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x41爱不释手的小說 人仙百年討論-第538章 九棘火看書-oqxn6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庄冷看得双目放光,只觉得十个仙文就像金光闪闪的立体树木,上面伸出枝丫,下面伸出根须,每条根须就像虬龙一样,张牙舞爪,惹人遐思。
“师傅,这是大道模型吗?”
“这是比较简单的大道模型,适合于初学者。你才是元婴修士,刚开始接触大道,随着功力的提升,能否掌握大道将会是成仙的关键。这十张符文价值连城,你莫要拿给外人看!”
“我知道了,多谢师傅。”
“等你领悟了这十个仙文,差不多就可以炼制大道丹了。日后我每年教你三个仙文,大约千年,学全丹道相关的三千大道。到时候你将是炼丹高阶仙师!”
庄冷心中感激,难以言表。
秦笛却道:“修真大道,没有尽头。就算你学全了三千个仙文,也只是骨架而已,要想掌握更深的细节,大概要耗费百万年的时间。而且,宇宙间的大道不止三千条,要想成为厉害的仙王,单靠这三千丹道可不成,为师还会传你更多的东西。”
庄冷低头说道:“多谢师傅教诲,弟子感激不尽。”
自此之后,她白天炼丹,晚上琢磨仙文,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功力在飞速提升着。
三天以后,秦笛去指点霍香炼器,同样给她写了十个制器相关的仙文。
又过三天,秦笛来到怡然阁,走入“制符室”,看见李秋水还在一丝不苟的制作符纸。
李秋水的年纪比庄冷和藿香稍微大几岁,她是金水灵根,修炼了白帝宫的基础剑诀后,面上少有笑容,性格也显得有些清冷,跟秦月、吉娜类似,向着女剑仙的方向靠拢,同时又因为常年从事制符,所以变成了心思细腻、明察秋毫的符剑修。
她对着秦笛行礼:“师傅,您带回来的犀牛皮,我才制作了一半的符纸,还有一半没有完成。”
秦笛道:“不急。为师来此,是为了传你符道仙文。”
他写了十个制符相关的仙文,交给李秋水:“这些仙文中蕴含着大道,你若能琢磨清楚,对你大有好处。符与剑可以结合在一起,为师再帮你画一张‘锐金仙符’,如果你与人交手,可以将仙符贴在灵宝飞剑的剑柄上,让飞剑在短时间内提升为仙剑!”
他拿刚刚制成的犀牛皮符纸,花了两个时辰,画了一张仙符,递给李秋水。
李秋水感到惊奇和诧异:“师傅,符与剑结合,算不算拔苗助长?会不会损伤本命飞剑?”
秦笛道:“本命飞剑受到激发,能够提前窥伺仙剑的奥秘,这是一件好事。但是每次激发完了,都需要仔细温养,补足透支的仙元力。”
“多谢师傅,我明白了。”
秦笛拿走一摞犀牛皮的符纸,回到秦府继续制符,有了这样的符纸,他可以轻松的画出仙符。
他将保命仙符分给每一个人,特别是经常去荒原探险的,每个人都有一张仙符。
荒炎城的日子很平静,城主赤蒙上人平常以闭关修炼为主,很少露面管城中的事。他只是五阶合道,颇有自知之明,知道来荒原探险的人不简单,其中混杂着地仙和高阶合道真君,这些人他都得罪不起,所以他只管在城门口竖一块牌子,写明各项规矩,至于说来往的人愿意不愿意遵守,他也懒得去管。
秦家在这里建立怡然阁,生意越做越大,老老实实照章纳税,让人挑不出毛病。
这一天,赤蒙上人出关了,叫来大管家,询问这些年来收了多少税。
大管家回报:“启禀城主,近年来,我们收的税增加了两倍!”
赤蒙上人有些惊讶:“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多了个怡然阁,这家店铺很不简单,单是修理灵宝法器这一项,就赚了许多的仙石。特别是自从丽清仙长的本命仙剑经过修理,不但完全恢复性能,而且还提升了一阶,于是有许多合道修士,以及十几位地仙,先后来到荒炎城,求秦大师帮忙进阶灵宝。”
“秦大师是何来历?为何掌握了如此奇特的手段,竟然能帮人升级灵宝法器?”
“听说秦大师来自于域内的乾金城。”
“真的假的?域内的合道修士,怎么可能来到域外呢?这恐怕是他的托词。”
“小的也不清楚。怡然阁交足了税金,这倒是真的。”
赤蒙上人想了想,道:“你去问问看,秦大师何时得闲,我想去拜访他。”
管家道:“小的这就去联系。”
不久,秦笛正在家中休憩,忽然听见蚕丛禀报:“赤蒙城主求见。”
于是,秦笛来到前院,请赤蒙上人进来。
赤蒙上人身材高大,面色赤红,头发也是红色的,胡须有半尺长,同样是红色的,冲着秦笛朗声笑道:“我来拜会秦先生,听说你是炼器仙师,我心中钦佩,特意过来结交。”
秦笛笑道:“久闻城主大名,应该我去拜见您才对。可惜您一直闭关,所以没找到拜会的良机。”
双方寒暄了几句,然后分宾主落坐,饮茶叙话。
赤蒙上人问:“秦先生,我听说丽清仙长四处放话,正在寻找青蛟金?是吗?”
秦笛道:“是啊,莫非城主您有线索?”
“自此向西南,三万三千里外,荒原上有一座山,名叫‘青龙山’。据说很早以前,曾经有天外飞来的青龙陨落在那里。我在一万两千年前,跟着师傅从山脚下经过,当时看见山上有青色的石头,还顺手捡回来一块,当做雕刻的印鉴,我将印鉴带来了,你看看,是不是含有青蛟金!”
说话间,他取出一方绿色的小印,比青玉的颜色更深,上面带着龙形花纹,彰显着大道纹理。
秦笛看了,禁不住眼前一亮,道:“就是这东西!这叫青蛟石,可以提炼出青蛟金!乃是炼器的宝材。请问城主,关于青龙山,还有什么说法没有?既然据此不远,只有三万三千里,按理丽清仙长也该知道,她为何不去拣选青蛟石呢?”
赤蒙上人笑道:“秦先生,您果然是聪明人,闻弦歌而知雅意,青龙山不是普通的山,那里住着一个大人物,此人功力极高,据说连妖皇都不敢得罪她。青龙山周围三千里,都是妖族的禁区,山脚下有个青龙集,有来往的人族修士歇脚,这些人都不准登上青龙山。好的青蛟石都在山上呢。”
秦笛问:“那位大人物是何来历?”
“不清楚,听说那是一位女修,唤作‘青环仙子’,有人曾经见过她,她一直戴着面具,不晓得长什么样。青环仙子居住在青龙山,已经超过百万年了,她不是普通的地仙,地仙活不了这么长久。她也不是普通的灵仙,因为大多数灵仙都前往域内,或者飞升灵界了。她一直留在荒原,这件事很古怪。”
“嗯,听你这么说,的确有古怪。”
“我在青龙集住过三天,该处每天夜里都下雨,还能听见隐隐的哭泣。有人说青环仙子在哭,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嗬,那就更加奇怪了。身为仙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哭泣呢?”
“按照大炎国钦天监的记载,过去五十万年内,在青龙山附近发生的仙陨有六次!后来经过考证,总共有六位人族高手,其中包括两位灵仙,都是从域内出来的,他们不信邪,硬闯青龙山,结果陨落在那儿!”
“呵呵,这就有些热闹了!”
秦笛的记忆有缺失,他不记得前世的自己有没有陨落,也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他只记得春秋宫受到许多仙帝的围攻,曾经一度,不得不用神阵封印起来。
他还记得,太上老君公布了一门秘法,“三清化一气”,引起天下的神仙相互吞噬;有些仙人为了躲避被吞噬,所以从三清境逃出来,隐居于边荒地带。
想来也有神仙躲到灵仙界或者地茗界来了,其中就包括那位大荒仙尊,而这位青环仙子,或许有不为人知的背景。
对于这样的人物,秦笛避之唯恐不及,他才不愿为了获得青蛟金去闯青龙山呢!
秦笛觉得自身的功力太低了,还是躲在一边,老实修炼最要紧!
过了一会儿,赤蒙上人眼见秦笛没再追问青龙山的事,便改变了话题,道:“秦先生,我这次过来,是想求您一件事。听说您在收集灵火,城主府里有一些稀罕的灵火,我想送给您三百朵,求您帮我升级本命灵宝飞刀。”
秦笛笑道:“好说,你把飞刀取出来,我先看一眼。不瞒你说,升级灵宝法器是有条件的,我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成功。”
“那是当然!养护灵宝很麻烦,自然不会一帆风顺。”
赤蒙上人取出一口古铜色的大刀,道:“这口刀跟着我,已经有两万一千年了。近年来觉得有些别扭,似乎器灵太过于沉闷,它好像有些不开心,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秦笛捧着刀观察了片刻,道:“城主,你应该是火修,要用这口刀施展火系功法,可是刀中的赤铜含量太高,随着你的功力提升,施展火功的时候,火焰的温度高过了赤铜的熔点,所以它感到很痛苦,自然就不开心了。”
“啊?怎么会这样呢?那可怎么办?”
“这口刀需要重新祭炼,掺入别的灵金,改变它的材质,才能提升境界。”
“秦先生,重新祭炼宝刀,会不会损坏器灵啊?您也知道,一旦损伤了器灵,再想慢慢调教可就难了,几乎等同于更换了本命法器。”
“我可以让器灵保持完好。”
“这只是五阶灵宝,您看经过祭炼之后,有没有希望跃升一阶?”
“哈哈,这要看城主您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了。要想升级灵宝,必须动用许多稀缺的灵金,有些灵金价格昂贵。”
“那我再加一些灵火!秦先生,我跟你说,我养的灵火与众不同。我用三千年的仙灵荆棘养出来的灵火,带着特有的韧性和尖锐,很适合培养年轻的弟子!我给您500朵,只求您将我的宝刀升一阶!”
他将一个个火罐取出来,屋里摆不开,干脆摆到了院子里。
火罐之中用的不是油脂,也不是灵石和仙石,而是荆棘枝。
秦笛见了不觉心动,笑问道:“请问城主,这种仙灵荆棘,你能否给我几千斤?”
“好说,我有一个妖修洞天,里面专门生长仙灵荆棘。回头我将荆棘送过来。”
“城主,请把宝刀搁在我这儿,三个月以后,你再过来,成不?”
“好啊,多谢多谢!”
赤蒙上人回到城主府,也跟当初的丽清仙长一样,动用神识监视秦府,生怕自己的本命法器一去不回。不过,他心里清楚,秦先生连八阶灵宝飞剑都能修复,也未必看中自己的灵宝飞刀。
三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赤蒙上人又来到秦府,将5000斤仙灵荆棘放在院子里。
秦笛将一口亮金色的宝刀递给他,笑道:“幸不辱命!我在你这口宝刀中,融入了两成的凤凰金,一成的太白金,可惜没有青蛟金!它已经是七阶灵宝了,等到数千年后,或许还能再次升级。”
赤蒙上人大喜,将金刀抛在空中,耳中听见风声、刀鸣,分明是器灵在欢快的歌唱。他召回宝刀,对着秦笛深深的鞠躬:“多谢大师!从今以后,怡然阁的交易税可以减半!不好意思,这是大炎国的规矩,我作为城主,没有权利将税金全部取消。”
秦笛道:“好说,多谢城主。”
赤蒙上人开开心心的离开了秦府。
秦笛让蚕丛和鱼凫帮着将荆棘搬入灵仙洞天,搁在祭坛的边上。这两位大妖都已经化成了人形,身上并没有带着妖气,因为他们是古蜀国的君王,原本并不是妖,只不过误修了妖族功法,所以才走上这条道。
秦笛将那500朵火焰搁在祭坛上,投入仙灵荆棘开始祭炼。
整个祭炼过程只用了短短的三天,得到十八朵天阶中下品的火焰,便停了下来。
他亲手制作了一些拳头大的青玉瓶,在瓶子的外面雕刻法阵,将火焰收入瓶中。
然后他把秦汉承、秦汉旭、朱婉、秦菱、秦湛、秦月叫过来,问道:“你们都掌握多少仙文了?”
秦汉承首先说道:“我学会了5800仙文。”
秦汉旭道:“我掌握了5200仙文。”
朱婉道:“我只学了4300仙文。”
秦菱只学了4000仙文;秦湛学的比较多,掌握了5000仙文;秦月的兴趣在练剑,所以她掌握的仙文较少,只有3200个。
秦笛道:“仙文阁的传承中,有一种加快修行的方法,只要掌握3000仙文,就算有了初步的基础,然后可以借助于两种火焰,分别叫‘三槐火’和‘九棘火’,用火焰来解析仙文,可以大大加速进阶的速度。”
朱婉问:“阿笛,你仔细说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笛道:“我这里制作了一些火瓶,里面盛放着‘九棘火’,你们看,我随手写一个仙文,拿到火上来烧,将会发生什么现象。”
他没有用符纸,而是在一张白纸上,随手写了一个仙文。
然后他把白纸放在火瓶上,几乎一瞬间,火焰放出炽烈的光芒,仙文化作一棵火树,树枝伸展的样子,跟仙文的笔画类似,而且舒展开来,比原来的仙文还要丰满得多。
“你们看,我写仙文的时候,并没有动用功力,只写出简单的笔画,经过九棘火的激发,仙文变得更形象、更丰满了!通过观察火树的形象,有助于写出更复杂的仙文,加深对于天道法则的理解,从而提升修炼进阶的速度。”
秦汉承“哈哈”笑道:“这是好东西啊!有了这种火焰,何愁不能成为仙文大师!”
秦菱却忍不住问:“阿笛,为什么九棘火能解析仙文呢?”
秦笛道:“这是一种独特的仙界律法。三槐九棘,对应着三公九卿。黄卷青灯一腐儒,三槐九棘位中居,这是天儒门独特的修炼方式,所谓的‘腐儒’,只是自谦而已。”
秦汉旭赞道:“不错不错,给我一个火瓶。”
秦笛道:“这只是天阶中下品的火焰,等级不算太高,只能解析部分简单的仙文。要想解析更多、更复杂的仙文,且待将来我继续进行火祭,将火焰的等级进一步提升,才能看见更微妙的东西。”
秦菱又问:“我看这火焰有种亲切的感觉,能不能将它收入体内鸿蒙世界?”
秦笛道:“你有火灵根,可以将它收入腹内。若没有火灵根,就等进阶合道后,形成真实的洞天世界再说。”
“明白了,我也拿一个火瓶。”
每个人都拿了一个火瓶,笑嘻嘻的离开了。
秦笛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心道:“我才说了一半呢!除了九棘火之外,还有一种三槐火。如果将两种火焰结合起来,效果将会更好。”
不过,他暂时还没有三槐火。三槐火一出来就是仙火,此时还没到祭炼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