 紫瑄
“混蛋!你竟然套我的话!”
嫡女很忙:王爺,娶我請排隊 紅瑞
这时候就换我双手插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挺不错的嘛,竟然还有小金库,这件事沙夏女士应该不知道吧?”
杰夫老板连忙挥舞着手臂,“那都是我卖画的钱!是我的血汗钱!你们不能拿走它啊!”
谁要拿你钱了?
要搜刮你小金库的是你老婆,要花光你积蓄的是你女儿,跟我周树人有什么关系。
鲁迅:标点固须费事也,何不算稿费?
……好像有什么无关的大人物飘过去了?算了不去管他不去管他,这年头拜登获选和懂皇登基也不冲突对吧——作为观众直接快进到美利坚内战就行了。
更何况这话鲁迅还真的说过。
“老板,算我便宜点吧。给点有诚意的优惠,我就不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我看着屋子里其他的商品,感觉有些心动。
货架的作物种子早就下架,换上了面包、巧克力、食用油、咖喱粉、小麦粉这些食杂商品,确实更加符合小镇上的当前需求。
“那我就亏本了啊!这些都是我花大价钱买来的啊!”
“我当然知道这些是值钱的,不然我要它们做什么?跟这堆可燃垃圾放在一起当肥料吗?”
我斜着眼毫不留情地抨击着杰夫老板的“浓情典藏全集”。
在边缘世界里,我可是掌管着一整个贸易区和港口的幕后黑手,普通的商业手段对我早就不存在效果了,甚至可以说,我所做的就是管理和约束这些容易过火的商业手段。
我可是亲眼见到绿洲贸易区里,匠人们把家里的废铁锅修修补补,做成了骑兵胸甲卖给装填手之领的——不知道领到这件装备的骑兵,对他身上时常飘出饭菜香是什么感想?
在这桩买卖上,杰夫老板急着想要把压仓底的种子出手,换成现金弥补自己造成的亏损,因此接受了我苛刻的补偿要求。
而我也急需这批种子帮助牧场重新发展起来,因此嘴上再挑剔,也不可能真地谈不拢就拍屁股走人,所以对于杰夫老板明显的倾销行为也只能咬牙接受。
双方各有利弊、旗鼓相当,经过了长时间的友好协商,两人手头换遍了板凳、扫帚、砖头、炒锅等等友好交流的工具后,终于咬牙切齿地达成了一致。
双方经过了激烈的讨价还价,将商品总价从漫天要价的十三万,砍到了近乎一半的价格,同时还要免费送我十条面包、十包小麦粉、五条巧克力。
“合作愉快……”
杰夫老板气喘吁吁地看着我,眼里是对可敬对手的尊重。而我也精疲力尽,再次感觉到了面前奸商的锲而不舍。只能说人一旦不要脸起来,完全能突破生物底线的啊……
我掏出了从托马斯小火车那里抢来的钱包,有些肉疼地打开,背过身翻检着所需要的货款。
杰夫老板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得意得像是偷吃了小鸡仔的狐狸,忍不住抹了抹两撇小胡子。
但就在这时,杂货店的大门轰然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大踏步地闯了进来,随着走动在空气中飘摇的长发丝和眼熟的大长腿,瞬间就表明了来者的身份……
“卡……卡莲!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杰夫老板被巨响吓得打了个冷颤,随后换上了谄媚的笑容,对着女儿说道。
卡莲止住身型,双手环抱在胸前,“我去找琳一起爬山,妈妈告诉我马库斯来家里,我就先回来了。”
她微挑的凤眼瞥了面前的我们,然后说道,“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被看见的东西吗?”
我抢在尴尬的杰夫老板面前说道,“怎么会呢大小姐,我跟杰夫老板今天一见如故,他还要教我画画呢。你说是吧老板?”
步步攻心:寶貝哪裏逃
我赶紧用眼神示意杰夫老板接茬,但我这样的举动并没有唤醒卑微的女儿奴,这个刚才还口若悬河的奸商,此刻嗫嚅着连话都说不清楚。
“啊……是……是的!我是说……是说马库斯编的对!”
……这人没救了。
卡莲可从来都不傻,她立马发现了摆在我们中间落满灰尘的麻袋,瞬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爸爸,这个袋子不是你压在仓库里的垃圾吗?上个月妈妈扔了出来,我还看到你半夜去把它捡回来。”
卡莲大小姐此刻的气场十足,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杰夫老板,“你该不会是想把这一袋子垃圾,当作货物卖给马库斯吧?”
此话一出,杰夫老板头上的冷汗瞬间就流下来了。
我赶紧打圆场道:“没有的事,卡莲。我和你爸爸都觉得这些是上好的货物,卖出好价格也是理所当然的,你别多心了。”
但是卡莲并没有理会我的解释,依然将鄙夷的目光注视在杰夫老板身上,在他的心里增加着压力。
杰夫老板此刻无疑经历着内心的考验——是在女儿面前维护住父亲的尊严,还是坚持本心做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最终压垮了杰夫老板的,是卡莲说的另一句话,“还有妈妈为什么也怒气冲冲?你是不是又惹她生气了?”
杰夫老板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忽然蹦了起来,在我手里抢过了那个钱包后,从我和卡莲中间夺门而出,以毅然决然的状态逃离了现场。
“这些钱我必须要赚回来!不然你妈妈会杀了我的!卡莲我这是为了你好啊啊啊啊啊!”
杰夫老板的回音环绕在耳边,而我们的眼前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人果然在无法面对现实的时候,会优先选择逃避。
希望这个软弱的中年人,能够在这次打击中领悟到内心的奥义,比如发自内心深深察觉到人类是有极限的,从此决定不做人了。
又或者将这股抗拒现实的力量具现化为AT立场,一边喊着“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一边开着人型泛用决战兵器去拯救世界!
我还在那里幻想着杰夫老板的人生轨迹,卡莲却使劲地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咬牙切齿地说道,“又让他得逞了!你的钱被抢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拳破未來
我慢条斯理地说道:“相逢即是有缘嘛。正所谓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若是因为这事就犯嗔戒,那我就太过着相了……”
總裁寵妻百分百 沈夏樹
说完我双手合十,波澜不惊地从她身边走开,到货架上挑着我们预先谈好的面包、食用油、巧克力等东西。
卡莲跺了跺脚,跟上我说道:“我是为你好诶马库斯!你为什么这么不领情!”
我看了她一眼,将手里拿不下的货物塞到她怀里,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说道,“杰夫老板为你好的时候,你不也没有领情吗?”
使出浑身解数假装佛学大师的我,本以为卡莲听完这句话,会陷入反向思维的震撼,和思维定势被打破的恍惚中,被我玄奥的机锋所震撼,从此幡然悔悟,和父亲化解前嫌。
但我忘了考虑卡莲的性格,导致她的反应可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卡莲面色一沉,伸手将我推到了货架边上,用胳膊环过我的脖子,我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道,然后……
这是……壁咚?
只见她啪的一下,很快啊,就将左手臂圈在我的下颚之下成V字型,右掌抵在我的后脑向前推然后勒紧,很顺利地就把我的脑袋控制在了一个危险的位置——我全都没有防出去。
竟然是……裸绞!
我并没有开启殖民者系统的反击模式,因为这时候,按传统功夫的点到为止,只要我扯着嗓子大喊“非礼啊”,她就已经输了。
億萬總裁的臨時新娘 米兮雨
“大小姐你不讲武德!偷袭我一个18岁又三百个月的老人这样好吗?这样不好。我劝你耗子尾之啊……”
“你给我说人话!不然今天你的脑袋我就收下了!”
卡莲大小姐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脑海里忽然想起了诚哥(的头)躺在小船里,和桂言叶慢慢飘向天际的画面……
“别别别,快放手!我今天早餐就吃了两个温泉蛋,早就低血糖了,你再勒下去我就……我就晕给你看……”
这帮传武大师们都太坏了,先是骗我单手可以破裸绞,这次又骗我用话术能对付年轻人,结果两次的瘪我都吃得饱饱的。
幸好我没有使出松果糖豆闪电鞭,不然我恐怕已经用脸防住对方所有攻击,开门大吉地送出一个人头了。
“嘶,命都差点没了……卡莲你也稍微手下留情,至少送点福利才对。哪有一上来就要命的啊……”
我唠唠叨叨地抱怨着,卡莲立马面色不虞地又挥了挥拳头,“行了行了!不需要你动手,我直接倒你怀里晕倒就行了!”
我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叠厚厚的钞票,“我不着急,当然是因为钱还在我手里了——你什么时候见过占便宜的人着急的?”
卡莲惊喜地从我手里抢过钞票,迅速数了一遍,终于确认了我并没有被她爸爸抢走现金——像我这样的穷鬼,能拿出两笔这样的巨款才怪。
玫瑰幫主與拽拽少爺的愛戀 紫藤.亂.
“快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我这次进门就先把钱藏起来,怕杰夫老板看出我有多少钱而坐地起价。刚才的钱包点钱也只是假动作,里面只是塞了几叠餐巾纸装个样子……”
卡莲大喜过望地拍着我的肩膀,又亲热得像是哥们一样,“真有你的啊马库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奸诈狡猾了!”
我立马否认道:“明明是杰夫老板抢钱在先!我顶多是用犯罪对抗犯罪!”
……虽然在本警长面前,抢劫和诈骗都要蹲局子就是了。
但借这个机会,我也对卡莲说道:“你也别太苛责杰夫老板。他这次是为了筹集你的学费,卖的货物也不算真黑心,所以赚我点钱也没有关系。你也该理解一下他的苦心了……”
卡莲挥舞着手里的钞票,斜睨着说道:“像这样有人打着你的名号坑蒙拐骗,换成你会愿意吗!”
我语塞了一会儿,“那出发点也是好的,论心不论行嘛……”
卡莲立刻表现出了蛮不讲理的作风,“那我帮他矫正错误出发点也是好的!难不成让我帮他一起坑蒙拐骗啊?”
嗯?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但我犹豫着说道,“可是你的学费该怎么办?”
卡莲毫不在意地说道:“我有自己的路子,不用你管。”
“路子?”我摸不着头脑。
“嗯。既然你这么爱管闲事,那这些钱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卡莲摆出了优雅的姿态,俏丽的脸在收敛蛮横神色后,倒真的有了几分端庄气质。她将披肩的长发拨到一边,露出了左侧的秀颈,像贵妇一样用手里的钞票扇了扇风,就自然而然地把钱全部塞进了口袋里。
……你就是这么一个让我别管?!
青果
重生之貼身小保鏢 副都督
那是我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