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s7eq精品玄幻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五十五章.你這妖道!-xj863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张三儿吩咐过妻子在家照看好三个孩子后,便跟随着人群一起来到了菜市口。
菜市口刑场这边,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早在他少年的时候,便与同族的亲戚一同到过刑场,近距离的观看过一次犯人行刑,甚至是看到过那些与他们一同而来叔伯们用那犯人的人血蘸馒头…
———那是城北的那位瞎眼老神婆的办法,当时他的一位叔伯当时身患恶疾,已到了无药可治的地步,家人们为了治病,什么办法都用上了,后来无法可治之下,便找上了那位瞎眼神婆。
据那位瞎眼神婆所说,是他的叔伯前世作孽太多,今生要还债,是阎罗王索命,所以药石无灵,只能积攒阴德,找地府判官们说道,请求判官老爷在生死簿上给他添上一笔,才能得救。
而积攒阴德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给她送钱,找地府判官说道,也是同理,送上供奉交与她,由她带给判官老爷..
一切都满足了那神婆之后,那神婆当即就给出了解决办法,那就是让他们在三天后,到刑场之中,买通刽子手与县衙小吏,让他们用那犯人的脖间热血蘸馒头吃!
那神婆的说法十分的恐怖,说是那些被斩首的犯人乃是因犯罪而被斩杀的横死之人,寿元还未用尽,所以在他们被处刑之后,若是以馒头蘸他们的热血吃下,便能用那些犯人未尽的寿元补充自己的寿元续命..
张三儿至今还记得,当时他那位叔伯已经病得连东西都吃不下了,再被那腥臭的热血一激,只是咬了一口之后,便再吃不下了。
随后,他那些叔伯长辈们,所有人笑嘻嘻的分了那颗花了一两三钱银子买来的人血馒头,连他也被分了小半个巴掌大的一块,他大伯还一脸笑意的催促他赶紧吃下去…
他最后也没敢碰那块馒头,还被亲戚们或嘲笑,或惋惜的说他不成器,赖命人受不得福报,吃不得好尝伙…
从此他就很少到菜市口这边来了,而他那位叔伯,最后也没能成功续命,还是没过几天便一命呜呼了,就连那几个吃了人血馒头的叔伯长辈们,那几天也很是拉了一回肚子。
自那之后,张三儿便明白,那所谓的人血馒头,所谓的仙神庇佑,全都是假的!
所以哪怕后来白莲教来了,对他们许诺那所谓的西方极乐世界,天下大同,白莲兄弟姐妹是一家,他心中也没有半分的波动。
后来他媳妇被邻居三婶蛊惑,开始变得有些神叨,整天跟着她念那什么无生老母胡说经之时,他更是第一次对自家那贤惠的妻子动了粗,狠狠的对她饱以老拳,揍得她两天都没下来床!
也还好他把妻子给拉回来了,没让她也跟着陷入深渊之中
———这两年来,三婶一家的两位女儿被她自己送到了白莲教的那些畜生手里,儿子被他送到了白莲教手下的军队,三叔急怒之下呕血而死,好好的一个家被她给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就连张三儿他的老母亲,都在张三儿不在的时候,被那老虔婆给蛊惑,败尽了他家的钱财。
好在他妻子当时已经被他严令不得与那老虔婆说话接触,没有再闹出更多的祸乱来,不然的话,张三儿恐怕早就找那老虔婆还有白莲教的畜生们拼命去了!
张三一边回忆着那些过往,一边挤进了人群之中,垫着脚,伸长了脖子往那处刑台上看去。
咦?这菜市口中,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座高台了?
只见菜市口中央,不知何时突然多出了一座宽大十几丈,高达两米有余的巨大高台,看模样,就像是直接将大地从地面之上拔升而起了一般,即使远隔着里许,也能清楚的看见那高台之上的事物。
那高台之上,盘坐着一名闭目打坐的青衣道士,而在他身后,跪倒了一大片人影。
仔细看去,那些跪倒在地之人,赫然正是那些白莲教中的坛主香主,甚至连那位弥勒佛下凡的李云教主,也同样一脸绝望的跪在那里。
除此之外,在高台另一边,还摆放着一座由金银堆砌而成的小山,一眼望去便让人顿觉眼热无比…那得是多少钱啊?!
恰在此时,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一般,那青衣道士缓缓睁开了眼睛,站起了身来。
陆植转动目光,环视了一圈场中的百姓们,感觉城中的百姓应该已经来的差不多,便也没再继续耽搁下去,开口朗声道。
“各位乡亲父老,贫道陆植,今日来到这洪真县,见白莲邪教肆虐,残害荼毒百姓,心中忿怒,欲要铲除此为恶一方的邪教。”
“如今,白莲邪教中的高层,上到教主,下到香主坛主等头目,皆已被贫道擒拿到此,当众处刑,也让父老乡亲们你们看一看,这些妖邪歹人的真面目!”
说着,只见陆植抬手一招,便将那李云摄到了跟前,双膝重重的跪倒在地!
“贫道问你,你说自己乃天上弥勒佛降世下凡对吧?你承诺要给百姓们一个完美的大同世界,死后还能与你一同去往那西方极乐世界,从此无病无灾,平安喜乐对吧?”
李云动了动嘴,他发现陆植给他设下的封禁似乎减缓了几分,已经能够说话了。
他转头看了陆植一眼,目光闪动间,也不知道在谋划着什么。
“本座…的确乃天上弥勒佛下凡,各位信徒,快点帮本座拿下这…”
噗嗤!
还未等他将话说完,便见金光一闪,他的一条臂膀直接飞了起来!
“呃啊!!!”
李云凄厉惨嚎出声,陆植静静的等待着哀嚎了近半盏茶之后,才再次出声问道:“现在贫道再问你一次,你是谁?你那些蒙骗世人的鬼话又是怎么回事?”
李云疼的脸颊都在抽搐,但对上陆植那漠然的目光,他终究还是不敢再造次。
“本座..我不是弥勒佛下凡..”
“哪年生人,何方人士出身。”
“我是戊戌年生人,出身….”
“那些百姓们捐赠上来的钱财被你们用作了何处..”
“….”
“所有的钱财,都被我们用来享乐了…那些‘皈依’的女子,姿色好的,会被我留下来,差一点的赏赐给下面的人,男人都是被送进军营之中..极乐世界是假的,是我们编出来骗人的…”
“….世人愚昧,多是愚民,只需要用点小手段随便哄哄他们…”
一桩桩,一件件,陆植当着百姓的面,把李云以及他们白莲教的老底全都给掀了出来,将他从高高在上的弥勒佛,打落凡间,踩进泥里,粪坑里!
两炷香之后,陆植已经全都问完了,百姓们也全程听闻了李云的自述。
这位所谓弥勒佛下凡,不过就是剑南道一个小山村里出身的农户之子罢了,今年三十三岁,没有成亲…
当着一切都摆放在众人眼前之时,他身上那高高在上的神性外衣已经被彻底撕开,将不堪的丑恶面貌血淋淋的展现在众人眼前!
但就算是这般,仍旧还是有人不信,或者说…不愿意醒来面对!
“你这妖道!”突然之间,人群中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呵斥之声。
陆植转头望去,只见人群瞬间退散,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避了开来,空出了一小片空地,只留那名满脸狰狞模样的老妪留在原地。
那老妪见陆植看向她,不禁心中一紧,只感觉一阵惶恐不安,但下一瞬,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她脸上的神情再次变得愤怒且狰狞了起来,凶狠的死盯着陆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