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6og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愛下-第3965章一劍擊敗-l18kp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小說推薦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在包括暗夜公主和其十二位恐怖王神随从眼中,四周的建筑,乃至暗夜神城都仿佛消失不见,她好像和随从们站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虚空之中!
而在东面!
潮起潮落,潮声见涨,那些潮水……并非真正的潮水!而是一望无际的无穷剑痕!
咔咔——
一条条蓝色闪电,在一轮足以遮掩大半个海平线的月亮之上不断闪烁,极为清晰!只是转瞬,暗夜公主、十二位恐怖王神随从,全都被那种神乎其神的剑道压制了!
这是什么剑!
这是什么级数的强者!
暗夜公主知道惹到了一位了不得的存在,呼吸急促之间,却是看向其它十二位随从,都是一样!连‘恐怖王神’规则都无法再释放出来——
这个剑道大能,竟然仅仅凭借剑术,就能压制包括暗夜公主在内的十三位恐怖王神!这……太夸张了!
“保护公主!”
不知是谁,骤然爆喝一声——
十二位恐怖王神随从,拼了命的将‘恐怖王神’规则一丝丝的逼出,但是跟那无穷海量的剑道力量相比……他们简直弱的可怜!
“住……住手——”暗夜公主哪能会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局面,连忙放轻声音,“晚辈不知前辈竟是不世大能!先前……多有得罪!”
唰~~~
海量的‘剑痕’好像潮水一样,迅速退却,除了暗夜公主外,其余十二位恐怖王神随从,瞬间被震飞!
齐刷刷的仰天喷了一口血雾!
“成事在己,而非莫须有的称号威名,你若以‘武神称号’为傲,你的未来……注定走不远。”
苏金背剑,原本在西,但说话时,身影已在东面……他的手中,多了一枚造型精致的发卡,“我在明月楼,你若想讨还回去,便多派点超级大能过来,像这种小虾米,还是别来丢脸了——”
说话时,苏金已经隐去身形——
一剑击败!真的是一剑击败!
暗夜公主已经懵了。她摸了一下耳后的发饰,刚刚对方怎么出手的,何时出手的,她都没
有感觉到!
“公主……公主你没事吧?”有受伤较轻的恐怖王神,连忙上前询问。
“没事。”暗夜公主看着那道身影走入虚无,轻轻皱着眉头,心里在想着对方的身份——
刚刚……刚刚还真是险啊。
如果暗夜公主自己不早些求饶,对方绝对会在此地大开杀戒!因为那剑痕中所带的杀气绝对不假!对方,真的敢在‘城中’屠戮!
“我等回府,定要禀明城主!到时城主震怒,一定会集结一城力量,斩杀此神!”有恐怖王神怒道。
“公主没事便好,莫要让一个将死之神坏了心情,此事交给我来办便好——”
“公主?”
“嗯?”暗夜公主这才反应过来,皱眉道:“还嫌丢脸丢的不够?哪怕父王震怒,也绝不愿意付出一些恐怖王神的命,来击杀他……此事,算了。”
此事算了?
包括街道两边儿观战的围观者,也是一脸懵,因为这根本不符合这位天之娇女的性格——
她何曾向谁服过软。
又何曾向谁低过头!
“绝不能算!”有恐怖王神再次轻喝一声。
暗夜公主现在心烦着呢,被苏金羞辱了一番不说,现在这些刚刚被打的恐怖王神随从,还一个个跟自己多了不起一样——
不算了,谁敢去惹那叶易?
“回府,此事只字不可再提。”暗夜公主脸上没了笑容。
临走前,天青色神马微微掉了下头,暗夜公主看向苏金离开的方向,不由得在心里默默记下了那个名字……
叶易!
……
苏金并没有返回‘明月楼’,而是满城到处溜达——
他边走边看着掌心上的那件发饰——
发卡不大,刚刚能够覆盖掌心,苏金闻了一下,那种香味儿,让他直接心魂一震,这香味儿竟是有醒神醒脑之效。
“发卡丢了不重要,但她应该回来找我讨回吧……”苏金暗想起来。
夜幕降临。
不少街道店铺,红绸飘扬,只因城主爱
女,暗夜公主夺了‘武神称号’,一跃创下了暗夜神城的历史!
哪怕是现如今的城主,当年参加数次‘武神秘境’的考验,也是万万没有通过的,但今日……暗夜公主成功了!
“听说了吗?公主夺得‘武神称号’,城主龙颜大悦,特在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外,大摆筵席,谁都可以向公主贺喜呢……”有来往匆匆的神族,不断朝着最近的城门涌去。
“城主府中的筵席,更是非常了不得……附近十几座大城的神族豪门,也是受到了邀请,这几日咱们暗夜神城要热闹了。”
“坊间传言……暗夜公主回府路上,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超级大能教训了,那位大能,一剑能让明月升起,大海潮涨潮落呢……公主心情好像也受到了影响,回府之后,再没有抛头露面过——”
“城主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总之……那个剑道强者要有大麻烦了……啧啧,惹怒城主,真不知道他现在逃没逃出城——”
“女儿受到了欺负,城主一向视为珍宝的掌上明珠,怎能甘心?”
“……”
现在坊间到处都在传颂着两件事,一件便是公主获得‘武神称号’,另一件事,便是公主受到欺辱的事情!
诶嘿?
苏金反正是听到了这个消息——
如此瞎逛,连半点帝玲珑出现的消息都没有一条,苏金思来想去……
还不如回‘明月楼’等待。
万一那什么暗夜城主到来,到时候他自然有办法通过他知晓帝玲珑的消息。
苏金没有迟疑,他还真怕暗夜城主不会派高手前去明月楼!
唰——
苏金一步出现在‘明月楼’处属于他自己的房间。
外面红彩绚烂,甚至红光都通过窗户照进了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