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1l5精品都市异能 這隻妖怪不太冷 ptt-第三百九十二章 難以共存讀書-8x4dc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团子大人,我开车的时候你不可以在前面乱走、踩来踩去的。”周离很无奈的说,“很危险。”
“唔?为什喵?”团子眼睛明亮。
“很危险。”
“为什喵危险?你怕团子大人咬你吗?”
“……”周离飞快的瞄了眼坐在副驾的槐序,“帮个忙。”
“嗷!”
槐序强行将团子抱了过来,不顾她的挣扎,并随手扔到后座,这才拍了拍手,说:“等以后你们这个时代的天师衙门建好了,咱们还能靠这一行赚钱吗?”
“会更难吧。”
等很久之后,说不定涉及妖怪的案子可以直接打110处理,为人民解忧,自然是不可能收那么多钱的,甚至会不收钱。到时候周离如果在天师部门挂名,帮着‘出警’,估计可以拿一份兼职收入或补贴之类的,但不论多少,肯定远远比不上现在。
“那怎么办?”槐序有些焦急。
“还是会有赚钱的机会的,只是要少一些,没这么轻松了。”周离安慰他,“不是所有事情官方都能解决的。”
“咱们得趁这段时间多赚点!”
“那多累啊……”
“不然怎么办?”
“饿不死的,这么多钱已经够花很多年的了。”周离瞄了眼团子,忽然就少了几分底气,“就算以后把钱用完了,也饿不着……还有楠哥呢。”
“也对!”
槐序也很快放下了焦虑。
一小时后,西山竹园。
这个地方安静得能听见微风穿过竹叶的声音。
周离在红染姐姐身上施展着自己的本领,而红染眯着眼睛,一条毛绒绒的尾巴在身后晃来晃去。
“怎么样?”小周师傅很注定客户体验。
“你这动作是新学的?”
“对。”
“舒服的。”红染嗯咛了一声,像是伸懒腰时发出的声音,“不过你老是在肩上、腰背上按什么?我又不会像你们人类一样得腰酸肩颈痛。”
“唔……”
周离顿时有些窘迫。
主要是楠哥喜欢打游戏,打游戏就容易久坐,一坐半天,很容易腰酸背痛。他之前想着红染也经常久坐,却忽略了这是一位大妖,她人类的外表下并没有人类的生理结构。
周离余光瞄了眼前边。
槐序盘腿坐在小沙发上,拿着一个奇特的果子啃着,啃得咵嗤咵嗤响,目光则紧盯着他们。
他已经数次欲言又止了。
周离早就察觉到了老妖怪的不对劲。
往常他来找红染玩的时候,槐序也经常跟着,但基本是为了红染的游戏室而来的。一来他就会钻进游戏室里,沉迷于各种昂贵的外设中。
至于老妖怪的想法……
他也猜得到。
显然不是想让他给他也按按。
于是周离沉吟了下,开口问道:“姐姐你最近有见到明公吗?”
瞥一眼槐序。
老妖怪依然啃着果子,只不动声色的将动作放慢放轻了些,同时瞄了眼周离。
周离嘴角勾了下,算作回应。
只见红染眯着眼睛答道:“有啊,怎么了?”
“什么时候见到的?”
“前两天吧。”
“你知道他在哪吗?”
“你是帮槐序打探情报的吗?”红染的语气中多了几分笑意。
“唔……”周离也不脸红,直截了当的问,“他为什么不来找槐序呢?”
“你见过他吗?”红染却是反问。
“见过一次吧。”
“见过?”
“嗯,我觉得应该是他,但不确定,只远远的见过一眼,而且只看见了背影。”周离老实说道,“那种感觉很奇特。”
“他不能和你见面。”
“嗯?”
周离刚想问为什么,突然想起,他看见明公的那一天,那一刻,天色好像的确有所变化,天地间有一种诡异的压迫感。
红染拍了拍他的手。
“哦!”
周离连忙继续给她按摩。
红染这才慢悠悠的解释道:“明公是很独特的,他以前在人类、在天师中就是很独特的,这导致他变成妖后也和槐序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变成妖后,他并没有直接从‘人类’中除名,他仍然被世界意志记录着,仍然具备世界意志赋予他的无上限的灵力,这是一种特权,彰显着他的特殊存在和地位。”红染的语调慵懒得不像是个掌权者,“你也是很特殊的,但区别在于,他属于上个时代,你属于这个时代,你们都该是独一无二的。而他本该在很多年前就死了的,可他却活到了现在。”
“这和不能见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可以理解为,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钻了空子了,所以得缩着头才行。”红染耸了下肩,“更不能和他的下一任见面。”
“原来如此。”周离点头。
“看来我不能天天跟你在一起了。”槐序将果核扔进了垃圾桶,“不然明公都不敢来找我。”
“你还是要保护好周离才行。”红染睁开眼睛瞄了他一眼,“下次我可以安排个时间,让你们和明公见面……你们也应该见一面的。”
“真的?”槐序淡定不了了。
“不是说不能见面吗?”周离问。
“在故土世界,你们世界意志的影响会弱一些,在一些特殊的地方,还会弱一些。”红染解释完,又笑着对周离说,“带你去见见我们的世界,可漂亮了。”
“但还是有影响吧?”周离又问。
“有,要做足准备。”红染停顿了几秒,才又说,“明公的时间可能没有多少了。”
“为什么?”
“怎么可能!?”
周离有些不解,槐序则很震惊。
这次红染又停顿了几秒,才说道:“还是因为你,你的诞生、你的成长,都在迫使世界意志清除掉上个时代的明公,修补这个漏洞,明公也撑不了多久了。”
这句话显然是对周离说的。
睁开眼睛瞄了眼槐序,她露出一抹微笑:“不用难过,我和他聊过的,他并不是个贪图寿命的人,这两千多年的寿命已经让他很难以忍受了,这样的生活他其实并不喜欢。而新时代到来的这十几年,他也无时无刻不在和世界意志对抗着,承受的压力是你们难以想象的,甚至无心去考虑其他事情,说不定死对他来说,反倒是轻松的。”
槐序已经睁大了眼睛,整个人十分呆滞。
周离也下意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脑子一时有些混乱,嘴里呢喃了句:“难怪……”
“难怪什么?”
“前几天我的朋友说,明公去见他们时,有些强势。”
“他有点急了。”红染语气平淡,立马就想清楚了,“他觉得你们都是一群毛头小子,多有年轻气盛的,其实并不是勇猛,无知鲁莽而已,吓吓你们是最快速且有效的方式。他是个连杀鸡都要提前和鸡聊聊天的人。”
“可能。”
周离想了想,要是在明公死后,一旦有年轻天师不知克制,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引起了妖国全体动怒,估计很容易就会被激进派利用,进而引起战争,大概类似岛国轰炸珍珠港引发的结果。更有甚者,可能他们的行为都是在妖国激进派的故意引导下的,被当成了推翻和平派、引发战争的棋子。
而现在爆发战争的话,人类胜算又太低了,哪怕科技这么发达也一样……所以真要说起来,这反倒是对人类一方的保护。
这时,红染又拍了拍他的手:“怎么又停下来了?是在担心槐序会不会为了他老师能活下去而把你宰了吗?”
顿了一下又说:“那你大可不必,因为担心也没有用。”
周离无语。
索性将手收回来,不按了,面对着红染扭头投来的疑惑目光,说:“姐姐我饿了。”
这一招很管用,红染马上就去叫人准备点心了。
周离则在她原本的位置上坐下,瞄着依然呆滞着的槐序,叹了口气——没来由的,他隐隐有种自己挤掉了一个人的位置和生命的自责感。
这让他格外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