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my8超棒的玄幻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第七百八十二章 合縱與連橫(八)推薦-j8rfb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刘尚志把王从本带到小书房,两人简单聊了聊,这一问才知道,两人都是河东徕县人,更为碰巧的是,两人十岁之前的启蒙老师,竟然是同一人,只不过王从本比刘尚志要大了五六岁,王从本十岁离开之后,过了一年,刘尚志才是拜入师门,所以两人并不认识。
两人是同乡,又是拜了同一个启蒙老师,如此一来,从陌生到熟悉,关系瞬间被拉近了许多。
果然,在知道这些之后,刘尚志脸上的冷傲顿时变成了热情,以学弟后进之礼敬待王从本。
王从本在大晋位居左侍郎高官,这当然很了不起,但这里是辽国,换了新的环境,王从本什么都不是,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而刘尚志这个人,向来孤傲,性格高冷,这样的性格大多数人都不会喜欢,事实上,刘尚志在齐王府邸里,受到很多人的排挤与诋毁,但恰恰因为这样,图蒙觉得刘尚志清廉自爱,不搞小圈子,加上其人确实有大才,所以最终被图蒙引为心腹,成了他的头号幕僚。
图蒙来到书房,见到刘尚志与王从本两人相谈甚欢,不由感到有些惊讶,刘尚志这个人他非常了解,恃才傲物,很难与人合得来,整个齐王府数百门客,能和他谈得来的人,寥寥无几。
“王爷。”
刘尚志与王从本两人站了起来,拱手行礼。
图蒙看着王从本,直接问道:“你就是王从本?”
胡人性格爽快,直来直去,没有那么多虚礼客套。
王从本点了点头:“在下正是王从本。”
“先生请坐。”
图蒙摆手请王从本坐下说话,然后在对面随意坐下。
“王先生,此行到我辽国,所谓何事?”
图蒙开门见山,直插主题。
王从本叹气一声:“走投无路,特来投靠齐王殿下,还请殿下收留,让在下尽一些绵薄之力。”
图蒙笑道:“先生何故叹气?”
王从本默默说道:“在下久食晋禄,心中的愧疚之感,还未彻底消除。”
图蒙又说道:“先生此行前来辽国,想来是因为晋国翼王赵赫那场政变所致了。”
这时候,刘尚志在旁出声说道:“据我所知,翼王赵赫政变失败之后,晋国皇帝赵询并没有发布追捕王先生的文书,以此看来,王先生曾经是晋国皇帝的心腹,他多少还是念了一些旧情,也或是依旧看中先生的才能,不想杀王先生,若是回返丰京,恐怕依旧可以得到重用,这一点,王先生应该看的出来,既然如此,王先生为何还要到我们辽国来?”
王从本沉默不语,就像他方才所说,自己久食晋禄,如今投靠汉人最大的敌人辽国,心中岂能没有愧疚之情,现在是最后一步,有些话一旦说了出来,就永远无法回头了。
图蒙看了王从本一眼,轻笑道:“王先生若是不想说,也是无妨。”
刘尚志微微皱眉,在旁边低声说道:“从本兄,已经走到这一步,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王从本再次叹气一声,缓缓说道:“赵赫经营河东多年,与当地的诸多豪门世家关系亲密,若是由他继承地位,依仗河东作为根基,内部又有李忠以及安北精锐扶持,或许还有一搏之力,就算无法主动出击,至少也可以继续延续兴宗皇帝的既定策略,平衡与压制门阀世家的联合,但是…..如今是赵询当了皇帝,他根本不是门阀世家的对手。”
刘尚志不解道:“晋国皇帝还有李忠和李勋,这两人一个在安北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一个在陇佑西域拥有诸多旧部,有着两大军事集团相助,其整体实力恐怕比赵赫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从本冷笑道:“安北和陇佑对于丰京来说,有些遥远了,一旦中原生变,时间根本来不及。”
刘尚志点了点头,有些明白了,王从本的意思很简单,赵询在关内的根基太浅了,有些时候,远水救不了近火。
图蒙这时候出声询问道:“本王有一点不明白,赵赫发动政变,几乎是控制了丰京内外的所有兵权,他是怎么做到的?”
“理念。”
“什么意思?”
图蒙有些没有听明白。
王从本淡声说道:“不管是赵赫还是赵询,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理念,治国理念,禁军三军其实早已经被诸多门阀世家所暗中掌控,赵赫既然能够得到禁军三军的支持,这只能说明一个道理,赵赫的治国理念,更符合那些门阀世家的利益,他们愿意推赵赫上位,反之,赵询的理念则是不符合门阀世家的利益,如今赵询继位,这只能导致一个结果,那就是门阀世家会彻底联合起来,共同对外。”
听了王从本的这番话,图蒙与刘尚志两人,看向他的目光,顿时有些不一样了。
图蒙说道:“如此说来,晋国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发生巨变了。”
王从本看向图蒙,淡声道:“这不正是辽国所希望看到的?”
图蒙点了点头,这一点不需要掩饰,胡人对中原的觊觎之心,一直存在,而且随着国力的越来越强,这种心愿,将会越来越强烈。
“说了许多话,先生恐怕也是有些口渴,请喝茶。”
王从本看也不看旁边的茶杯,这只是一杯普通的茶水,他一口都没有喝。
对于王从本的无动于衷,图蒙笑了笑,不以为意,缓声说道:“先生大才,在本王这里倒是有些可惜了,本王可以推荐先生去宁京,我辽国皇帝如今可是思贤若渴,以先生的才能,定然能够得到重用。”
王从本摇了摇头,叹声道:“辽国皇帝虽是一代雄主,可惜…..他终归走不出这片大地。”
听闻王从本此言,图蒙全身猛地一震,一句话,道出了他所有的意愿,这个人,确实不简单。
“来人。”
“殿下有何吩咐。”
一名士兵匆匆而来。
图蒙指着王从本的茶杯:“把本王珍藏的那壶上好茶叶拿出来,让王先生尝尝味道。”
“是。”
士兵拱手退下。
图蒙站起身来,对着王从本哈哈大笑道:“刘尚志是本王最信任的人,王先生一定要和他多多亲近才是。”
王从本站了起来,拱手一拜,什么话都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