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8we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ptt-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好自爲之推薦-tyrnu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沈小雕,你要干什么?”
“你我恩怨,有本事你冲着我来,对我女儿下手干什么?”
雁引春歸 弈瀾
“我告诉你,茜茜如果有事,我倾家荡产,天涯海角也要你性命。”
“一天杀不了你,我就一个月,一个月杀不了你,我就一年。”
“捉到你,我不仅要把你千刀万剐,我还要把你挫骨扬灰。”
宋红颜也听出是沈小雕的声音,马上收起了柔弱露出强势。
同时,她还打开了电话录音,希望多掌握一点线索。
“沈小雕,你也算是一个人物,牛哄哄的沈家二少爷。”
“你就算没想过轰轰烈烈做人,也不该做出绑架小女孩的龌蹉事。”
叶凡也喝出一声:“你不觉得这很丢人吗?”
“哈哈哈,说的不错,其实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
沈小雕闻言大笑一声:“做坏人,也要做一个有逼格的坏人。”
“可我爹我大哥死后,第一庄覆灭后,我就扭转了观点。”
“什么底线,什么逼格,这些没半点意义,现在社会就是成王败寇。”
“赢了,就如叶少和宋总你们,黄金万两,风风光光。”
“输了,就跟我一样,过街老鼠,诚惶诚恐,四处逃窜。”
“所以什么丢人不丢人,对我沈小雕来说无所谓了。”
重生之文采風流 孟南星
“再说了,叶凡杀了我父亲,弄死我大哥,霸占了第一庄,崩盘了象国商会。”
“宋总你,当着我的面杀光了我情同手足的胖老板一伙人,还把江探花捉走送给了唐平凡。”
“更是把我逼得跟老鼠一样东藏西躲。”
“别人一张车票就能离开的龙都,我足足耗了半个多月才跟狗一样爬出来。”
“所以比起你们对我的欺负,我绑架茜茜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语气带着一抹戏谑:“为了复仇,这也不丢脸!”
复仇?
听到复仇两个字,宋红颜心里一紧:“你绑架茜茜究竟想要怎样?”
叶凡没有再说话,只是拿出手机,迅速给叶镇东发了一条短信。
此时此刻,事关茜茜生死,叶凡已经顾不得太多公器私用了,只想着尽快救出茜茜。
“很简单。”
沈小雕语气带着一股子得意,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你们让我家破人亡,倍受折磨和痛苦,我也要给你们出一个难题。”
“听说,唐平凡过几天要去华西参加葬礼?”
“你想法子把唐平凡弄死,我就把茜茜平安放回去。”
沈小雕狂笑了起来:“爹和女儿,我想要看看你选哪个哈哈哈。”
“杀唐平凡?”
叶凡脸色一沉:“做事不要这么没底线?”
他怎么都没想到,沈小雕会拿茜茜要挟宋红颜杀唐平凡。
要钱要江探花要他或宋红颜的命,叶凡都能够理解,结果沈小雕却要唐平凡的命。
神醫仙妃
不过这也确实歹毒,沈小雕可以坐看父女相残。
“现在的我就是这么没底线!”
沈小雕又是一阵狞笑:“我就想看看,宋总是选爹,还是选女儿。”
“我可以想法子让唐门放了江探花。”
宋红颜眸子跳跃着杀机:“另外,我愿意再给你十个亿。”
“我还可以对天发誓,保证不再追杀你和江探花。”
“你把茜茜还我,你就能带着女人和钱,锦衣玉食过完下半辈子。”
“这远比你跟我死磕到底两败俱伤要好很多。”
宋红颜作出一定的妥协。
“放了江探花?
十个亿?
這個明星有些鹹魚
不再追杀?”
沈小雕一笑,不置可否回应:“听起来很诱人,只可惜我现在心灰意冷,对未来没有什么希望。”
“而且我也不相信你会真心放过我们。”
“所以你还是要在唐平凡和茜茜之间选一个。”
他重复一句:“必须选一个。”
“唐平凡是我爹,在他再对不起我之前,我是不会杀他的。”
宋红颜努力压制住怒意,对着电话另端耐心开口:“而且他身边重病重重,无数死士护卫,别说我这个私生女,就是他亲生儿子都未必能杀掉他。”
幹爹和那些幹兒
“你让我杀他,怎么杀他?”
她喝出一声:“你这是要我做不可能的事情。”
一等毒妃:邪魅王爺難追妻 瑤映月
“唐平凡防守确实严密,但以宋总的聪慧,肯定能找到缺口下手。”
沈小雕语气玩味:“至少,你这个做女儿的,比一般人要多不少机会。”
“当然,你也可以不努力,不去做,但这样一来,你女儿就会尸骨无存了。”
沈小雕提醒一句:“总之,我会通过各种方式暗中盯着葬礼。”
“葬礼那天,唐平凡没死,那就是你女儿茜茜。”
“啧啧,正要长开的小丫头,这样被人一刀宰了,多可惜。”
“你们也不要想着寻找,我都能从龙都躲到南陵,藏匿茜茜三五天完全没压力。”
“叶少,宋总,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沈小雕就毫不犹豫挂掉电话。
“喂喂喂——”宋红颜连连喊叫,电话另端却没了消息。
她拨打过去,沈小雕已经关机,毫无疑问,手机卡被他毁掉了。
她愤怒的一握手机。
叶凡轻轻拥她入怀:“没事,别担心,我已经让东叔帮忙了。”
“只要叶堂彻底介入进去,茜茜就会很快得救。”
“如果叶堂今天没有消息,我晚上陪你飞回南陵。”
叶凡眼神很是坚定:“挖地三尺,我也要把茜茜给救出来……”叶堂如果没找出来,他就让武盟和朱家军全部压上。
宋红颜一阵安心,下意识紧紧抱住叶凡。
半个小时后,千里之外,南陵,侯门。
叶镇东背负双手站在楼顶,眺望着层层叠加的梧桐。
神情淡漠,眼神深沉,越发让人看不出深浅。
昔人的杀人王随着位高权重,让人越来越看不到杀气,但却让人越来越不敢冒犯了。
这让他多少怀念金芝林抓药的日子。
“东王,唐三国明日将会押回中海关押,沈小雕的电话也分析完成了。”
在叶镇东伸手接住一片落叶时,谭四海脚步匆匆走了过来。
他把一个平板电脑递给了叶镇东。
电脑上,有叶凡、宋红颜和沈小雕的通话录音,还有叶堂分析出来的情报。
叶镇东淡淡开口:“确认沈小雕位置了?”
“从他‘爬出来’的字眼,以及电话中的声音回响,可以判断他躲在城市下水道。”
“从电话中隐约传来的流水速度,以及现在天气能够藏人的支流,可以锁定三十六个。”
“这三十六个支流比较干燥,也就比较暖和,藏匿着孩子不会太冷。”
“再从他毁掉手机的号码附近基站圈定,沈小雕范围应该在这六个下水道。”
“保暖和基站两个因素叠合的下水道只有三条。”
“东溪、西河、南沟。”
谭四海手指点着三个红色圆圈:“沈小雕估计就在其中之一。”
“很好!”
叶镇东低头嗅了一下落叶:“去,取剑,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