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4bp小說 承包大明-第七百七十章 別問,問就是承包讀書-ong62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那王锡爵可真是诚意满满地邀请郭淡加入他的改革团队,对此也是充满着期待,可是哪知道这却是适得其反,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惹得御马监、户部都不开心。
他并不知道,郭淡对于什么朝廷改革,是完全没有任何兴趣,因为他觉得明朝的效率实在是与自己生辰八字不合,干什么都是事倍功半。
解决一个问题,可能会出现四五个问题。
让他来干,那他真的气得犯病。
相比起来,他是要更加关心徐姑姑的问题。
但是对于朝廷而言,赈灾问题已经渐渐成为国家得核心问题,因为大家都发现,近年来灾情越发频繁,然而,明朝赈灾制度却已经名存实亡,朝廷常常是有心无力,顾此失彼。
完全凭借地方官员能力,能力出众官员,还能稳定局面,能力差得,基本上就放飞自我,苦得是百姓与国家。
如今年的一系列动荡,就是因为天灾而起。
这已经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朝中许多有识之士,都渴望推动这方面得改革。
“这臭小子可真是目中无人啊!”
申时行听罢,不禁是笑骂道。
王锡爵道:“可他却准确地点出问题所在,这天灾不可怕,人祸才是最可怕得,这预备仓制度早已经名存实亡,而多半是亡于人,而非天灾!”
王家屏道:“可是这问题,郭淡也没法帮我们解决啊。”
王锡爵道:“可我们也没法去解决,若我们要求肃清吏治,只怕又会引起轩然大波。”
王家屏眉头紧锁,他也知道目前朝野上下都非常腐败,只要粮食放在那里,就肯定会有人伸手过去。
但是这时候肃清吏治,必然又会引起极大得反弹。
申时行看向王锡爵道:“你还是想借郭淡来推动改革。”
王锡爵点点头,道:“近年来各地常有灾患,百姓饱受其苦,可朝廷却因制度废弛,难以控制局势,好在眼下北方还算是比较安定,若不趁机完善赈灾制度,万一北方发生战事,这内忧外患,必生大乱啊!”
王家屏道:“可是郭淡已经说了,他无能为力啊!”
王锡爵哼道:“那小子滑头的很,我看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纯粹就是敷衍我们。”
“就算如此,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我们拿他的确没有办法,但是我们可以去找陛下。”王锡爵抚须笑道。
他以前也想着通过加强内阁权力,推动改革,但是现实狠狠抽了他两个耳光,差点都令他心灰意懒,他也知道这是很难的,不过关税一事令他发现,其实可以借郭淡来避开朝廷的阻力,推动改革。
虽然被郭淡狠狠讽刺了一番,但他兀自坚持要与郭淡合作。
……
刑部。
“我倒是认为郭淡说得非常有道理,是王大学士有些异想天开啊。”刑部侍郎陈有年听闻此事,便是摇头道。
李三才问道:“陈兄何出此言?”
陈有年道:“郭淡的计算能力,只能用为辅助,关键还得靠传统得治国之道啊!若想改善赈灾制度,首先还是得肃清吏治,吏治不清,那什么都无从谈起啊!”
张鹤鸣点头道:“陈侍郎言之有理,自古以来,治国先治吏,同是天灾,为什么有些州府就可以安然度过,但有些州府却搞得一乱造,其因在人,再好得办法,没有正直清廉得官员,也是徒劳无功啊!”
他们说得非常对,治国先治吏,这个方针放到哪个朝代都没错,张居正也是现在提出考成法,这个顺序是无法改变的。
但是这也导致王锡爵与李三才分道扬镳。
因为王锡爵还是希望与郭淡合作。
其实这也非常正常,毕竟王锡爵已经干了许多年,遇到了很多困难,更加懂得去跟现实妥协,委曲求全。
但是陈有年、李三才他们这一派,是新崛起得势力,他们是冲劲十足,为了自己的政治抱负,那是无所畏惧。
他们甚至都等不到明年,在这年关之前,他们就正式借赈灾一事,提出整顿吏治建议。
这一下可就热闹了!
大臣们纷纷上奏,提出自己的建议,然后反驳对方的建议。
有人说推行法制,用严格得法律来整顿吏治。
立刻就被批得体无完肤。
什么法制,你这不就是考成法,而考成法问题那么多,你是眼瞎么。
还有人建议以德选吏。
只要官员德行高尚,就不会贪污受贿。
但同样也被人反驳,考成法为什么出现,就是之前是以德选吏,选得尽是一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或者有德无才之辈。
还有人建议加强科道官的权力,也就是加强监督。
可是科道官也经常与地方官勾结。
同时也导致地方官员的仕途完全掌握在科道官手中。
这直接导致李三才、陈有年他们的声音被淹没了。
这又进入明朝特有的节奏中,大臣们相互攻击,相互争论。
而王锡爵作为此事得主导者,却在旁一直沉默不语。
他知道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在任何时候提出整顿吏治,都不会有错,既然是“人治”制度,那时时刻刻都必须要整顿吏治。
既然无法反对,那么大家就都选择对自己有利得建议来整顿吏治。
这就不可能成功。
因为不管你选择哪种方式,都会得罪不少人得。
这就是为什么王锡爵要先加强内阁权力,这必须需要全力来推动,而李三才、陈有年他们这一派在朝中还不是一家独大,没有足够的权力去推行自己的想法。
等到他们吵翻天的时候,王锡爵就天天拿着那些人奏章跑去跟万历聊天,死皮赖脸,蹭完早饭,蹭得万历是欲仙欲死。
人家万历都准备给自己放年假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
不过这问题确实是迫在眉睫,今年户部税入减少三成,要是明年再来一回,那可就没了。
万历没有办法,只能将郭淡给找来。
“陛下,这事卑职也没有办法,关于吏治,卑职可是一窍不通。”郭淡也郁闷坏了,他觉得这跟他真没有关系。
万历板着脸道:“什么吏治问题,这就是财政问题,近几年灾情频繁,但是国库得情况你也清楚,而地方官府也没有什么钱,要是实在拿不出钱来,不还得朕拿钱出来,你若有办法,就说出来,不然的话,归德府的事,可能又会卷土重来,你能保证每回都能够全身而退么。”
天啊!
郭淡暗自叫屈,他真的很想告诉万历,索性将满朝文武都给辞了,一群臭鱼烂虾,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沉吟半响,有气无力道:“陛下,卑职其实就一招,您也是知道的。”
“承包!”
万历几乎是本能地说出口。
郭淡点点头。
万历又纳闷道:“可是这如何承包?”
郭淡道:“承包赈灾制度。”
“赈灾制度也能够承包?”万历惊奇道。
“准确来说,就是承包预备仓。”
郭淡道:“上回因为归德府的事,卑职也了解过我朝得预备仓制度,简单来说,就是储存一些粮食,若遇天灾,就借给百姓度过难关,等到秋收之后再还。
这是一种赈贷制度,理论上来说,是可以持续性,并且可以实现盈利,毕竟百姓要还利息,但是因为很多原因,被玩废了。
由卑职承包得话,估计是能够扭亏为盈,但是…但是利润不高,毕竟粮食这种商品,卖高了会被人骂,卖低了又不太划算,卑职至今连一方土都没有买过,如果可以的话,卑职还是不太想承包。”
万历听罢,只觉浑身发胀,是很想打人,我们这里谈论得是,怎么去维持下去,减少损耗和国库的负担,你特么还嫌利润不高,有利润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当即眉头一皱道:“你身为我大明财政顾问,竟然还嫌辛苦,可真是岂有此理。”
郭淡讪讪道:“陛下恕罪,卑职也只是想集中精力,为陛下您赚大钱。”
万历稍稍犹豫了下,话这么说,也真是没错,毕竟那边海外计划已经开始,但是很快将这个想法抛之脑后,道:“国家要是乱了,你赚多少钱也不够朕用的。”
“陛下说得是,是卑职目光短浅。”郭淡的语气中是充满着无奈呀!
万历又再确定道:“你真的可以扭亏为盈?”
郭淡点点头道:“回禀陛下,只要承包给卑职,就能够扭亏为盈。”
其实关键不在于什么办法,而是在于承包,因为只要承包了,那就跟朝廷没有关系了,那些大臣遇到的所有的问题,也都不是问题了。
如果不承包,那就是无解。
万历立刻道:“那就行了,这事就交给你了,朕最近被他们吵得头昏脑涨,身体有些不适,要静养两三月。”
哇!又静养?
上回你就静养了几个月,猪也没这么个养法啊!
郭淡忙道:“陛下,卑职有件事还得请求陛下您帮帮忙。”
万历问道:“什么事?”
郭淡道:“是这样的,卑职身边的一位非常重要谋士,最近遇到一些麻烦,这需要向陛下您借个场地,借个几御医。”
万历问道:“朕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谋士。”
“就是兴安伯之女。”
“那你去找兴安伯。”
肥宅就怕麻烦。
郭淡道:“回禀陛下,兴安伯就是问题根源所在,就是他弄得他女儿心烦意乱,还连累到卑职。”
这是个什么事。万历想想,也就是借个场地,借几个御医,于是点头道:“好吧,朕答应你。”
“多谢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