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c5c9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 愛下-章四一九 土爾扈特加入熱推-23a9p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沙赫尼看完这张简略地图,对格里戈里说道:“格里戈里,快一点,集结所有的哥萨克,我们要参战,而且要动员所有人参战!”
格里戈里听了这话,微微一愣,因为就在昨天沙赫尼还吩咐所有人控制好麾下的哥萨克,除了选派给裕王作为向导的人,其余一律留在驻地,可现在怎么要参战了,而且是全面参战。
“沙赫尼大哥你……..你这是怎么了,裕王殿下不是允许,我们不愿意参战就可以避战吗?”格里戈里问道。
沙赫尼说道:“格里戈里,你怎么还不明白呀,裕王殿下部署的这次军事行动已经尽可能的为我们着想了,这已经是做到了极致,从今天开始,不会再有一个帝国的使者、亲王或者将军这么照顾我们,如果我们这次不参战的话,就无法显示对帝国的忠诚呀,如果失去了帝国的庇护,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格里戈里微微点头:“好吧,我立刻去准备,但是你准备参见哪一路呢?”
沙赫尼的手在乌拉尔山与伏尔加河支流附近划拉了一圈,说道:“不管参加哪一路,把目标对准这些巴什基尔人就可以了,这些异教徒,我们哪个没受过他们的伤害吗?”
一群哥萨克面红耳赤起来,他们都是顿河哥萨克或者乌拉尔河哥萨克,主要的敌人就是巴什基尔人,因为宗教的因素,双方的战争一直很频繁,而且非常的血腥。
沙赫尼麾下能凑出六千个骑马提刀的汉子,这些人被分给了右路军常阿岱,他们的任务其实主要是抢掠,从乌拉尔山南麓地带渡过乌拉尔河,然后直插乌法城,这是巴什基尔人核心城市,是当初沙皇以帮助巴什基尔人防备哈萨克骑兵建立的城市,现在已经乌拉尔山麓的统治核心,因为沙皇的残酷统治,巴什基尔人不被允许拥有太多的武装,而本地的驻军数量也不多,占据或者围城乌法就可以横扫周边,而右路军扫荡区域还包括伏尔加河流域以北的任意区域。
中路军则是陈平统帅,是远征军的主力,将在乌拉尔河渡河后进攻乌拉尔斯克,破城或围城之后,向西北进军,进入沙皇俄国的乌拉尔大区,目标则是喀山城,这是百年前,伊凡雷帝扩张的地盘,也是除却莫斯科周边外,沙俄最为富庶的地方,在打通路线和确保后路安全之后,择机西进莫斯科城,与李君威率领的右路军会师。
李君威的右路军则是从乌拉尔河下游渡河后,直接冲向伏尔加河中游的黄色之城萨拉托夫,那里既是沙俄重要的粮食中心,也是伏尔加河上最为完善的渡口,而在确保无虞之后,右路军的目标也是莫斯科城。
只不过右路军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联络土尔扈特部落、克里米亚鞑靼人,做好与盟友奥斯曼的通联工作。
伏尔加河下游,土尔扈特汗帐。
阿玉奇汗在帐篷里走来走去,显得焦躁不安,这个已经四十岁的汉子拥有强壮的身躯和智慧而冷静的头脑,一向沉稳的他在得到帝国三路大军越过乌拉尔河的消息后直接坐不住了,而在他的身边,一直驻于土尔扈特的章嘉呼图克图面带微笑,处于入定之中。
“上师,难道您也不知道裕王这次进军吗?”阿玉奇汗见章嘉呼图克图那个样子,忍不住问道。
章嘉呼图克图微微摇头,睁开了精明的眼睛:“本座不过是一僧侣,如此军国大事,为何要说于本座来听呢?”
阿玉奇汗恼怒了,挥舞着手臂说道:“那他应该说给我听,是他告诉我,要与我们土尔扈特结盟,进攻沙皇的。”
章嘉呼图克图却是笑了:“大汗,裕王殿下为何要说给你听呢,你又没有与帝国结盟,您不是一直想见识帝国的十万铁骑后再做决定吗?”
“可他没有展示十万铁骑给我看!”阿玉奇汗说道。章嘉呼图克图道:“或许殿下觉得没有必要了,他已经获得了充足的力量,您应该知道,奥斯曼人已经与帝国结盟,克里米亚鞑靼人从去年秋季就跃跃欲试。”
“有没有这个必要我不管,我要知道的是,在这场战争中,那位尊贵的殿下把我们土尔扈特当成敌人还是当成盟友!”阿玉奇汗跪坐在章嘉呼图克图的面前,诚心问道。
章嘉呼图克图闭上眼睛,说道:“大汗,这要看您把帝国当成盟友还是敌人了,一切取决于您。”
阿玉奇汗重重的哼了一声,长出一口气,掐腰站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他已经把土尔扈特的兵马集结起来,两帐抽一四万骑兵,这些骑兵是在任何时候都是决定成败的力量,为什么裕王不来请求结盟就单独行动了呢?
“沙克都尔大人回来了,沙克都尔大人回来了。”帐篷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叫嚷声,阿玉奇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笑容,沙克都尔是他的长子,也是他最信赖的人,与帝国方面的通联一直由他来做,在听说了裕王聚兵之后,阿玉奇汗再次把沙克都尔派去了哈萨克。
阿玉奇汗把沙克都尔叫到了自己面前,把无关人等赶了出去,直接问道:“怎么样,帝国方面出兵是吗,有多少兵马?”
“十五万骑兵!”沙克都尔说道。
“不可能,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多人,哈萨克的男人早就被他们卖光了。”阿玉奇汗受到。
“没有哈萨克人,父汗,蒙古人、布里亚特人、女真人、准噶尔人,还有就是帝国精锐,我看的清清楚楚,在去年帝国把漠北草原的喀尔喀大部分和许多贫苦牧民迁移到了西疆,几乎所有的男人从参战了,只要比车轮高一头,只要还能拉开弓,都可以参与。
虽然很多人算不上骑兵,但是父汗,全都是骑马拉弓的汉子,而且其中至少有五万人是精锐的骑兵,禁卫、怯薛、巴图鲁,定边将军府的常备骑兵还有内疆各绥靖区派来的,他们还携带了大炮,很多很多,而且现在肯定全部越过了乌拉尔河,进入了俄罗斯人的土地,而裕王殿下亲率的右路军已经抵达了萨拉托夫附近。”沙克都尔认真解释道。
阿玉奇汗微微点头,问道:“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我们,裕王有没有说让我们做什么?”
沙克都尔说道:“裕王殿下没有提前通知任何人,我看到奥斯曼的使者匆匆前往了克里米亚,要返回奥斯曼本土汇报,裕王殿下说,如果我们想要参战,就带兵去萨拉托夫与他汇合,如果不想参战,就永远不要参战了,他说他麾下的骑兵很多,而要被抢的俄罗斯人却是有限的。”
沙克都尔见阿玉奇汗听完自己的叙说,在帐篷里走来走去,焦急说道:“父汗,您需要作出决断。我们必须参与这场战争。”
“为什么必须参与,我们与俄罗斯和平了四十年了!”阿玉奇汗说道。
沙克都尔说道:“或许您想要继续现在的局面,可裕王殿下未必肯,奥斯曼和克里米亚汗国都在与俄罗斯人进行战争,他们必然会配合的,俄罗斯人必败。”
“正好,我们可以脱离俄罗斯。”阿玉奇汗说道。
沙克都尔问道:“父汗,难道您就不担心,当帝国与俄罗斯人的战争结束后,那些在伏尔加河吃饱喝足的十五万骑兵会南下攻入我们的领地,吞并土尔扈特部落吗?”
“不可能,章嘉呼图克图还在这里,我们现在算是帝国的外藩了,我已经派遣使者去了申京,如果满足条件,就可以接受帝国的封号,裕王不能吞并我们。”阿玉奇汗笃定说道。
沙克都尔正不知如何反驳,章嘉呼图克图却是说道:“不,大汗,你想错了,裕王的心思就如广袤的大海,谁也猜不透,您认定的那些规则,只对定边将军和驻疆大臣有效,对裕王无效,他是皇帝的兄弟,做了什么都不会被处以重罪。
至于本座,不过是一个僧人罢了,死与活根本不在裕王殿下的考虑之中,所谓呼图克图是信徒们眼中的圣者,在裕王眼中我不过就是一个神神叨叨的糟老头子,帝国可以用一个章嘉呼图克图,也就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
“上师,你也建议我参加这场战争吗?”阿玉奇汗问道。
章嘉呼图克图微微摇头:“不,大汗,本座只是建议您,不要用常人的观念去看待裕王殿下。我们只是地上的蝼蚁,而裕王才是看蝼蚁的人。”
阿玉奇汗哈哈大笑:“好吧,您这么说,我倒是真的好奇,那位裕王殿下是什么样的人了,我会带兵去萨拉托夫的,上师,请您随我走一趟吧。”
章嘉呼图克图微笑说道:“是的,我确实该随军出战,为所有信徒诵经祝祷。”
在章嘉呼图克图离开大帐去做准备的时候,阿玉奇汗对沙克都尔说道:“我会带五千骑兵为先锋去萨拉托夫,而你则带主力坠后,暂时不要离开部落太远了,我要和那位殿下谈一谈,争取一个合理的地位。”
阿玉奇汗赶到萨拉托夫的时候,这座俄罗斯人建立超过七十年的要塞已经被里三圈外三圈的围成了铁桶,但是阿玉奇汗却并未看到进攻的军队,反倒是一支一支的骑兵通过渡口去了伏尔加河的右岸,消失在了茫茫的草地与田园之中。
阿玉奇汗几日没有见到裕王,但他被允许把军队安顿在周边,他仔细观察发现,大部分的军队已经渡河,而被掳来的斯拉夫男人正在城外修筑工事和大营,壕沟、栅栏、胸墙还有炮垒,而在营地的最里面则是用圆木搭建的房屋,周围的几个镇子也被完全控制了起来,大量的粮食囤积在这些房屋之中,而已经有人驱赶着成群的牛羊和一串一串的奴隶向东撤退了。
当阿玉奇汗见到李君威的时候,他正在签署一项命令,让萨拉托夫要塞的人投降。
阿玉奇汗笑着说道:“殿下,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这座要塞很坚固,里面储存了充足的粮食,坚持两年也没有问题。”
李君威点点头:“是的,我没有打算攻击这个要塞,所以在城外修筑了工事,但要塞只能保护城里的人,不能保护城外的人和财产,我已经知道里面的贵族是什么身份,我会派遣骑兵优先扫荡贵族们的庄园,带走我们的粮食、牛羊和农奴,然后再向他们提出投降的要去,如果不同意,我会让人烧掉他们的庄园、谷仓、砍断果树、扒断水渠,填塞水井,而如果投降,这些损失都不会有,而我也会保护所有投降者的人身安全。”
阿玉奇汗这才认识到李君威的决绝,对于领主贵族们来说,手里的贵金属永远没有城外庄园中的财富价值大,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相信眼前这个男人的诚意。
但阿玉奇汗也没有,对于这么一个男人来说,用同样的办法对付土尔扈特,想来也没有任何心里负担,阿玉奇汗说道:“殿下,我阿玉奇,土尔扈特的大汗,愿意率领土尔扈特的骑兵加入您的行列,四万土尔扈特勇士愿意接受您的指挥。”
“好吧,那就把你的军队带过河,会有人给你分配目标的。”李君威随口说道。
阿玉奇汗问道:“殿下,我担心我们主力离牧地太远,会遭遇鞑靼人的袭击,也担心在战争之后,遭遇俄罗斯人的报复。”
李君威说道:“你不用担心,你是土尔扈特人,卫拉特的一个分支,与帝国有着天然的亲近,而帝国已经占据了乌拉尔河以西的土地,牧场、良田到处都是,任何时候都欢迎土尔扈特人,而且你参与的这场战争,我辉夜尽可能保护你们的安全,伏尔加河这片土地非常肥沃,你们不愿意放弃,帝国也不愿意看着俄罗斯彻底占据。”
“土尔扈特人愿意献上全部的忠诚。”阿玉奇汗半跪在地上,保证说道。