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teg優秀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笔趣-第五百五十七章 夜話閲讀-f03sb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夜晚,旅店中的某人坐在一楼大厅的窗边。也许是白天劳累过了头,晚上反而睡不着,又或者是心情上的不同,今夜林很难得地望着天空。
今晚没有星光,月色在云层间时隐时现,空气特别地闷,彷佛有一场雨将要下来,但却又下不来那般。
从离开五联城,至今已有两年又七个多月。虽然不是一直在前进,也断断续续地在某些地方暂居,但是心从来没有安定过,总是感觉自己仍就在漂泊。
不,也许从穿越的那一天起,这种流浪的感觉就没有断过。
如今到了圣城埃斯塔力,虽然不是预期中的最终目的地,但在确定下一步之前,自己也不想继续流浪了。哪里有宅是一直漂泊在外的,方方正正的小世界中,才是自己的栖身之所。
因为夜已深,大厅中没有其他的人,只有一盏昏暗的灯光维持着。这时天空中,那场憋了很久的雨,总算淅沥沥落了下来。打在庭院新绿的嫩叶上,发出细微且清脆的声响。
“睡不着啊?”芬那带着磁性,以及带点诱惑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雨声掩盖了脚步声。
转过头,林看着重新得到人类身体与美貌的巫妖,莲步轻摇,走了过来。
从她复活至今,再过不久,就要满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能够跟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尤物相处这么久,这对某个宅属性的穿越众而言是无法想象的。有时都会忘记‘她’,曾经是一个有着魔王之名的巫妖,带给迷地的是个生灵涂炭的世界。
一如某人极力想要避免的,很多事情开了头,就没有一个结束。芬爽快的复仇了,甚至断绝了仇人的信仰,将祂们的存在从迷地抹削。但到头来,却是用千年的囚禁,才换来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然而这样的机会,有多少人有幸得到?更多人是连自己都搭了进去。
“总觉得你在想很不礼貌的事情。”坐到某人身旁的芬说道。
“哪有。还是说妳认为我要每回看到妳,都留着口水,一副迷到快晕倒的模样才可以?假如妳喜欢这样的话,我可以配合喔。”
“这种话被你说出来,我怎么觉得肚子里有一把火,正在往上窜。”
“好说,好说。”林干笑了几声。
“问你个事。”
“请说。”
“你就这样把飞空艇交给那只地精,好吗?”芬略歪过脑袋,不解地问道。
林反问:“不好吗?”
“是我在问你问题。”芬沉着脸,微怒说道。
“哈哈,别生气。资产要活用,才能产生收益。以我们的状况来说,我们不可能真的去乘着飞空艇,每日东奔西跑讨生活。要是就这么把席德号闲置在空港,妳不觉得有些浪费嘛。那种事情,交给想要做的人去做,有什么不好。”
“但是就这样白白交出去。”
“当然不是让托托卡尼白白拿走一艘飞空艇啊。他们每一趟飞行,都是在替我累积数据,验证席德号的性能与构造。要是把席德号停着不动,那跟魔法材料有什么不一样,而且这还是加工很不方便的材料,因为都被变化成各种形状,且与其他种材料混和在一起了。”
“那你相信那个地精?”
“我谁都不相信。只不过把席德号交给托托卡尼,是一步闲棋。能不能带来好的结果,老实说,我不太在乎。今天就算不给那对损失了原本飞空艇的地精父女,而是选择将其夺取过来,另外寻找人选替我们做买卖。谁能保证雇用其他人,就一定可以按照我们的要求,给我们带来收益呢。”
“那跟交给那个地精,有什么不一样?”
“地精虽然有小聪明,但至少他们会被吓唬住。再者从道义上来说,这艘飞空艇本就有一小部分,我要强调喔,只有一小部分,是属于他们的财产。虽然说那点财产的价值,算我的精神赔偿费用都不够,但至少是个懂行的人选,而不用我们再费劲去找其他适任者。”
没再纠结地精的问题,芬感慨地说:“谁都不信呀。这话,你也对杰梅因他们讲过。”
“是啊,百分之百的真心话。”
“那你相信什么?”
“人的任何作为,势必是有其利益所在。当然我所指的利益,并非狭隘的金钱或是财宝这类阿堵物,还包括针对生活舒适上的服务,直接或间接的帮助,又或者是针对未来的一个期望值,甚至仅仅只是心灵上的满足。只要明白他人的利益所在,以及了解自己能够提供哪些部分,两者间有没有重迭。只要有,且双方都认为彼此所提供的是等价的交换,就代表两者有合作或交易的空间。只要能够确保利益可以维持,这个合作就会持续下去,无所谓信不信任的问题。”
“人跟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还有没有?”
“老实说,我不喜欢用‘信任’这个词,因为那通常伴随着‘背叛’这个不太妙的字眼。不管哪一个,对我而言都太重。假如一切只谈利益,合则来,不合则去,分道扬镳的理由也不过是因为原本等价的利益变得不对等了。那么解决办法也很简单,就是自己再加码,或是很干脆地结束合作关系。如此去想,这世间事就会简单很多。也不用为了他人背不背叛的问题感到神伤,因为一开始就不存在信任。”
对某人的长篇大论,芬只感到各种生理不适,却提不出什么反驳。跟别人谈论人生观,从来不是巫妖的长处。她所擅长的,不过是用温柔的铁拳让人噤声,然后乖乖地俯首称臣。所以她换了个坐姿,将那美好的身材展露无遗,甜甜地问道:“那我呢?是信任?还是利益?”
“横竖打不赢妳,又逃不出妳的手掌心。信不信的,有必要讨论吗?”某人很光棍地说道。
刚想伸个懒腰,挺个胸什么的,芬闻言却是愣了一下。片刻后,苦笑说道:“虽然很早以前就猜到你的想法,但你认为我听到这样直接的回答,应该做什么反应比较好?”
打了声哈哈,林说道:“这个时候,妳笑就可以了。哈,别生气。往好的方面去想,高兴一点的好。这世道,认真就输了。”
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芬决定不再跟这个男人讨论这样的事情。而是问起了现实面的问题,说道:“你之前说,你要找愿意资助你建立魔法塔的人?真的吗?”
“是的。这算是最快的方法了。”
“怎么不自己盖一座?”芬问道。
“自己盖,看似将来比较自由,但魔法塔是不被允许继承的。当塔主死亡,魔法塔的所有权就归于协会。既然早晚都是会给他人做嫁衣,那么用什么样的形式,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会很重要吗?”
“我就霸占着不走,他们能怎么样?”
“别,别这样。大家都共同遵守的规矩,没理由我们可以不遵守,更何况那又不是什么反人类、不道德的要求。而且在我的想法中,与其把魔法塔这种危险的战争兵器,当作遗产,交给愚蠢的下一代。真的不如还给协会,请他们挑选合适的继任者,这样子做对这个世界还比较好。”
“这样真的好吗?”
“这么长时间以来,魔法师群体中的反对意见,都没形成大多数人的共识了。这不就代表了理智的魔法师们,同意将魔法塔视为重要的公共财,愿意将其做最合理的分配。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的财产呀,而是比战争要塞还要强大的兵器。”
搁在地球那会儿,有谁听过普通人可以买战车,随时可以开上路随意碾,没事还能在路上随便打个几炮的。就算车主翘毛了,还可以给他的儿子继续开。能这么干的政府,估计没两天就得要换人当家了。
见巫妖没有什么反应,林继续说道:“更不用说自己累积财富盖塔,跟借助他人的力量,完全是两回子事。前者得要累积多久的时间呀。不要看我们好像很会赚钱。事实上我身家财富最多的时候,连标准魔法塔的一楼都盖不起来。”
“真这么贵!”巫妖惊奇地说道。
“哎呀,妳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也许随便拿个魔法材料出来,妳可以说个四五六的,知道这是珍稀品,还是路边随便捡都有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的价格妳从没关心过吧。”
“需要关心吗?”芬略歪着脑袋,一双美目水汪汪地眨着。
一拍脑袋,某人这才想起对面这位是谁。钱,对她来说连数字都不算。想要什么,拿了就拿了,谁敢跟她讨呀。回想起自己做了不少有趣,且有纪念价值的小玩意儿,全都成了某只巫妖的私人收藏。想再见一面,把玩一下都不可得。哭呀。林只得无奈地说:
“总之,借助他人的力量来盖魔法塔,当然会有相对应的条件与限制,但是却比自己累积足以建塔的财富,还比较快接近自己的目标。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呀。等个几代人,才能盖起一座魔法塔,我等不起呀。”
芬沉默良久,又说:“你还是想着要回去。”
‘独在异乡为异客。’用起怀念的声调,念了一句。林说:“人嘛,总是要落叶归根的。死在异乡,算什么东西。”洒脱地一笑。并且想起了穿越前的种种,露出怀念的表情,又说:“哪怕是在死前看上一眼,我也愿意呀。”
外表看似冷淡,其实认识了,也会感受到他热情的一面。但真正熟识了,才会发觉他的热情从来不会灌注在人的身上。而骨子里的那股冷漠,却是做不得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